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纂醫宗金鑑 > 御纂醫宗金鑑 卷八目録


[008-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醫宗金鑑卷八
 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註厥隂全篇目錄
  烏梅丸
  當歸四逆湯
  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
  白頭翁湯
 
[008-1b]
 
 
 
 
 
 
 
御纂醫宗金鑑卷八目録
[008-2a]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醫宗金鑑卷八
 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註厥隂全篇目錄
  烏梅丸
  當歸四逆湯
  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
  白頭翁湯
 
[008-2b]
 
 
 
 
 
 
 
御纂醫宗金鑑卷八目録
[008-3a]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醫宗金鑑卷八
 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註
 辨厥隂病衇證并治全篇
  厥隂者隂盡陽生之藏與少陽為表裏者也故其
  為病隂陽錯雜寒熱混淆邪至其經從化各異若
  其人素偏於熱則邪從陽化故消渴氣上撞心心
  中疼熱蚘厥口爛咽痛喉痺癰膿便血等陽證見
[008-3b]
  矣若其人素偏於寒則邪從隂化故手足厥冷衇
  微欲絶膚冷藏厥下利除中等隂證見矣所以少
  陽不解傳變厥隂而病危厥隂病衰轉屬少陽為
  欲愈隂陽消長大伏危機兹以隂陽從化厥熱勝
  復之微㫖詳發於篇中俾臨證者診治有要道焉
厥隂之為病消渴氣上撞心心中疼熱饑而不欲食食
則吐蚘下之利不止
 註/此條總言厥隂為病之大綱也厥隂者為隂盡陽
[008-4a]
  生之藏邪至其經從陰化寒從陽化熱故其為病
  隂陽錯雜寒熱混淆也消渴者飲水多而小便少
  乃厥陰熱化而耗水也厥陰之衇起足大指循股
  内入陰中環陰器抵少腹貫心膈其注肺熱邪循
  經上逆膈中故氣上撞心心中疼熱也饑而不欲
  食者非不食也因食則動蚘而吐故雖饑而不欲
  食食則吐蚘也夫消渴多飲饑不能食則胃中所
  有者但水與熱耳若更以厥陰熱氣挾蚘撞疼誤
[008-4b]
  認為轉屬陽明之實痛而下之則胃愈虚必下利
  不止矣
 集/註成無己曰邪自太陽傳至太陰則腹滿而嗌亁未
  成渴也至少陰則口燥舌亁而渴未成消也至厥
  陰則成消渴者以勢甚能消水故也又張卿子云
  嘗見厥陰消渴數證舌盡紅赤厥冷衇微渴甚服
  白虎黃連等湯皆不能救蓋厥陰消渴皆寒熱錯
  雜之邪非純陽亢熱之證可比也
[008-5a]
  魏荔彤曰此申解厥隂傳經熱邪為患歴舉其證
  以禁誤下也傷寒之邪傳入少隂為裏中之裏及
  自少隂傳厥隂又為三隂之極盡處矣隂盡處受
  邪無所復傳却同少陽為升降之出路少陽無下
  法厥隂隂邪亦無下法下之為誤可知矣首標消
  渴二字凡熱必渴而寒濕隔阻正氣亦有渴者然
  其渴雖欲飲水必不能多未有渴而飲飲而仍渴
  隨飲隨消隨渴若是者則消渴為傳經之熱邪傳
[008-5b]
  入厥隂無疑也
厥隂病渴欲飲水少少與之愈
 註/厥隂病渴欲飲水者乃陽回欲和求水自滋作解
  之兆當少少與之以和其胃胃和汗出自可愈也
  若多與之則水反停漬入胃必致厥利矣
 集/註張璐曰陽氣將復故欲飲水而少少與之者蓋隂
  邪方欲解散陽氣尚未歸復若恣飲不消反有停
  蓄之患矣
[008-6a]
  汪琥曰厥隂有消渴一證不言自愈者蓋熱甚而
  津液消爍雖飲水不能勝其燥烈乃邪氣深入未
  愈之徵也而此條之渴欲飲水與之愈者蓋其熱
  非消渴之比乃邪氣向外欲解之機也兩者自是
  不同
傷寒厥而心下悸宜先治水當服茯苓甘草湯却治其
厥不爾水漬入胃必作利也
 按/厥而心下悸者之下當有以飲水多四字若無此
[008-6b]
  四字乃隂盛之厥悸非停水之厥悸矣何以即知
  是水而曰宜先治水耶
 註/傷寒厥而心下悸者不渴引飲乃隂盛之厥悸也
  若以飲水多乃停水之厥悸也故宜先治水却治
  其厥當與茯苓甘草湯即桂枝甘草湯加茯苓生
  薑也桂枝甘草補陽虛也佐生薑外散寒邪則厥
  可回矣君茯苓内輸水道則悸可安矣此先水後
  厥之治也蓋停水者必小便不利若不如是治之
[008-7a]
  則所停之水漬入胃中必作利也
 按/傷寒太陽篇汗出表未和小便不利此條傷寒表
  未解厥而心下悸二證皆用茯苓甘草湯者蓋因
  二者見證雖不同而裏無熱表未和停水則同也
  故一用之諧和榮衛以利水一用之解表通陽以
  利水無不可也此證雖不曰小便不利而小便不
  利之意自在若小便利則水不停而厥悸屬隂寒
  矣豈宜發表利水耶
[008-7b]
 集/註方有執曰金匱云水停心下甚則悸者是悸為水
  甚而厥則寒甚也寒無象而水有形水去則寒消
  而厥亦愈入胃者水能滲土也
  喻昌曰太陽篇中飲水多者心下必悸故此厥而
  心下悸者明係飲水所致所以乗其水未漬胃先
  用茯苓甘草湯治水以清下利之源後廼治厥庶
  不致厥與利相因耳
  程應旄曰寒因水停而作厥者其證以心下悸為
[008-8a]
  驗厥隂有此多因消渴得之水其本也寒其標也
  不先水而先厥且防水漬入胃敢下之乎
  汪琥曰厥而心下悸者眀係飲水多寒飲留於心
  下胸中之陽不能四布故見厥此非外來之寒比
  也故法宜先治水須與茯苓甘草湯而治厥之法
  即在其中矣蓋水去則厥自除也不爾者謂不治
  其水則水漬下入於胃必作利也
  吳人駒曰氣衇流行不循常道是為悖逆名之曰
[008-8b]
  厥但厥有痰實寒熱氣水之不同此因於水者也
  水氣不循故道則水之寒氣上乗於心而為悸故
  治水即所以去悸而厥亦回設或不然則水之甚
  者其土沮洳因為之利矣
傷寒衇微而厥至七八日膚冷其人躁無暫安時者此
為藏厥非蚘厥也蚘厥者其人當吐蚘今病者靜而復
時煩者此為藏寒蚘上入其膈故煩須臾復止得食而
嘔又煩者蚘聞食臭出其人當自吐蚘蚘厥者烏梅丸
[008-9a]
主之又主久利
 按/此為藏寒之此字當是非字若是此字即是藏厥
  與辨蚘厥之義不屬
 註/首條總論厥隂陽邪化熱此條詳辨厥隂隂邪化
  寒以明蔵厥蚘厥之不同而出其治也傷寒衇微
  而厥厥隂衇證也至七八日不回手足厥冷而更
  通身膚冷躁無暫安之時者此為厥隂陽虛隂盛
  之蔵厥非隂陽錯雜之蚘厥也若蚘厥者其人當
[008-9b]
  吐蚘今病者靜而復時煩不似蔵厥之躁無暫安
  時知非蔵寒之躁乃蚘上膈之上也故其煩須臾
  復止也得食而吐又煩者是蚘聞食臭而出故又
  煩也得食蚘動而嘔蚘因嘔吐而出故曰其人當
  自吐蚘也蚘厥主以烏梅丸又主久利者以此藥
  性味酸苦辛温寒熱並用能解隂陽錯雜寒熱混
  淆之邪也蔵厥者宜吳茱萸湯兼少隂者宜四逆
  通衇附子等湯臨證者酌而用之可也
[008-10a]
 集/註方有執曰衇微而厥綂言之也膚冷言不獨手足
  以見陽氣内陷也蔵厥言非在經也
  喻昌曰衇微而厥則陽氣衰微可知然未定其為
  蔵厥蚘厥也惟膚冷而躁無暫安時乃為蔵厥蔵
  厥用四逆及灸法其厥不回者死若蚘厥則時厥
  時煩未為死候但因此而馴至胃中無陽則死矣
  程知曰言厥有蔵與蚘之别也蔵厥者腎蔵之陽
  不行也蚘厥者手足冷而吐蚘胃府之陽不行也
[008-10b]
  蚘厥者蚘動則煩而有靜時非若蔵厥之躁無暫
  安時也此胃陽病而無闗於腎陽故厥雖同而證
  則異也
  程應旄曰衇微而厥純隂之象徵於衇矣七八日
  膚冷無陽之象徵於形矣隂極則發躁無暫安時
  此自是少隂蔵厥為不治之證厥隂中無此也至
  於吐蚘為厥隂本證則蚘厥可與隂陽不相順接
  者連類而明之也用烏梅丸名曰安蚘實是安胃
[008-11a]
  并主久利見隂陽不相順接厥而下利之證皆可
  以此方括之也
  林瀾曰陽煩隂躁煩輕躁重於藏厥言躁於蚘厥
  言煩已具安危之異矣藏厥者陽氣將脫藏氣欲
  絶而爭故藏厥為死証若蚘厥者藏氣虛寒而未
  至於絶藏氣寒則蚘不安其宫而動藏氣虛則蚘
  求食而出是以其證必吐蚘
烏梅丸方
[008-11b]
 烏梅三百枚/   細辛六兩/
 乾薑十兩/    黄連十六兩/
 當歸四兩/    附子六兩炮/去皮
 蜀椒四兩/出汗    桂枝六兩/
 人參六兩/    黄蘖六兩/
  右十味異搗篩合治之以苦酒漬烏梅一宿去核
  蒸之五升米下飲熟搗成泥和藥令相得内臼中
  與蜜杵二千下丸如梧桐子大先食飲服十丸日
[008-12a]
  三服稍加至二十丸禁生冷滑物臭食等
 集/解柯琴曰六經惟厥隂為難治其本隂其標熱其體
  木其用火必伏其所主而先其所因或收或散或
  逆或從隨所利而行之調其中氣使之和平是治
  厥隂之法也厥隂當兩隂交盡又名隂之絶陽宜
  無熱矣第其合晦朔之理隂之初盡即陽之初生
  所以厥隂病熱是少陽使然也火王則水虧故消
  渴氣上撞心心中疼熱氣有餘便是火也木盛則
[008-12b]
  生風蟲為風化饑則胃中空虛蚘聞食臭而出故
  吐蚘雖饑不欲食也仲景立方皆以辛甘苦味為
  君不用酸收之品而此用之者以厥隂主肝木耳
  洪範曰木曰曲直作酸内經曰木生酸酸入肝君
  烏梅之大酸是伏其所主也配黄連瀉心而除疼
  佐黄蘖滋腎以除渴先其所因也連蘖治厥隂陽
  邪則有餘不足以治隂邪也椒附辛薑大辛之品
  並舉不但治厥隂隂邪且肝欲散以辛散之也又
[008-13a]
  加桂枝當歸是肝藏血求其所屬也寒熱雜用則
  氣味不和佐以人參調其中氣以苦酒漬烏梅同
  氣相求蒸之米下資其穀氣加蜜為丸少與而漸
  加之緩則治其本也蚘昆蟲也生冷之物與濕熱
  之氣相成故藥亦寒熱互用且胸中煩而吐蚘則
  連蘖是寒因熱用也蚘得酸則靜得辛則伏得苦
  則下信為治蟲佳劑久利則虛調其寒熱酸以収
  之下利自止
[008-13b]
傷寒六七日衇微手足厥冷煩躁灸厥隂厥不還者死
 註/此詳申厥隂藏厥之重證也傷寒六七日衇微手
  足厥冷煩躁者是厥隂隂邪之重病也若不圖之
  於早為隂消陽長之計必至於隂氣寖寖而盛厥
  冷日深煩躁日甚雖用茱萸附子四逆等湯恐緩
  不及事惟當灸厥隂以通其陽如手足厥冷過時
  不還是陽已亡也故死
 集/註方有執曰灸所以通陽陽不回故主死也
[008-14a]
  程知曰六七日為邪傳厥隂之時衇微而厥未是
  危證危在煩躁為微陽外露耳
  程應旄曰衇微厥冷而煩躁是即前條中所引藏
  厥之證六七日前無是也
  汪琥曰煩躁者陽虛而爭乃蔵中之真陽欲脫而
  神氣為之浮越故作煩躁可灸太衝穴以太衝二
  穴為足厥隂衇之所注穴在足大指下後二寸或
