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纂醫宗金鑑 > 御纂醫宗金鑑 卷三目録


[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醫宗金鑑卷三
 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註太陽下篇目録
  大青龍湯
  桂枝二麻黄一湯
  桂枝麻黄各半湯
  桂枝二越婢一湯
  小青龍湯
[003-1b]
  乾薑附子湯
  茯苓四逆湯
 
 
 
 
 
御纂醫宗金鑑卷三目録
[003-2a]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醫宗金鑑卷三
 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註太陽下篇目録
  大青龍湯
  桂枝二麻黄一湯
  桂枝麻黄各半湯
  桂枝二越婢一湯
  小青龍湯
[003-2b]
  乾薑附子湯
  茯苓四逆湯
 
 
 
 
 
御纂醫宗金鑑卷三目録
[003-3a]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醫宗金鑑卷三
 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註
 辨太陽病衇證并治下篇
  太陽中風者風傷於衞也傷寒者寒傷於榮也其
  説已詳上中二篇兹以風寒兩傷榮衞俱病者疏
  為下篇蓋風寒二氣多相因而少相離有寒時不
  皆無風有風時不皆無寒風寒並發邪中於人則
[003-3b]
  榮衞兼病惟其證均無汗皆謂之實邪故立大青
  龍湯兩解之法發其寒邪外閉風邪内鬱不汗出
  而煩躁之汗也然必審其人衇不微弱無少陰證
  者乃可與之若誤施之則大汗淋漓厥逆筋惕肉
  瞤必致亡陽之變故又立真武一湯以救青龍之
  誤夫表寒裏熱者大青龍固所宜也若表裏俱熱
  則又非大青龍之所勝任爰立白虎一湯以輔青
  龍之不逮至於寒熱輕微者則更出桂枝二越婢
[003-4a]
  一湯麻黄桂枝各半湯桂枝二麻黄一湯皆兩解
  榮衞法也合上中二篇而熟讀之則三法了然以
  之施治庶不紊耳
太陽中風衇浮緊發熱惡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煩躁者
大青龍湯主之若衇微弱汗出惡風者不可服服之則
厥逆筋惕肉瞤此為逆也
 註/太陽中風衇當浮緩今衇浮緊是中風之病而兼
  傷寒之衇也中風當身不痛汗自出今身疼痛不
[003-4b]
  汗出是中風之病而兼傷寒之證也不汗出而煩
  躁者太陽鬱蒸之所致也風陽邪也寒陰邪也陰
  寒鬱於外則無汗陽熱蒸於内則煩躁此風寒兩
  傷榮衞同病故合麻桂二湯加石膏製為大青龍
  湯用以解榮衞同病之實邪也若衇微弱汗出惡
  風者即有煩躁乃少陰之煩躁非太陽之煩躁也
  禁不可服服之則厥逆筋惕肉瞤之患生而速其
  亡陽之變矣故曰此為逆也
[003-5a]
 集/註成無已曰風併於衞者為榮弱衞强寒併於榮者
  為榮强衞弱今風寒兩傷故為榮衞俱實所以宜
  大青龍湯主之也
  喻昌曰大青龍湯為太陽無汗而設與麻黄湯證
  何異因有煩躁一證兼見則非此法不解
  程應旄曰此湯非為煩躁設為不汗出之煩躁設
  若衇微弱汗出惡風者雖有煩躁證乃少陰亡陽
  之象全非汗不出而鬱蒸者比也
[003-5b]
傷寒衇浮緩身不疼但重乍有輕時無少陰證者大青
龍湯發之
 註/傷寒衇當浮緊今衇浮緩是傷寒之病而兼中風
  之衇也傷寒當身疼今身不疼是傷寒之病而兼
  中風之證也身輕邪在陽也身重邪在陰也乍有
  輕時謂身重而有時輕也若但欲寐身重無輕時
  是少隂證也今無但欲寐身雖重乍有輕時則非
  少陰證乃榮衞兼病之太陽證也衇雖浮緩證則
[003-6a]
  無汗屬實邪也故亦以大青龍湯發之前條以衇
  微汗出示禁此條以無少陰證發明蓋詳審慎重
  之至也此二條承上篇首條次條中篇首條次條再
  揭太陽風寒兩傷以為下篇榮衞兼病之提綱後
  凡稱太陽中風傷寒渉於榮衞同病者皆指此二
  條而言也
 集/註方有執曰大青龍湯一則曰主之一則曰發之何
  也主之者以煩躁之急疾屬動而言發之者以但
[003-6b]
  重之沉黙屬靜而言也
  喻昌曰無少陰證但重乍有輕時六字早已指明
  言但身重而無少陰之欲寐其為寒因可審况乍
  有輕時不似少陰之晝夜俱重又兼風因可審所
  以力驅其在表之風寒而無疑也若衇微弱身重
  欲寐則内顧少陰且不遑矣敢發之乎又曰細玩
  二條文義傷風衇本浮緩反見浮緊傷寒衇本浮
  緊反見浮緩是為傷風見寒傷寒見風兩無疑矣
[003-7a]
  又當辨無少陰證相雜則用青龍萬舉萬當矣故
  衇見微弱即不可用大青龍湯以少陰病衇必微
  細也方氏註泥弱字牽入中風之衇陽浮陰弱為
  解不思中風之衇以及誤汗等證太陽上篇已悉
  此處但歸重分别少陰以太陽膀胱經與少陰腎
  經合為表裏其在陰虚之人表邪不俟傳經早從
  膀胱襲入腎藏者有之况兩感夾陰等證臨病猶
  當細察設少陰不虧表邪安能飛渡而見身重欲
[003-7b]
  寐等證耶故有少陰證者不得已而行表散自有
  温經散邪兩相綰照之法豈可徑用青龍之猛劑
  立剷孤陽之根乎
  魏荔彤曰身重一證必須辨明但欲寐而常重則
  屬少陰誤發其汗變上厥下竭者少陰熱也變筋
  惕肉瞤者少陰寒也其犯誤汗之忌一也
大青龍湯方
 麻黄六兩/去節      桂枝二兩/
[003-8a]
 甘草二兩/炙      杏仁四十枚/去皮尖
 生薑三兩/切      大棗十二枚/擘
 石膏如雞子大/碎綿裹
  右七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黄減二升去上沫内諸
  藥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取微似汗汗出多者
  温粉撲之一服汗者停後服若復服汗多亡陽遂
  虛惡風煩躁不得眠也
 方/解名大青龍者取龍興雲雨之義也治風不外乎桂
[003-8b]
  枝治寒不外乎麻黄合桂枝麻黄二湯以成劑故
  為兼風寒中傷者之主劑也二證俱無汗故減芍
  藥不欲其收也二證俱煩躁故加石膏以解其熱
  也設無煩躁則又當從事於麻黄桂枝各半湯矣
  仲景於表劑中加大寒辛甘之品則知麻黄證之
  發熱熱全在表大青龍證之煩躁熱兼肌裏矣初
  病太陽即用石膏者以其辛能解肌熱寒能清胃
  火甘能生津液是預保陽明存津液之先着也粗
[003-9a]
  工疑而畏之當用不用必致熱結陽明斑黄狂冒
  紛然變出矣觀此則可知石膏乃中風傷寒之要
  藥故得麻桂而有青龍之名得知草而有白虎之
  號也服後取微汗汗出多者温粉撲之一服得汗
  停其後服蓋戒人即當汗之證亦不可過汗也所
  以仲景桂枝湯中不用麻黄者是欲其不大發汗
  也麻黄湯中用桂枝者恐其過汗無制也若不慎
  守其法汗多亡陽變生諸逆表遂空虛而不任風
[003-9b]
  隂盛格陽而更煩躁不得眠也
 集/解許叔微曰仲景治傷寒一則桂枝二則麻黄三則
  青龍桂枝治風麻黄治寒青龍兼治風寒不拘時
  候施與衇證相對者無不應手而愈今人皆能言
  之而未曉前人處方用藥之意多不敢用無足怪
  也
  吳綬曰大青龍湯治傷寒發熱惡寒不得汗出煩
  躁不安衇浮緊或浮數者急用此湯發汗則愈乃
[003-10a]
  仲景之妙法也譬若亢熱已極一雨而凉其理可
  見也若不曉此理見其躁熱投以寒凉之藥其害
  可勝言哉若衇微弱汗出惡風者不可用也如誤
  用之其害亦不淺所以衇證不明者多不敢用也
衇浮而緊浮則為風緊則為寒風則傷衞寒則傷榮榮
衞俱病骨節煩疼當發其汗而不可下也
 註/此發明風寒兩傷榮衞俱病之義也浮風邪衇也
  風陽也衞陽也緊寒邪衇也寒隂也榮陰也各從
[003-10b]
  其類而傷之榮衞俱病骨節煩疼是大青龍發汗
