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金匱要畧論註 > 金匱要略論註 卷三


[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金匱要畧論註巻三    漢 張機 撰
             嘉興徐彬 註
  百合狐惑陰陽毒
論曰百合病者百脉一宗悉致其病也意欲食復
不能食嘗黙黙欲卧不能卧欲行不能行飲食或
有美時或有不欲聞食臭時如寒無寒如熱無熱
口苦小便赤諸藥不能治得藥則劇吐利如有神
[003-1b]
靈者身形如和其脉㣲數每溺時頭痛者六十日
乃愈若溺時頭不痛淅淅然者四十日愈若溺時
快然但頭眩者二十日愈其證或未病而預見或
病四五日而出或病二十日或一月後見者各隨
證治之
 註曰此言傷寒虚勞之人都有正氣不能禦邪致浸
 淫脉現證雜亂不能復分經絡曰百合病謂周身百
 脉皆病然若有所宗而主之以致各病而各不能專
[003-2a]
 持其病者但覺行住坐卧飲食皆妨而寒熱口苦便
 赤吐利諸症且得藥則劇身形反如和毫無可捉摸
 而唯其脉㣲數似屬闕/    轉為患現證不能
 食黙黙不能卧似屬闕/   口苦似屬少陽小便
 赤似屬太陽吐利似屬三焦腑病未深入臓故恐邪
 久留連陽經摶結于腦則猝難脫身而非不治之病
 但于溺時而頭痛者知其深曰六十日愈謂月再週
 而隂勝則傷邪自平也頭不痛而淅淅然則病稍淺
[003-2b]
 矣快然而頭眩則邪更淺矣故愈日以漸而速也至
 其病發之先後逺近無非視内氣并邪蓄之淺深故
 曰各随證治之乃千金曰其状惡寒而嘔者病在上
 焦也二十三日當愈其状腹滿㣲喘大便堅三四日
 一大便時復小溏者病在中焦也六十三日當愈其
 状小便淋瀝而難者病在下焦也三十三日當愈各
 随證治之則知此病有摶邪在内而㣲有三焦之分
 者其治法又當分三焦而和之可知矣
[003-3a]
百合病發汗後者百合知母湯主之 百合病下之後
者滑石代赭湯主之
 註曰十二經絡皆朝宗于肺而氣口成寸乃仲景註
 百合病云百脉一宗悉致其病豈非謂百脉之病無
 可名状一宗于肺而為病乎百合者味甘平㣲苦色
 白陽中之隂補肺藥也觀其用之為主而即以百合
 名病則仲景因肺為治之意不更曉然乎然不明言
 肺何也盖百合病乃傷寒餘邪留連陽經而浸
[003-3b]
 各腑之隂無正氣以統之各自為病互相牽引若出
 一宗而現證無一是肺則知病雖不在肺而肺之治
 節實不行矣故以百合之夜合屬隂色白歸肺瓣瓣
 相附無往不合者補肺之正氣以合于他臓而理其
 滯者為主其在汗後者汗過傷陽陽虚熱欝不可攻
 補故以百合同知母之保肺清胃而滋腎者以飬其
 隂加之泉水以清其熱而陽邪自化也其在下後者
 下多傷隂虚邪在隂隂虚火逆攻補無益故以百合
[003-4a]
 同滑石之通竅代赭之鎮逆者以通陽氣加之泉水
 以㵼其熱而隂氣自調也
百合知毋湯方
 百合七枚/  知母三兩/
 右先以水洗百合漬一宿當白沬出去其水更以泉
 水二升煎取一升去滓别以泉水二升煎知毋取一
 升後合煎取一升五合分温再服
滑石代赭湯方
[003-4b]
 百合七枚/滑石三兩碎/綿褁代赭石如弹丸/碎綿裹
 右先以水洗百合浸一宿當白沬出去其水更以泉