  一寸半陷中可灸三壯
[008-14b]
手足厥寒衇細欲絶者當歸四逆湯主之若其人内有
乆寒者宜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
 註/此詳申厥隂蔵厥之輕證也手足厥寒衇細欲絶
  者厥隂隂邪寒化之衇證也然不通身膚冷亦不
  躁無暫安時者則非陽虛隂盛之比故不用薑附
  等輩而用當歸四逆湯和厥隂以散寒邪調榮衛
  以通陽氣也若其人内有久寒者宜當歸四逆湯
  加吳茱萸生薑以直走厥隂温而散之也
[008-15a]
 集/註程知曰不用薑附者以證無下利不屬純隂也蓋
  衇細欲絶之人薑附亦足以刼其隂故不惟不輕
  用下且亦不輕用温也
  鄭重光曰手足厥冷衇細欲絶是厥隂傷寒之外
  證當歸四逆是厥隂傷寒之表藥也
當歸四逆湯方
 當歸三兩/   桂枝三兩/
 芍藥三兩/   細辛三兩/
[008-15b]
 通草二兩/   甘草二兩/炙
 大棗二十五枚/擘
  右七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
  服
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方
 於前方内加吳茱萸半升生薑三兩
  右九味以水六升清酒六升和煮取五升去滓温
  分五服一方水酒各四升
[008-16a]
 方/解凡厥隂病必衇細而厥以厥隂為三隂之盡隂盡
  陽生若受邪則隂陽之氣不相順接故衇細而厥
  也然相火寄居於厥隂之藏經雖寒而蔵不寒故
  先厥者後必發熱也故傷寒初起見手足厥冷衇
  細欲絶者皆不得遽認為虛寒而用薑附也此方
  取桂枝湯君以當歸者厥隂主肝為血室也佐細
  辛味極辛能達三隂外温經而内温蔵通草性極
  通能利闗節内通竅而外通榮倍加大棗即建中
[008-16b]
  加飴用甘之法減去生薑恐辛過甚而迅散也肝
  之志苦急肝之神欲散甘辛並舉則志遂而神悦
  未有厥隂神志遂悅而衇細不出手足不温者也
  不須參苓之補不用薑附之峻者厥隂厥逆與太
  隂少隂不同治也若其人内有久寒非辛温甘緩
  之品所能兼治則加吳茱萸生薑之辛熱更用酒
  煎佐細辛直通厥隂之蔵迅散内外之寒是又救
  厥隂内外兩傷於寒之法也
[008-17a]
病者手足厥冷言我不結胸小腹滿按之痛者此冷結
在膀胱闗元也
 註/此申上條詳出其證也經曰六日厥隂受之厥隂
  循隂器絡於肝故煩滿而囊縮邪傳厥隂其人本
  自有熱必從陽化則煩渴少腹滿而囊縮乃四逆
  散承氣湯證也若其人本自有寒必從隂化則手
  足厥冷少腹滿而囊縮乃當歸四逆加吳茱萸湯
  證也今病者手足厥冷言我不結胸是謂大腹不
[008-17b]
  滿而惟小腹滿按之痛也論中有少腹滿按之痛
  小便自利者是血結膀胱證小便不利者是水結
  膀胱證手足熱小便赤澁者是熱結膀胱證此則
  手足冷小便數而白知是冷結膀胱證也
 集/註成無已曰手足厥不結胸者無熱也小腹滿按之
  痛下焦冷結也
  程知曰陽邪結於上隂邪結於下手足厥冷小腹
  滿按之痛其為隂邪下結可知此當用温用灸闗
[008-18a]
  元穴名在臍下三寸為極隂之位足三隂任衇之
  㑹膀胱所居也
  程應旄曰發厥雖不結胸而小腹滿實作痛結則
  似乎可下然下焦之結多冷不比上焦之結多熱
  也况手足厥上焦不結惟結膀胱闗元之處故曰
  冷結也
凡厥者隂陽氣不相順接便為厥厥者手足逆冷者是
也諸四逆厥者不可下之虛家亦然
[008-18b]
 註/此詳諸條致厥之由慎不可下也蓋厥雖隂經俱
  有然所屬者厥隂也故厥隂一病不問寒熱皆有
  厥若無厥則非厥隂也太隂寒微故手足温而無
  厥冷少隂寒甚故有寒厥而無熱厥厥隂隂極生
  陽故寒厥熱厥均有之也凡厥者謂隂陽寒熱之
  厥也隂陽不相順接者謂隂陽之氣不相順接交
  通也不相順接交通則陽自陽而為熱隂自隂而
  為寒即為厥病也厥者之證手足逆冷是也諸四
[008-19a]
  逆厥者謂諸病四逆厥冷者也然厥病隂陽已不
  相順接交通慎不可下虛家見厥尤不可下故曰
  虛家亦然也
 集/註成無己曰手之三隂三陽相接於手之十指足之
  三隂三陽相接於足之十指陽氣内陷不與隂相
  順接故手足為之厥冷也
  喻昌曰厥隂證仲景總不欲下無非欲邪還於表
  使隂從陽解也此但舉最不可下之二端以嚴其
[008-19b]
  戒
傷寒五六日不結胸腹濡衇虛復厥者不可下此亡血
下之死
 按/結胸二字當是大便二字不結胸腹濡衇虛復厥
  皆無可下之理而曰不可下何所謂耶
 註/此承上條詳申不可下之義也傷寒五六日邪至
  厥隂之時不大便似可下也若腹濡衇虛復厥者
  此為亡血虛躁更不可下也下之則虛虛之戒
[008-20a]
  而死矣大病汗後産婦亡血之家多有此證
 集/註張璐曰傷寒五六日邪入厥隂其熱深矣今衇虛
  而復厥則非熱深當下之可比以其亡血傷津大
  便枯濇恐人誤認五六日熱入陽明之燥結故有
  不可下之之戒蓋衇虛腹濡知内外無熱厥則隂
  氣用事即當同亡血例治若其人隂血更虧於陽
  或隂中稍挾陽邪不能勝辛熱者又屬當歸四逆
  證矣
[008-20b]
傷寒病厥五日熱亦五日設六日當復厥不厥者自愈
厥終不過五日以熱五日故知自愈
 註/傷寒邪傳厥隂隂陽錯雜為病若陽交於隂是隂
  中有陽則不厥冷隂交於陽是陽中有隂則不發
  熱惟隂盛不交於陽隂自為隂則厥冷也陽亢不
  交於隂陽自為陽則發熱也蓋厥熱相勝則逆逆
  則病進厥熱相平則順順則病愈今厥與熱日相
  等氣自平故知隂陽和而病自愈也
[008-21a]
 集/註方有執曰厥五日熱亦五日隂陽勝復無偏也當
  復厥不厥陽氣勝也陽主生故自愈可知也
  張璐曰此云厥終不過五日言厥之常後云厥反
  九日而利言厥之變蓋常則易治變則難復也
  林瀾曰三隂經傷寒太隂為始則手足温少隂則
  手足冷厥隂則手足厥逆然病至厥隂隂之極也
  反有發熱之理蓋陽極而生隂故陽病有厥冷之
  證隂極而生陽故厥逆有發熱之條
[008-21b]
傷寒熱少厥微指頭寒黙黙不欲食煩躁數日小便利
色白者此熱除也欲得食其病為愈若厥而嘔胸脇煩
滿者其後必便血
 註/傷寒熱少厥微所以手足不冷而但指頭寒寒邪
  淺也黙黙隂也煩躁陽也不欲食胃不和也此厥
  隂隂陽錯雜之輕病即論中熱微厥亦微之證也
  若數日小便利其色白者此邪熱已去也欲得食
  其胃已和也熱去胃和隂陽自平所以其病為愈
[008-22a]
  也若小便不利而色赤厥不微而甚不惟黙黙而
  且煩不但不欲食更嘔而胸脇滿此熱未除而且
  深也即論中厥深熱亦深之證也熱深不除久持
  隂分後必便血也所謂數日者猶曰連日也
 集/註王肯堂曰設未欲食宜乾薑甘草湯嘔而胸脇煩
  滿者少陽證也少陽與厥隂為表裏邪干其府故
  嘔而胸脇煩滿肝主血故後必便血
  方有執曰熱少厥微邪淺也所以手足不冷而但
[008-22b]
  指頭寒黙黙謂無言也不欲食厥隂之衇挾胃也
  煩躁則内熱故以小便辨之欲食邪退而胃囘也
  厥而嘔胸脇煩滿者厥隂衇挾胃貫膈布脇肋也
  便血隂邪必走下竅也
  林瀾曰於熱厥言指頭寒於寒厥微者言手足寒
  甚者言四逆厥逆輕重淺深當細味之
  汪琥曰按此條論仲景無治法郭雍云熱不除而
  便血可用犀角地黄湯
[008-23a]
傷寒一二日至四五日而厥者必發熱前熱者後必厥
厥深者熱亦深厥微者熱亦微厥應下之而反發汗者
必口傷爛赤
 註/傷寒一二日即厥四五日仍厥不已者是隂盛陽
  衰之寒厥也寒厥者即藏厥也若一二日厥至四
  五日而熱或一二日熱至四五日而厥前厥後熱
  前熱後厥是隂陽互為勝復之熱厥也熱厥者即
  陽厥也厥深者熱亦深厥微者熱亦微此厥乃應
[008-23b]
  下之熱厥非當温散之寒厥也若誤為寒厥而反
  温散之則助其熱上攻必口傷爛赤也
  成無已曰經云諸四逆者不可下之至此又云應
  下最宜詳審先賢謂熱厥手足雖厥冷而或有温
  時手足雖逆冷而手足掌心必煖戴元禮又以指
  甲之煖冷紅青别厥證之寒熱皆慎之至也
  汪琥曰此條乃傳經邪熱陽極似陰之證傷寒一
  二日至四五日而厥者言傷寒在一二日之時本
[008-24a]
  發熱至四五日後而厥者乃邪傳厥隂之候也必
  發熱者言病人四肢及肌表雖厥而軀殻以内必
  發熱也前熱者後必厥乃申明一二日為前四五
  日為後以見熱極必發厥也陽邪深伏應須以苦
  寒之藥下去其熱使隂氣得伸則隂陽平四肢和
  順而不厥矣粗工見厥認以為寒而反用辛温之
  藥辛温皆升引熱上行必口傷爛赤以厥隂之衇
  循頰裏環脣内故也
[008-24b]
病人手足厥冷衇乍𦂳者邪結在胸中心下滿而煩饑
不能食者病在胸中當須吐之宜瓜蒂散
 註/病人手足厥冷若衇微而細是寒虚也寒虛者可
  温可補今衇乍緊勁是寒實也寒實者宜温宜吐
  也時煩吐蚘饑不能食乃病在胃中也今心中煩
  滿饑不能食是病在胸中也寒飲實邪壅塞胸中
  則胸中陽氣為邪所遏不能外達四肢是以手足
  厥冷胸滿而煩饑不能食也當吐之宜瓜蒂散涌
[008-25a]
  其在上之邪則滿可消而厥可囘矣
 集/註喻昌曰此與太陽之結胸逈殊其衇乍緊其邪亦
  必乍結故用𤓰蒂散涌載其邪而出斯陽邪仍從
  陽解耳
  程應旄曰手足厥冷邪氣内阻衇乍緊緊而不常
  往來中倐忽一見也
傷寒衇滑而厥者裏有熱白虎湯主之
 註/傷寒衇微細身無熱小便清白而厥者是寒虛厥
[008-25b]
  也當温之衇乍緊身無熱胸滿而煩厥者是寒實
  厥也當吐之衇實大小便閉腹滿鞕痛而厥者熱
  實厥也當下之今衇滑而厥滑為陽衇裏熱可知
  是熱厥也然内無腹滿痛不大便之證是雖有熱
  而裏未實不可下而可清故以白虎湯主之
 集/註程應旄曰衇滑而厥乃陽實拒陰之厥白虎湯凉
  能清裏而辛可解表故當舎證而從衇也
  林瀾曰熱厥亦有不同如傳邪入府秘結不通燥
[008-26a]
  矢在内非下不可者以承氣治之之證是也若火
  極似水裏有大熱而大便不閉無燥糞可除者滑
  則裏熱已深厥則邪陷已極非以白虎滌其極熱
  則亢甚之陽何以清耶
  吳人駒曰厥因陽氣不相順接其衇當見隂象衇
  滑為氣有餘是陽盛於内格隂於外内則實熱外
  而假寒者也白虎以清解實熱則厥自解矣辨之
  之法冷必不甚浮而近之則冷按之肌骨之下則
[008-26b]
  反熱矣
傷寒衇促手足厥逆可灸之
 註/傷寒隂證見陽衇者雖困無害無寧俟之也今傷
  寒衇促手足厥逆而曰可灸之者蓋以欲温則有
  陽衇之疑欲清則有隂厥之碍也夫證衇無寒熱
  之確據設以促之一陽衇清之惟恐有誤於衇或
  以厥之一隂證温之又恐有誤於證故設兩可之
  灸法斯通陽而不助熱囘厥而不傷隂也
[008-27a]
 集/註喻昌曰傷寒衇促則陽氣跼蹐可知更加手足厥
  逆其陽必為隂所格拒而不能返故宜灸以通陽
  也
  張璐曰手足厥逆本當用四逆湯以其衇促知為
  陽氣内阻而非陽虛故但用灸以通其陽不用温
  經以助陽也
傷寒發熱四日厥反三日復熱四日厥少熱多者其病
當愈四日至七日熱不除者必便膿血傷寒厥四日熱
[008-27b]
反三日復厥五日其病為進寒多熱少陽氣退故為進

