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纂醫宗金鑑 > 御纂醫宗金鑑 卷十一目録


[011-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醫宗金鑑卷十一
 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註壊病篇目錄
  陽旦湯補/
  甘草乾薑湯
  芍藥甘草湯
  麻黃升麻湯
  柴胡加龍骨牡蠣湯
[011-1b]
  禹餘糧丸缺/
  桂枝加桂湯更加桂
  桂枝去芍藥加蜀漆龍骨牡蠣救逆湯
  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
 
 
 
御纂醫宗金鑑卷十一目録
[011-2a]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醫宗金鑑卷十一
 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註壊病篇目錄
  陽旦湯補/
  甘草乾薑湯
  芍藥甘草湯
  麻黃升麻湯
  柴胡加龍骨牡蠣湯
[011-2b]
  禹餘糧丸缺/
  桂枝加桂湯更加桂
  桂枝去芍藥加蜀漆龍骨牡蠣救逆湯
  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
 
 
 
御纂醫宗金鑑卷十一目録
[011-3a]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醫宗金鑑卷十一
 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註
 辨壞病衇證幷治篇
  壞病者謂不當汗而汗不當吐而吐不當下而下
  即當汗吐下而過甚或當汗吐下而失時皆為施
  治失宜所以成壞病也凡三隂三陽若汗若吐若
  下若溫鍼火熏火熨火灸火劫等法致諸壞病者
[011-3b]
  有汗後亡陽眩冒振惕魄汗不收有下後虛中結
  胸痞鞕下利不止有吐後煩亂腹滿有溫鍼失血
  驚狂甚至陽毒斑狂隂躁欲死神昬讝語循衣摸
  床之類是也其論散見諸篇今合為一集以便後
  學其中或有掛漏是在能三反者
太陽病三日已發汗若吐若下若溫鍼仍不解者此為
壞病桂枝不中與也觀其衇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
 註/太陽病三日邪在三陽時也若已經發汗若吐若
[011-4a]
  下若溫鍼其法備施病仍不解者此為壞病由施
  治失宜也此時即有表證桂枝亦不中與當觀其
  衇證知所誤犯者何逆而隨證治之不可以成法
  拘也
 集/註方有執曰既不可定以正名則亦難以出其正治
  故但示人以隨機應變之微㫖一以貫之斯言盡
  之矣
  程知曰病在太陽治之不當即成壞病故初治不
[011-4b]
  可不愼桂枝不可與以桂枝證罷也若桂枝證仍
  在則不謂之壞病矣
  程應旄曰如汗後亡陽動經渇躁讝語下後虛煩
  結胸痞氣吐後内煩腹脹滿溫鍼後吐衂驚狂之
  類紛紜錯出者俱是爲前治所壞後人切不得執
  成法以救逆所以前證雖屬桂枝若壞則桂枝亦
  不中與也觀其衇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蓋欲反
  逆爲順也非從望聞問切上探出前後根因無從
[011-5a]
  隨證用法非頭痛醫頭之爲隨證治之也
  吳人駒曰不得拘三日爲表病而與桂枝當依現
  在之變壞者而爲救治
本太陽病不解轉入少陽者脇下鞕滿乾嘔不能食往
來寒熱尚未吐下衇沉緊者與小柴胡湯若已吐下發
汗溫鍼讝語柴胡湯證罷此爲壞病知犯何逆以法治