  之衇證雖發熱煩躁其熱在肌而不在胃不可下
  也
太陽病發汗汗出不解其人仍發熱心下悸頭眩身瞤
動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湯主之
 註/此申首條示人以救逆之法也首條言誤汗此條
  言過汗互文以明其義也蓋二證皆屬亡陽故均
  當以真武湯主之扶陽抑陰以救其逆也大汗岀
[003-11a]
  仍熱不解者陽亡於外也心下悸築築然動陽虚
  不能内守也頭眩者頭暈眼黑陽微氣不能升也
  身瞤動者蠕蠕然瞤動陽虛液涸失養於經也振
  聳動也振振欲擗地者聳動不已不能興起欲墮
  扵地陽虛氣力不能支也
 集/註張璐曰此為誤用大青龍因而致變者立法也汗
  岀雖多而熱不退則邪未盡而正已大傷况裏虛
  為悸上虛為眩經虛為瞤身振振摇無往而非亡
[003-11b]
  陽之象所以用真武把關坐鎮之法也
  汪琥曰或問治不在表何以方中尚用生薑蓋病
  自過汗而来雖無鬱熱可發其内外寒邪猶在用
  生薑者乃温中有發也
真武湯方見少隂篇/
太陽病二日反躁反熨其背而大汗出大熱入胃胃中
水竭躁煩必發譫語十餘日振慄自下利者此為欲解
也故其汗從腰以下不得汗欲小便不得反嘔欲失溲
[003-12a]
足下惡風大便鞕小便當數而反不數及多大便已頭
卓然而痛其人足心必熱糓氣下流故也
 註/太陽病中風傷寒二日不躁今反躁者是不得汗出
  而躁大青龍湯證也不以青龍湯發汗反以火刼
  熨背逼汗大出火邪入胃胃熱水竭則煩躁譫語
  所必發也十有餘日邪正相持持乆必爭爭必振
  慄作解然解非汗出及下利邪無從解也若自下
  利此為欲從裏解也若自汗出此為欲從表解也
[003-12b]
  今十餘日不自下利而有欲小便不得反嘔欲失
  溲者是裏不解也不自汗出而下身無汗足下惡
  風者是表不解也裏不解者大便必鞕小便當數
  而反不數則知水留胃中乆必腸潤其乆積之大
  便自應多下而解也及多大便已雖小便不得諸
  病不解其頭卓然而痛是裏解表未悉解也表未
  悉解者是因火逼汗出而從腰以下不得汗乃上
  解而下未解也故有小便不得諸在下之病今雖
[003-13a]
  裏解而其人頭卓然而痛者是表之餘邪上逆也
  足心必熱者裏之餘熱下流也糓氣者即胃氣也
  言胃中熱氣隨大便而下流也此病皆由妄行火
  刼致變難以拘定成規當診犯何逆隨證治之可
  也
服桂枝湯大汗出衇洪大者與桂枝湯如前法若形似
瘧一日再發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黄一湯
 註/服桂枝湯大汗出病不解衇洪大若煩渴者則為
[003-13b]
  表邪已入陽明是白虎湯證也今衇雖洪大而不
  煩渴則為表邪仍在太陽當更與桂枝湯如前法
  也服湯不解若形如瘧日再發者雖屬輕邪然終
  是為風寒所持非汗出必不得解故宜桂枝二麻
  黄一湯小發榮衞之汗其不用麻黄桂枝各半湯
  者蓋因大汗已出也
 集/註方有執曰服桂枝湯證轉大汗出衇轉洪大者乃
  風多寒少風邪欲散而以微寒持之兩者皆不得
[003-14a]
  解而寒熱如瘧也桂枝二麻黄一湯者重解風而
  輕扵散寒也
桂枝二麻黄一湯方
 桂枝一兩十/七銖     芍藥一兩六/銖
 麻黄十六銖/去節     甘草一兩二/銖
 杏仁十六枚/去皮尖     生薑一兩六/銖切
 大棗五枚/擘
  右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内諸
[003-14b]
  藥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日再服
 集/解張璐曰詳此方藥品與各半不殊惟銖分稍異而
  證治攸分可見仲景於差多差少之間分毫不苟
  也
太陽病得之八九日如瘧狀發熱惡寒熱多寒少其人
不嘔清便欲自可一日二三度發衇微緩者為欲愈也
衇微而惡寒者此陰陽俱虛不可更發汗更下更吐也
面色反有熱色者未欲解也以其不能得小汗出身必
[003-15a]
癢宜桂枝麻黄各半湯
 註/太陽榮衞兩傷風多寒少之病得之八九日有如
  瘧狀之寒熱熱多寒少其人不嘔小便清白者此
  裏和不受邪雖為欲愈然必審其人如瘧狀之寒
  熱一日二三度輕輕而發診其衇微且緩則知邪
  已衰正欲復表裏將和始為欲愈也若衇微不緩
  是正猶未復惡寒是邪猶未衰尚不能自愈但已
  為前之汗吐下虛其表裏不可更發汗更下更吐
[003-15b]
  也衇微惡寒表裏俱虛則面色當白今色反赤猶
  有餘邪怫鬱於表不能得小汗出宣發陽氣故面
  赤身癢未欲解也宜桂枝麻黄各半湯小小汗之
  以和榮衞自可愈也
 集/註吴人駒曰此不專事桂枝而兼合乎麻黄者謂其
  面熱身癢邪在輕虛浮淺之處惟麻黄能達也
桂枝麻黄各半湯方
 桂枝一兩十/六銖     芍藥一兩/
[003-16a]
 生薑一兩/      甘草一兩炙/
 麻黄一兩去/節     大棗四枚擘/
 杏仁二十四枚/去皮尖
  右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内諸
  藥煮取一升八合去滓温服六合
衇浮而遲面熱赤而戰惕者六七日當汗出而解反發
熱者差遲遲為無陽不能作汗其身必癢也
 註/此承上條發明面赤身癢之義也表陽氣虛故衇
[003-16b]
  浮遲邪氣怫鬱故面熱赤正虛邪盛相爭故戰惕
  也至六七日則邪當衰應汗出而解若反發熱是
  邪未衰故差遲也遲者正不勝邪也陽微怫鬱其
  身必癢以無陽氣不能宣發作汗故也
 集/註程知曰此言陽虛不能作汗之衇也浮則邪在肌
  表遲則陽虛氣怫鬱而不得越則面熱赤正與邪
  爭而不得出則身戰惕至六七日傳經盡當汗解
  之時乃不得汗反發熱者其差必遲蓋陽虚不能
[003-17a]
  領汗外出其熱邪浮於肌膚必作身癢也
太陽病發熱惡寒熱多寒少衇微弱者此無陽也不可
發汗宜桂枝二越婢一湯
 註/太陽病發熱惡寒熱多寒少此為榮衞兼病風邪
  多而寒邪少也若衇浮緊或衇浮數是表有陽邪
  鬱蒸則為無汗熱多之實邪以大青龍湯汗之可
  也今衇陽微陰弱乃為虛邪之證即有無汗熱多
  之實邪亦不可用大青龍湯更汗也蓋以衇微弱
[003-17b]
  是無太陽表衇也故不可更大汗也然既有無汗
  熱多寒少之表證麻黄桂枝石膏之藥終不可無
  故祗宜桂枝二越婢一湯之輕劑令微微似汗以
  解肌表而和榮衞也
 集/註喻昌曰此亦風多寒少之證無陽二字仲景言之
  不一無陽乃無表無津液之通稱也故以不可更
  汗為戒然非汗則風寒終不能解惟取桂枝之二
  以治風越婢之一以治寒乃為合法耳
[003-18a]
  汪琥曰不可更汗四字當是不可更大發汗意因
  其人衇微弱無陽也此方比上小發汗之方更輕
  吴人駒曰微乃微甚之微非微細之微但不過强
  耳既曰熱多衇安得微無陽者謂表之陽邪微故
  不可更大汗熱多者謂肌之熱邪甚故佐以石膏
  越婢者發越之力如婢子之職狹小其制不似大
  青龍之張大也
桂枝二越婢一湯方
[003-18b]
 桂枝十八銖/     芍藥十八銖/
 甘草十八銖/炙     石膏二十四銖/碎綿裹
 麻黄十八銖/去節     大棗四枚/擘
 生薑一兩二銖/
  右七味以水五升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内諸藥
  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本方當裁為越婢湯桂
  枝湯合之飲一升今合為一方乃桂枝湯二分越
  婢湯一分
[003-19a]
 方/解此方即大青龍湯以芍藥易杏仁也名雖越婢輔
  桂枝實則大青龍湯之變制也去杏仁惡其從陽
  而辛散用芍藥以其走陰而酸收以此易彼裁而
  用之則主治不同矣以桂枝二主之則不發汗可
  知越婢一者乃麻黄石膏二物不過取其辛凉之
  性佐桂枝二以和表而清肌熱則是寓微汗於不
  發之中亦可識也非若大青龍湯以石膏佐麻黄
  而為發汗驅肌熱之重劑也