 註/傷寒邪在厥隂陽邪則發熱隂邪則厥寒隂陽錯
  雜互相勝復故或厥或熱也傷寒發熱四日厥亦
  四日是相勝也今厥反三日復熱四日是熱多厥
  少陽勝隂退故其病當愈也當愈不愈熱仍不止
  則熱鬱於隂其後必便膿血也若厥九日熱反三
  日則厥多熱少隂勝陽退故為病進也
[008-28a]
 集/註程知曰此即厥熱往復之機知隂陽進退之義明
  厥證所重在陽則厥隂之大㫖昭然矣
  張璐曰太陽以惡寒發熱為病進恐其邪氣傳裏
  也厥隂以厥少熱多為病退喜其隂盡陽復也
  程應旄曰厥隂少陽一藏一府少陽在三陽為盡
  陽盡則隂生故有寒熱之往來厥隂在三隂為盡
  隂盡則陽生故有厥熱之勝復凡遇此證不必論
  其來自三陽起自三隂祗論厥與熱之多少熱多
[008-28b]
  厥少知為陽勝陽勝病當愈厥多熱少知為隂勝
  隂勝病日進熱在後而不退則為陽過勝過勝而
  隂不能復遂有便血諸熱證厥在後而不退則為
  隂過勝過勝而陽不能復遂有亡陽諸死證所以
  調停二者治法須合乎隂陽進退之機陽勝宜下
  隂勝宜温若不圖之於早坐令隂竭陽亡其死必
  矣
  吳人駒曰内經言人之傷於寒也則為病熱熱雖
[008-29a]
  甚不死是傷寒以熱為貴也然熱不及者病太過
  者亦病故此二節論寒熱之多少以明不可太過
  與不及也
傷寒始發熱六日厥反九日而利凡厥利者當不能食
今反能食者恐為除中食以索餠不發熱者知胃氣尚
在必愈恐暴熱來出而復去也後三日衇之其熱續在
者期之旦日夜半愈所以然者本發熱六日厥反九日
復發熱三日並前六日亦為九日與厥相應故期之旦
[008-29b]
日夜半愈後三日衇之而衇數其熱不罷者此為熱氣
有餘必發癰膿也
 按/不發熱者之不字當是若字若是不字即是除中
  何以下接恐暴熱來出而復去之文也
 註/熱而不厥為陽厥而不熱為隂傷寒始發熱六日
  厥亦六日至七日仍發熱而不厥者是陽來復當
  自愈也今厥九日較熱多三日是隂勝陽故下利
  也凡厥利者中必寒當不能食今反能食恐是隂
[008-30a]
  邪除去胃中陽氣而為除中之病也恐者疑而未
  定之辭也故以索餅試之食後不發熱則為除中
  若發熱知胃氣尚在則非除中可必愈也若食後
  雖暴發熱恐熱暫出而復去仍是除中故必俟之
  三日其熱續在不去與厥相應始可期之旦日夜
  半愈也若俟之三日後雖熱不罷而亦不愈且衇
  猶數者此為熱氣有餘留連榮衛必發癰膿也
 集/註方有執曰食飼也索常也謂以素常所食之餅飼
[008-30b]
  之也一說無肉曰索謂不令犯食禁也旦日明日
  平旦朝而陽長之時也夜半隂盡陽生之時也數
  以候熱癰膿者厥隂主血血熱持久則壅瘀壅瘀
  則腐化故可必也
  吳人駒曰除者去也中者中氣也乃中氣除去欲
  引外食以自救也
傷寒衇遲六七日而反與黄芩湯徹其熱衇遲為寒今
與黄芩湯復除其熱腹中應冷當不能食今反能食此
[008-31a]
名除中必死
 按/傷寒衇遲六七日之下當有厥而下利四字若無
  此四字則非除中證矣有此四字始與下文反與
  黄芩湯之義相屬
 註/傷寒衇數六七日厥而下利熱厥下利也當與黄
  芩湯徹其熱今傷寒衇遲六七日厥而下利寒厥
  下利也當與理中湯温其寒而反與黄芩湯復除
  其熱腹中應冷當不能食今反能食此名除中乃
[008-31b]
  胃氣將絶求食以救終無補於胃也故曰必死
 集/註方有執曰反者言不順於道也黄芩湯寒藥也徹
  亦除也應亦當也反能食者胃欲絶引食以自救
  也中以胃言死謂萬物無土不生也
  程知曰言衇遲為寒不宜更用寒藥以致有除中
  之變也中氣為隂寒革除則胃中無根之陽氣將
  欲盡除而求救於食故為死證
傷寒先厥後發熱而利者必自止見厥復利
[008-32a]
 註/厥逆隂也發熱陽也先厥後發熱而利必自止者
  是隂退而陽進也見厥復利者是陽退而隂進也
  熱多厥少病雖甚者亦可愈厥多熱少病雖微者
  亦轉甚可知厥熱乃隂陽進退生死之機也
 集/註汪琥曰厥隂者隂之盡厥隂之經陽氣甚微故不
  論隂陽二證寒熱之邪但至其經無有不發厥者
  蓋厥即為逆起於手足今曰先厥者此初起便厥
  厥即下利發熱者則陽氣復而利必自止也
[008-32b]
傷寒先厥後發熱下利必自止而反汗出咽中痛者其
喉為痹發熱無汗而利必自止若不止必便膿血便膿
血者其喉不痺
 註/此承上條而詳辨之以出其證也先厥後發熱下
  利必自止厥囘利止其熱若退為欲愈也若厥囘
  利止其熱不退而反汗出者是厥隂病從陽化熱
  其邪上循本經之衇故咽喉痛痺也若厥囘發熱
  無汗利不止者是厥隂邪熱因利下廹傷及衇中
[008-33a]
  之血故必便膿血也便膿血者其喉不痺謂熱邪
  下利而不復上病咽痛也可知下利止其喉為痺
  者謂熱邪已上病咽痛即不復病下利也
 集/註喻昌曰先厥後熱下利止其病為欲愈矣乃反汗
  出咽中痛是熱邪有餘上攻咽喉而為痺也既發
  熱雖無汗為其陽已囘所以利亦必自止若不止
  則無汗明係邪不外出熱鬱在裏必主便膿血也
  便膿血者其喉不痺見熱邪在裏即不復在表在
[008-33b]
  下即不復在上也
  汪琥曰咽中痛者此熱傷上焦氣分也痺者閉也
  咽中痛甚其喉必閉而不通以厥陰經循喉嚨之
  後上入頏顙故也無汗利不止便膿血者此熱傷
  下焦血分也熱邪注下則不干上故曰其喉不痹
下利衇數有微熱汗出令自愈設復緊為未解
 註/厥陰下利衇數熱利也若熱微汗出知邪微欲解
  下利必自止故令自愈也設衇復緊為表邪猶盛
[008-34a]
  未能解也
 集/註成無已曰下利隂病也衇數陽衇也隂病見陽衇
  者生微熱汗出陽氣得通也利必自愈諸𦂳為寒
  設復衇緊寒邪猶盛故云未解
  沈明宗曰數條乃指厥而下利便膿血者或見實
  大浮數微弱沉濇弦緊洪長諸衇當分虛實寒熱
  即知欲愈未愈真為察病之微㫖也
下利有微熱而渴衇弱者令自愈
[008-34b]
 註/厥隂下利有大熱而渴衇强者乃邪熱俱盛也今
  下利有微熱而渴衇弱者是邪熱衰也邪熱既衰
  故可令自愈也
 集/註方有執曰微熱陽漸回也渴内燥未復也衇弱邪
  退也令自愈言不須治也
  程知曰下利以陽復邪微為愈微熱而渴證已轉
  陽衇弱則邪氣已退故不治自愈若下利大熱衇
  盛又是逆候矣
[008-35a]
下利衇數而渴者令自愈設不差必圊膿血以有熱故