 按/衇沉緊當是衇沉弦若是沉緊是寒實在胸當吐
[011-5b]
  之證也惟衇沉弦始與上文之義相屬故可與小
  柴胡湯
 註/本太陽病不解而見脇下鞕滿乾嘔不能食往來
  寒熱等證衇沉弦是邪轉入少陽也若未經吐下
  者當與小柴胡湯解其半表半裏之邪可也其已
  經吐下發汗溫鍼者則表裏俱虛更加讝語柴胡
  證罷此爲壞病即小柴胡湯亦不中與也當審其
  所犯何逆隨證以法治之可也
[011-6a]
 集/註成無己曰轉入少陽柴胡證也若已吐下發汗溫
  鍼不惟犯少陽三禁更加溫鍼以廹劫之損耗津
  液胃中乾燥必發讝語柴胡證罷者謂無脇下鞕
  滿乾嘔不能食往來寒熱等證也此爲壞病
  沈明宗曰太陽不解而傳少陽當與小柴胡和解
  乃爲定法反以吐下發汗溫鍼以犯少陽之戒而
  邪熱陷入陽明故發讝語已爲壞證要知讝語乃
  陽明受病即當知犯陽明之逆而治之若無讝語
[011-6b]
  而見他經壞證湏慿證慿衇另以活法治之也
太陽病中風以火劫發汗邪風被火熱血氣流溢失其
常度兩陽相熏灼其身發黃陽盛則欲衄陰虛則小便
難陰陽俱虛竭身體則枯燥但頭汗出劑頸而還腹滿
微喘口乾咽爛或不大便久則讝語甚者至噦手足躁
擾捻衣摸床小便利者其人可治
 註/太陽病中風不以桂枝湯汗之而以火劫發汗故
  致生諸逆也風屬陽邪被火益熱故血氣流溢失
[011-7a]
  其常度也以風火俱陽故曰兩陽熏灼熱蒸血瘀
  達於肌表故其身發黃也血爲熱廹故上逆欲衂
  陰虛液竭故小便難陰陽虛竭故身體枯燥陽熱
  熏灼陰液上越故頭汗出劑頸而還也熱傳太陰
  故腹滿口燥熱傳少陰故口乾咽爛熱壅於胸故
  肺燥微喘熱結於胃故不大便愈久則熱益深故
  噦逆讝語神明昬亂手足躁擾捻衣摸床之證見
  矣凡此諸壞證推求其源皆由邪火逆亂眞陰立
[011-7b]
  亡多不可治然或小便利者則陰氣尚在故猶爲
  可治也可不愼之於始哉
 集/註成無己曰内經云諸脹腹大皆屬於熱腹滿微喘
  者熱氣内鬱也經云火氣内發上爲口乾咽爛者
  火熱上熏也熱氣上而不下則大便不鞕若熱氣
  下入胃中消耗津液則大便鞕故云或不大便久
  則胃中燥熱必發讝語經云病深者其聲噦火氣
  太甚正氣逆亂故噦經云四肢者諸陽之本也陽
[011-8a]
  盛則動故手足躁擾捻衣摸床也小便利者是陰
  未竭猶可治也
  喻昌曰此證陽邪挾火擾亂陰分而亡其陰與前
  二條亡陽證天淵懸絶觀陽盛欲衂身體枯燥諸
  句則知此證宜急驅其陽以存一線之陰不得泥
  陰陽俱虛竭一語而補其陽劫其陰也且頭汗為
  陽邪上壅不下通於陰所以劑頸以下不能得汗
  設見衂血則邪從衂解頭間且無汗矣設有汗則
[011-8b]
  邪從汗解又不衂矣後條火邪深入必圊血亦身
  體枯燥而不得汗設有汗便不圊血矣讀古人書
  全要會意豈有得汗仍衂血圊血之理哉又曰仲
  景以小便利一端辨眞陰之亡與未亡最細葢水
  出高源小便利則津液不枯肺氣不絶可知也腎
  以膀胱爲府小便利則膀胱之氣化行腎水未絶
  可知也
  程應旄曰已上諸證莫非邪火逆亂眞陰立亡之
[011-9a]
  象推求其原一皆血氣流溢失其常度至於如此
  邪風被火熱之害可勝言哉此際欲治風而火勢
  沸騰欲治火而風邪壅遏何從治之惟利小便一
  法如豬苓湯類可以導熱滋乾使小便得利則太
  陽之邪亦從膀胱為去路尚可治也倘利之而不
  利火無從出危矣
太陽病醫發汗遂發熱惡寒因復下之心下痞表裏俱
虛陰陽氣並竭無陽則陰獨復加燒鍼因胸煩面色青
[011-9b]
黃膚瞤者難治今色微黃手足溫者易愈
 註/太陽表病醫過發汗已虛其表因復下之又虛其
  裏雖有未盡之表邪陷裏成痞但表裏俱虛陰陽
  並竭已成壞證矣况無陽則陰不生陰獨則陽不
  化而復加燒鍼火氣内攻陰陽皆病故胸滿而煩
  面色青黃肌膚瞤動也見證如此錯雜故為難治
  若面色微黄不靑手足不厥而溫則為陰陽之氣
  未竭故曰易治也
[011-10a]
 集/註方有執曰表以誤汗言裏以誤下言故曰俱虛陰
  指裏陽指表無陽謂陽竭也陰獨謂痞也靑黃脾
  受尅賊之色微黃土見回生之色手足溫陽氣回
  於四末也言既經反覆之誤又見尅賊之色肌膚
  瞤動而不寧則脾家之眞陰敗爲難治也今則土
  見回生之色四末得溫胃家之陽復故為易愈也
傷寒衇浮自汗出小便數心煩微惡寒脚攣急反與桂
枝湯欲攻其表此誤也得之便厥咽中乾煩燥吐逆者
[011-10b]
作甘草乾薑湯與之以復其陽若厥愈足溫者更作芍
藥甘草湯與之其脚即伸若胃氣不和讝語者少與調
胃承氣湯若重發汗復加燒鍼者四逆湯主之
 註/傷寒衇浮自汗出中風證也小便數心煩裏無熱
  之虛煩也微惡寒者表陽虛不能禦也脚攣急者
  表寒收引拘急也是當與桂枝增桂加附子湯以
  溫經止汗今反與桂枝湯攻發其表此大誤也服
  後便厥者陽因汗亡也咽乾者陰因汗竭也煩燥
[011-11a]
  者陽失藏也吐逆者陰拒格也故作甘草乾薑湯
  與之以緩其陰而復其陽若厥愈足溫則是陽已
  復宜更作芍藥甘草湯與之以調其陰而和其陽
  則脚即伸也若胃不和而讝語知爲邪已轉屬陽
  明當少少與調胃承氣湯令其微溏胃和自可愈
  也若重發汗者謂不止誤服桂枝湯而更誤服麻
  黄湯也或復加燒鍼劫取其汗以致亡陽證具則
  又非甘草乾薑湯所能治故又當與四逆湯以急
[011-11b]
  救其陽也
 集/註程應旄曰衇浮自汗雖似桂枝證而頭項不痛知
  陽神自歉於上部惡寒脚攣急知陰邪更襲於下
  焦陽虛隂盛而裏氣上逆故有心煩證裏陰攻及
  表陽差訛祗在煩字上觀結句若重發汗復加燒
  鍼者四逆湯主之可見陰證不必眞直中也治之
  一誤寒即中於治法中矣
問曰證象陽旦按法治之而增劇厥逆咽中乾兩脛拘
[011-12a]
急而讝語師言夜半手足當溫兩脚當伸後如師言何
以知此答曰寸口衇浮而大浮為風大為虛風則生微
熱虛則兩脛攣病形象桂枝因加附子叅其間增桂令
汗出附子溫經亡陽故也厥逆咽中乾煩躁陽明内結
讝語煩亂更飲甘草乾薑湯夜半陽氣還兩足當熱脛
尚微拘急重與芍藥甘草湯爾乃脛伸以承氣湯微溏
則止其讝語故知病可愈
 註/此設問答申明上條之義也桂枝證當用桂枝值
[011-12b]
  時令溫熱或其人有熱用陽旦湯即桂枝湯加黄
  芩也値時令寒冷或其人有寒用陰旦湯即桂枝
  湯加乾薑也證象陽旦謂心煩似乎有熱也按法
  治之謂按法用陽旦湯也葢心煩小便數咽中乾
  似乎陽旦而不審脚攣急微惡寒之證是陰寒也
  即以陽旦湯攻其表誤也所以增劇厥逆咽中乾
  兩脛拘急讝語等壞證作也師言夜半手足當溫
  兩脚當伸如其言者何也答曰診衇浮大則為風
[011-13a]
  虛非寒虛也故此知用桂枝不足以治其寒而加
  附子溫經即有陽明内結讝語煩亂等證渾不為
  意且更與甘草乾薑湯至夜半陽回足熱脛尚微
  拘急即與芍藥甘草湯以和其陰爾乃脛伸繼以
  承氣治其陽明内結故微溏而讝語止其病可愈
  矣是皆由於救之得法耳
陽旦湯方補/
 桂枝三錢/   芍藥二錢/酒焙
[011-13b]
 甘草二錢/炙   黄芩三錢/酒炒
 生薑三片/   大棗二枚/擘
  右水煎去滓溫服無時日二三服本方加乾薑名
  陰旦湯
甘草乾薑湯方
 甘草四兩/炙   乾薑二兩/炮
  右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五合去滓分溫再服
芍藥甘草湯方
[011-14a]
 芍藥四兩/   甘草四兩/炙
  右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五合去滓分溫再服
傷寒吐下後發汗虛煩衇甚微八九日心下痞鞕脇下
痛氣上衝咽喉眩冒經衇動愓者久而成痿
 按/八九日心下痞鞕脇下痛氣上衝咽喉三句與上
  下文義不屬必是錯簡註家因此三句皆蔓衍支
  離牽強註釋不知此證總因汗出過多大傷津液
  而成當用補氣補血益筋壯骨之藥經年始可愈
[011-14b]
  也
 註/傷寒吐下後復發其汗治失其宜矣故令陽氣陰
  液兩虛也陰液虛故虛煩陽氣虛故衇微陽氣微
  而不升故目眩冒陰液虛而不濡故經衇動愓也
  陽氣陰液虧損久則百體失所滋養故力乏筋軟
  而成痿矣
傷寒六七日大下後寸衇沉而遲手足厥逆下部衇不
至咽喉不利唾膿血泄利不止者爲難治麻黄升麻湯
[011-15a]
主之
 註/傷寒六七日邪傳厥陰厥熱勝復之時醫不詳審
  陰陽而大下之致變中寒下竭之壞證中寒故寸
  衇沉遲手足厥逆下竭故尺衇不至泄利不止也
  蓋未下之前陽經尚伏表熱大下之後則其熱乘
  虛下陷内犯厥陰厥陰經循喉嚨貫膈注肺故咽
  喉不利唾膿血也此爲陰陽錯雜表裏混淆之證
  若溫其下恐助上熱欲淸其上愈益中寒仲景故
[011-15b]
  以此湯主之正示人以陰陽錯雜爲難治當於表
  裏上下求治法也蓋下寒上熱固爲難溫裏寒無
  汗還宜解表故用麻黄升麻湯以解表和裏淸上
  溫下随證治之也
 集/註程知曰言厥逆有因於誤下致變者也凡傷寒熱
  熾者其陰必虛六七日雖當傳裏之時設表證仍
  在而大下之則陰傷而陽亦陷寸衇沉遲手足厥
  冷下利不止傷其陽而氣内陷也下部衇不至咽
[011-16a]
  喉不利吐膿血傷其陰而熱内逼也一下之誤既
  傷其陽復傷其陰故難治與麻黄升麻湯以升陽
  調下清熱滋陰蓋傳經熱邪從外入於内者仍當
  從内出於外也故曰汗出愈
  喻昌曰寸衇沉而遲明是陽去入陰之故非陽氣
  衰微可擬故雖手足厥冷下部衇不至泄利不止
  其不得為純陰無陽可知况咽喉不利唾膿血又
  陽邪搏陰上逆之徵驗所以仲景特於陰中提出
[011-16b]
  其陽得汗出而錯雜之邪盡解矣
麻黄升麻湯方
 麻黄二兩半/去節   升麻一兩一分/
 當歸一兩一分/  知母十八銖/
 黄芩十八銖/   萎蕤十八銖/
 石膏六銖裹/碎綿   白术六銖/
 乾薑六銖/    芍藥六銖/
 天冬六銖/去心    桂枝六銖/
[011-17a]
 茯苓六銖/    甘草六銖/炙
  右十四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內
  諸藥煮取三升去滓分溫三服相去如炊三升米
  頃令盡汗出愈
 方/解下寒上熱若無表證當以黄連湯為法今有表證
  故復立此方以示隨證消息之治也升麻萎蕤黄
  芩石膏知母天冬乃升舉走上清熱之品用以避
  下寒且以滋上也麻黄桂枝乾薑當歸白芍白术
[011-17b]
  茯苓甘草乃辛甘走外温散之品用以遠上熱且
  以和内也分温三服令盡汗出愈其意在緩而正
  不傷徹邪而盡除也衇雖寸衇沉遲尺衇不至證
  雖手足厥逆下利不止究之原非純陰寒邪故兼
  咽喉痛唾膿血之證是寒熱混淆陰陽錯雜之病
  皆因大下奪中所變故仲景用此湯以去邪為主
  邪去而正自安也
傷寒八九日下之胸滿煩驚小便不利讝語一身盡重
[011-18a]
不可轉側者柴胡加龍骨牡蠣湯主之
 註/傷寒八九日邪不解表不盡不可下也若下之其
  邪乘虛内陷在上者輕則胸滿重則結胸胸滿者
  熱入於胸氣壅塞也在中者輕則煩驚重則昬狂
  煩驚讝語者熱乘於心神不寧也在下者輕則小
  便不利重則少腹滿痛小便不利者熱客下焦水
  道阻也邪壅三焦則榮衞不行水無去路則外滲
  肌體故一身盡重不可轉側也以柴胡加龍骨牡
[011-18b]
  蠣湯主之其大意在和解鎭固攻補兼施也
 按/此條乃陽經濕熱之身重若以爲津亡血濇陽氣
  不能宣布陰經濕寒之身重則誤矣寒濕身重用
  眞武湯桂枝附子湯以不渴裏無熱也熱濕身重
  用白虎湯柴胡加龍骨牡蠣湯以讝煩胃有熱也
  其風濕風温身重亦不外乎兼寒兼熱故此湯中
  用苓半大黄為佐也
 集/註方有執曰胸滿者下後裏虛外熱入裏挾飲上搏
[011-19a]
  於膈所以煩也驚傷心心藏神而居膈正虛邪勝
  所以不寧一身盡重不可轉側者傷寒本一身疼
  痛亡津液而血濇不利故變為沉滯而重甚也
  程知曰下而心煩腹滿治以梔樸為邪入腹也下
  而胸滿煩驚治以龍牡為邪入心也因火劫而致
  煩驚治以桂枝龍牡挽心陽之外越也因下而致
  煩驚治以柴胡龍骨牡蠣解心陽之内塞也大小
  陷胸以高下緩急别之諸瀉心湯以寒熱虛實辨