[003-19b]
 按/桂枝二麻黄一湯治形如瘧日再發者汗出必解
  而無熱多寒少故不用石膏之凉也桂枝麻黄各
  半湯治如瘧狀熱多寒少而不用石膏更倍麻黄
  者以其面有怫鬱熱色身有皮膚作癢是知熱不
  向裏而向表令得小汗以順其勢故亦不用石膏
  之凉裏也桂枝二越婢一湯治發熱惡寒熱多寒
  少而用石膏者以其表邪寒少肌裏熱多故用石
  膏之凉佐麻桂以和榮衞非發榮衞也今人一見
[003-20a]
  麻桂不問輕重亦不問温覆與不温覆取汗與不
  取汗總不敢用皆因未究仲景之㫖麻黄桂枝祗
  是榮衞之藥若重劑温覆取汗則為發榮衞之藥
  輕劑不温覆取汗則為和榮衞之方也
 集/解吴人駒曰發散表邪皆以石膏同用者蓋石膏其
  性寒寒能勝熱其味薄薄能走表非若芩連之輩
  性寒味苦而厚不能升達也
傷寒無大熱口燥渴心煩背微惡寒者白虎加人參湯
[003-20b]
主之
 註/傷寒身無大熱不煩不渴口中和背惡寒附子湯
  主之者屬少陰病也今傷寒身無大熱知熱漸去
  表入裏也口燥渴心煩知熱已入陽明也雖有背
  微惡寒一證似乎少陰但少陰證口中和今口燥
  渴是口中不和也背惡寒非陽虛惡寒乃陽明内
  熱熏蒸扵背汗出肌疎故微惡之也主白虎湯以
  直走陽明大清其熱加人參者蓋有意以顧肌疎
[003-21a]
  也
 集/註喻昌曰此條辨證最細衇必滑而帶浮渾身無大
  熱又不惡寒但背間微覺惡寒是表邪已將罷其
  人口燥渴心煩是裏熱已大熾更不可姑待而當
  急為清解恐遲則熱深津竭無濟於事矣
傷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氣乾嘔發熱而欬或渴或利或
噎或小便不利少腹滿或喘者小青龍湯主之
 註/傷寒表不解謂衇浮緊頭痛身痛發熱無汗惡寒
[003-21b]
  之證仍在也心下有水氣謂乾嘔而欬也然水之
  為病不一故曰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少腹
  滿或喘者皆有水氣之證故均以小青龍湯如法
  加減主之也經曰三焦者決瀆之官水道出焉膀
  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太陽受
  邪若無水氣病自在經若有水氣病必犯府病府
  則膀胱之氣化不行三焦之水氣失道停上焦則
  或咳或喘或噎停中焦則或渴或乾嘔或滿停下
[003-22a]
  焦則或小便不利少腹滿或下利凡水所行之處
  皆得而病之也小青龍湯外發太陽之表實内散
  三焦之寒飲亦汗法中之峻劑與大青龍湯並得
  其名一以治太陽表實之熱躁一以治太陽表實
  之寒飲也
 集/註程知曰此明傷寒表證未解水積心下散寒滌飲
  法也
  汪琥曰明理論云青龍主風寒兩傷之疾固已傷
[003-22b]
  寒表不解則麻黄可以發中風表不解則桂枝可
  以散惟其表不解而又加之心下有水氣則非二
  湯所能發散必以小青龍湯始可袪除表裏之邪
  氣爾
小青龍湯方
 麻黄三兩去/節     芍藥三兩/
 五味子半升/     乾薑二兩/
 甘草三兩炙/     半夏半升洗/
[003-23a]
 桂枝三兩/      細辛三兩/
  右八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内諸
  藥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
  加減法
  若渴去半夏加栝蔞根三兩
  若噎者去麻黄加附子一枚炮/
  若小便不利少腹滿去麻黄加茯苓四兩
  若喘去麻黄加杏仁半升去皮尖
[003-23b]
  若微利去麻黄加蕘花如一雞子熬令赤色
 按/加蕘花如雞子大熬令赤色此必傳寫之誤蓋本
  草蕘花即芫花類也用之攻水其力甚峻五分可
  令人下行數十次豈有治停飲之微利而用雞子
  大之蕘花者乎似當改加茯苓四兩
 方/解太陽停飲有二一中風有汗為表虛五苓散證也
  一傷寒無汗為表實小青龍湯證也表實無汗故
  合麻桂二方以解外去大棗者以其性滯也去杏
[003-24a]
  仁者以其無喘也有喘者仍加之去生薑者以有
  乾薑也若嘔者仍用之佐乾薑細辛極温極散使
  寒與水俱得從汗而解佐半夏逐痰欲以清不盡
  之飲佐五味收肺氣以歛耗傷之氣若渴者去半
  夏加花粉避燥以生津也若微利與噎小便不利
  少腹滿俱去麻黄逺表而就裏也加附子以散寒
  則噎可止加茯苓以利水則微利止少腹滿可除
  矣此方與越婢湯同治水飲溢扵表而為腹脹水
[003-24b]
  腫宜發汗外解者無不隨手而消越婢治有熱者
  故方中君以石膏以散陽水也小青龍治有寒者
  故方中佐以薑桂以散陰水也
 集/解柯琴曰兩青龍俱治有表裏證皆用兩解法大青
  龍是裏熱小青龍是裏寒故發表之藥相同而治
  裏之藥則殊也此與五苓同為治表不解而心下
  有水氣然五苓治水之蓄而不行故專滲瀉以利
  水而微發其汗使水從下而去也此方治水之動
[003-25a]
  而不居故備舉辛温以散水而大發其汗使水從
  外而出也仲景發表利水諸法精義入神矣
  趙良曰溢飲之證金匱云當發其汗小青龍湯治
  之蓋水飲溢出扵表榮衞盡為之不利必倣傷寒
  榮衞兩傷之法發汗以散其水而後榮衞行經衇
  通則週身之水可消必以小青龍湯為第一義扵
  此可類推矣
傷寒心中有水氣欬而微喘發熱不渴服湯已渴者此
[003-25b]
寒去欲解也小青龍湯主之
 按/小青龍湯主之六字當在發熱不渴之下始與服
  湯已渴者之文義相屬豈有寒去欲解而更服小
  青龍湯之理乎
 註/傷寒心下有水氣欬而微喘發熱不渴此為外傷
  寒邪内停寒飲宜以小青龍湯兩解之服湯汗解
  已後渴者乃已汗寒去内燥之渴非未汗飲停不
  化之渴故曰寒去欲解也當少少與水飲之以滋
[003-26a]
  其燥令胃和自可愈也
 集/註成無已曰欬而微喘者水寒射肺也發熱不渴者
  表證未罷也與小青龍湯發表散水服湯已渴者
  裏氣温水氣散為欲解也
  方有執曰發熱不渴寒勝也故以服湯已而渴為
  寒去欲解大意與上條相彷故治亦同
  程知曰此明水寒未解治宜小青龍也心下有水
  氣寒在膈上也故喘欬發熱不渴服湯已而渴則
[003-26b]
  水寒解矣此解水氣之法當用小青龍非謂解後
  仍用小青龍也
  張璐曰風寒挾水飲為病在表者故不渴服湯後
  而渴者是為寒去津傷欲解之徵所以雖渴而不
  必服藥但當靜俟津回可也欬而微喘為水飲上
  逆今水去而渴與水逆而渴不同世本小青龍湯
  主之在寒去欲解也之下錯簡也
  汪琥曰上條云渴是未服湯而渴乃水停津液不
[003-27a]
  化而渴此條云渴是服湯已而渴乃汗後津液既
  亡而渴渴既不同豈可仍用上藥小青龍主之當
  在服湯已之上可知
下之後復發汗必振寒衇微細所以然者以内外俱虛
故也
 註/發汗當扵未下之先今下之後復發汗必振寒衇
  微細者表裏皆虛也所以然者以下之失宜則内
  守之陽虛故衇微細也以汗之失宜則外固之陽
[003-27b]
  衰故振寒也
 集/註鄭重光曰治傷寒先汗後下此定法也若下後外
  邪不盡不得已而復汗之邪雖去而内外俱虛是
  以衇細振寒所傷滋大矣
下之後復發汗晝日煩躁不得眠夜而安靜不嘔不渴
無表證衇沉微身無大熱者乾薑附子湯主之
 註/此承上條互詳衇證以出其治也既下之以虛其
  裏復發汗以虚其表陰陽兩虚陽無所附夜而安
[003-28a]
  靜不嘔不渴是内無陽證也無表證身無大熱衇
  沉微是外無陽證也表裏無陽内外俱陰惟有晝
  日煩躁不得眠一假陽證則是獨陰自治扵陰分
  孤陽自擾扵陽分非相勝乃相離也故以乾薑附
  子湯助陽以配陰蓋以陰雖盛而未相格陽氣微
  而自不依附也
 集/註喻昌曰上條但言振寒及微細之衇未定所主之
  病以虛證不一也然振寒衇微細陽虛已見一班
[003-28b]
  設晝日煩躁不得眠其為虚陽擾亂可知夜反安
  靜不嘔不渴則虛陽擾亂不兼外邪可知衇沉微
  身無大熱則煩躁為亡陽之證亁薑附子在所必