 註/此承上條互言以詳其變也下利衇數而渴者是
  内有熱也若身無熱其邪已衰亦可令自愈也設
  下利衇數而渴日久不差雖無身熱必圊膿血以
  内熱傷隂故也
 集/註方有執曰衇數與上文微熱互相發明
  程應旄曰衇數而渴陽勝隂矣故亦令自愈若不
[008-35b]
  差則隂虛熱入經所云衇數不解而下利不止必
  協熱而便膿血是也
下利寸衇反浮數尺中自濇者必圊膿血
 註/厥隂熱利寸衇當沉數今寸衇反浮數是熱在外
  而不在内也尺中自濇者是在外之熱不解乗下
  利入裏傷及其隂熱與血瘀必圊膿血也
 集/註喻昌曰衇見浮數若是邪還於表則尺衇自和今
  尺中自濇乃熱邪摶結於隂分雖寸口得陽衇究
[008-36a]
  竟陰邪必走下竅而便膿血也
  汪琥曰此條乃下利變膿血之候也熱利而得數
  衇非反也得浮衇則為反矣此條論無治法宜以
  仲景黄芩湯代之
下利衇沉弦者下重也衇大者為未止衇微弱數者為
欲自止雖發熱不死
 註/此詳申上條下利圊膿血之證衇也衇沉主裏衇
  弦主急下重後重也下利衇沉弦故裏急後重也
[008-36b]
  凡下利之證發熱衇大者是邪盛為未止也衇微
  弱數者是邪衰為欲自止雖發熱不死也由此可
  知滯下衇大身熱者必死也
 集/註喻昌曰下利而衇沉弦主裏急後重成滯下之證
  即今所稱痢證也衇大者即沉弦中之大衇微弱
  數者即沉弦中之微弱數也
下利欲飲水者以有熱故也白頭翁湯主之熱利下重
者白頭翁湯主之
[008-37a]
 註/此承上條以出其治也下利欲飲水者熱利下奪
  津液求水以濟乾也熱利下重者熱傷氣滯裏急
  後重便膿血也二者皆以白頭翁湯主之者以其
  大苦大寒寒能勝熱苦能燥濕也
 集/註程知曰按少隂自利而渴亦有虛而引水自救者
  猶當以小便之赤白衇之遲數辨之此言熱邪内
  結者也熱邪内結而致下重故純用苦寒以勝熱
  而厚腸也
[008-37b]
白頭翁湯方
 白頭翁三兩/   黄連三兩/去鬚
 黄蘖三兩/去皮    秦皮三兩/
  右四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不愈
  更服一升
 方/解三隂俱有下利證自利不渴者屬太隂也自利而
  渴者屬少隂也惟厥隂下利屬於寒者厥而不渴
  下利清穀屬於熱者消渴下利下重便膿血也此
[008-38a]
  熱利下重乃火鬱濕蒸穢氣奔逼廣腸魄門重滯
  而難出即内經所云暴注下廹者是也君白頭翁
  寒而苦辛臣秦皮寒而苦濇寒能勝熱苦能燥濕
  辛以散火之鬱濇以收下重之利也佐黄連清上
  焦之火則渴可止使黄蘗瀉下焦之熱則利自除
  也治厥隂熱利有二初利用此方之苦以瀉火以
  苦燥之以辛散之以濇固之是謂以寒治熱之法
  久利則用烏梅丸之酸以收火佐以苦寒雜以温
[008-38b]
  補是謂逆之從之隨所利而行之調其氣使之平
  也
傷寒下利日十餘行衇反實者死
 註/傷寒下利日十餘行正氣虛也其衇當虛今反實
  者邪氣盛也正虛邪盛故主死也
 集/註成無己曰下利裏虛也衇當微弱反實者病勝藏
  也故死衇不應病此之謂也
  鄭重光曰衇實則胃氣失和緩之狀而真藏之衇
[008-39a]
  獨見邪盛正脱矣
傷寒六七日不利便發熱而利其人汗出不止者死有
隂無陽故也
 註/傷寒六七日邪傳厥隂之時也厥而不利是隂邪
  未盛若便發熱尚在不死今六七日不利忽而下
  利發熱汗出不止者是隂盛於中而陽亡於外故
  為有隂無陽也其死可知矣
 集/註方有執曰發熱而利裏隂内盛也故曰有隂汗出
[008-39b]
  不止表陽外絶也故曰無陽
  程知曰言暴下利汗出為亡陽死證也六七日不
  利忽發熱而利下至於汗出不止渾是外陽内隂
  真陽頃刻無存矣
  汪琥曰寒中厥隂至六七日當亦厥六七日矣不
  言厥者省文也厥則當利不利者陽氣未敗猶能
  與邪相支吾也若至發熱即利者亦當止今則發
  熱與利驟然並至加之汗出不止則知其熱非陽
[008-40a]
  回而熱乃陽脱而熱故兼下利而汗出不止也
  張令韶曰厥隂病發熱不死發熱亦死者有三證
  一在躁不得臥一在厥不止一在汗出不止
發熱而厥七日下利者為難治
 註/此詳申上條發熱而厥之義也發熱而厥至七日
  若厥回利止則可以自解矣今發熱而厥至七日
  下利不止者為難治也蓋上條有隂無陽故主死
  此條隂盛而陽不復故為難治也
[008-40b]
 集/註方有執曰厥七日而下利隂盛而陽不復也
  張璐曰厥利與熱不兩存之勢也發熱而厥七日
  是熱者自熱厥利者自厥利隂陽兩造其偏漫無
  相協之期故雖未見煩躁已為難治蓋治其熱則
  愈厥愈利治其厥利則愈熱不至隂陽兩絶不止
  耳
下利衇沉而遲其人面少赤身有微熱下利清穀者必
鬱冒汗出而解病人必微厥所以然者其面戴陽下虛
[008-41a]
故也
 註/衇沉而遲下利清穀是裏有隂寒也若其人面有
  少赤色身有微熱又屬表有陽熱也夫内有裏隂
  之寒外有表陽之熱則隂得陽化而解者有之但
  其未解之先病人必鬱冒汗出而後解所以然者
  面戴之虛陽與下利之虛隂兩相和順故作解也
  此非在下之隂格在上之陽所以病人雖冒而厥
  必微必不似不解之冒厥而甚也
[008-41b]
 集/註喻昌曰下利衇沉遲裏寒也面少赤有微熱是仍
  兼外邪必從汗解但戴陽之證必見微厥此中大
  伏危機其用法當逈異常法矣六經皆有下利之
  證惟少隂厥隂為難治蓋邪氣入裏利深則必致
  厥厥深亦必致利故下利一證經於少隂厥隂皆
  詳言之蓋以傷寒下利則無論少隂厥隂其治法
  皆可㑹通也
  汪琥曰鬱冒者頭目之際鬱然昬冒乃陽氣能勝
[008-42a]
  寒邪裏陽回而表和順故解汗出而解是陽回裏
  寒散而榮衛和故汗出非攻表而使之汗出也
下利清穀裏寒外熱汗出而厥者通衇四逆湯主之
 註/此承上條互詳其義以出其治也下利清穀裏寒
  也身有微熱外熱也上條有無汗怫鬱面赤之表
  尚可期其冒汗而解此條汗出而厥則已露亡陽
  之變矣故主以通衇四逆湯救陽以勝隂也
 集/註方有執曰下利故曰裏寒隂不守也外熱故汗出
[008-42b]
  陽不固也通衇四逆救表裏通血氣而復隂陽者
  也
  喻昌曰上條辨證此條用藥互相發明然不但此
  也少隂病下利清穀面色赤者已用此法矣
  吳人駒曰有協熱下利者亦完穀不化乃邪熱不
  殺穀其别在衇之隂陽虚實之不同
大汗出熱不去内拘急四肢疼又下利厥逆而惡寒者
四逆湯主之
[008-43a]
 註/通身大汗出熱當去矣熱仍不去而無他證則為
  邪未盡而不解也今大汗出熱不去而更見拘急
  肢疼且下利厥逆而惡寒是陽亡於表寒盛於裏
  也故主四逆湯温經以勝寒回陽而斂汗也
 集/註方有執曰大汗出陽虛而表不固也熱不去言邪
  不除也内拘急四肢疼者亡津液而骨氣不利也
  下利厥逆惡寒亡陽而隂寒内甚也
  程知曰言大汗後下利厥逆急宜回陽也大汗出
[008-43b]
  而熱不去正恐真陽飛越若内拘急四肢痛更加
  下利厥逆惡寒則在裏純是隂寒矣
  程應旄曰此證大汗出熱不去何為不在亡陽死
  證之列不知亡陽由於汗不止而陽亡此證内拘
  急四肢疼是汗已止陽未亡而惡寒故可行温法
  也
大汗若大下利而厥冷者四逆湯主之
 註/大汗出汗不收者桂枝加附子湯證也大下利利
[008-44a]
  不止者理中加附子湯證也今大汗出又大下利
  不止而更見厥冷乃陽亡於外寒盛於中非桂枝
  理中之所能治矣當與四逆湯急回其陽以勝其
  隂使汗利止而厥冷還則猶可生也已上三條皆
  厥隂少隂同病因少隂寒甚故俱從少隂主治也
 集/註喻昌曰此證無外熱相錯其為隂寒易明然既云
  大汗大下則隂津亦亡但此際不得不以救陽為
  急陽回方可徐救其隂也
[008-44b]
下利手足厥冷無衇者灸之不温若衇不還反微喘者
死下利後衇絶手足厥冷晬時衇還手足温者生衇不
還者死
 註/下利手足厥冷無衇者有隂無陽也雖用附子四
  逆軰恐陽不能急回宜急灸厥隂以通其陽若衇
  還手足温者生衇不還手足不温反微喘者乃無
  氣以續之喘是陽氣上脫也故主死
 集/註方有執曰其喘必息短而聲不續乃陽氣衰絶也
[008-45a]
  程知曰少隂下利厥逆無衇服白通湯衇暴出者
  死微續者生厥隂下利厥逆衇絶用灸法晬時衇
  還者生不還者死可見求陽氣者非泛然求之於
  無何有之鄉也必兩腎之中有幾微可續然後可
  藉温灸為鸞膠耳
傷寒發熱下利厥逆躁不得臥者死傷寒發熱下利至
甚厥不止者死
 註/傷寒發熱下利而厥反煩躁不得臥者乃寒盛於
[008-45b]
  中孤陽擾亂也或發熱下利至甚厥逆不止即不
  煩躁亦為表陽外散裏陽内脫故均死也
 集/註成無己曰傷寒發熱邪在表也下利厥逆陽氣虛
  也躁不臥病勝藏也故死金匱要畧云六府氣絶
  於外者手足寒五藏氣絶於内者下利不禁傷寒
  發熱為邪獨甚下利至甚厥不止為府蔵氣絶故
  死
  程知曰厥隂病但發熱即不死以發熱則邪出於
[008-46a]
  表而裏證自除若外發熱而内厥逆下利不止且
  至煩躁不解則發熱又為陽氣外散之候而主死
  矣
  張璐曰躁不得臥腎中陽氣越絶之象也大抵下
  利而手足厥冷者皆為危候以四肢為諸陽之本
  故也加以發熱躁不得臥不但虛陽發露而真隂
  亦已消盡無餘矣安得不死乎
嘔而衇弱小便復利身有微熱見厥者難治四逆湯主
[008-46b]

 註/厥隂嘔而衇弱大便多利今小便復利雖身有微
  熱而又見厥冷是邪既上逆而下焦虛寒不固為
  隂進陽退之象故為難治以四逆湯主之者急壯
  其陽也陽回則可望生矣
 集/註方有執曰衇弱雖似邪衰而小便復利則是裏屬
  虛寒也故曰見厥者難治以身之有微熱故雖厥
  猶可以四逆湯救其陽使之復也
[008-47a]
  程知曰言嘔而厥者宜温其下也嘔者邪氣上逆
  也衇弱小便利虛寒見於下也身有微熱當為陽
  邪在表然見厥逆則為隂盛於裏而微陽有不能
  自存之憂也
  汪琥曰按諸條厥利證皆大便利此條以嘔為主
  病獨小便利而見厥前後不能闗鎖用四逆湯以
  附子散寒下逆氣助命門之火上以除嘔下以止
  小便外以回厥逆也
[008-47b]
乾嘔吐涎沫頭痛者吳茱萸湯主之
 註/太隂有吐食而無嘔也少隂有欲吐不吐欬而嘔
  也厥隂之厥而嘔嘔而吐蚘也今乾嘔者有聲無
  物之謂也吐涎沫者清涎冷沫隨嘔而出也此由
  厥隂之寒上干於胃也三陽有頭痛必兼身熱至
  於太隂少隂二經皆無頭痛惟厥隂與督衇會於
  巔故有頭痛而無身熱也此少陽不解傳入厥隂
  隂邪上逆故嘔而頭痛也以吳茱萸湯主之從厥
[008-48a]
  隂本治也
 集/註程知曰此言嘔而頭痛者宜温中而降逆也
  張錫駒曰嘔者有聲有物者也吐者吐出其物也
  故有乾嘔而無乾吐今乾嘔吐涎沫者涎沫隨嘔
  而吐出也
嘔家有癰膿者不可治嘔膿盡自愈
 註/心煩而嘔者内熱之嘔也渴而飲水嘔者停水之
  嘔也今嘔而有膿者此必内有癰膿故曰不可治
[008-48b]
  但俟嘔膿盡自愈也蓋癰膿腐穢欲去而嘔故不
  當治若治其嘔反逆其機熱邪内壅阻其出路使
  無所泄必致他變故不可治嘔膿盡則熱隨膿去
  而嘔自止矣
 集/註汪琥曰肺胃成癰由風寒藴於經絡邪鬱於肺或
  入胃府變而為熱熱甚則氣瘀血積而為癰癰者
  壅也言熱毒壅聚而成膿也
  鄭重光曰邪熱上逆結為内癰肺胃之癰是也
[008-49a]
厥隂中風衇微浮為欲愈不浮為未愈
 註/厥隂中風該傷寒而言也衇微厥隂衇也浮表陽
  衇也厥隂之病既得陽浮之衇是其邪已還於表
  故為欲愈也不浮則沉沉裏隂衇也是其邪仍在
  於裏故為未愈也
 集/註成無己曰衇浮為邪氣還表作汗之兆故云欲愈
  不浮則邪氣深入正多變證故云未愈
  方有執曰風衇當浮以厥隂本微緩不浮故微浮
[008-49b]
  則邪見還表為欲愈也
厥隂病欲解時從丑至卯上
 註/丑寅卯三時厥隂風木乗王之時也正氣得其王
  則邪自退故病解
 集/註方有執曰厥隂之解自寅卯而終少陽之解自寅
  卯而始蓋寅為陽初動隂尚强卯為天地闢隂陽
  分所以二經同旺其病之解由此而終始也
  音切
[008-50a]
 撞宅江/切疾智/切音帝/與飼/同當作/素於容/切音/畀
 清與圊/同七情/切祖對/切
 