[011-19b]
  之半芩治痰芩連降逆梔豉湧虛煩參附回陽虛
  下後大法備於斯矣
  喻昌曰八九日過經乃下之可謂愼矣孰知外邪
  未盡乘虛而陷邪方在表裏其患已及於神明於
  此而補天浴日豈復易易
  張璐曰此係少陽之裏證諸家註作心經病誤也
  蓋少陽有三禁不可妄犯雖八九日過經下之尚
  且邪氣内犯胃土受傷膽木失榮痰聚膈上有如
[011-20a]
  是之變故主以小柴胡和解内外逐飲通津加龍
  骨牡蠣以鎭肝膽之驚也
柴胡加龍骨牡蠣湯方
 柴胡四兩/   半夏二合/洗
 龍骨一兩半/  人參一兩半/
 大黄二兩/   牡蠣一兩半/
 茯苓一兩半/  鉛丹一兩半/
 桂枝一兩半/  生薑一兩半/
[011-20b]
 大棗二枚/擘
  右十一味以水八升煮取四升內大黄切如碁子
  更煮一二沸去滓溫服一升
 方/解是證也為陰陽錯雜之邪是方也亦攻補錯雜之
  藥柴桂解未盡之表邪大黃攻已陷之裏熱人參
  薑棗補虛而和胃茯苓半夏利水而降逆龍骨牡
  蠣鉛丹之澁重鎭驚收心而安神明斯為以錯雜
  之藥而治錯雜之病也
[011-21a]
汗家重發汗必恍惚心亂小便已陰痛與禹餘糧丸
 按/禹餘糧丸爲濇痢之藥與此證不合與禹餘糧丸
  五字衍文也
 註/汗家謂平素好出汗之人也重發汗謂大發汗也
  心主血汗乃心之液重發其汗血液大傷心失所
  恃故神情恍惚心志不寧也液竭於下宗筋失飬
  故小便已陰莖疼也
 集/註方有執曰心主血而藏神汗多則血虛而舍空恍
[011-21b]
  惚心亂者以舍空神紛散也陰宗筋也痛者液竭
  而失其所榮養也
  程應旄曰心主血汗者心之液平素多汗之家心
  虛血少可知重發其汗遂至心失所養神恍惚而
  多忡憧之象此之謂亂小腸與心爲表裏心液虛
  而小腸之水亦竭故小便已而陰疼也
衂家不可發汗汗出必額上陷衇𦂳急目直視不能眴
不得眠
[011-22a]
 註/衂家者該吐血而言也謂凡衂血吐血之人陰氣
  暴亡若再發其汗汗出液竭諸衇失養則額角上
  陷中之衇為熱所灼故𦂳且急也目直視目瞪不
  轉睛也不能眴目睫不合也亦皆由熱灼其衇引
  縮使然不得眠者陽氣不能行於陰也凡此所見
  之病皆陽盛陰微之危證誰謂衂家可輕發其汗
  耶
 集/註喻昌曰目得血而能視汗為血液衂血之人清陽
[011-22b]
  之氣素傷更發其汗則額上必陷乃上焦枯竭之
  應也諸衇皆屬於目筋衇緊急則目上瞪而不能
  合目不合則不得眠也傷寒發煩目瞑者必衂宜
  麻黄湯發其汗此言素常失血之人戒發其汗以
  重虛其虛故也
亡血家不可發汗發汗則寒慄而振
 註/凡失血之後血氣未復為亡血虛家皆不可發汗
  也葢失血之初固屬陽熱然亡血之後熱隨血去
[011-23a]
  熱固消矣而氣隨血亡陽亦危矣若再發汗則陽
  氣衰微力不能支故身寒噤慄振振聳動所必然
  也葢發陰虛之汗汗出則亡陰即發暴吐衂血之
  汗也故見不能眴不得眠亡陰等病也發陽虛之
  汗汗出則亡陽即發亡血虛家之汗也故見寒慄
  而振亡陽等病也
 集/註方有執曰亡血陰已虛矣發汗復亡其陽故寒慄
  而振也
[011-23b]
  程應旄曰亡血陰虛陽已失依若發其汗陽從外
  脫故寒慄而振是為陰陽兩竭凡遇當汗證便當
  顧慮陰經之榮血有如此者
  魏荔彤曰與其汗出亡陽方救陽何如汗未出先
  救陰以維陽不令汗出亡陽之為愈也
咽喉乾燥者不可發汗
 註/咽喉乾燥津液不足也更發其汗則津液益枯故
  戒人雖有可汗之證亦不可發汗也
[011-24a]
 集/註方有執曰咽喉乾燥津液素虧本於腎水不足葢
  少陰之衇循喉嚨也發汗則津液愈亡
  程應旄曰凡遇可汗之證必當顧慮上焦之津液
  又有如此者
  張璐曰此條與咽中閉塞似同實異此戒發汗以
  奪陽明之津彼戒發汗以奪少陰之血也
淋家不可發汗發汗則便血
 註/淋家者濕熱蓄於膀胱水道澁痛之病也若發其
[011-24b]
  汗濕隨汗去熱必獨流水府告匱迫其本經之血
  從小便而出矣
 集/註程知曰膀胱裏熱則淋更發其汗則膀胱愈燥而
  小便血矣
瘡家雖身疼痛不可發汗發汗則痙
 註/瘡家初起毒熱未成法當汗散已經潰後血氣被
  傷雖有身痛應汗表證亦不可發汗恐汗出榮衞
  愈虛外風乘襲即不受外風筋失液養亦必致項
[011-25a]
  強反張而成痙病也
 集/註喻昌曰身疼痛為寒傷榮之證本當發汗瘡瘍之
  人肌表素虛榮血暗耗更發其汗則外風襲虛内
  血不榮必致頸項強身反張而成痙痙亦膀胱之
  病也
太陽傷寒者加溫鍼必驚也燒鍼令其汗鍼處被寒核
起而赤者必發奔豚氣從少腹上衝心者先灸核上各
一壯與桂枝加桂湯更加桂
[011-25b]
 註/太陽傷寒加溫鍼必驚者謂病傷寒之人卒然加
  以溫鍼其心畏而必驚也非溫鍼之後必生驚病
  也燒鍼即溫鍼也燒鍼取汗亦是汗法但鍼處宜
  當避寒若不謹慎外被寒襲火鬱衇中血不流行
  必結腫核赤起矣且溫鍼之火發為赤核又被寒
  侵故不但不解反召陰邪葢加鍼之時心既被驚
  所以腎陰乘心之虛上凌心陽而發奔豚也奔豚
  者腎陰邪也其狀氣從少腹上衝於心也先灸核
[011-26a]
  上各一壯者外去寒邪繼與桂枝加桂湯更加桂
  者内伐腎邪也
桂枝加桂湯方
 於桂枝湯方内更加桂二兩成五兩餘依桂枝湯法
 集/解徐彬曰此乃太陽風邪因燒鍼令汗復感於寒邪
  從太陽之府膀胱襲入相合之腎藏而作奔豚故
  仍從太陽之例用桂枝全方倍加桂者以内瀉陰
  氣兼驅外邪也
[011-26b]
太陽病以火熏之不得汗其人必躁到經不解必圊血
名為火邪
 註/火熏古劫汗法也即今火炕溫覆取汗之法太陽
  病以火熏之不得汗其人必内熱躁甚陰液愈傷
  陽不得陰無從化汗故反致不解也其火襲入陰
  中傷其陰絡廹血下行故必圊血也命名火邪示
  人以當治火邪不必治圊血也
 集/註方有執曰躁手足疾動也到猶言反也謂徒躁擾
[011-27a]
  而反不得解也汗為血之液血得熱則行火性大
  熱既不得汗則血必橫溢所以必圊血也
  程應旄曰太陽病以火熏之取汗竟不得汗其液
  之素少可知葢陽不得陰則無從化汗也陰虛被
  火熱無從出故其人躁擾不寧也
衇浮熱甚反灸之此為實實以虛治因火而動故咽燥
而吐血
 註/衇浮熱甚實熱在表也無灸之之理而反灸之此
[011-27b]
  為實實謂其誤以實為虛也故熱因火動其勢炎
  炎致咽燥而吐血必矣葢上條火傷陰分廹血下
  行故令圊血此條火傷陽分廹血上行故吐血也
 集/註程應旄曰表實有熱誤認虛寒而用灸法熱無從
  泄因火而動自然内攻邪束於外火攻於内肺金
  被傷故咽燥而吐血
  汪琥曰表有風熱而反灸是以實作虛治也
微數之衇甚不可灸因火爲邪則為煩逆追虛逐實血
[011-28a]
散衇中火氣雖微内攻有力焦骨傷筋血難復也
 註/微數之衇乃陰虛血少之證斷不可灸若誤灸之
  艾火内攻為煩為逆煩者陰為陽擾也逆者追虛
  逐實也陰本虛而加以火則愈虛是為追虛陽本
  實而加以火則愈實是為逐實然血已耗散衇中
  艾火之氣雖微而内攻有力矣故致焦骨傷筋血
  難復也
 集/註喻昌曰衇微而數陰虛多熱之徵也此而灸之則
[011-28b]
  虛者愈虛熱者愈熱不致傷殘不止矣
  程應旄曰若血少陰虛之人衇見微數尤不可灸
  以血主濡之主潤筋骨也若失其所濡則火之所
  至其骨必焦其筋必損内傷其陰未有不流散於
  經衇者也
榮氣微者加燒鍼則血留不行更發熱而躁煩也
 註/榮氣微者榮血虛微也榮血既已虛微若誤加燒
  鍼則榮血涸留而無所行也豈止焦骨傷筋而已
[011-29a]
  哉所以更發熱而躁煩也
 集/註程知曰言榮微忌燒鍼也陰虛則内熱若加燒鍼
  以助陽則兩熱相合而榮血不行必更外發熱而
  内煩躁也
  唐不巖曰其始也雖微流燒鍼以逼之也其既也
  留而不行燒鍼以竭之也
  張璐曰火為陽邪必傷隂血治此者當以救隂為
  主
[011-29b]
衇浮宜以汗解用火灸之邪無從出因火而盛病從腰
以下必重而痺名火逆也
 註/衇浮表邪宜以汗解誤用火灸傷其血液不能作
  汗反令表邪無所從出以致邪因火盛外不焦骨
  傷筋内不吐衂圊血而病腰以下重痺者必其人
  素有濕邪在下故從濕化也重者着也重着不移
  也然不以痺名者以非風寒濕之痺乃因火逆不
  相交通故名火逆也
[011-30a]
 集/註方有執曰痺濕病也因火逆治火邪夾陽邪而上
  逆陽不下通隂不用事化不行而水不得泄故濕
  著下體而重痺也
  程應旄曰衇浮在表汗解為宜矣因火灸之不能
  得汗則邪無出路因火而盛即不焦骨傷筋而火
  阻其邪陰氣漸竭下焦乃榮血所治榮氣竭而不
  運必重着而為痺名曰火逆示人欲治其痺宜先
  治其火也
[011-30b]
形作傷寒其衇不弦緊而弱弱者必渴被火者必讝語
弱者發熱衇浮解之當汗出愈
 按/三弱字當俱是數字若是弱字熱從何有不但文
  義不屬且論中並無此說
 註/形作傷寒者言其病形作傷寒之狀也但其衇不
  弦緊而數數者熱也衇浮數熱在表太陽證也沉
  數熱在裏陽明證也數衇為熱熱入陽明故必口
  渴若被火刦其熱更甚故必讝語衇數之病雖皆
[011-31a]
  發熱然其施治不無别焉若衇浮數發熱解之當
  以汗汗出可愈宜大青龍湯衇沉數發熱解之當
  以下下之可愈宜調胃承氣湯若衇數無表裏證
  惟發熱而渴讝語者不可汗下宜白虎湯黄連解
  毒湯清之可也
傷寒衇浮醫以火逼刦之亡陽必驚狂起臥不安者桂
枝去芍藥加蜀漆龍骨牡蠣救逆湯主之
 註/傷寒衇浮醫不用麻桂之藥而以火刦取汗汗過
[011-31b]
  亡陽故見驚狂起臥不安之證蓋由火刦之誤熱
  氣從心且大脫津液神明失倚也然不用附子四
  逆軰者以其爲火刦亡陽也宜以桂枝湯去芍藥
  加蜀漆龍骨牡蠣救逆湯主之去芍藥者恐其隂
  性遲滯兼制桂枝不能迅走其外反失救急之㫖
  况既加龍蠣之固脫亦不湏芍藥之酸收也蜀漆
  氣寒味苦寒能勝熱苦能降逆火邪錯逆在所必
  需也
[011-32a]
 集/註喻昌曰篇中誤服大青龍湯厥逆筋愓肉瞤而亡
  陽者乃汗多所致故用真武湯救之此以火廹刼
  而亡陽者乃方寸元陽之神被火廹刦而飛騰散
  亂故驚狂起臥不安有如此者少緩湏臾神丹莫
  挽矣故以此湯救之蓋陽神散亂當求之於陽桂
  枝湯陽藥也然必去芍藥之隂歛始得疾趨以達
  於陽位更加蜀漆者緣蜀漆之性最急又加龍骨
  牡蠣有形之骨屬為之舟楫以載神而返其宅也
[011-32b]
桂枝去芍藥加蜀漆龍骨牡蠣救逆湯方
 桂枝三兩/   甘草二兩/炙
 生薑三兩/切   牡蠣五兩/熬
 龍骨四兩/   大棗十二枚/擘
 蜀漆三兩脚/洗去
  右爲末以水一斗二升先煮蜀漆減二升内諸藥
  煮取三升去滓溫服
火逆下之因燒鍼煩躁者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主之
[011-33a]
 註/火逆者謂凡火刦取汗致逆者也此火逆因火鍼
  也燒鍼刦汗而復下之火逆之邪雖因下減而煩
  躁一證獨不除者蓋因汗下大傷津液而然也故
  用桂枝甘草以救表龍骨牡蠣以固中不治煩躁
  而煩躁自愈也
 集/註喻昌曰此證誤而又誤雖無驚狂等變然煩躁則
  外邪未盡之候亦真陽欲亡之機也
  程應旄曰火逆下之裏氣虛矣不治其虛更加燒
[011-33b]
  鍼自致亡陽但見煩躁證而不盡如前條之驚狂
  起臥不安者由熱勢之緩急有殊故前方之加減
  稍異總不容煩躁之以假亂真也
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方
 桂枝一兩/   甘草二兩/炙
 龍骨二兩/   牡蠣二兩/熬
  右四味為末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半去滓溫服八
  合日三服
[011-34a]
 集/解汪琥曰此方即桂枝去芍藥加蜀漆龍骨牡蠣救
  逆湯制小其劑而用之也火邪廹内則生煩躁雖
  煩躁似帶表邪不宜散以桂枝之辛熱而火逆既
  經下之則隂血受傷較之救逆湯似當増芍藥也
  音切
 灼音酌/末各/切烏魁/切湯臥/切音吹/音訐/與/旬
 同/
 