 水二升煎取一升别以泉水二升煎滑石去渣取一
 升後合和重煎分温服
百合病吐之後者百合雞子湯主之
 註曰吐傷元氣而隂精不上奉故百合病在吐之者
 須以雞子黄之飬隂者同泉水以滋元隂協百合以
 行肺氣則氣血調而隂陽自平
[003-5a]
百合雞子湯方
 百合七枚/ 雞子黄一枚/
 右先以水洗百合浸一宿當白沬出去其水更以泉
 水二升煎取一升去滓内雞子黄攪匀煎五分温服
百合病不經吐下發汗病形如初者百合地黄湯
 註曰既不經吐下發汗則無傷隂傷陽之可慮但病
 形如初初者即傷寒論所謂太陽病是也如初不觧
 是陽經之困極而隂氣亦耗竭矣心為五臓之主故
[003-5b]
 以生地之凉血補心者同百合泉水飬隂以化其陽
 經之久邪
百合地黄湯方
 百合七枚/ 生地黄汁一升/
 右以水洗百合漬一宿當白沬出去其水更以泉水
 二升煎取一升去滓内地黄汁煎取一升五合分温
 再服中病勿更服大便當如漆
百合病一月不觧變成渇者百合洗方主之
[003-6a]
 註曰渇有陽渇有隂渇若百合病一月不觧而變成
 渇其為隂虚火熾無疑矣隂虛而邪氣蔓延陽不随
 之而病乎故以百合洗其皮毛使皮毛之竅得其平
 而通氣于隂即是肺朝百脉輸精液於皮毛脉合精
 行氣于腑之理食煮餅假麥氣以助精液也勿食鹽
 豉恐傷隂血也
百合洗方
 百合一升以水一斗漬一宿洗身洗後食煑餅勿食/鹽䜴
[003-6b]
百合病渇不差者括蔞牡蠣散主之
 註曰渇不差是雖百合湯洗而無益矣明是中之隂
 氣未復隂氣未復由于陽亢也故以括蔞根清胸中
 之熱牡蠣清下焦之熱與上平陽以救隂同法但此
 從其内治耳故不用百合而作散
括蔞牡蠣㪚方
 括蔞根   牡蠣熬等分/
 右為細末飲服方寸匕日三服
[003-7a]
百合病變發熱者百合滑石㪚主之
 註曰仲景甞謂發于陽部其人振寒而發熱則知變
 發熱者内熱不已于肌膚而陽分亦熱故以滑石
 清腹中之熱以和其内而平其外兼百合壮肺氣以
 調之不用泉水熱已在外不欲過寒傷隂故曰當㣲
 利謂畧疏其氣而隂平則除也
百合滑石散方
 百合一兩/炙  滑石二兩/
[003-7b]
 右為㪚飲服方寸匕日三服當㣲利者止服熱則除
百合病見于隂者以陽法救之見于陽者以隂法救之
見陽攻隂復發其汗此為逆見隂攻陽乃復下之此亦
為逆
 註曰此叚總結全篇謂百合病同是内氣與傷寒餘
 邪相併留連無已不患増益而患因循故病在下後
 及變渇渇不止所謂見于隂也勢必及陽至陽亦病
 而無可為矣故以滑石通徹其毛竅之閉百合利其
[003-8a]
 皮毛之陽在内之陽燥括蔞牡蠣飬其腹内之陽陽
 得其平隂邪欲傳之而不受則隂經之邪漸消矣所
 謂以陽法救之也病在汗後及下後及病形如初及
 變發熱皆所謂見于陽也勢必及隂至隂亦病而無
 可為矣故以知母闕/   之隂雞子飬其血分之
 隂生地壮其闕/    發于肌表者滑石以和其
 腸胃之隂闕/    邪欲傳之而不受則陽中之
 邪漸消矣所謂以隂法救之也然而救也非攻也若
[003-8b]
 用汗下之法則是攻矣故見陽攻隂隂虚陽将襲之
 而况云救乎然使陽即有欲襲之勢非陽之強也故
 曰復發其汗此為逆謂初誤在攻隂此又誤在治陽
 也見隂攻陽陽虚隂将襲之而况云救乎然使隂即
 有欲襲之勢非隂之強也故曰乃復下之此亦為逆