 
 
 
 
 
[008-50b]
 
 
 
 
 
 
 
御纂醫宗金鑑卷八
[008-5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醫宗金鑑卷八
 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註
 辨厥隂病衇證并治全篇
  厥隂者隂盡陽生之藏與少陽為表裏者也故其
  為病隂陽錯雜寒熱混淆邪至其經從化各異若
  其人素偏於熱則邪從陽化故消渴氣上撞心心
  中疼熱蚘厥口爛咽痛喉痺癰膿便血等陽證見
[008-51b]
  矣若其人素偏於寒則邪從隂化故手足厥冷衇
  微欲絶膚冷藏厥下利除中等隂證見矣所以少
  陽不解傳變厥隂而病危厥隂病衰轉屬少陽為
  欲愈隂陽消長大伏危機兹以隂陽從化厥熱勝
  復之微㫖詳發於篇中俾臨證者診治有要道焉
厥隂之為病消渴氣上撞心心中疼熱饑而不欲食食
則吐蚘下之利不止
 註/此條總言厥隂為病之大綱也厥隂者為隂盡陽
[008-52a]
  生之藏邪至其經從陰化寒從陽化熱故其為病
  隂陽錯雜寒熱混淆也消渴者飲水多而小便少
  乃厥陰熱化而耗水也厥陰之衇起足大指循股
  内入陰中環陰器抵少腹貫心膈其注肺熱邪循
  經上逆膈中故氣上撞心心中疼熱也饑而不欲
  食者非不食也因食則動蚘而吐故雖饑而不欲
  食食則吐蚘也夫消渴多飲饑不能食則胃中所
  有者但水與熱耳若更以厥陰熱氣挾蚘撞疼誤
[008-52b]
  認為轉屬陽明之實痛而下之則胃愈虚必下利
  不止矣
 集/註成無己曰邪自太陽傳至太陰則腹滿而嗌亁未
  成渴也至少陰則口燥舌亁而渴未成消也至厥
  陰則成消渴者以勢甚能消水故也又張卿子云
  嘗見厥陰消渴數證舌盡紅赤厥冷衇微渴甚服
  白虎黃連等湯皆不能救蓋厥陰消渴皆寒熱錯
  雜之邪非純陽亢熱之證可比也
[008-53a]
  魏荔彤曰此申解厥隂傳經熱邪為患歴舉其證
  以禁誤下也傷寒之邪傳入少隂為裏中之裏及
  自少隂傳厥隂又為三隂之極盡處矣隂盡處受
  邪無所復傳却同少陽為升降之出路少陽無下
  法厥隂隂邪亦無下法下之為誤可知矣首標消
  渴二字凡熱必渴而寒濕隔阻正氣亦有渴者然
  其渴雖欲飲水必不能多未有渴而飲飲而仍渴
  隨飲隨消隨渴若是者則消渴為傳經之熱邪傳
[008-53b]
  入厥隂無疑也
厥隂病渴欲飲水少少與之愈
 註/厥隂病渴欲飲水者乃陽回欲和求水自滋作解
  之兆當少少與之以和其胃胃和汗出自可愈也
  若多與之則水反停漬入胃必致厥利矣
 集/註張璐曰陽氣將復故欲飲水而少少與之者蓋隂
  邪方欲解散陽氣尚未歸復若恣飲不消反有停
  蓄之患矣
[008-54a]
  汪琥曰厥隂有消渴一證不言自愈者蓋熱甚而
  津液消爍雖飲水不能勝其燥烈乃邪氣深入未
  愈之徵也而此條之渴欲飲水與之愈者蓋其熱
  非消渴之比乃邪氣向外欲解之機也兩者自是
  不同
傷寒厥而心下悸宜先治水當服茯苓甘草湯却治其
厥不爾水漬入胃必作利也
 按/厥而心下悸者之下當有以飲水多四字若無此
[008-54b]
  四字乃隂盛之厥悸非停水之厥悸矣何以即知
  是水而曰宜先治水耶
 註/傷寒厥而心下悸者不渴引飲乃隂盛之厥悸也
  若以飲水多乃停水之厥悸也故宜先治水却治
  其厥當與茯苓甘草湯即桂枝甘草湯加茯苓生
  薑也桂枝甘草補陽虛也佐生薑外散寒邪則厥
  可回矣君茯苓内輸水道則悸可安矣此先水後
  厥之治也蓋停水者必小便不利若不如是治之
[008-55a]
  則所停之水漬入胃中必作利也
 按/傷寒太陽篇汗出表未和小便不利此條傷寒表
  未解厥而心下悸二證皆用茯苓甘草湯者蓋因
  二者見證雖不同而裏無熱表未和停水則同也
  故一用之諧和榮衛以利水一用之解表通陽以
  利水無不可也此證雖不曰小便不利而小便不
  利之意自在若小便利則水不停而厥悸屬隂寒
  矣豈宜發表利水耶
[008-55b]
 集/註方有執曰金匱云水停心下甚則悸者是悸為水
  甚而厥則寒甚也寒無象而水有形水去則寒消
  而厥亦愈入胃者水能滲土也
  喻昌曰太陽篇中飲水多者心下必悸故此厥而
  心下悸者明係飲水所致所以乗其水未漬胃先
  用茯苓甘草湯治水以清下利之源後廼治厥庶
  不致厥與利相因耳
  程應旄曰寒因水停而作厥者其證以心下悸為
[008-56a]
  驗厥隂有此多因消渴得之水其本也寒其標也
  不先水而先厥且防水漬入胃敢下之乎
  汪琥曰厥而心下悸者眀係飲水多寒飲留於心
  下胸中之陽不能四布故見厥此非外來之寒比
  也故法宜先治水須與茯苓甘草湯而治厥之法
  即在其中矣蓋水去則厥自除也不爾者謂不治
  其水則水漬下入於胃必作利也
  吳人駒曰氣衇流行不循常道是為悖逆名之曰
[008-56b]
  厥但厥有痰實寒熱氣水之不同此因於水者也
  水氣不循故道則水之寒氣上乗於心而為悸故
  治水即所以去悸而厥亦回設或不然則水之甚
  者其土沮洳因為之利矣
傷寒衇微而厥至七八日膚冷其人躁無暫安時者此
為藏厥非蚘厥也蚘厥者其人當吐蚘今病者靜而復
時煩者此為藏寒蚘上入其膈故煩須臾復止得食而
嘔又煩者蚘聞食臭出其人當自吐蚘蚘厥者烏梅丸
[008-57a]
主之又主久利
 按/此為藏寒之此字當是非字若是此字即是藏厥
  與辨蚘厥之義不屬
 註/首條總論厥隂陽邪化熱此條詳辨厥隂隂邪化
  寒以明蔵厥蚘厥之不同而出其治也傷寒衇微
  而厥厥隂衇證也至七八日不回手足厥冷而更
  通身膚冷躁無暫安之時者此為厥隂陽虛隂盛
  之蔵厥非隂陽錯雜之蚘厥也若蚘厥者其人當
[008-57b]
  吐蚘今病者靜而復時煩不似蔵厥之躁無暫安
  時知非蔵寒之躁乃蚘上膈之上也故其煩須臾
  復止也得食而吐又煩者是蚘聞食臭而出故又
  煩也得食蚘動而嘔蚘因嘔吐而出故曰其人當
  自吐蚘也蚘厥主以烏梅丸又主久利者以此藥
  性味酸苦辛温寒熱並用能解隂陽錯雜寒熱混
  淆之邪也蔵厥者宜吳茱萸湯兼少隂者宜四逆
  通衇附子等湯臨證者酌而用之可也
[008-58a]
 集/註方有執曰衇微而厥綂言之也膚冷言不獨手足
  以見陽氣内陷也蔵厥言非在經也
  喻昌曰衇微而厥則陽氣衰微可知然未定其為
  蔵厥蚘厥也惟膚冷而躁無暫安時乃為蔵厥蔵
  厥用四逆及灸法其厥不回者死若蚘厥則時厥
  時煩未為死候但因此而馴至胃中無陽則死矣
  程知曰言厥有蔵與蚘之别也蔵厥者腎蔵之陽
  不行也蚘厥者手足冷而吐蚘胃府之陽不行也
[008-58b]
  蚘厥者蚘動則煩而有靜時非若蔵厥之躁無暫
  安時也此胃陽病而無闗於腎陽故厥雖同而證
  則異也
  程應旄曰衇微而厥純隂之象徵於衇矣七八日
  膚冷無陽之象徵於形矣隂極則發躁無暫安時
  此自是少隂蔵厥為不治之證厥隂中無此也至
  於吐蚘為厥隂本證則蚘厥可與隂陽不相順接
  者連類而明之也用烏梅丸名曰安蚘實是安胃
[008-59a]
  并主久利見隂陽不相順接厥而下利之證皆可
  以此方括之也
  林瀾曰陽煩隂躁煩輕躁重於藏厥言躁於蚘厥
  言煩已具安危之異矣藏厥者陽氣將脫藏氣欲
  絶而爭故藏厥為死証若蚘厥者藏氣虛寒而未
  至於絶藏氣寒則蚘不安其宫而動藏氣虛則蚘
  求食而出是以其證必吐蚘
烏梅丸方
[008-59b]
 烏梅三百枚/   細辛六兩/
 乾薑十兩/    黄連十六兩/
 當歸四兩/    附子六兩炮/去皮
 蜀椒四兩/出汗    桂枝六兩/
 人參六兩/    黄蘖六兩/
  右十味異搗篩合治之以苦酒漬烏梅一宿去核
  蒸之五升米下飲熟搗成泥和藥令相得内臼中
  與蜜杵二千下丸如梧桐子大先食飲服十丸日
[008-60a]
  三服稍加至二十丸禁生冷滑物臭食等
 集/解柯琴曰六經惟厥隂為難治其本隂其標熱其體
  木其用火必伏其所主而先其所因或收或散或
  逆或從隨所利而行之調其中氣使之和平是治
  厥隂之法也厥隂當兩隂交盡又名隂之絶陽宜
  無熱矣第其合晦朔之理隂之初盡即陽之初生
  所以厥隂病熱是少陽使然也火王則水虧故消
  渴氣上撞心心中疼熱氣有餘便是火也木盛則
[008-60b]
  生風蟲為風化饑則胃中空虛蚘聞食臭而出故
  吐蚘雖饑不欲食也仲景立方皆以辛甘苦味為
  君不用酸收之品而此用之者以厥隂主肝木耳
  洪範曰木曰曲直作酸内經曰木生酸酸入肝君
  烏梅之大酸是伏其所主也配黄連瀉心而除疼
  佐黄蘖滋腎以除渴先其所因也連蘖治厥隂陽
  邪則有餘不足以治隂邪也椒附辛薑大辛之品
  並舉不但治厥隂隂邪且肝欲散以辛散之也又
[008-61a]
  加桂枝當歸是肝藏血求其所屬也寒熱雜用則
  氣味不和佐以人參調其中氣以苦酒漬烏梅同
  氣相求蒸之米下資其穀氣加蜜為丸少與而漸
  加之緩則治其本也蚘昆蟲也生冷之物與濕熱
  之氣相成故藥亦寒熱互用且胸中煩而吐蚘則
  連蘖是寒因熱用也蚘得酸則靜得辛則伏得苦
  則下信為治蟲佳劑久利則虛調其寒熱酸以収
  之下利自止
[008-61b]
傷寒六七日衇微手足厥冷煩躁灸厥隂厥不還者死
 註/此詳申厥隂藏厥之重證也傷寒六七日衇微手
  足厥冷煩躁者是厥隂隂邪之重病也若不圖之
  於早為隂消陽長之計必至於隂氣寖寖而盛厥
  冷日深煩躁日甚雖用茱萸附子四逆等湯恐緩
  不及事惟當灸厥隂以通其陽如手足厥冷過時
  不還是陽已亡也故死
 集/註方有執曰灸所以通陽陽不回故主死也
[008-62a]
  程知曰六七日為邪傳厥隂之時衇微而厥未是
  危證危在煩躁為微陽外露耳
  程應旄曰衇微厥冷而煩躁是即前條中所引藏
  厥之證六七日前無是也
  汪琥曰煩躁者陽虛而爭乃蔵中之真陽欲脫而
  神氣為之浮越故作煩躁可灸太衝穴以太衝二
  穴為足厥隂衇之所注穴在足大指下後二寸或
  一寸半陷中可灸三壯
[008-62b]
手足厥寒衇細欲絶者當歸四逆湯主之若其人内有
乆寒者宜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
 註/此詳申厥隂蔵厥之輕證也手足厥寒衇細欲絶
  者厥隂隂邪寒化之衇證也然不通身膚冷亦不
  躁無暫安時者則非陽虛隂盛之比故不用薑附
  等輩而用當歸四逆湯和厥隂以散寒邪調榮衛
  以通陽氣也若其人内有久寒者宜當歸四逆湯
  加吳茱萸生薑以直走厥隂温而散之也
[008-63a]
 集/註程知曰不用薑附者以證無下利不屬純隂也蓋