[011-34b]
 
 
 
 
 
 
 
御纂醫宗金鑑卷十一
[011-35a]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醫宗金鑑卷十一
 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註
 辨壞病衇證幷治篇
  壞病者謂不當汗而汗不當吐而吐不當下而下
  即當汗吐下而過甚或當汗吐下而失時皆為施
  治失宜所以成壞病也凡三隂三陽若汗若吐若
  下若溫鍼火熏火熨火灸火劫等法致諸壞病者
[011-35b]
  有汗後亡陽眩冒振惕魄汗不收有下後虛中結
  胸痞鞕下利不止有吐後煩亂腹滿有溫鍼失血
  驚狂甚至陽毒斑狂隂躁欲死神昬讝語循衣摸
  床之類是也其論散見諸篇今合為一集以便後
  學其中或有掛漏是在能三反者
太陽病三日已發汗若吐若下若溫鍼仍不解者此為
壞病桂枝不中與也觀其衇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
 註/太陽病三日邪在三陽時也若已經發汗若吐若
[011-36a]
  下若溫鍼其法備施病仍不解者此為壞病由施
  治失宜也此時即有表證桂枝亦不中與當觀其
  衇證知所誤犯者何逆而隨證治之不可以成法
  拘也
 集/註方有執曰既不可定以正名則亦難以出其正治
  故但示人以隨機應變之微㫖一以貫之斯言盡
  之矣
  程知曰病在太陽治之不當即成壞病故初治不
[011-36b]
  可不愼桂枝不可與以桂枝證罷也若桂枝證仍
  在則不謂之壞病矣
  程應旄曰如汗後亡陽動經渇躁讝語下後虛煩
  結胸痞氣吐後内煩腹脹滿溫鍼後吐衂驚狂之
  類紛紜錯出者俱是爲前治所壞後人切不得執
  成法以救逆所以前證雖屬桂枝若壞則桂枝亦
  不中與也觀其衇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蓋欲反
  逆爲順也非從望聞問切上探出前後根因無從
[011-37a]
  隨證用法非頭痛醫頭之爲隨證治之也
  吳人駒曰不得拘三日爲表病而與桂枝當依現
  在之變壞者而爲救治
本太陽病不解轉入少陽者脇下鞕滿乾嘔不能食往
來寒熱尚未吐下衇沉緊者與小柴胡湯若已吐下發
汗溫鍼讝語柴胡湯證罷此爲壞病知犯何逆以法治