  需由此而推日中安靜夜而煩躁則為陰病而陽
  不病又可知矣
  程應旄曰下之後復發汗晝日煩躁不得眠虚陽
  擾亂外見假熱也夜安靜不嘔不渴無表證衇沉
  微身無大熱陰氣獨治内係真寒也宜乾薑附子
[003-29a]
  湯直從陰中囬陽不當扵晝日煩躁一假熱證狐
  疑也
乾薑附子湯方
 乾薑一兩/      附子一枚去皮生/用破八片
  右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頓服
發汗若下之病仍不解煩躁者茯苓四逆湯主之
 註/此又承上條言先汗後下扵法不逆病應解而仍
  不解反煩躁者以别其治也蓋汗下俱過表裏兩
[003-29b]
  虚陰盛格陽故晝夜見此擾亂之象也當以四逆
  湯壯陽勝陰更加茯苓以抑陰邪佐人參以扶正
  氣庶陽長陰消正回邪退病自解而煩躁安矣大
  青龍證不汗出之煩躁乃未經汗下之煩躁屬實
  此條病不解之煩躁乃汗下後之煩躁屬虛然衇
  之浮緊沉微自當别之恐其誤人故諄諄言之也
 集/註汪琥曰傷寒汗下則煩躁止而病解矣若陰盛之
  煩躁强發其汗則表疎亡陽復下之則裏虛亡陰
[003-30a]
  衞陽失䕶榮陰内空邪仍不解更生煩躁此亦虚
  煩虛躁乃假熱之象也祗宜温補不當散邪故以
  茯苓四逆湯主之
茯苓四逆湯方
 茯苓六兩/      人參一兩/
 甘草二兩炙/     乾薑一兩半/
 附子一枚生用去/皮破八片
  右五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七合日三
[003-30b]
  服
 方/解表裏之病治不如法先過汗後復過下或下後復
  汗誤而又誤變成壞病若其人陽盛而從熱化則
  轉屬三陽陽衰而從寒化則繫在三陰此二條煩
  躁皆壞病也煩躁雖六經俱有而多見扵太陽少
  陰者太陽為真陰之標少隂為真陽之本也未經
  汗下而煩躁多屬陽其衇實大其證熱渴是煩為
  陽盛躁為陰虛已經汗下而煩躁多屬陰其衇沉
[003-31a]
  微其證汗厥是煩為陽虛躁為陰盛也夫先下後
  汗扵法為逆外無大熱内不嘔渴似乎陰陽自和
  而實陽虛陰盛所以虛陽擾亂扵陽分故晝日煩
  躁不得眠盛隂獨治扵陰分故夜而安靜衇沉微
  是真陽將脫而煩躁也用乾薑附子壯陽以配陰
  薑附者陽中陽也生用則力更鋭不加甘草則勢
  更猛比之四逆為更峻救其相離故當急也先汗
  後下扵法為順病仍不解遽增晝夜煩躁亦是陰
[003-31b]
  盛格陽之煩躁也用茯苓四逆抑隂以回陽茯苓
  感太和之氣化伐水邪而不傷陽故以為君人參
  生氣扵烏有之鄉通血衇扵欲絶之際故以為佐
  人參得薑附補氣兼以益火薑附得茯苓補陽兼
  以瀉陰調以甘草比之四逆為稍緩和其相格故
  宜緩也一去甘草一加參苓而緩急自别仲景用
  方之妙如此
太陽病先下而不愈因復發汗以此表裏俱虚其人因
[003-32a]
致冒冐蒙汗出自愈所以然者汗出表和故也得裏未
和然後復下之
 註/太陽表病當汗不汗先下之而不愈因復發其汗
  以此表裏俱虚因虛其人致冒理必然也冒蒙者
  謂凡因病而昏冒者也然冒蒙或有汗出自愈其
  所以然者非表裏俱虛乃邪正皆衰表裏自和故
  也得汗出而自愈者和於表也得下利而自愈者
  和扵裏也得裏未和然後下之宜調胃承氣湯和
[003-32b]
  之由此推之得表未和然後汗之當以桂枝湯和
  之自在言外矣
 集/註程知曰冒者神識不清如有物為之冒蒙也得汗
  出表和而邪解矣得表和而裏未和然後下之明
  不得以其冒而認為入裏之邪遂致妄下亦不得
  以其冒而認為表之未解復妄用汗也
  汪琥曰得裏未和裏字諸註指二便言竊思經文
  中既云然後下之此専指大便而言若利小便則
[003-33a]
  不言下矣其義可不辨而自明
凡病若發汗若吐若下若亡血若亡津液隂陽自和者
必自愈
 註/凡病謂不論中風傷寒一切病也若發汗若吐若
  下若亡血若亡津液施治得宜自然愈矣即或治
  未得宜雖不見愈亦不至變諸壞逆則其邪正皆
  衰可不必施治惟當靜以俟之診其陰陽自和必
  能自愈也
[003-33b]
 集/註方有執曰陰陽以衇言而二便在其中兩者和則
  血氣無相勝負故可必自愈
  程知曰衇以左右三部匀停為無病故汗吐下後
  陰陽和者必自愈不須過治也
問曰病有戰而汗出因得解者何也答曰衇浮而緊按
之反芤此為本虛故當戰而汗出也其人本虛是以發
戰以衇浮故當汗出而解也若衇浮而數按之不芤此
人本不虛若欲自解但汗出耳不發戰也問曰病有不
[003-34a]
戰而汗出解者何也答曰衇大而浮數故知不戰汗出
而解也問曰病有不戰不汗出而解者何也答曰其衇
自微此以曽發汗若吐若下若亡血以内無津液此隂
陽自和必自愈故不戰不汗出而解也
 註/衇浮而緊邪實也按之反芤正虚也正虚邪實邪
  與正爭故發戰汗出而解也衇浮而數邪未實也
  按之不芤正不虛也正不虛邪未實邪不能與正
  争故不戰汗出而解也衇不芤知不發戰也衇不
[003-34b]
  浮知不汗出也衇自微知曽經發汗若吐若下若
  亡血也因内無津液邪正俱衰隂陽自和故不發
  戰不汗出而解也
問曰傷寒三日衇浮數而微病人身凉和者何也答曰
此為欲解也解以夜半衇浮而解者濈然汗出也衇數
而解者必能食也衇微而解者必大汗出也
 註/衇浮而數按之無力當發戰汗出而解以其人本
  虚故也衇浮而數按之有力當不發戰但汗出而
[003-35a]
  解以其人本不虛故也衇自微曽經發汗若吐若
  下若亡血不發戰不汗出而解以其人邪正皆衰
  隂陽自和故也傷寒三日未經汗吐下亡血也衇
  浮數而微病人熱減身和此謂欲解解以夜半者
  陽病至隂時則和也蓋浮數微三衇雖均為可解
  之衇然解之徵則不無别也如衇浮濈然汗出則
  邪還扵表而解衇數能食則胃和而解衇微必大
  汗出而解者以其未經汗吐下其人未虛故均不
[003-35b]
  發戰津液未傷故汗大出而解也
 集/註方有執曰三日言徧三陽也浮數不傳隂也微邪
  氣衰也夜半隂盡陽生之時也濈然和而汗出貎
  能食胃氣囘也
太陽病未解衇隂陽俱停必先振慄汗出而解但陽衇
微者先汗出而解但隂衇微者下之而解若欲下之宜
調胃承氣湯
 註/太陽病未解當見未解之衇今不見未解之衇而
[003-36a]
  隂陽衇俱停三部沉伏不見既三部沉伏不見則
  當見可死之證而又不見可死之證是欲作解之
  兆也作解之兆必先見振慄汗出而始解者乃邪
  正交爭作汗故也但作解之衇不能乆停衇之将
  出必有其先先者何先扵三部上下隂陽沉伏不
  見處求之也若從寸衇陽部微微而見者則知病
  勢向外必先汗出而解若從尺衇隂部微微而見
  者則知病勢向内必自下利而解如不自下利若
[003-36b]
  欲下之以和裏宜調胃承氣湯主之由此推之則
  可知如不自汗出若欲汗之以和表宜麻桂各半
  湯主之也觀若欲下之宜調胃承氣湯意甚輕活
  無取扵大下俱在言外矣
 集/註程應旄曰振慄汗解單指衇停者言下邊兩解不
  必有戰汗是指其衇漸出而言也
傷寒腹滿譫語寸口衇浮而緊此肝乗脾也名曰縱刺
期門
[003-37a]
 註/傷寒衇浮緊太陽表寒證也腹滿譫語太隂陽明
  裏熱也欲從太陽而發汗則有太隂陽明之裏欲
  從太隂陽明而下之又有太陽之表主治誠為兩
  難故不藥而用刺法也雖然太隂論中太陽表不
  解太隂腹滿痛而用桂枝加大黄湯亦可法也此
  肝乗脾名曰縱刺期門與上文義不屬似有遺誤
傷寒發熱嗇嗇惡寒大渴欲飲水其腹必滿自汗出小
便利其病欲解此肝乗肺也名曰横刺期門
[003-37b]
 註/傷寒發熱嗇嗇惡寒無汗之表也大渴欲飲水其
  腹必滿停飲之滿也若自汗出表可自解小便利
  滿可自除故曰其病欲解也若不汗出小便閉以
  小青龍湯先解其外外解已其滿不除十棗湯下
  之亦可愈也此肝乗肺名曰横刺期門亦與上文
  義不屬似有遺誤
太陽病欲解時從已至未上
 註/凡病欲解時必扵其經氣之旺太陽盛陽也日中
[003-38a]
  陽氣盛故從巳午未之旺時而病解
  音切
 惕音踼/日輪/切滂吉/切音栗/所留/切職亷/切
 噎一結/切音饒/苦侯/切阻立/切
 