  衇細欲絶之人薑附亦足以刼其隂故不惟不輕
  用下且亦不輕用温也
  鄭重光曰手足厥冷衇細欲絶是厥隂傷寒之外
  證當歸四逆是厥隂傷寒之表藥也
當歸四逆湯方
 當歸三兩/   桂枝三兩/
 芍藥三兩/   細辛三兩/
[008-63b]
 通草二兩/   甘草二兩/炙
 大棗二十五枚/擘
  右七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
  服
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方
 於前方内加吳茱萸半升生薑三兩
  右九味以水六升清酒六升和煮取五升去滓温
  分五服一方水酒各四升
[008-64a]
 方/解凡厥隂病必衇細而厥以厥隂為三隂之盡隂盡
  陽生若受邪則隂陽之氣不相順接故衇細而厥
  也然相火寄居於厥隂之藏經雖寒而蔵不寒故
  先厥者後必發熱也故傷寒初起見手足厥冷衇
  細欲絶者皆不得遽認為虛寒而用薑附也此方
  取桂枝湯君以當歸者厥隂主肝為血室也佐細
  辛味極辛能達三隂外温經而内温蔵通草性極
  通能利闗節内通竅而外通榮倍加大棗即建中
[008-64b]
  加飴用甘之法減去生薑恐辛過甚而迅散也肝
  之志苦急肝之神欲散甘辛並舉則志遂而神悦
  未有厥隂神志遂悅而衇細不出手足不温者也
  不須參苓之補不用薑附之峻者厥隂厥逆與太
  隂少隂不同治也若其人内有久寒非辛温甘緩
  之品所能兼治則加吳茱萸生薑之辛熱更用酒
  煎佐細辛直通厥隂之蔵迅散内外之寒是又救
  厥隂内外兩傷於寒之法也
[008-65a]
病者手足厥冷言我不結胸小腹滿按之痛者此冷結
在膀胱闗元也
 註/此申上條詳出其證也經曰六日厥隂受之厥隂
  循隂器絡於肝故煩滿而囊縮邪傳厥隂其人本
  自有熱必從陽化則煩渴少腹滿而囊縮乃四逆
  散承氣湯證也若其人本自有寒必從隂化則手
  足厥冷少腹滿而囊縮乃當歸四逆加吳茱萸湯
  證也今病者手足厥冷言我不結胸是謂大腹不
[008-65b]
  滿而惟小腹滿按之痛也論中有少腹滿按之痛
  小便自利者是血結膀胱證小便不利者是水結
  膀胱證手足熱小便赤澁者是熱結膀胱證此則
  手足冷小便數而白知是冷結膀胱證也
 集/註成無已曰手足厥不結胸者無熱也小腹滿按之
  痛下焦冷結也
  程知曰陽邪結於上隂邪結於下手足厥冷小腹
  滿按之痛其為隂邪下結可知此當用温用灸闗
[008-66a]
  元穴名在臍下三寸為極隂之位足三隂任衇之
  㑹膀胱所居也
  程應旄曰發厥雖不結胸而小腹滿實作痛結則
  似乎可下然下焦之結多冷不比上焦之結多熱
  也况手足厥上焦不結惟結膀胱闗元之處故曰
  冷結也
凡厥者隂陽氣不相順接便為厥厥者手足逆冷者是
也諸四逆厥者不可下之虛家亦然
[008-66b]
 註/此詳諸條致厥之由慎不可下也蓋厥雖隂經俱
  有然所屬者厥隂也故厥隂一病不問寒熱皆有
  厥若無厥則非厥隂也太隂寒微故手足温而無
  厥冷少隂寒甚故有寒厥而無熱厥厥隂隂極生
  陽故寒厥熱厥均有之也凡厥者謂隂陽寒熱之
  厥也隂陽不相順接者謂隂陽之氣不相順接交
  通也不相順接交通則陽自陽而為熱隂自隂而
  為寒即為厥病也厥者之證手足逆冷是也諸四
[008-67a]
  逆厥者謂諸病四逆厥冷者也然厥病隂陽已不
  相順接交通慎不可下虛家見厥尤不可下故曰
  虛家亦然也
 集/註成無己曰手之三隂三陽相接於手之十指足之
  三隂三陽相接於足之十指陽氣内陷不與隂相
  順接故手足為之厥冷也
  喻昌曰厥隂證仲景總不欲下無非欲邪還於表
  使隂從陽解也此但舉最不可下之二端以嚴其
[008-67b]
  戒
傷寒五六日不結胸腹濡衇虛復厥者不可下此亡血
下之死
 按/結胸二字當是大便二字不結胸腹濡衇虛復厥
  皆無可下之理而曰不可下何所謂耶
 註/此承上條詳申不可下之義也傷寒五六日邪至
  厥隂之時不大便似可下也若腹濡衇虛復厥者
  此為亡血虛躁更不可下也下之則虛虛之戒
[008-68a]
  而死矣大病汗後産婦亡血之家多有此證
 集/註張璐曰傷寒五六日邪入厥隂其熱深矣今衇虛
  而復厥則非熱深當下之可比以其亡血傷津大
  便枯濇恐人誤認五六日熱入陽明之燥結故有
  不可下之之戒蓋衇虛腹濡知内外無熱厥則隂
  氣用事即當同亡血例治若其人隂血更虧於陽
  或隂中稍挾陽邪不能勝辛熱者又屬當歸四逆
  證矣
[008-68b]
傷寒病厥五日熱亦五日設六日當復厥不厥者自愈
厥終不過五日以熱五日故知自愈
 註/傷寒邪傳厥隂隂陽錯雜為病若陽交於隂是隂
  中有陽則不厥冷隂交於陽是陽中有隂則不發
  熱惟隂盛不交於陽隂自為隂則厥冷也陽亢不
  交於隂陽自為陽則發熱也蓋厥熱相勝則逆逆
  則病進厥熱相平則順順則病愈今厥與熱日相
  等氣自平故知隂陽和而病自愈也
[008-69a]
 集/註方有執曰厥五日熱亦五日隂陽勝復無偏也當
  復厥不厥陽氣勝也陽主生故自愈可知也
  張璐曰此云厥終不過五日言厥之常後云厥反
  九日而利言厥之變蓋常則易治變則難復也
  林瀾曰三隂經傷寒太隂為始則手足温少隂則
  手足冷厥隂則手足厥逆然病至厥隂隂之極也
  反有發熱之理蓋陽極而生隂故陽病有厥冷之
  證隂極而生陽故厥逆有發熱之條
[008-69b]
傷寒熱少厥微指頭寒黙黙不欲食煩躁數日小便利
色白者此熱除也欲得食其病為愈若厥而嘔胸脇煩
滿者其後必便血
 註/傷寒熱少厥微所以手足不冷而但指頭寒寒邪
  淺也黙黙隂也煩躁陽也不欲食胃不和也此厥
  隂隂陽錯雜之輕病即論中熱微厥亦微之證也
  若數日小便利其色白者此邪熱已去也欲得食
  其胃已和也熱去胃和隂陽自平所以其病為愈
[008-70a]
  也若小便不利而色赤厥不微而甚不惟黙黙而
  且煩不但不欲食更嘔而胸脇滿此熱未除而且
  深也即論中厥深熱亦深之證也熱深不除久持
  隂分後必便血也所謂數日者猶曰連日也
 集/註王肯堂曰設未欲食宜乾薑甘草湯嘔而胸脇煩
  滿者少陽證也少陽與厥隂為表裏邪干其府故
  嘔而胸脇煩滿肝主血故後必便血
  方有執曰熱少厥微邪淺也所以手足不冷而但
[008-70b]
  指頭寒黙黙謂無言也不欲食厥隂之衇挾胃也
  煩躁則内熱故以小便辨之欲食邪退而胃囘也
  厥而嘔胸脇煩滿者厥隂衇挾胃貫膈布脇肋也
  便血隂邪必走下竅也
  林瀾曰於熱厥言指頭寒於寒厥微者言手足寒
  甚者言四逆厥逆輕重淺深當細味之
  汪琥曰按此條論仲景無治法郭雍云熱不除而
  便血可用犀角地黄湯
[008-71a]
傷寒一二日至四五日而厥者必發熱前熱者後必厥
厥深者熱亦深厥微者熱亦微厥應下之而反發汗者
必口傷爛赤
 註/傷寒一二日即厥四五日仍厥不已者是隂盛陽
  衰之寒厥也寒厥者即藏厥也若一二日厥至四
  五日而熱或一二日熱至四五日而厥前厥後熱
  前熱後厥是隂陽互為勝復之熱厥也熱厥者即
  陽厥也厥深者熱亦深厥微者熱亦微此厥乃應
[008-71b]
  下之熱厥非當温散之寒厥也若誤為寒厥而反
  温散之則助其熱上攻必口傷爛赤也
  成無已曰經云諸四逆者不可下之至此又云應
  下最宜詳審先賢謂熱厥手足雖厥冷而或有温
  時手足雖逆冷而手足掌心必煖戴元禮又以指
  甲之煖冷紅青别厥證之寒熱皆慎之至也
  汪琥曰此條乃傳經邪熱陽極似陰之證傷寒一
  二日至四五日而厥者言傷寒在一二日之時本
[008-72a]
  發熱至四五日後而厥者乃邪傳厥隂之候也必
  發熱者言病人四肢及肌表雖厥而軀殻以内必
  發熱也前熱者後必厥乃申明一二日為前四五
  日為後以見熱極必發厥也陽邪深伏應須以苦
  寒之藥下去其熱使隂氣得伸則隂陽平四肢和
  順而不厥矣粗工見厥認以為寒而反用辛温之
  藥辛温皆升引熱上行必口傷爛赤以厥隂之衇
  循頰裏環脣内故也
[008-72b]
病人手足厥冷衇乍𦂳者邪結在胸中心下滿而煩饑
不能食者病在胸中當須吐之宜瓜蒂散
 註/病人手足厥冷若衇微而細是寒虚也寒虛者可
  温可補今衇乍緊勁是寒實也寒實者宜温宜吐
  也時煩吐蚘饑不能食乃病在胃中也今心中煩
  滿饑不能食是病在胸中也寒飲實邪壅塞胸中
  則胸中陽氣為邪所遏不能外達四肢是以手足
  厥冷胸滿而煩饑不能食也當吐之宜瓜蒂散涌
[008-73a]
  其在上之邪則滿可消而厥可囘矣
 集/註喻昌曰此與太陽之結胸逈殊其衇乍緊其邪亦
  必乍結故用𤓰蒂散涌載其邪而出斯陽邪仍從
  陽解耳
  程應旄曰手足厥冷邪氣内阻衇乍緊緊而不常
  往來中倐忽一見也
傷寒衇滑而厥者裏有熱白虎湯主之
 註/傷寒衇微細身無熱小便清白而厥者是寒虛厥
[008-73b]
  也當温之衇乍緊身無熱胸滿而煩厥者是寒實
  厥也當吐之衇實大小便閉腹滿鞕痛而厥者熱
  實厥也當下之今衇滑而厥滑為陽衇裏熱可知
  是熱厥也然内無腹滿痛不大便之證是雖有熱
  而裏未實不可下而可清故以白虎湯主之
 集/註程應旄曰衇滑而厥乃陽實拒陰之厥白虎湯凉
  能清裏而辛可解表故當舎證而從衇也
  林瀾曰熱厥亦有不同如傳邪入府秘結不通燥
[008-74a]
  矢在内非下不可者以承氣治之之證是也若火
  極似水裏有大熱而大便不閉無燥糞可除者滑
  則裏熱已深厥則邪陷已極非以白虎滌其極熱
  則亢甚之陽何以清耶
  吳人駒曰厥因陽氣不相順接其衇當見隂象衇
  滑為氣有餘是陽盛於内格隂於外内則實熱外
  而假寒者也白虎以清解實熱則厥自解矣辨之
  之法冷必不甚浮而近之則冷按之肌骨之下則
[008-74b]
  反熱矣
傷寒衇促手足厥逆可灸之
 註/傷寒隂證見陽衇者雖困無害無寧俟之也今傷
  寒衇促手足厥逆而曰可灸之者蓋以欲温則有
  陽衇之疑欲清則有隂厥之碍也夫證衇無寒熱
  之確據設以促之一陽衇清之惟恐有誤於衇或
  以厥之一隂證温之又恐有誤於證故設兩可之
  灸法斯通陽而不助熱囘厥而不傷隂也
[008-75a]
 集/註喻昌曰傷寒衇促則陽氣跼蹐可知更加手足厥
  逆其陽必為隂所格拒而不能返故宜灸以通陽
  也
  張璐曰手足厥逆本當用四逆湯以其衇促知為
  陽氣内阻而非陽虛故但用灸以通其陽不用温
  經以助陽也
傷寒發熱四日厥反三日復熱四日厥少熱多者其病
當愈四日至七日熱不除者必便膿血傷寒厥四日熱
[008-75b]
反三日復厥五日其病為進寒多熱少陽氣退故為進