 按/衇沉緊當是衇沉弦若是沉緊是寒實在胸當吐
[011-37b]
  之證也惟衇沉弦始與上文之義相屬故可與小
  柴胡湯
 註/本太陽病不解而見脇下鞕滿乾嘔不能食往來
  寒熱等證衇沉弦是邪轉入少陽也若未經吐下
  者當與小柴胡湯解其半表半裏之邪可也其已
  經吐下發汗溫鍼者則表裏俱虛更加讝語柴胡
  證罷此爲壞病即小柴胡湯亦不中與也當審其
  所犯何逆隨證以法治之可也
[011-38a]
 集/註成無己曰轉入少陽柴胡證也若已吐下發汗溫
  鍼不惟犯少陽三禁更加溫鍼以廹劫之損耗津
  液胃中乾燥必發讝語柴胡證罷者謂無脇下鞕
  滿乾嘔不能食往來寒熱等證也此爲壞病
  沈明宗曰太陽不解而傳少陽當與小柴胡和解
  乃爲定法反以吐下發汗溫鍼以犯少陽之戒而
  邪熱陷入陽明故發讝語已爲壞證要知讝語乃
  陽明受病即當知犯陽明之逆而治之若無讝語
[011-38b]
  而見他經壞證湏慿證慿衇另以活法治之也
太陽病中風以火劫發汗邪風被火熱血氣流溢失其
常度兩陽相熏灼其身發黃陽盛則欲衄陰虛則小便
難陰陽俱虛竭身體則枯燥但頭汗出劑頸而還腹滿
微喘口乾咽爛或不大便久則讝語甚者至噦手足躁
擾捻衣摸床小便利者其人可治
 註/太陽病中風不以桂枝湯汗之而以火劫發汗故
  致生諸逆也風屬陽邪被火益熱故血氣流溢失
[011-39a]
  其常度也以風火俱陽故曰兩陽熏灼熱蒸血瘀
  達於肌表故其身發黃也血爲熱廹故上逆欲衂
  陰虛液竭故小便難陰陽虛竭故身體枯燥陽熱
  熏灼陰液上越故頭汗出劑頸而還也熱傳太陰
  故腹滿口燥熱傳少陰故口乾咽爛熱壅於胸故
  肺燥微喘熱結於胃故不大便愈久則熱益深故
  噦逆讝語神明昬亂手足躁擾捻衣摸床之證見
  矣凡此諸壞證推求其源皆由邪火逆亂眞陰立
[011-39b]
  亡多不可治然或小便利者則陰氣尚在故猶爲
  可治也可不愼之於始哉
 集/註成無己曰内經云諸脹腹大皆屬於熱腹滿微喘
  者熱氣内鬱也經云火氣内發上爲口乾咽爛者
  火熱上熏也熱氣上而不下則大便不鞕若熱氣
  下入胃中消耗津液則大便鞕故云或不大便久
  則胃中燥熱必發讝語經云病深者其聲噦火氣
  太甚正氣逆亂故噦經云四肢者諸陽之本也陽
[011-40a]
  盛則動故手足躁擾捻衣摸床也小便利者是陰
  未竭猶可治也
  喻昌曰此證陽邪挾火擾亂陰分而亡其陰與前
  二條亡陽證天淵懸絶觀陽盛欲衂身體枯燥諸
  句則知此證宜急驅其陽以存一線之陰不得泥
  陰陽俱虛竭一語而補其陽劫其陰也且頭汗為
  陽邪上壅不下通於陰所以劑頸以下不能得汗
  設見衂血則邪從衂解頭間且無汗矣設有汗則
[011-40b]
  邪從汗解又不衂矣後條火邪深入必圊血亦身
  體枯燥而不得汗設有汗便不圊血矣讀古人書
  全要會意豈有得汗仍衂血圊血之理哉又曰仲
  景以小便利一端辨眞陰之亡與未亡最細葢水
  出高源小便利則津液不枯肺氣不絶可知也腎
  以膀胱爲府小便利則膀胱之氣化行腎水未絶
  可知也
  程應旄曰已上諸證莫非邪火逆亂眞陰立亡之
[011-41a]
  象推求其原一皆血氣流溢失其常度至於如此
  邪風被火熱之害可勝言哉此際欲治風而火勢
  沸騰欲治火而風邪壅遏何從治之惟利小便一
  法如豬苓湯類可以導熱滋乾使小便得利則太
  陽之邪亦從膀胱為去路尚可治也倘利之而不
  利火無從出危矣
太陽病醫發汗遂發熱惡寒因復下之心下痞表裏俱
虛陰陽氣並竭無陽則陰獨復加燒鍼因胸煩面色青
[011-41b]
黃膚瞤者難治今色微黃手足溫者易愈
 註/太陽表病醫過發汗已虛其表因復下之又虛其
  裏雖有未盡之表邪陷裏成痞但表裏俱虛陰陽
  並竭已成壞證矣况無陽則陰不生陰獨則陽不
  化而復加燒鍼火氣内攻陰陽皆病故胸滿而煩
  面色青黃肌膚瞤動也見證如此錯雜故為難治
  若面色微黄不靑手足不厥而溫則為陰陽之氣
  未竭故曰易治也
[011-42a]
 集/註方有執曰表以誤汗言裏以誤下言故曰俱虛陰
  指裏陽指表無陽謂陽竭也陰獨謂痞也靑黃脾
  受尅賊之色微黃土見回生之色手足溫陽氣回
  於四末也言既經反覆之誤又見尅賊之色肌膚
  瞤動而不寧則脾家之眞陰敗爲難治也今則土
  見回生之色四末得溫胃家之陽復故為易愈也
傷寒衇浮自汗出小便數心煩微惡寒脚攣急反與桂
枝湯欲攻其表此誤也得之便厥咽中乾煩燥吐逆者
[011-42b]
作甘草乾薑湯與之以復其陽若厥愈足溫者更作芍
藥甘草湯與之其脚即伸若胃氣不和讝語者少與調
胃承氣湯若重發汗復加燒鍼者四逆湯主之
 註/傷寒衇浮自汗出中風證也小便數心煩裏無熱
  之虛煩也微惡寒者表陽虛不能禦也脚攣急者
  表寒收引拘急也是當與桂枝增桂加附子湯以
  溫經止汗今反與桂枝湯攻發其表此大誤也服
  後便厥者陽因汗亡也咽乾者陰因汗竭也煩燥
[011-43a]
  者陽失藏也吐逆者陰拒格也故作甘草乾薑湯
  與之以緩其陰而復其陽若厥愈足溫則是陽已
  復宜更作芍藥甘草湯與之以調其陰而和其陽
  則脚即伸也若胃不和而讝語知爲邪已轉屬陽
  明當少少與調胃承氣湯令其微溏胃和自可愈
  也若重發汗者謂不止誤服桂枝湯而更誤服麻
  黄湯也或復加燒鍼劫取其汗以致亡陽證具則
  又非甘草乾薑湯所能治故又當與四逆湯以急
[011-43b]
  救其陽也
 集/註程應旄曰衇浮自汗雖似桂枝證而頭項不痛知
  陽神自歉於上部惡寒脚攣急知陰邪更襲於下
  焦陽虛隂盛而裏氣上逆故有心煩證裏陰攻及
  表陽差訛祗在煩字上觀結句若重發汗復加燒
  鍼者四逆湯主之可見陰證不必眞直中也治之
  一誤寒即中於治法中矣
問曰證象陽旦按法治之而增劇厥逆咽中乾兩脛拘
[011-44a]
急而讝語師言夜半手足當溫兩脚當伸後如師言何
以知此答曰寸口衇浮而大浮為風大為虛風則生微
熱虛則兩脛攣病形象桂枝因加附子叅其間增桂令
汗出附子溫經亡陽故也厥逆咽中乾煩躁陽明内結
讝語煩亂更飲甘草乾薑湯夜半陽氣還兩足當熱脛
尚微拘急重與芍藥甘草湯爾乃脛伸以承氣湯微溏
則止其讝語故知病可愈
 註/此設問答申明上條之義也桂枝證當用桂枝值
[011-44b]
  時令溫熱或其人有熱用陽旦湯即桂枝湯加黄
  芩也値時令寒冷或其人有寒用陰旦湯即桂枝
  湯加乾薑也證象陽旦謂心煩似乎有熱也按法
  治之謂按法用陽旦湯也葢心煩小便數咽中乾
  似乎陽旦而不審脚攣急微惡寒之證是陰寒也
  即以陽旦湯攻其表誤也所以增劇厥逆咽中乾
  兩脛拘急讝語等壞證作也師言夜半手足當溫
  兩脚當伸如其言者何也答曰診衇浮大則為風
[011-45a]
  虛非寒虛也故此知用桂枝不足以治其寒而加
  附子溫經即有陽明内結讝語煩亂等證渾不為
  意且更與甘草乾薑湯至夜半陽回足熱脛尚微
  拘急即與芍藥甘草湯以和其陰爾乃脛伸繼以
  承氣治其陽明内結故微溏而讝語止其病可愈
  矣是皆由於救之得法耳
陽旦湯方補/
 桂枝三錢/   芍藥二錢/酒焙
[011-45b]
 甘草二錢/炙   黄芩三錢/酒炒
 生薑三片/   大棗二枚/擘
  右水煎去滓溫服無時日二三服本方加乾薑名
  陰旦湯
甘草乾薑湯方
 甘草四兩/炙   乾薑二兩/炮
  右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五合去滓分溫再服
芍藥甘草湯方
[011-46a]
 芍藥四兩/   甘草四兩/炙
  右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五合去滓分溫再服
傷寒吐下後發汗虛煩衇甚微八九日心下痞鞕脇下
痛氣上衝咽喉眩冒經衇動愓者久而成痿
 按/八九日心下痞鞕脇下痛氣上衝咽喉三句與上
  下文義不屬必是錯簡註家因此三句皆蔓衍支
  離牽強註釋不知此證總因汗出過多大傷津液
  而成當用補氣補血益筋壯骨之藥經年始可愈
[011-46b]
  也
 註/傷寒吐下後復發其汗治失其宜矣故令陽氣陰
  液兩虛也陰液虛故虛煩陽氣虛故衇微陽氣微
  而不升故目眩冒陰液虛而不濡故經衇動愓也