 
 
 
[003-38b]
 
 
 
 
 
 
 
御纂醫宗金鑑卷三
[003-39a]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醫宗金鑑卷三
 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註
 辨太陽病衇證并治下篇
  太陽中風者風傷於衞也傷寒者寒傷於榮也其
  説已詳上中二篇兹以風寒兩傷榮衞俱病者疏
  為下篇蓋風寒二氣多相因而少相離有寒時不
  皆無風有風時不皆無寒風寒並發邪中於人則
[003-39b]
  榮衞兼病惟其證均無汗皆謂之實邪故立大青
  龍湯兩解之法發其寒邪外閉風邪内鬱不汗出
  而煩躁之汗也然必審其人衇不微弱無少陰證
  者乃可與之若誤施之則大汗淋漓厥逆筋惕肉
  瞤必致亡陽之變故又立真武一湯以救青龍之
  誤夫表寒裏熱者大青龍固所宜也若表裏俱熱
  則又非大青龍之所勝任爰立白虎一湯以輔青
  龍之不逮至於寒熱輕微者則更出桂枝二越婢
[003-40a]
  一湯麻黄桂枝各半湯桂枝二麻黄一湯皆兩解
  榮衞法也合上中二篇而熟讀之則三法了然以
  之施治庶不紊耳
太陽中風衇浮緊發熱惡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煩躁者
大青龍湯主之若衇微弱汗出惡風者不可服服之則
厥逆筋惕肉瞤此為逆也
 註/太陽中風衇當浮緩今衇浮緊是中風之病而兼
  傷寒之衇也中風當身不痛汗自出今身疼痛不
[003-40b]
  汗出是中風之病而兼傷寒之證也不汗出而煩
  躁者太陽鬱蒸之所致也風陽邪也寒陰邪也陰
  寒鬱於外則無汗陽熱蒸於内則煩躁此風寒兩
  傷榮衞同病故合麻桂二湯加石膏製為大青龍
  湯用以解榮衞同病之實邪也若衇微弱汗出惡
  風者即有煩躁乃少陰之煩躁非太陽之煩躁也
  禁不可服服之則厥逆筋惕肉瞤之患生而速其
  亡陽之變矣故曰此為逆也
[003-41a]
 集/註成無已曰風併於衞者為榮弱衞强寒併於榮者
  為榮强衞弱今風寒兩傷故為榮衞俱實所以宜
  大青龍湯主之也
  喻昌曰大青龍湯為太陽無汗而設與麻黄湯證
  何異因有煩躁一證兼見則非此法不解
  程應旄曰此湯非為煩躁設為不汗出之煩躁設
  若衇微弱汗出惡風者雖有煩躁證乃少陰亡陽
  之象全非汗不出而鬱蒸者比也
[003-41b]
傷寒衇浮緩身不疼但重乍有輕時無少陰證者大青
龍湯發之
 註/傷寒衇當浮緊今衇浮緩是傷寒之病而兼中風
  之衇也傷寒當身疼今身不疼是傷寒之病而兼
  中風之證也身輕邪在陽也身重邪在陰也乍有
  輕時謂身重而有時輕也若但欲寐身重無輕時
  是少隂證也今無但欲寐身雖重乍有輕時則非
  少陰證乃榮衞兼病之太陽證也衇雖浮緩證則
[003-42a]
  無汗屬實邪也故亦以大青龍湯發之前條以衇
  微汗出示禁此條以無少陰證發明蓋詳審慎重
  之至也此二條承上篇首條次條中篇首條次條再
  揭太陽風寒兩傷以為下篇榮衞兼病之提綱後
  凡稱太陽中風傷寒渉於榮衞同病者皆指此二
  條而言也
 集/註方有執曰大青龍湯一則曰主之一則曰發之何
  也主之者以煩躁之急疾屬動而言發之者以但
[003-42b]
  重之沉黙屬靜而言也
  喻昌曰無少陰證但重乍有輕時六字早已指明
  言但身重而無少陰之欲寐其為寒因可審况乍
  有輕時不似少陰之晝夜俱重又兼風因可審所
  以力驅其在表之風寒而無疑也若衇微弱身重
  欲寐則内顧少陰且不遑矣敢發之乎又曰細玩
  二條文義傷風衇本浮緩反見浮緊傷寒衇本浮
  緊反見浮緩是為傷風見寒傷寒見風兩無疑矣
[003-43a]
  又當辨無少陰證相雜則用青龍萬舉萬當矣故
  衇見微弱即不可用大青龍湯以少陰病衇必微
  細也方氏註泥弱字牽入中風之衇陽浮陰弱為
  解不思中風之衇以及誤汗等證太陽上篇已悉
  此處但歸重分别少陰以太陽膀胱經與少陰腎
  經合為表裏其在陰虚之人表邪不俟傳經早從
  膀胱襲入腎藏者有之况兩感夾陰等證臨病猶
  當細察設少陰不虧表邪安能飛渡而見身重欲
[003-43b]
  寐等證耶故有少陰證者不得已而行表散自有
  温經散邪兩相綰照之法豈可徑用青龍之猛劑
  立剷孤陽之根乎
  魏荔彤曰身重一證必須辨明但欲寐而常重則
  屬少陰誤發其汗變上厥下竭者少陰熱也變筋
  惕肉瞤者少陰寒也其犯誤汗之忌一也
大青龍湯方
 麻黄六兩/去節      桂枝二兩/
[003-44a]
 甘草二兩/炙      杏仁四十枚/去皮尖
 生薑三兩/切      大棗十二枚/擘
 石膏如雞子大/碎綿裹
  右七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黄減二升去上沫内諸
  藥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取微似汗汗出多者
  温粉撲之一服汗者停後服若復服汗多亡陽遂
  虛惡風煩躁不得眠也
 方/解名大青龍者取龍興雲雨之義也治風不外乎桂
[003-44b]
  枝治寒不外乎麻黄合桂枝麻黄二湯以成劑故
  為兼風寒中傷者之主劑也二證俱無汗故減芍
  藥不欲其收也二證俱煩躁故加石膏以解其熱
  也設無煩躁則又當從事於麻黄桂枝各半湯矣
  仲景於表劑中加大寒辛甘之品則知麻黄證之
  發熱熱全在表大青龍證之煩躁熱兼肌裏矣初
  病太陽即用石膏者以其辛能解肌熱寒能清胃
  火甘能生津液是預保陽明存津液之先着也粗
[003-45a]
  工疑而畏之當用不用必致熱結陽明斑黄狂冒
  紛然變出矣觀此則可知石膏乃中風傷寒之要
  藥故得麻桂而有青龍之名得知草而有白虎之
  號也服後取微汗汗出多者温粉撲之一服得汗
  停其後服蓋戒人即當汗之證亦不可過汗也所
  以仲景桂枝湯中不用麻黄者是欲其不大發汗
  也麻黄湯中用桂枝者恐其過汗無制也若不慎
  守其法汗多亡陽變生諸逆表遂空虛而不任風
[003-45b]
  隂盛格陽而更煩躁不得眠也
 集/解許叔微曰仲景治傷寒一則桂枝二則麻黄三則
  青龍桂枝治風麻黄治寒青龍兼治風寒不拘時
  候施與衇證相對者無不應手而愈今人皆能言
  之而未曉前人處方用藥之意多不敢用無足怪
  也
  吳綬曰大青龍湯治傷寒發熱惡寒不得汗出煩
  躁不安衇浮緊或浮數者急用此湯發汗則愈乃
[003-46a]
  仲景之妙法也譬若亢熱已極一雨而凉其理可
  見也若不曉此理見其躁熱投以寒凉之藥其害
  可勝言哉若衇微弱汗出惡風者不可用也如誤
  用之其害亦不淺所以衇證不明者多不敢用也
衇浮而緊浮則為風緊則為寒風則傷衞寒則傷榮榮
衞俱病骨節煩疼當發其汗而不可下也
 註/此發明風寒兩傷榮衞俱病之義也浮風邪衇也
  風陽也衞陽也緊寒邪衇也寒隂也榮陰也各從
[003-46b]
  其類而傷之榮衞俱病骨節煩疼是大青龍發汗
  之衇證雖發熱煩躁其熱在肌而不在胃不可下
  也
太陽病發汗汗出不解其人仍發熱心下悸頭眩身瞤
動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湯主之
 註/此申首條示人以救逆之法也首條言誤汗此條
  言過汗互文以明其義也蓋二證皆屬亡陽故均
  當以真武湯主之扶陽抑陰以救其逆也大汗岀
[003-47a]
  仍熱不解者陽亡於外也心下悸築築然動陽虚
  不能内守也頭眩者頭暈眼黑陽微氣不能升也
  身瞤動者蠕蠕然瞤動陽虛液涸失養於經也振
  聳動也振振欲擗地者聳動不已不能興起欲墮
  扵地陽虛氣力不能支也
 集/註張璐曰此為誤用大青龍因而致變者立法也汗
  岀雖多而熱不退則邪未盡而正已大傷况裏虛
  為悸上虛為眩經虛為瞤身振振摇無往而非亡
[003-47b]
  陽之象所以用真武把關坐鎮之法也
  汪琥曰或問治不在表何以方中尚用生薑蓋病
  自過汗而来雖無鬱熱可發其内外寒邪猶在用
  生薑者乃温中有發也
真武湯方見少隂篇/
太陽病二日反躁反熨其背而大汗出大熱入胃胃中
水竭躁煩必發譫語十餘日振慄自下利者此為欲解
也故其汗從腰以下不得汗欲小便不得反嘔欲失溲
[003-48a]
足下惡風大便鞕小便當數而反不數及多大便已頭
卓然而痛其人足心必熱糓氣下流故也
 註/太陽病中風傷寒二日不躁今反躁者是不得汗出
  而躁大青龍湯證也不以青龍湯發汗反以火刼
  熨背逼汗大出火邪入胃胃熱水竭則煩躁譫語
  所必發也十有餘日邪正相持持乆必爭爭必振
  慄作解然解非汗出及下利邪無從解也若自下
  利此為欲從裏解也若自汗出此為欲從表解也
[003-48b]
  今十餘日不自下利而有欲小便不得反嘔欲失
  溲者是裏不解也不自汗出而下身無汗足下惡
  風者是表不解也裏不解者大便必鞕小便當數
  而反不數則知水留胃中乆必腸潤其乆積之大
  便自應多下而解也及多大便已雖小便不得諸
  病不解其頭卓然而痛是裏解表未悉解也表未
  悉解者是因火逼汗出而從腰以下不得汗乃上
  解而下未解也故有小便不得諸在下之病今雖
[003-49a]
  裏解而其人頭卓然而痛者是表之餘邪上逆也
  足心必熱者裏之餘熱下流也糓氣者即胃氣也
  言胃中熱氣隨大便而下流也此病皆由妄行火
  刼致變難以拘定成規當診犯何逆隨證治之可
  也
服桂枝湯大汗出衇洪大者與桂枝湯如前法若形似
瘧一日再發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黄一湯
 註/服桂枝湯大汗出病不解衇洪大若煩渴者則為
[003-49b]
  表邪已入陽明是白虎湯證也今衇雖洪大而不
  煩渴則為表邪仍在太陽當更與桂枝湯如前法
  也服湯不解若形如瘧日再發者雖屬輕邪然終
  是為風寒所持非汗出必不得解故宜桂枝二麻
  黄一湯小發榮衞之汗其不用麻黄桂枝各半湯
  者蓋因大汗已出也
 集/註方有執曰服桂枝湯證轉大汗出衇轉洪大者乃
  風多寒少風邪欲散而以微寒持之兩者皆不得
[003-50a]
  解而寒熱如瘧也桂枝二麻黄一湯者重解風而
  輕扵散寒也
桂枝二麻黄一湯方
 桂枝一兩十/七銖     芍藥一兩六/銖
 麻黄十六銖/去節     甘草一兩二/銖
 杏仁十六枚/去皮尖     生薑一兩六/銖切
 大棗五枚/擘