 註/傷寒邪在厥隂陽邪則發熱隂邪則厥寒隂陽錯
  雜互相勝復故或厥或熱也傷寒發熱四日厥亦
  四日是相勝也今厥反三日復熱四日是熱多厥
  少陽勝隂退故其病當愈也當愈不愈熱仍不止
  則熱鬱於隂其後必便膿血也若厥九日熱反三
  日則厥多熱少隂勝陽退故為病進也
[008-76a]
 集/註程知曰此即厥熱往復之機知隂陽進退之義明
  厥證所重在陽則厥隂之大㫖昭然矣
  張璐曰太陽以惡寒發熱為病進恐其邪氣傳裏
  也厥隂以厥少熱多為病退喜其隂盡陽復也
  程應旄曰厥隂少陽一藏一府少陽在三陽為盡
  陽盡則隂生故有寒熱之往來厥隂在三隂為盡
  隂盡則陽生故有厥熱之勝復凡遇此證不必論
  其來自三陽起自三隂祗論厥與熱之多少熱多
[008-76b]
  厥少知為陽勝陽勝病當愈厥多熱少知為隂勝
  隂勝病日進熱在後而不退則為陽過勝過勝而
  隂不能復遂有便血諸熱證厥在後而不退則為
  隂過勝過勝而陽不能復遂有亡陽諸死證所以
  調停二者治法須合乎隂陽進退之機陽勝宜下
  隂勝宜温若不圖之於早坐令隂竭陽亡其死必
  矣
  吳人駒曰内經言人之傷於寒也則為病熱熱雖
[008-77a]
  甚不死是傷寒以熱為貴也然熱不及者病太過
  者亦病故此二節論寒熱之多少以明不可太過
  與不及也
傷寒始發熱六日厥反九日而利凡厥利者當不能食
今反能食者恐為除中食以索餠不發熱者知胃氣尚
在必愈恐暴熱來出而復去也後三日衇之其熱續在
者期之旦日夜半愈所以然者本發熱六日厥反九日
復發熱三日並前六日亦為九日與厥相應故期之旦
[008-77b]
日夜半愈後三日衇之而衇數其熱不罷者此為熱氣
有餘必發癰膿也
 按/不發熱者之不字當是若字若是不字即是除中
  何以下接恐暴熱來出而復去之文也
 註/熱而不厥為陽厥而不熱為隂傷寒始發熱六日
  厥亦六日至七日仍發熱而不厥者是陽來復當
  自愈也今厥九日較熱多三日是隂勝陽故下利
  也凡厥利者中必寒當不能食今反能食恐是隂
[008-78a]
  邪除去胃中陽氣而為除中之病也恐者疑而未
  定之辭也故以索餅試之食後不發熱則為除中
  若發熱知胃氣尚在則非除中可必愈也若食後
  雖暴發熱恐熱暫出而復去仍是除中故必俟之
  三日其熱續在不去與厥相應始可期之旦日夜
  半愈也若俟之三日後雖熱不罷而亦不愈且衇
  猶數者此為熱氣有餘留連榮衛必發癰膿也
 集/註方有執曰食飼也索常也謂以素常所食之餅飼
[008-78b]
  之也一說無肉曰索謂不令犯食禁也旦日明日
  平旦朝而陽長之時也夜半隂盡陽生之時也數
  以候熱癰膿者厥隂主血血熱持久則壅瘀壅瘀
  則腐化故可必也
  吳人駒曰除者去也中者中氣也乃中氣除去欲
  引外食以自救也
傷寒衇遲六七日而反與黄芩湯徹其熱衇遲為寒今
與黄芩湯復除其熱腹中應冷當不能食今反能食此
[008-79a]
名除中必死
 按/傷寒衇遲六七日之下當有厥而下利四字若無
  此四字則非除中證矣有此四字始與下文反與
  黄芩湯之義相屬
 註/傷寒衇數六七日厥而下利熱厥下利也當與黄
  芩湯徹其熱今傷寒衇遲六七日厥而下利寒厥
  下利也當與理中湯温其寒而反與黄芩湯復除
  其熱腹中應冷當不能食今反能食此名除中乃
[008-79b]
  胃氣將絶求食以救終無補於胃也故曰必死
 集/註方有執曰反者言不順於道也黄芩湯寒藥也徹
  亦除也應亦當也反能食者胃欲絶引食以自救
  也中以胃言死謂萬物無土不生也
  程知曰言衇遲為寒不宜更用寒藥以致有除中
  之變也中氣為隂寒革除則胃中無根之陽氣將
  欲盡除而求救於食故為死證
傷寒先厥後發熱而利者必自止見厥復利
[008-80a]
 註/厥逆隂也發熱陽也先厥後發熱而利必自止者
  是隂退而陽進也見厥復利者是陽退而隂進也
  熱多厥少病雖甚者亦可愈厥多熱少病雖微者
  亦轉甚可知厥熱乃隂陽進退生死之機也
 集/註汪琥曰厥隂者隂之盡厥隂之經陽氣甚微故不
  論隂陽二證寒熱之邪但至其經無有不發厥者
  蓋厥即為逆起於手足今曰先厥者此初起便厥
  厥即下利發熱者則陽氣復而利必自止也
[008-80b]
傷寒先厥後發熱下利必自止而反汗出咽中痛者其
喉為痹發熱無汗而利必自止若不止必便膿血便膿
血者其喉不痺
 註/此承上條而詳辨之以出其證也先厥後發熱下
  利必自止厥囘利止其熱若退為欲愈也若厥囘
  利止其熱不退而反汗出者是厥隂病從陽化熱
  其邪上循本經之衇故咽喉痛痺也若厥囘發熱
  無汗利不止者是厥隂邪熱因利下廹傷及衇中
[008-81a]
  之血故必便膿血也便膿血者其喉不痺謂熱邪
  下利而不復上病咽痛也可知下利止其喉為痺
  者謂熱邪已上病咽痛即不復病下利也
 集/註喻昌曰先厥後熱下利止其病為欲愈矣乃反汗
  出咽中痛是熱邪有餘上攻咽喉而為痺也既發
  熱雖無汗為其陽已囘所以利亦必自止若不止
  則無汗明係邪不外出熱鬱在裏必主便膿血也
  便膿血者其喉不痺見熱邪在裏即不復在表在
[008-81b]
  下即不復在上也
  汪琥曰咽中痛者此熱傷上焦氣分也痺者閉也
  咽中痛甚其喉必閉而不通以厥陰經循喉嚨之
  後上入頏顙故也無汗利不止便膿血者此熱傷
  下焦血分也熱邪注下則不干上故曰其喉不痹
下利衇數有微熱汗出令自愈設復緊為未解
 註/厥陰下利衇數熱利也若熱微汗出知邪微欲解
  下利必自止故令自愈也設衇復緊為表邪猶盛
[008-82a]
  未能解也
 集/註成無已曰下利隂病也衇數陽衇也隂病見陽衇
  者生微熱汗出陽氣得通也利必自愈諸𦂳為寒
  設復衇緊寒邪猶盛故云未解
  沈明宗曰數條乃指厥而下利便膿血者或見實
  大浮數微弱沉濇弦緊洪長諸衇當分虛實寒熱
  即知欲愈未愈真為察病之微㫖也
下利有微熱而渴衇弱者令自愈
[008-82b]
 註/厥隂下利有大熱而渴衇强者乃邪熱俱盛也今
  下利有微熱而渴衇弱者是邪熱衰也邪熱既衰
  故可令自愈也
 集/註方有執曰微熱陽漸回也渴内燥未復也衇弱邪
  退也令自愈言不須治也
  程知曰下利以陽復邪微為愈微熱而渴證已轉
  陽衇弱則邪氣已退故不治自愈若下利大熱衇
  盛又是逆候矣
[008-83a]
下利衇數而渴者令自愈設不差必圊膿血以有熱故