  陽氣陰液虧損久則百體失所滋養故力乏筋軟
  而成痿矣
傷寒六七日大下後寸衇沉而遲手足厥逆下部衇不
至咽喉不利唾膿血泄利不止者爲難治麻黄升麻湯
[011-47a]
主之
 註/傷寒六七日邪傳厥陰厥熱勝復之時醫不詳審
  陰陽而大下之致變中寒下竭之壞證中寒故寸
  衇沉遲手足厥逆下竭故尺衇不至泄利不止也
  蓋未下之前陽經尚伏表熱大下之後則其熱乘
  虛下陷内犯厥陰厥陰經循喉嚨貫膈注肺故咽
  喉不利唾膿血也此爲陰陽錯雜表裏混淆之證
  若溫其下恐助上熱欲淸其上愈益中寒仲景故
[011-47b]
  以此湯主之正示人以陰陽錯雜爲難治當於表
  裏上下求治法也蓋下寒上熱固爲難溫裏寒無
  汗還宜解表故用麻黄升麻湯以解表和裏淸上
  溫下随證治之也
 集/註程知曰言厥逆有因於誤下致變者也凡傷寒熱
  熾者其陰必虛六七日雖當傳裏之時設表證仍
  在而大下之則陰傷而陽亦陷寸衇沉遲手足厥
  冷下利不止傷其陽而氣内陷也下部衇不至咽
[011-48a]
  喉不利吐膿血傷其陰而熱内逼也一下之誤既
  傷其陽復傷其陰故難治與麻黄升麻湯以升陽
  調下清熱滋陰蓋傳經熱邪從外入於内者仍當
  從内出於外也故曰汗出愈
  喻昌曰寸衇沉而遲明是陽去入陰之故非陽氣
  衰微可擬故雖手足厥冷下部衇不至泄利不止
  其不得為純陰無陽可知况咽喉不利唾膿血又
  陽邪搏陰上逆之徵驗所以仲景特於陰中提出
[011-48b]
  其陽得汗出而錯雜之邪盡解矣
麻黄升麻湯方
 麻黄二兩半/去節   升麻一兩一分/
 當歸一兩一分/  知母十八銖/
 黄芩十八銖/   萎蕤十八銖/
 石膏六銖裹/碎綿   白术六銖/
 乾薑六銖/    芍藥六銖/
 天冬六銖/去心    桂枝六銖/
[011-49a]
 茯苓六銖/    甘草六銖/炙
  右十四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內
  諸藥煮取三升去滓分溫三服相去如炊三升米
  頃令盡汗出愈
 方/解下寒上熱若無表證當以黄連湯為法今有表證
  故復立此方以示隨證消息之治也升麻萎蕤黄
  芩石膏知母天冬乃升舉走上清熱之品用以避
  下寒且以滋上也麻黄桂枝乾薑當歸白芍白术
[011-49b]
  茯苓甘草乃辛甘走外温散之品用以遠上熱且
  以和内也分温三服令盡汗出愈其意在緩而正
  不傷徹邪而盡除也衇雖寸衇沉遲尺衇不至證
  雖手足厥逆下利不止究之原非純陰寒邪故兼
  咽喉痛唾膿血之證是寒熱混淆陰陽錯雜之病
  皆因大下奪中所變故仲景用此湯以去邪為主
  邪去而正自安也
傷寒八九日下之胸滿煩驚小便不利讝語一身盡重
[011-50a]
不可轉側者柴胡加龍骨牡蠣湯主之
 註/傷寒八九日邪不解表不盡不可下也若下之其
  邪乘虛内陷在上者輕則胸滿重則結胸胸滿者
  熱入於胸氣壅塞也在中者輕則煩驚重則昬狂
  煩驚讝語者熱乘於心神不寧也在下者輕則小
  便不利重則少腹滿痛小便不利者熱客下焦水
  道阻也邪壅三焦則榮衞不行水無去路則外滲
  肌體故一身盡重不可轉側也以柴胡加龍骨牡
[011-50b]
  蠣湯主之其大意在和解鎭固攻補兼施也
 按/此條乃陽經濕熱之身重若以爲津亡血濇陽氣
  不能宣布陰經濕寒之身重則誤矣寒濕身重用
  眞武湯桂枝附子湯以不渴裏無熱也熱濕身重
  用白虎湯柴胡加龍骨牡蠣湯以讝煩胃有熱也
  其風濕風温身重亦不外乎兼寒兼熱故此湯中
  用苓半大黄為佐也
 集/註方有執曰胸滿者下後裏虛外熱入裏挾飲上搏
[011-51a]
  於膈所以煩也驚傷心心藏神而居膈正虛邪勝
  所以不寧一身盡重不可轉側者傷寒本一身疼
  痛亡津液而血濇不利故變為沉滯而重甚也
  程知曰下而心煩腹滿治以梔樸為邪入腹也下
  而胸滿煩驚治以龍牡為邪入心也因火劫而致
  煩驚治以桂枝龍牡挽心陽之外越也因下而致
  煩驚治以柴胡龍骨牡蠣解心陽之内塞也大小
  陷胸以高下緩急别之諸瀉心湯以寒熱虛實辨
[011-51b]
  之半芩治痰芩連降逆梔豉湧虛煩參附回陽虛
  下後大法備於斯矣
  喻昌曰八九日過經乃下之可謂愼矣孰知外邪
  未盡乘虛而陷邪方在表裏其患已及於神明於
  此而補天浴日豈復易易
  張璐曰此係少陽之裏證諸家註作心經病誤也
  蓋少陽有三禁不可妄犯雖八九日過經下之尚
  且邪氣内犯胃土受傷膽木失榮痰聚膈上有如
[011-52a]
  是之變故主以小柴胡和解内外逐飲通津加龍
  骨牡蠣以鎭肝膽之驚也
柴胡加龍骨牡蠣湯方
 柴胡四兩/   半夏二合/洗
 龍骨一兩半/  人參一兩半/
 大黄二兩/   牡蠣一兩半/
 茯苓一兩半/  鉛丹一兩半/
 桂枝一兩半/  生薑一兩半/
[011-52b]
 大棗二枚/擘
  右十一味以水八升煮取四升內大黄切如碁子
  更煮一二沸去滓溫服一升
 方/解是證也為陰陽錯雜之邪是方也亦攻補錯雜之
  藥柴桂解未盡之表邪大黃攻已陷之裏熱人參
  薑棗補虛而和胃茯苓半夏利水而降逆龍骨牡
  蠣鉛丹之澁重鎭驚收心而安神明斯為以錯雜
  之藥而治錯雜之病也
[011-53a]
汗家重發汗必恍惚心亂小便已陰痛與禹餘糧丸
 按/禹餘糧丸爲濇痢之藥與此證不合與禹餘糧丸
  五字衍文也
 註/汗家謂平素好出汗之人也重發汗謂大發汗也
  心主血汗乃心之液重發其汗血液大傷心失所
  恃故神情恍惚心志不寧也液竭於下宗筋失飬
  故小便已陰莖疼也
 集/註方有執曰心主血而藏神汗多則血虛而舍空恍
[011-53b]
  惚心亂者以舍空神紛散也陰宗筋也痛者液竭
  而失其所榮養也
  程應旄曰心主血汗者心之液平素多汗之家心
  虛血少可知重發其汗遂至心失所養神恍惚而
  多忡憧之象此之謂亂小腸與心爲表裏心液虛
  而小腸之水亦竭故小便已而陰疼也
衂家不可發汗汗出必額上陷衇𦂳急目直視不能眴
不得眠
[011-54a]
 註/衂家者該吐血而言也謂凡衂血吐血之人陰氣
  暴亡若再發其汗汗出液竭諸衇失養則額角上
  陷中之衇為熱所灼故𦂳且急也目直視目瞪不
  轉睛也不能眴目睫不合也亦皆由熱灼其衇引
  縮使然不得眠者陽氣不能行於陰也凡此所見
  之病皆陽盛陰微之危證誰謂衂家可輕發其汗
  耶
 集/註喻昌曰目得血而能視汗為血液衂血之人清陽
[011-54b]
  之氣素傷更發其汗則額上必陷乃上焦枯竭之
  應也諸衇皆屬於目筋衇緊急則目上瞪而不能
  合目不合則不得眠也傷寒發煩目瞑者必衂宜
  麻黄湯發其汗此言素常失血之人戒發其汗以
  重虛其虛故也
亡血家不可發汗發汗則寒慄而振
 註/凡失血之後血氣未復為亡血虛家皆不可發汗
  也葢失血之初固屬陽熱然亡血之後熱隨血去
[011-55a]
  熱固消矣而氣隨血亡陽亦危矣若再發汗則陽
  氣衰微力不能支故身寒噤慄振振聳動所必然
  也葢發陰虛之汗汗出則亡陰即發暴吐衂血之
  汗也故見不能眴不得眠亡陰等病也發陽虛之
  汗汗出則亡陽即發亡血虛家之汗也故見寒慄
  而振亡陽等病也
 集/註方有執曰亡血陰已虛矣發汗復亡其陽故寒慄
  而振也
[011-55b]
  程應旄曰亡血陰虛陽已失依若發其汗陽從外
  脫故寒慄而振是為陰陽兩竭凡遇當汗證便當
  顧慮陰經之榮血有如此者
  魏荔彤曰與其汗出亡陽方救陽何如汗未出先
  救陰以維陽不令汗出亡陽之為愈也
咽喉乾燥者不可發汗
 註/咽喉乾燥津液不足也更發其汗則津液益枯故
  戒人雖有可汗之證亦不可發汗也
[011-56a]
 集/註方有執曰咽喉乾燥津液素虧本於腎水不足葢
  少陰之衇循喉嚨也發汗則津液愈亡
  程應旄曰凡遇可汗之證必當顧慮上焦之津液
  又有如此者
  張璐曰此條與咽中閉塞似同實異此戒發汗以
  奪陽明之津彼戒發汗以奪少陰之血也
淋家不可發汗發汗則便血
 註/淋家者濕熱蓄於膀胱水道澁痛之病也若發其
[011-56b]
  汗濕隨汗去熱必獨流水府告匱迫其本經之血
  從小便而出矣
 集/註程知曰膀胱裏熱則淋更發其汗則膀胱愈燥而