  右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内諸
[003-50b]
  藥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日再服
 集/解張璐曰詳此方藥品與各半不殊惟銖分稍異而
  證治攸分可見仲景於差多差少之間分毫不苟
  也
太陽病得之八九日如瘧狀發熱惡寒熱多寒少其人
不嘔清便欲自可一日二三度發衇微緩者為欲愈也
衇微而惡寒者此陰陽俱虛不可更發汗更下更吐也
面色反有熱色者未欲解也以其不能得小汗出身必
[003-51a]
癢宜桂枝麻黄各半湯
 註/太陽榮衞兩傷風多寒少之病得之八九日有如
  瘧狀之寒熱熱多寒少其人不嘔小便清白者此
  裏和不受邪雖為欲愈然必審其人如瘧狀之寒
  熱一日二三度輕輕而發診其衇微且緩則知邪
  已衰正欲復表裏將和始為欲愈也若衇微不緩
  是正猶未復惡寒是邪猶未衰尚不能自愈但已
  為前之汗吐下虛其表裏不可更發汗更下更吐
[003-51b]
  也衇微惡寒表裏俱虛則面色當白今色反赤猶
  有餘邪怫鬱於表不能得小汗出宣發陽氣故面
  赤身癢未欲解也宜桂枝麻黄各半湯小小汗之
  以和榮衞自可愈也
 集/註吴人駒曰此不專事桂枝而兼合乎麻黄者謂其
  面熱身癢邪在輕虛浮淺之處惟麻黄能達也
桂枝麻黄各半湯方
 桂枝一兩十/六銖     芍藥一兩/
[003-52a]
 生薑一兩/      甘草一兩炙/
 麻黄一兩去/節     大棗四枚擘/
 杏仁二十四枚/去皮尖
  右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内諸
  藥煮取一升八合去滓温服六合
衇浮而遲面熱赤而戰惕者六七日當汗出而解反發
熱者差遲遲為無陽不能作汗其身必癢也
 註/此承上條發明面赤身癢之義也表陽氣虛故衇
[003-52b]
  浮遲邪氣怫鬱故面熱赤正虛邪盛相爭故戰惕
  也至六七日則邪當衰應汗出而解若反發熱是
  邪未衰故差遲也遲者正不勝邪也陽微怫鬱其
  身必癢以無陽氣不能宣發作汗故也
 集/註程知曰此言陽虛不能作汗之衇也浮則邪在肌
  表遲則陽虛氣怫鬱而不得越則面熱赤正與邪
  爭而不得出則身戰惕至六七日傳經盡當汗解
  之時乃不得汗反發熱者其差必遲蓋陽虚不能
[003-53a]
  領汗外出其熱邪浮於肌膚必作身癢也
太陽病發熱惡寒熱多寒少衇微弱者此無陽也不可
發汗宜桂枝二越婢一湯
 註/太陽病發熱惡寒熱多寒少此為榮衞兼病風邪
  多而寒邪少也若衇浮緊或衇浮數是表有陽邪
  鬱蒸則為無汗熱多之實邪以大青龍湯汗之可
  也今衇陽微陰弱乃為虛邪之證即有無汗熱多
  之實邪亦不可用大青龍湯更汗也蓋以衇微弱
[003-53b]
  是無太陽表衇也故不可更大汗也然既有無汗
  熱多寒少之表證麻黄桂枝石膏之藥終不可無
  故祗宜桂枝二越婢一湯之輕劑令微微似汗以
  解肌表而和榮衞也
 集/註喻昌曰此亦風多寒少之證無陽二字仲景言之
  不一無陽乃無表無津液之通稱也故以不可更
  汗為戒然非汗則風寒終不能解惟取桂枝之二
  以治風越婢之一以治寒乃為合法耳
[003-54a]
  汪琥曰不可更汗四字當是不可更大發汗意因
  其人衇微弱無陽也此方比上小發汗之方更輕
  吴人駒曰微乃微甚之微非微細之微但不過强
  耳既曰熱多衇安得微無陽者謂表之陽邪微故
  不可更大汗熱多者謂肌之熱邪甚故佐以石膏
  越婢者發越之力如婢子之職狹小其制不似大
  青龍之張大也
桂枝二越婢一湯方
[003-54b]
 桂枝十八銖/     芍藥十八銖/
 甘草十八銖/炙     石膏二十四銖/碎綿裹
 麻黄十八銖/去節     大棗四枚/擘
 生薑一兩二銖/
  右七味以水五升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内諸藥
  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本方當裁為越婢湯桂
  枝湯合之飲一升今合為一方乃桂枝湯二分越
  婢湯一分
[003-55a]
 方/解此方即大青龍湯以芍藥易杏仁也名雖越婢輔
  桂枝實則大青龍湯之變制也去杏仁惡其從陽
  而辛散用芍藥以其走陰而酸收以此易彼裁而
  用之則主治不同矣以桂枝二主之則不發汗可
  知越婢一者乃麻黄石膏二物不過取其辛凉之
  性佐桂枝二以和表而清肌熱則是寓微汗於不
  發之中亦可識也非若大青龍湯以石膏佐麻黄
  而為發汗驅肌熱之重劑也
[003-55b]
 按/桂枝二麻黄一湯治形如瘧日再發者汗出必解
  而無熱多寒少故不用石膏之凉也桂枝麻黄各
  半湯治如瘧狀熱多寒少而不用石膏更倍麻黄
  者以其面有怫鬱熱色身有皮膚作癢是知熱不
  向裏而向表令得小汗以順其勢故亦不用石膏
  之凉裏也桂枝二越婢一湯治發熱惡寒熱多寒
  少而用石膏者以其表邪寒少肌裏熱多故用石
  膏之凉佐麻桂以和榮衞非發榮衞也今人一見
[003-56a]
  麻桂不問輕重亦不問温覆與不温覆取汗與不
  取汗總不敢用皆因未究仲景之㫖麻黄桂枝祗
  是榮衞之藥若重劑温覆取汗則為發榮衞之藥
  輕劑不温覆取汗則為和榮衞之方也
 集/解吴人駒曰發散表邪皆以石膏同用者蓋石膏其
  性寒寒能勝熱其味薄薄能走表非若芩連之輩
  性寒味苦而厚不能升達也
傷寒無大熱口燥渴心煩背微惡寒者白虎加人參湯
[003-56b]
主之
 註/傷寒身無大熱不煩不渴口中和背惡寒附子湯
  主之者屬少陰病也今傷寒身無大熱知熱漸去
  表入裏也口燥渴心煩知熱已入陽明也雖有背
  微惡寒一證似乎少陰但少陰證口中和今口燥
  渴是口中不和也背惡寒非陽虛惡寒乃陽明内
  熱熏蒸扵背汗出肌疎故微惡之也主白虎湯以
  直走陽明大清其熱加人參者蓋有意以顧肌疎
[003-57a]
  也
 集/註喻昌曰此條辨證最細衇必滑而帶浮渾身無大
  熱又不惡寒但背間微覺惡寒是表邪已將罷其
  人口燥渴心煩是裏熱已大熾更不可姑待而當
  急為清解恐遲則熱深津竭無濟於事矣
傷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氣乾嘔發熱而欬或渴或利或
噎或小便不利少腹滿或喘者小青龍湯主之
 註/傷寒表不解謂衇浮緊頭痛身痛發熱無汗惡寒
[003-57b]
  之證仍在也心下有水氣謂乾嘔而欬也然水之
  為病不一故曰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少腹
  滿或喘者皆有水氣之證故均以小青龍湯如法
  加減主之也經曰三焦者決瀆之官水道出焉膀
  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太陽受
  邪若無水氣病自在經若有水氣病必犯府病府
  則膀胱之氣化不行三焦之水氣失道停上焦則
  或咳或喘或噎停中焦則或渴或乾嘔或滿停下
[003-58a]
  焦則或小便不利少腹滿或下利凡水所行之處
  皆得而病之也小青龍湯外發太陽之表實内散
  三焦之寒飲亦汗法中之峻劑與大青龍湯並得
  其名一以治太陽表實之熱躁一以治太陽表實
  之寒飲也
 集/註程知曰此明傷寒表證未解水積心下散寒滌飲
  法也
  汪琥曰明理論云青龍主風寒兩傷之疾固已傷
[003-58b]
  寒表不解則麻黄可以發中風表不解則桂枝可
  以散惟其表不解而又加之心下有水氣則非二
  湯所能發散必以小青龍湯始可袪除表裏之邪
  氣爾
小青龍湯方
 麻黄三兩去/節     芍藥三兩/
 五味子半升/     乾薑二兩/
 甘草三兩炙/     半夏半升洗/
[003-59a]
 桂枝三兩/      細辛三兩/
  右八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内諸
  藥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
  加減法
  若渴去半夏加栝蔞根三兩
  若噎者去麻黄加附子一枚炮/
  若小便不利少腹滿去麻黄加茯苓四兩
  若喘去麻黄加杏仁半升去皮尖
[003-59b]
  若微利去麻黄加蕘花如一雞子熬令赤色
 按/加蕘花如雞子大熬令赤色此必傳寫之誤蓋本
  草蕘花即芫花類也用之攻水其力甚峻五分可
  令人下行數十次豈有治停飲之微利而用雞子
  大之蕘花者乎似當改加茯苓四兩
 方/解太陽停飲有二一中風有汗為表虛五苓散證也
  一傷寒無汗為表實小青龍湯證也表實無汗故
  合麻桂二方以解外去大棗者以其性滯也去杏
[003-60a]
  仁者以其無喘也有喘者仍加之去生薑者以有
  乾薑也若嘔者仍用之佐乾薑細辛極温極散使
  寒與水俱得從汗而解佐半夏逐痰欲以清不盡
  之飲佐五味收肺氣以歛耗傷之氣若渴者去半
  夏加花粉避燥以生津也若微利與噎小便不利
  少腹滿俱去麻黄逺表而就裏也加附子以散寒
  則噎可止加茯苓以利水則微利止少腹滿可除
  矣此方與越婢湯同治水飲溢扵表而為腹脹水
[003-60b]
  腫宜發汗外解者無不隨手而消越婢治有熱者
  故方中君以石膏以散陽水也小青龍治有寒者
  故方中佐以薑桂以散陰水也
 集/解柯琴曰兩青龍俱治有表裏證皆用兩解法大青
  龍是裏熱小青龍是裏寒故發表之藥相同而治
  裏之藥則殊也此與五苓同為治表不解而心下
  有水氣然五苓治水之蓄而不行故專滲瀉以利
  水而微發其汗使水從下而去也此方治水之動
[003-61a]
  而不居故備舉辛温以散水而大發其汗使水從
  外而出也仲景發表利水諸法精義入神矣
  趙良曰溢飲之證金匱云當發其汗小青龍湯治
  之蓋水飲溢出扵表榮衞盡為之不利必倣傷寒
  榮衞兩傷之法發汗以散其水而後榮衞行經衇
  通則週身之水可消必以小青龍湯為第一義扵
  此可類推矣
傷寒心中有水氣欬而微喘發熱不渴服湯已渴者此
[003-61b]
寒去欲解也小青龍湯主之
 按/小青龍湯主之六字當在發熱不渴之下始與服
  湯已渴者之文義相屬豈有寒去欲解而更服小
  青龍湯之理乎
 註/傷寒心下有水氣欬而微喘發熱不渴此為外傷
  寒邪内停寒飲宜以小青龍湯兩解之服湯汗解