 註/此承上條互言以詳其變也下利衇數而渴者是
  内有熱也若身無熱其邪已衰亦可令自愈也設
  下利衇數而渴日久不差雖無身熱必圊膿血以
  内熱傷隂故也
 集/註方有執曰衇數與上文微熱互相發明
  程應旄曰衇數而渴陽勝隂矣故亦令自愈若不
[008-83b]
  差則隂虛熱入經所云衇數不解而下利不止必
  協熱而便膿血是也
下利寸衇反浮數尺中自濇者必圊膿血
 註/厥隂熱利寸衇當沉數今寸衇反浮數是熱在外
  而不在内也尺中自濇者是在外之熱不解乗下
  利入裏傷及其隂熱與血瘀必圊膿血也
 集/註喻昌曰衇見浮數若是邪還於表則尺衇自和今
  尺中自濇乃熱邪摶結於隂分雖寸口得陽衇究
[008-84a]
  竟陰邪必走下竅而便膿血也
  汪琥曰此條乃下利變膿血之候也熱利而得數
  衇非反也得浮衇則為反矣此條論無治法宜以
  仲景黄芩湯代之
下利衇沉弦者下重也衇大者為未止衇微弱數者為
欲自止雖發熱不死
 註/此詳申上條下利圊膿血之證衇也衇沉主裏衇
  弦主急下重後重也下利衇沉弦故裏急後重也
[008-84b]
  凡下利之證發熱衇大者是邪盛為未止也衇微
  弱數者是邪衰為欲自止雖發熱不死也由此可
  知滯下衇大身熱者必死也
 集/註喻昌曰下利而衇沉弦主裏急後重成滯下之證
  即今所稱痢證也衇大者即沉弦中之大衇微弱
  數者即沉弦中之微弱數也
下利欲飲水者以有熱故也白頭翁湯主之熱利下重
者白頭翁湯主之
[008-85a]
 註/此承上條以出其治也下利欲飲水者熱利下奪
  津液求水以濟乾也熱利下重者熱傷氣滯裏急
  後重便膿血也二者皆以白頭翁湯主之者以其
  大苦大寒寒能勝熱苦能燥濕也
 集/註程知曰按少隂自利而渴亦有虛而引水自救者
  猶當以小便之赤白衇之遲數辨之此言熱邪内
  結者也熱邪内結而致下重故純用苦寒以勝熱
  而厚腸也
[008-85b]
白頭翁湯方
 白頭翁三兩/   黄連三兩/去鬚
 黄蘖三兩/去皮    秦皮三兩/
  右四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不愈
  更服一升
 方/解三隂俱有下利證自利不渴者屬太隂也自利而
  渴者屬少隂也惟厥隂下利屬於寒者厥而不渴
  下利清穀屬於熱者消渴下利下重便膿血也此
[008-86a]
  熱利下重乃火鬱濕蒸穢氣奔逼廣腸魄門重滯
  而難出即内經所云暴注下廹者是也君白頭翁
  寒而苦辛臣秦皮寒而苦濇寒能勝熱苦能燥濕
  辛以散火之鬱濇以收下重之利也佐黄連清上
  焦之火則渴可止使黄蘗瀉下焦之熱則利自除
  也治厥隂熱利有二初利用此方之苦以瀉火以
  苦燥之以辛散之以濇固之是謂以寒治熱之法
  久利則用烏梅丸之酸以收火佐以苦寒雜以温
[008-86b]
  補是謂逆之從之隨所利而行之調其氣使之平
  也
傷寒下利日十餘行衇反實者死
 註/傷寒下利日十餘行正氣虛也其衇當虛今反實
  者邪氣盛也正虛邪盛故主死也
 集/註成無己曰下利裏虛也衇當微弱反實者病勝藏
  也故死衇不應病此之謂也
  鄭重光曰衇實則胃氣失和緩之狀而真藏之衇
[008-87a]
  獨見邪盛正脱矣
傷寒六七日不利便發熱而利其人汗出不止者死有
隂無陽故也
 註/傷寒六七日邪傳厥隂之時也厥而不利是隂邪
  未盛若便發熱尚在不死今六七日不利忽而下
  利發熱汗出不止者是隂盛於中而陽亡於外故
  為有隂無陽也其死可知矣
 集/註方有執曰發熱而利裏隂内盛也故曰有隂汗出
[008-87b]
  不止表陽外絶也故曰無陽
  程知曰言暴下利汗出為亡陽死證也六七日不
  利忽發熱而利下至於汗出不止渾是外陽内隂
  真陽頃刻無存矣
  汪琥曰寒中厥隂至六七日當亦厥六七日矣不
  言厥者省文也厥則當利不利者陽氣未敗猶能
  與邪相支吾也若至發熱即利者亦當止今則發
  熱與利驟然並至加之汗出不止則知其熱非陽
[008-88a]
  回而熱乃陽脱而熱故兼下利而汗出不止也
  張令韶曰厥隂病發熱不死發熱亦死者有三證
  一在躁不得臥一在厥不止一在汗出不止
發熱而厥七日下利者為難治
 註/此詳申上條發熱而厥之義也發熱而厥至七日
  若厥回利止則可以自解矣今發熱而厥至七日
  下利不止者為難治也蓋上條有隂無陽故主死
  此條隂盛而陽不復故為難治也
[008-88b]
 集/註方有執曰厥七日而下利隂盛而陽不復也
  張璐曰厥利與熱不兩存之勢也發熱而厥七日
  是熱者自熱厥利者自厥利隂陽兩造其偏漫無
  相協之期故雖未見煩躁已為難治蓋治其熱則
  愈厥愈利治其厥利則愈熱不至隂陽兩絶不止
  耳
下利衇沉而遲其人面少赤身有微熱下利清穀者必
鬱冒汗出而解病人必微厥所以然者其面戴陽下虛
[008-89a]
故也
 註/衇沉而遲下利清穀是裏有隂寒也若其人面有
  少赤色身有微熱又屬表有陽熱也夫内有裏隂
  之寒外有表陽之熱則隂得陽化而解者有之但
  其未解之先病人必鬱冒汗出而後解所以然者
  面戴之虛陽與下利之虛隂兩相和順故作解也
  此非在下之隂格在上之陽所以病人雖冒而厥
  必微必不似不解之冒厥而甚也
[008-89b]
 集/註喻昌曰下利衇沉遲裏寒也面少赤有微熱是仍
  兼外邪必從汗解但戴陽之證必見微厥此中大
  伏危機其用法當逈異常法矣六經皆有下利之
  證惟少隂厥隂為難治蓋邪氣入裏利深則必致
  厥厥深亦必致利故下利一證經於少隂厥隂皆
  詳言之蓋以傷寒下利則無論少隂厥隂其治法
  皆可㑹通也
  汪琥曰鬱冒者頭目之際鬱然昬冒乃陽氣能勝
[008-90a]
  寒邪裏陽回而表和順故解汗出而解是陽回裏
  寒散而榮衛和故汗出非攻表而使之汗出也
下利清穀裏寒外熱汗出而厥者通衇四逆湯主之
 註/此承上條互詳其義以出其治也下利清穀裏寒
  也身有微熱外熱也上條有無汗怫鬱面赤之表
  尚可期其冒汗而解此條汗出而厥則已露亡陽
  之變矣故主以通衇四逆湯救陽以勝隂也
 集/註方有執曰下利故曰裏寒隂不守也外熱故汗出
[008-90b]
  陽不固也通衇四逆救表裏通血氣而復隂陽者
  也
  喻昌曰上條辨證此條用藥互相發明然不但此
  也少隂病下利清穀面色赤者已用此法矣
  吳人駒曰有協熱下利者亦完穀不化乃邪熱不
  殺穀其别在衇之隂陽虚實之不同
大汗出熱不去内拘急四肢疼又下利厥逆而惡寒者
四逆湯主之
[008-91a]
 註/通身大汗出熱當去矣熱仍不去而無他證則為
  邪未盡而不解也今大汗出熱不去而更見拘急
  肢疼且下利厥逆而惡寒是陽亡於表寒盛於裏
  也故主四逆湯温經以勝寒回陽而斂汗也
 集/註方有執曰大汗出陽虛而表不固也熱不去言邪
  不除也内拘急四肢疼者亡津液而骨氣不利也
  下利厥逆惡寒亡陽而隂寒内甚也
  程知曰言大汗後下利厥逆急宜回陽也大汗出
[008-91b]
  而熱不去正恐真陽飛越若内拘急四肢痛更加
  下利厥逆惡寒則在裏純是隂寒矣
  程應旄曰此證大汗出熱不去何為不在亡陽死
  證之列不知亡陽由於汗不止而陽亡此證内拘
  急四肢疼是汗已止陽未亡而惡寒故可行温法
  也
大汗若大下利而厥冷者四逆湯主之
 註/大汗出汗不收者桂枝加附子湯證也大下利利
[008-92a]
  不止者理中加附子湯證也今大汗出又大下利
  不止而更見厥冷乃陽亡於外寒盛於中非桂枝
  理中之所能治矣當與四逆湯急回其陽以勝其
  隂使汗利止而厥冷還則猶可生也已上三條皆
  厥隂少隂同病因少隂寒甚故俱從少隂主治也
 集/註喻昌曰此證無外熱相錯其為隂寒易明然既云
  大汗大下則隂津亦亡但此際不得不以救陽為
  急陽回方可徐救其隂也
[008-92b]
下利手足厥冷無衇者灸之不温若衇不還反微喘者
死下利後衇絶手足厥冷晬時衇還手足温者生衇不
還者死
 註/下利手足厥冷無衇者有隂無陽也雖用附子四
  逆軰恐陽不能急回宜急灸厥隂以通其陽若衇
  還手足温者生衇不還手足不温反微喘者乃無
  氣以續之喘是陽氣上脫也故主死
 集/註方有執曰其喘必息短而聲不續乃陽氣衰絶也
[008-93a]
  程知曰少隂下利厥逆無衇服白通湯衇暴出者
  死微續者生厥隂下利厥逆衇絶用灸法晬時衇
  還者生不還者死可見求陽氣者非泛然求之於
  無何有之鄉也必兩腎之中有幾微可續然後可
  藉温灸為鸞膠耳
傷寒發熱下利厥逆躁不得臥者死傷寒發熱下利至
甚厥不止者死
 註/傷寒發熱下利而厥反煩躁不得臥者乃寒盛於
[008-93b]
  中孤陽擾亂也或發熱下利至甚厥逆不止即不
  煩躁亦為表陽外散裏陽内脫故均死也
 集/註成無己曰傷寒發熱邪在表也下利厥逆陽氣虛
  也躁不臥病勝藏也故死金匱要畧云六府氣絶
  於外者手足寒五藏氣絶於内者下利不禁傷寒
  發熱為邪獨甚下利至甚厥不止為府蔵氣絶故
  死
  程知曰厥隂病但發熱即不死以發熱則邪出於
[008-94a]
  表而裏證自除若外發熱而内厥逆下利不止且
  至煩躁不解則發熱又為陽氣外散之候而主死
  矣
  張璐曰躁不得臥腎中陽氣越絶之象也大抵下
  利而手足厥冷者皆為危候以四肢為諸陽之本
  故也加以發熱躁不得臥不但虛陽發露而真隂
  亦已消盡無餘矣安得不死乎
嘔而衇弱小便復利身有微熱見厥者難治四逆湯主
[008-94b]

 註/厥隂嘔而衇弱大便多利今小便復利雖身有微
  熱而又見厥冷是邪既上逆而下焦虛寒不固為
  隂進陽退之象故為難治以四逆湯主之者急壯
  其陽也陽回則可望生矣
 集/註方有執曰衇弱雖似邪衰而小便復利則是裏屬
  虛寒也故曰見厥者難治以身之有微熱故雖厥
  猶可以四逆湯救其陽使之復也
[008-95a]
  程知曰言嘔而厥者宜温其下也嘔者邪氣上逆
  也衇弱小便利虛寒見於下也身有微熱當為陽
  邪在表然見厥逆則為隂盛於裏而微陽有不能
  自存之憂也
  汪琥曰按諸條厥利證皆大便利此條以嘔為主
  病獨小便利而見厥前後不能闗鎖用四逆湯以
  附子散寒下逆氣助命門之火上以除嘔下以止
  小便外以回厥逆也
[008-95b]
乾嘔吐涎沫頭痛者吳茱萸湯主之
 註/太隂有吐食而無嘔也少隂有欲吐不吐欬而嘔
  也厥隂之厥而嘔嘔而吐蚘也今乾嘔者有聲無
  物之謂也吐涎沫者清涎冷沫隨嘔而出也此由
  厥隂之寒上干於胃也三陽有頭痛必兼身熱至
  於太隂少隂二經皆無頭痛惟厥隂與督衇會於
  巔故有頭痛而無身熱也此少陽不解傳入厥隂
  隂邪上逆故嘔而頭痛也以吳茱萸湯主之從厥
[008-96a]
  隂本治也
 集/註程知曰此言嘔而頭痛者宜温中而降逆也
  張錫駒曰嘔者有聲有物者也吐者吐出其物也
  故有乾嘔而無乾吐今乾嘔吐涎沫者涎沫隨嘔
  而吐出也
嘔家有癰膿者不可治嘔膿盡自愈
 註/心煩而嘔者内熱之嘔也渴而飲水嘔者停水之
  嘔也今嘔而有膿者此必内有癰膿故曰不可治
[008-96b]
  但俟嘔膿盡自愈也蓋癰膿腐穢欲去而嘔故不
  當治若治其嘔反逆其機熱邪内壅阻其出路使
  無所泄必致他變故不可治嘔膿盡則熱隨膿去
  而嘔自止矣
 集/註汪琥曰肺胃成癰由風寒藴於經絡邪鬱於肺或
  入胃府變而為熱熱甚則氣瘀血積而為癰癰者
  壅也言熱毒壅聚而成膿也
  鄭重光曰邪熱上逆結為内癰肺胃之癰是也
[008-97a]
厥隂中風衇微浮為欲愈不浮為未愈
 註/厥隂中風該傷寒而言也衇微厥隂衇也浮表陽
  衇也厥隂之病既得陽浮之衇是其邪已還於表
  故為欲愈也不浮則沉沉裏隂衇也是其邪仍在
  於裏故為未愈也
 集/註成無己曰衇浮為邪氣還表作汗之兆故云欲愈
  不浮則邪氣深入正多變證故云未愈
  方有執曰風衇當浮以厥隂本微緩不浮故微浮
[008-97b]
  則邪見還表為欲愈也
厥隂病欲解時從丑至卯上
 註/丑寅卯三時厥隂風木乗王之時也正氣得其王
  則邪自退故病解
 集/註方有執曰厥隂之解自寅卯而終少陽之解自寅
  卯而始蓋寅為陽初動隂尚强卯為天地闢隂陽
  分所以二經同旺其病之解由此而終始也
  音切
[008-98a]
 撞宅江/切疾智/切音帝/與飼/同當作/素於容/切音/畀
 清與圊/同七情/切祖對/切
 
 
 
 
 
 
[008-98b]
 
 
 
 
 
 
 
御纂醫宗金鑑卷八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