  小便血矣
瘡家雖身疼痛不可發汗發汗則痙
 註/瘡家初起毒熱未成法當汗散已經潰後血氣被
  傷雖有身痛應汗表證亦不可發汗恐汗出榮衞
  愈虛外風乘襲即不受外風筋失液養亦必致項
[011-57a]
  強反張而成痙病也
 集/註喻昌曰身疼痛為寒傷榮之證本當發汗瘡瘍之
  人肌表素虛榮血暗耗更發其汗則外風襲虛内
  血不榮必致頸項強身反張而成痙痙亦膀胱之
  病也
太陽傷寒者加溫鍼必驚也燒鍼令其汗鍼處被寒核
起而赤者必發奔豚氣從少腹上衝心者先灸核上各
一壯與桂枝加桂湯更加桂
[011-57b]
 註/太陽傷寒加溫鍼必驚者謂病傷寒之人卒然加
  以溫鍼其心畏而必驚也非溫鍼之後必生驚病
  也燒鍼即溫鍼也燒鍼取汗亦是汗法但鍼處宜
  當避寒若不謹慎外被寒襲火鬱衇中血不流行
  必結腫核赤起矣且溫鍼之火發為赤核又被寒
  侵故不但不解反召陰邪葢加鍼之時心既被驚
  所以腎陰乘心之虛上凌心陽而發奔豚也奔豚
  者腎陰邪也其狀氣從少腹上衝於心也先灸核
[011-58a]
  上各一壯者外去寒邪繼與桂枝加桂湯更加桂
  者内伐腎邪也
桂枝加桂湯方
 於桂枝湯方内更加桂二兩成五兩餘依桂枝湯法
 集/解徐彬曰此乃太陽風邪因燒鍼令汗復感於寒邪
  從太陽之府膀胱襲入相合之腎藏而作奔豚故
  仍從太陽之例用桂枝全方倍加桂者以内瀉陰
  氣兼驅外邪也
[011-58b]
太陽病以火熏之不得汗其人必躁到經不解必圊血
名為火邪
 註/火熏古劫汗法也即今火炕溫覆取汗之法太陽
  病以火熏之不得汗其人必内熱躁甚陰液愈傷
  陽不得陰無從化汗故反致不解也其火襲入陰
  中傷其陰絡廹血下行故必圊血也命名火邪示
  人以當治火邪不必治圊血也
 集/註方有執曰躁手足疾動也到猶言反也謂徒躁擾
[011-59a]
  而反不得解也汗為血之液血得熱則行火性大
  熱既不得汗則血必橫溢所以必圊血也
  程應旄曰太陽病以火熏之取汗竟不得汗其液
  之素少可知葢陽不得陰則無從化汗也陰虛被
  火熱無從出故其人躁擾不寧也
衇浮熱甚反灸之此為實實以虛治因火而動故咽燥
而吐血
 註/衇浮熱甚實熱在表也無灸之之理而反灸之此
[011-59b]
  為實實謂其誤以實為虛也故熱因火動其勢炎
  炎致咽燥而吐血必矣葢上條火傷陰分廹血下
  行故令圊血此條火傷陽分廹血上行故吐血也
 集/註程應旄曰表實有熱誤認虛寒而用灸法熱無從
  泄因火而動自然内攻邪束於外火攻於内肺金
  被傷故咽燥而吐血
  汪琥曰表有風熱而反灸是以實作虛治也
微數之衇甚不可灸因火爲邪則為煩逆追虛逐實血
[011-60a]
散衇中火氣雖微内攻有力焦骨傷筋血難復也
 註/微數之衇乃陰虛血少之證斷不可灸若誤灸之
  艾火内攻為煩為逆煩者陰為陽擾也逆者追虛
  逐實也陰本虛而加以火則愈虛是為追虛陽本
  實而加以火則愈實是為逐實然血已耗散衇中
  艾火之氣雖微而内攻有力矣故致焦骨傷筋血
  難復也
 集/註喻昌曰衇微而數陰虛多熱之徵也此而灸之則
[011-60b]
  虛者愈虛熱者愈熱不致傷殘不止矣
  程應旄曰若血少陰虛之人衇見微數尤不可灸
  以血主濡之主潤筋骨也若失其所濡則火之所
  至其骨必焦其筋必損内傷其陰未有不流散於
  經衇者也
榮氣微者加燒鍼則血留不行更發熱而躁煩也
 註/榮氣微者榮血虛微也榮血既已虛微若誤加燒
  鍼則榮血涸留而無所行也豈止焦骨傷筋而已
[011-61a]
  哉所以更發熱而躁煩也
 集/註程知曰言榮微忌燒鍼也陰虛則内熱若加燒鍼
  以助陽則兩熱相合而榮血不行必更外發熱而
  内煩躁也
  唐不巖曰其始也雖微流燒鍼以逼之也其既也
  留而不行燒鍼以竭之也
  張璐曰火為陽邪必傷隂血治此者當以救隂為
  主
[011-61b]
衇浮宜以汗解用火灸之邪無從出因火而盛病從腰
以下必重而痺名火逆也
 註/衇浮表邪宜以汗解誤用火灸傷其血液不能作
  汗反令表邪無所從出以致邪因火盛外不焦骨
  傷筋内不吐衂圊血而病腰以下重痺者必其人
  素有濕邪在下故從濕化也重者着也重着不移
  也然不以痺名者以非風寒濕之痺乃因火逆不
  相交通故名火逆也
[011-62a]
 集/註方有執曰痺濕病也因火逆治火邪夾陽邪而上
  逆陽不下通隂不用事化不行而水不得泄故濕
  著下體而重痺也
  程應旄曰衇浮在表汗解為宜矣因火灸之不能
  得汗則邪無出路因火而盛即不焦骨傷筋而火
  阻其邪陰氣漸竭下焦乃榮血所治榮氣竭而不
  運必重着而為痺名曰火逆示人欲治其痺宜先
  治其火也
[011-62b]
形作傷寒其衇不弦緊而弱弱者必渴被火者必讝語
弱者發熱衇浮解之當汗出愈
 按/三弱字當俱是數字若是弱字熱從何有不但文
  義不屬且論中並無此說
 註/形作傷寒者言其病形作傷寒之狀也但其衇不
  弦緊而數數者熱也衇浮數熱在表太陽證也沉
  數熱在裏陽明證也數衇為熱熱入陽明故必口
  渴若被火刦其熱更甚故必讝語衇數之病雖皆
[011-63a]
  發熱然其施治不無别焉若衇浮數發熱解之當
  以汗汗出可愈宜大青龍湯衇沉數發熱解之當
  以下下之可愈宜調胃承氣湯若衇數無表裏證
  惟發熱而渴讝語者不可汗下宜白虎湯黄連解
  毒湯清之可也
傷寒衇浮醫以火逼刦之亡陽必驚狂起臥不安者桂
枝去芍藥加蜀漆龍骨牡蠣救逆湯主之
 註/傷寒衇浮醫不用麻桂之藥而以火刦取汗汗過
[011-63b]
  亡陽故見驚狂起臥不安之證蓋由火刦之誤熱
  氣從心且大脫津液神明失倚也然不用附子四
  逆軰者以其爲火刦亡陽也宜以桂枝湯去芍藥
  加蜀漆龍骨牡蠣救逆湯主之去芍藥者恐其隂
  性遲滯兼制桂枝不能迅走其外反失救急之㫖
  况既加龍蠣之固脫亦不湏芍藥之酸收也蜀漆
  氣寒味苦寒能勝熱苦能降逆火邪錯逆在所必
  需也
[011-64a]
 集/註喻昌曰篇中誤服大青龍湯厥逆筋愓肉瞤而亡
  陽者乃汗多所致故用真武湯救之此以火廹刼
  而亡陽者乃方寸元陽之神被火廹刦而飛騰散
  亂故驚狂起臥不安有如此者少緩湏臾神丹莫
  挽矣故以此湯救之蓋陽神散亂當求之於陽桂
  枝湯陽藥也然必去芍藥之隂歛始得疾趨以達
  於陽位更加蜀漆者緣蜀漆之性最急又加龍骨
  牡蠣有形之骨屬為之舟楫以載神而返其宅也
[011-64b]
桂枝去芍藥加蜀漆龍骨牡蠣救逆湯方
 桂枝三兩/   甘草二兩/炙
 生薑三兩/切   牡蠣五兩/熬
 龍骨四兩/   大棗十二枚/擘
 蜀漆三兩脚/洗去
  右爲末以水一斗二升先煮蜀漆減二升内諸藥
  煮取三升去滓溫服
火逆下之因燒鍼煩躁者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主之
[011-65a]
 註/火逆者謂凡火刦取汗致逆者也此火逆因火鍼
  也燒鍼刦汗而復下之火逆之邪雖因下減而煩
  躁一證獨不除者蓋因汗下大傷津液而然也故
  用桂枝甘草以救表龍骨牡蠣以固中不治煩躁
  而煩躁自愈也
 集/註喻昌曰此證誤而又誤雖無驚狂等變然煩躁則
  外邪未盡之候亦真陽欲亡之機也
  程應旄曰火逆下之裏氣虛矣不治其虛更加燒
[011-65b]
  鍼自致亡陽但見煩躁證而不盡如前條之驚狂
  起臥不安者由熱勢之緩急有殊故前方之加減
  稍異總不容煩躁之以假亂真也
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方
 桂枝一兩/   甘草二兩/炙
 龍骨二兩/   牡蠣二兩/熬
  右四味為末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半去滓溫服八
  合日三服
[011-66a]
 集/解汪琥曰此方即桂枝去芍藥加蜀漆龍骨牡蠣救
  逆湯制小其劑而用之也火邪廹内則生煩躁雖
  煩躁似帶表邪不宜散以桂枝之辛熱而火逆既
  經下之則隂血受傷較之救逆湯似當増芍藥也
  音切
 灼音酌/末各/切烏魁/切湯臥/切音吹/音訐/與/旬
 同/
 