  已後渴者乃已汗寒去内燥之渴非未汗飲停不
  化之渴故曰寒去欲解也當少少與水飲之以滋
[003-62a]
  其燥令胃和自可愈也
 集/註成無已曰欬而微喘者水寒射肺也發熱不渴者
  表證未罷也與小青龍湯發表散水服湯已渴者
  裏氣温水氣散為欲解也
  方有執曰發熱不渴寒勝也故以服湯已而渴為
  寒去欲解大意與上條相彷故治亦同
  程知曰此明水寒未解治宜小青龍也心下有水
  氣寒在膈上也故喘欬發熱不渴服湯已而渴則
[003-62b]
  水寒解矣此解水氣之法當用小青龍非謂解後
  仍用小青龍也
  張璐曰風寒挾水飲為病在表者故不渴服湯後
  而渴者是為寒去津傷欲解之徵所以雖渴而不
  必服藥但當靜俟津回可也欬而微喘為水飲上
  逆今水去而渴與水逆而渴不同世本小青龍湯
  主之在寒去欲解也之下錯簡也
  汪琥曰上條云渴是未服湯而渴乃水停津液不
[003-63a]
  化而渴此條云渴是服湯已而渴乃汗後津液既
  亡而渴渴既不同豈可仍用上藥小青龍主之當
  在服湯已之上可知
下之後復發汗必振寒衇微細所以然者以内外俱虛
故也
 註/發汗當扵未下之先今下之後復發汗必振寒衇
  微細者表裏皆虛也所以然者以下之失宜則内
  守之陽虛故衇微細也以汗之失宜則外固之陽
[003-63b]
  衰故振寒也
 集/註鄭重光曰治傷寒先汗後下此定法也若下後外
  邪不盡不得已而復汗之邪雖去而内外俱虛是
  以衇細振寒所傷滋大矣
下之後復發汗晝日煩躁不得眠夜而安靜不嘔不渴
無表證衇沉微身無大熱者乾薑附子湯主之
 註/此承上條互詳衇證以出其治也既下之以虛其
  裏復發汗以虚其表陰陽兩虚陽無所附夜而安
[003-64a]
  靜不嘔不渴是内無陽證也無表證身無大熱衇
  沉微是外無陽證也表裏無陽内外俱陰惟有晝
  日煩躁不得眠一假陽證則是獨陰自治扵陰分
  孤陽自擾扵陽分非相勝乃相離也故以乾薑附
  子湯助陽以配陰蓋以陰雖盛而未相格陽氣微
  而自不依附也
 集/註喻昌曰上條但言振寒及微細之衇未定所主之
  病以虛證不一也然振寒衇微細陽虛已見一班
[003-64b]
  設晝日煩躁不得眠其為虚陽擾亂可知夜反安
  靜不嘔不渴則虛陽擾亂不兼外邪可知衇沉微
  身無大熱則煩躁為亡陽之證亁薑附子在所必
  需由此而推日中安靜夜而煩躁則為陰病而陽
  不病又可知矣
  程應旄曰下之後復發汗晝日煩躁不得眠虚陽
  擾亂外見假熱也夜安靜不嘔不渴無表證衇沉
  微身無大熱陰氣獨治内係真寒也宜乾薑附子
[003-65a]
  湯直從陰中囬陽不當扵晝日煩躁一假熱證狐
  疑也
乾薑附子湯方
 乾薑一兩/      附子一枚去皮生/用破八片
  右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頓服
發汗若下之病仍不解煩躁者茯苓四逆湯主之
 註/此又承上條言先汗後下扵法不逆病應解而仍
  不解反煩躁者以别其治也蓋汗下俱過表裏兩
[003-65b]
  虚陰盛格陽故晝夜見此擾亂之象也當以四逆
  湯壯陽勝陰更加茯苓以抑陰邪佐人參以扶正
  氣庶陽長陰消正回邪退病自解而煩躁安矣大
  青龍證不汗出之煩躁乃未經汗下之煩躁屬實
  此條病不解之煩躁乃汗下後之煩躁屬虛然衇
  之浮緊沉微自當别之恐其誤人故諄諄言之也
 集/註汪琥曰傷寒汗下則煩躁止而病解矣若陰盛之
  煩躁强發其汗則表疎亡陽復下之則裏虛亡陰
[003-66a]
  衞陽失䕶榮陰内空邪仍不解更生煩躁此亦虚
  煩虛躁乃假熱之象也祗宜温補不當散邪故以
  茯苓四逆湯主之
茯苓四逆湯方
 茯苓六兩/      人參一兩/
 甘草二兩炙/     乾薑一兩半/
 附子一枚生用去/皮破八片
  右五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七合日三
[003-66b]
  服
 方/解表裏之病治不如法先過汗後復過下或下後復
  汗誤而又誤變成壞病若其人陽盛而從熱化則
  轉屬三陽陽衰而從寒化則繫在三陰此二條煩
  躁皆壞病也煩躁雖六經俱有而多見扵太陽少
  陰者太陽為真陰之標少隂為真陽之本也未經
  汗下而煩躁多屬陽其衇實大其證熱渴是煩為
  陽盛躁為陰虛已經汗下而煩躁多屬陰其衇沉
[003-67a]
  微其證汗厥是煩為陽虛躁為陰盛也夫先下後
  汗扵法為逆外無大熱内不嘔渴似乎陰陽自和
  而實陽虛陰盛所以虛陽擾亂扵陽分故晝日煩
  躁不得眠盛隂獨治扵陰分故夜而安靜衇沉微
  是真陽將脫而煩躁也用乾薑附子壯陽以配陰
  薑附者陽中陽也生用則力更鋭不加甘草則勢
  更猛比之四逆為更峻救其相離故當急也先汗
  後下扵法為順病仍不解遽增晝夜煩躁亦是陰
[003-67b]
  盛格陽之煩躁也用茯苓四逆抑隂以回陽茯苓
  感太和之氣化伐水邪而不傷陽故以為君人參
  生氣扵烏有之鄉通血衇扵欲絶之際故以為佐
  人參得薑附補氣兼以益火薑附得茯苓補陽兼
  以瀉陰調以甘草比之四逆為稍緩和其相格故
  宜緩也一去甘草一加參苓而緩急自别仲景用
  方之妙如此
太陽病先下而不愈因復發汗以此表裏俱虚其人因
[003-68a]
致冒冐蒙汗出自愈所以然者汗出表和故也得裏未
和然後復下之
 註/太陽表病當汗不汗先下之而不愈因復發其汗
  以此表裏俱虚因虛其人致冒理必然也冒蒙者
  謂凡因病而昏冒者也然冒蒙或有汗出自愈其
  所以然者非表裏俱虛乃邪正皆衰表裏自和故
  也得汗出而自愈者和於表也得下利而自愈者
  和扵裏也得裏未和然後下之宜調胃承氣湯和
[003-68b]
  之由此推之得表未和然後汗之當以桂枝湯和
  之自在言外矣
 集/註程知曰冒者神識不清如有物為之冒蒙也得汗
  出表和而邪解矣得表和而裏未和然後下之明
  不得以其冒而認為入裏之邪遂致妄下亦不得
  以其冒而認為表之未解復妄用汗也
  汪琥曰得裏未和裏字諸註指二便言竊思經文
  中既云然後下之此専指大便而言若利小便則
[003-69a]
  不言下矣其義可不辨而自明
凡病若發汗若吐若下若亡血若亡津液隂陽自和者
必自愈
 註/凡病謂不論中風傷寒一切病也若發汗若吐若
  下若亡血若亡津液施治得宜自然愈矣即或治
  未得宜雖不見愈亦不至變諸壞逆則其邪正皆
  衰可不必施治惟當靜以俟之診其陰陽自和必
  能自愈也
[003-69b]
 集/註方有執曰陰陽以衇言而二便在其中兩者和則
  血氣無相勝負故可必自愈
  程知曰衇以左右三部匀停為無病故汗吐下後
  陰陽和者必自愈不須過治也
問曰病有戰而汗出因得解者何也答曰衇浮而緊按
之反芤此為本虛故當戰而汗出也其人本虛是以發
戰以衇浮故當汗出而解也若衇浮而數按之不芤此
人本不虛若欲自解但汗出耳不發戰也問曰病有不
[003-70a]
戰而汗出解者何也答曰衇大而浮數故知不戰汗出
而解也問曰病有不戰不汗出而解者何也答曰其衇
自微此以曽發汗若吐若下若亡血以内無津液此隂
陽自和必自愈故不戰不汗出而解也
 註/衇浮而緊邪實也按之反芤正虚也正虚邪實邪
  與正爭故發戰汗出而解也衇浮而數邪未實也
  按之不芤正不虛也正不虛邪未實邪不能與正
  争故不戰汗出而解也衇不芤知不發戰也衇不
[003-70b]
  浮知不汗出也衇自微知曽經發汗若吐若下若
  亡血也因内無津液邪正俱衰隂陽自和故不發
  戰不汗出而解也
問曰傷寒三日衇浮數而微病人身凉和者何也答曰
此為欲解也解以夜半衇浮而解者濈然汗出也衇數
而解者必能食也衇微而解者必大汗出也
 註/衇浮而數按之無力當發戰汗出而解以其人本
  虚故也衇浮而數按之有力當不發戰但汗出而
[003-71a]
  解以其人本不虛故也衇自微曽經發汗若吐若
  下若亡血不發戰不汗出而解以其人邪正皆衰
  隂陽自和故也傷寒三日未經汗吐下亡血也衇
  浮數而微病人熱減身和此謂欲解解以夜半者
  陽病至隂時則和也蓋浮數微三衇雖均為可解
  之衇然解之徵則不無别也如衇浮濈然汗出則
  邪還扵表而解衇數能食則胃和而解衇微必大
  汗出而解者以其未經汗吐下其人未虛故均不
[003-71b]
  發戰津液未傷故汗大出而解也
 集/註方有執曰三日言徧三陽也浮數不傳隂也微邪
  氣衰也夜半隂盡陽生之時也濈然和而汗出貎
  能食胃氣囘也
太陽病未解衇隂陽俱停必先振慄汗出而解但陽衇
微者先汗出而解但隂衇微者下之而解若欲下之宜
調胃承氣湯
 註/太陽病未解當見未解之衇今不見未解之衇而
[003-72a]
  隂陽衇俱停三部沉伏不見既三部沉伏不見則
  當見可死之證而又不見可死之證是欲作解之
  兆也作解之兆必先見振慄汗出而始解者乃邪
  正交爭作汗故也但作解之衇不能乆停衇之将
  出必有其先先者何先扵三部上下隂陽沉伏不
  見處求之也若從寸衇陽部微微而見者則知病
  勢向外必先汗出而解若從尺衇隂部微微而見
  者則知病勢向内必自下利而解如不自下利若
[003-72b]
  欲下之以和裏宜調胃承氣湯主之由此推之則
  可知如不自汗出若欲汗之以和表宜麻桂各半
  湯主之也觀若欲下之宜調胃承氣湯意甚輕活
  無取扵大下俱在言外矣
 集/註程應旄曰振慄汗解單指衇停者言下邊兩解不
  必有戰汗是指其衇漸出而言也
傷寒腹滿譫語寸口衇浮而緊此肝乗脾也名曰縱刺
期門
[003-73a]
 註/傷寒衇浮緊太陽表寒證也腹滿譫語太隂陽明
  裏熱也欲從太陽而發汗則有太隂陽明之裏欲
  從太隂陽明而下之又有太陽之表主治誠為兩
  難故不藥而用刺法也雖然太隂論中太陽表不
  解太隂腹滿痛而用桂枝加大黄湯亦可法也此
  肝乗脾名曰縱刺期門與上文義不屬似有遺誤
傷寒發熱嗇嗇惡寒大渴欲飲水其腹必滿自汗出小
便利其病欲解此肝乗肺也名曰横刺期門
[003-73b]
 註/傷寒發熱嗇嗇惡寒無汗之表也大渴欲飲水其
  腹必滿停飲之滿也若自汗出表可自解小便利
  滿可自除故曰其病欲解也若不汗出小便閉以
  小青龍湯先解其外外解已其滿不除十棗湯下
  之亦可愈也此肝乗肺名曰横刺期門亦與上文
  義不屬似有遺誤
太陽病欲解時從已至未上
 註/凡病欲解時必扵其經氣之旺太陽盛陽也日中
[003-74a]
  陽氣盛故從巳午未之旺時而病解
  音切
 惕音踼/日輪/切滂吉/切音栗/所留/切職亷/切
 噎一結/切音饒/苦侯/切阻立/切
 