[011-66b]
 
 
 
 
 
 
 
御纂醫宗金鑑卷十一


方壺存稿 鐵菴集 壺山四六 默齋遺稿 履齋遺稿 臞軒集 東野農歌集 敝帚藁畧 清正存稿 寒松閣集 滄浪集 泠然齋詩集 後村集 澗泉集 矩山存稿 雪窗集 文溪集 庸齋集 彝齋文編 張氏拙軒集 玉楮集 靈巖集 楳埜集 恥堂存稿 秋崖集 蒙川遺稿 雪磯叢稿 北礀集 西塍集 梅屋集 孝詩 字溪集 勿齋集 巽齋文集 雪坡集 文山集 文信國集杜詩 叠山集 本堂集 端平詩雋 竹溪鬳齋十一藁續集 魯齋集 潛山集 須溪集 葦航漫游稿 蘭臯集 雲泉詩 嘉禾百咏 柳塘外集 碧梧玩芳集 四明文獻集 閬風集 北遊集 秋堂集 蛟峯文集 牟氏陵陽集 梅巖文集 四如集 霽山文集 勿軒集 古梅遺稿 佩韋齋集 西湖百詠 則堂集 富山遺稿 眞山民集 百正集 月洞吟 伯牙琴 存雅堂遺稿 吾汶藁 在軒集 紫巖詩選 九華詩集 自堂存藁 仁山文集 心泉學詩稿 拙軒集 滏水集 滹南集 莊靖集 遺山集 湛然居士集 藏春集 淮陽集 陵川集 歸田類稿 稼村類藁 桐江續集 野趣有聲畫 月屋漫稿 剡源文集 剩語 養蒙文集 牆東類稿 水雲村槀 巴西集 屏巖小稿 玉斗山人集 谷響集 竹素山房詩集 紫山大全集 松鄉集 松雪齋集 吳文正集 金淵集 山村遺集 湛淵集 牧潛集 小亨集 還山遺稿 魯齋遺書 青崖集 養吾齋集 存悔齋稿 雙溪醉隱集 東庵集 畏齋集 默庵集 雲峯集 雙溪類稿 止堂集 緣督集 象山集 慈湖遺書 絜齋集 雲莊集 舒文靖集 定齋集 九華集 野處類槁 盤洲文集 應齋雜著 芸庵類槁 浪語集 石湖詩集 誠齋集 第一冊 誠齋集 第二冊 劍南詩稿 第一冊 劍南詩稿 第二冊 渭南文集 放翁詩選 金陵百詠 頤菴居士集 水心集 南湖集 南澗甲乙稿 自鳴集 客亭類稿 石屏詩集 蓮峰集 江湖長翁集 燭湖集 昌谷集 省齋集 南軒集 勉齋集 北溪大全集 山房集 橘山四六 竹齋詩集 後樂集 華亭百詠 梅山續稿 菊磵集 性善堂稿 漫塘集 克齋集 芳蘭軒集_二薇亭詩集 西巖集_清苑齋詩集 瓜廬集 洺水集 龍川集 龍洲集 鶴山集 第一冊 鶴山集 第二冊 西山文集 方泉詩集 東山詩選 白石道人詩集 野谷詩稿 平齋集 蒙齋集 康範詩集 清獻集 鶴林集 東澗集 方是閒居士小稿 翠微南征錄 浣川集 漁墅類稿 安晚堂集 滄洲塵缶編 四六標準 篔窗集 友林乙稿 方壺存稿 鐵菴集 壺山四六 默齋遺稿 履齋遺稿 臞軒集 東野農歌集 敝帚槁略 清正存稿 寒松閣集 滄浪集 泠然齋詩集 可齋雜槁 可齋續槁 後村集 澗泉集 矩山存稿 雪窗集 文溪集 庸齋集 彛齋文編 拙軒集 玉楮集 靈巖集 楳埜集(梅野集) 恥堂存稿 秋崖集 芸隱橫舟稿 蒙川遺稿 雪磯叢稿 北磵集 西塍集 梅屋集 孝詩 字溪集 勿齋集 巽齋文集 雪坡集 文山集 文信國集杜詩 疊山集 本堂集 竹溪鬳齋十一槁續集 端平詩雋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