 
 
 
[003-74b]
 
 
 
 
 
 
 
御纂醫宗金鑑卷三


禮記述註 禮記析疑 檀弓疑問 禮記訓義擇言 深衣考誤 大戴禮記 夏小正戴氏傳 三禮圖集注 三禮圖 學禮質疑 讀禮志疑 郊社禘祫問 參讀禮志疑 禮書 禮書綱目 五禮通考 書儀 家禮 泰泉鄉禮 朱子禮纂 辨定祭禮通俗譜 春秋左傳注疏 春秋公羊傳注疏 春秋穀梁注疏 春秋釋例 春秋集傳纂例 春秋集傳微旨 春秋集傳辨疑 春秋名號歸一圖 春秋年表 春秋尊王發微 春秋皇綱論 春秋通義 春秋權衡 劉氏春秋傳 劉氏春秋意林 春秋傳說例 孫氏春秋經解 蘇氏春秋集解 春秋辨疑 崔氏春秋經解 春秋本例 春秋五禮例宗 春秋通訓 葉氏春秋傳 春秋考 呂氏春秋集解 胡氏春秋傳 高氏春秋集註 春秋後傳 左氏傳說 左氏傳續說 左氏博議 春秋比事 春秋左傳要義 春秋分記 春秋講義 春秋集義 張氏春秋集注 春秋王霸列國世紀編 春秋通說 洪氏春秋說 春秋經筌 春秋集傳詳說 讀春秋編 春秋集傳釋義大成 春秋纂言 春秋提綱 春秋諸國統紀 春秋本義 程氏春秋或問 三傳辨疑 春秋讞義 春秋會通 春秋闕欵 春秋集傳 春秋師說 春秋左氏傳補註 春秋金鎖匙 春秋屬辭 春秋胡傳附錄纂疏 春秋春王正月考 春秋書法鉤元 春秋大全 春秋經傳辨疑 春秋正傳 左傳附注 春秋胡氏傳辨疑 春秋明志錄 春秋正旨 春秋輯傳 春秋億 春秋事義全考 春秋左傳屬事 春秋胡傳考誤 左氏釋 春秋質疑 春秋孔義 春秋辯義 讀春秋略記 春秋四傳質 左傳杜林合注 日講春秋解義 欽定春秋傳說彙纂 御纂春秋直解 左傳杜解補正 春秋稗疏 春秋四傳糾正 春秋平議 讀左日鈔 左傳事緯 春秋毛氏傳 春秋簡書刋誤 春秋屬辭比事記 春秋地名考略 春秋管窺 春秋闕如編 春秋宗朱辨義 春秋通論 春秋世族譜 五禮通考 第五冊 五禮通考 第六冊 五禮通考 第七冊 五禮通考 第八冊 書儀 家禮 泰泉鄉禮 朱子禮纂 辨定祭禮通俗譜 春秋左傳注疏 第一冊 春秋左傳注疏 第二冊 春秋公羊傳注疏 春秋穀梁傳注疏 春秋箴膏肓.起廢疾.發墨守 春秋釋例 春秋集傳纂例 春秋集傳微旨 春秋集傳辨疑 春秋名號歸一圖 春秋年表 春秋尊王發微 春秋皇綱論 春秋通義 春秋權衡 劉氏春秋傳 春秋意林傳 春秋傳說例 孫氏春秋經解 蘇氏春秋集解 春秋辨疑 崔氏春秋經解 春秋本例 春秋五禮例宗 春秋五禮例宗 春秋通訓 葉氏春秋傳 春秋考 春秋左傳讞 春秋公羊傳讞 春秋穀梁傳讞 呂氏春秋集解 胡氏春秋傳 高氏春秋集注 陳氏春秋後傳 左氏傳說 左氏傳續說 左氏博議 春秋比事 春秋左傳要義 春秋分記 春秋講義 春秋集義 張氏春秋集注 春秋王霸列國世紀編 春秋通說 洪氏春秋說 春秋經筌 呂氏春秋或問 春秋集傳詳說 讀春秋編 春秋集傳釋義大成 春秋纂言總例 春秋提綱 春秋諸國統紀 春秋本義 程氏春秋或問 三傳辨疑 春秋讞義 春秋會通 春秋闕疑 春秋集傳 春秋師說 春秋左氏傳補注 春秋金鎖匙 春秋胡傳附錄纂疏 春秋屬辭 春秋春王正月考 春秋書法鉤元 春秋大全 春秋經傳辨疑 春秋正傳 左傳附注 春秋胡氏傳辨疑 春秋明志錄 春秋正旨 春秋輯傳 春秋億 春秋事義全考 春秋左傳屬事 春秋胡傳考誤 左氏釋 春秋質疑 春秋孔義 春秋辯義 讀春秋略記 春秋四傳質 左傳杜林合注 日講春秋解義 欽定春秋傳說彙纂 御纂春秋直解 左傳杜解補正 春秋稗疏 春秋四傳糾正 春秋平義 讀左日鈔 左傳事緯 春秋毛氏傳 春秋簡書刊誤 春秋屬辭比事記 春秋地名考略 春秋管窺 左傳折諸 公羊折諸 穀梁折諸 春秋闕如編 春秋宗朱辨義 春秋通論 春秋世族譜 春秋長曆 惠氏春秋說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