 謂初誤在攻陽此又誤在治隂也
 論曰陽法隂法即和隂和陽之法也以此相救即和
 其未病意内經所謂用隂和陽用陽和隂也故諸治
[003-9a]
 法皆以百合補肺而使流氣于腑所謂氣歸于權衡
 權衡以平也皆以泉水清邪熱而使受成于肺金所
 謂炎蒸得清肅而萬物容平也但病見陽加一二味
 以和其隂病見隂加一二味以和其陽耳或曰滑石
 亦屬隂品以為和陽藥何也曰氣屬陽竅通陽小便
 利則氣化滑石色白味淡隂中陽藥也能利竅通便
 則氣暢氣暢而陽自和也或曰然則滑石既以和陽
 逮後變發熱又以之和隂何也曰百合病至發熱此
[003-9b]
 又隂病不已而陽乃併病與陽獨病不同故外既熱
 且安其内而以滑石之凉寒潤下者主之然即不敢
 與泉水並用以大傷其隂則内隂自和而外陽無忤
 亦所謂隂法救之也若渇不瘥者乃百合變渇既和
 皮毛之陽而不應則隂中之陽必燥矣花粉牡蠣皆
 味輕色白隂中陽藥以之退隂火而復元陽故亦能
 和陽也
狐惑之為病状如傷寒黙黙欲眠目不得閉卧起不安
[003-10a]
蝕于喉為惑蝕于隂為狐不欲飲食惡間食臭其面目
乍赤乍黒乍白蝕于上部則聲嗄甘草㵼心湯主之蝕
于下部則咽乾苦參湯洗之蝕于肛者雄黄薰之千金/肛字
下有/外字
 註曰狐惑虫也虫非狐惑而因病以名之欲人因名
 思義也大抵皆濕熱毒所為之病故状如傷寒謂温
 熱無奈畧似傷寒而病不在表也隂分受熱故黙黙
 欲眠然目不得閉隂火隔陽在目也卧起不安病在
[003-10b]
 内外不自適也于是毒盛在上侵蝕于喉為惑謂熱
 如惑亂之氣感而生也毒偏在下侵蝕于隂為
 狐謂柔害而幽隠如狐性之隂也蝕者若有食之而
 不見其形如日月之蝕也濕熱既盛隂火傷胃不思
 飲食惡聞食臭矣面者陽明之標目者厥隂之標内
 有毒氣去来故乍赤乍黒乍白變現不一然上部毒
 盛則所傷在氣而聲嗄藥用半夏㵼心湯謂病雖由
 濕熱毒使中氣健運氣自不能逆而在上熱何能聚
[003-11a]
 而在喉故以參甘薑壮其中氣為主芩連清熱為
 臣而以半夏降逆為佐也下部毒盛所傷在血而咽
 乾喉屬陽咽屬隂也藥用苦參薰洗以去風清熱而
 殺䖝也蝕于肛則不獨随經而上侵咽濕熱甚而糜
 爛于下矣故以雄黄薰之雄黄之殺虫去風觧毒更
 有力也
甘草㵼心湯方
 甘草四兩/炙黄芩三/兩 乾薑三/兩 半夏半/升 黄連一/兩
[003-11b]
 大十二/枚劈人參三/兩
 右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温服
 一升日三服
參雄薰方
 苦參一升以水一斗煎取七升去滓燻洗日三 雄
 黄一味為末筒瓦二枚合之燒向肛燻之
病者脉數無熱㣲煩黙黙但欲卧汗出初得之三兩日
目赤如鳩眼七八日目四眥黒若能食者膿已成也赤
[003-12a]
豆當歸散主之
 註曰此言人病濕熱侵隂有類于狐惑而加甚者故
 繼狐惑證而曰病者乃槩詞如驚悸篇中論瘀血先
 提病人病者起非即指狐惑病也觀後用藥絶不同
 于治狐惑可知矣謂脉數隂分熱也無熱不在表也
 更㣲煩黙黙但欲卧汗出隂分熱可知但初得之僅
 止于熱故二三日目赤如鳩眼目通于厥隂熱氣乘
 之故赤鳩鴿也七八日熱極而肌傷則四眥黒火乘
[003-12b]
 胃則反能食肌傷則膿故曰膿已成也然狐惑但欲
 眠此言欲卧則昏然欲睡乃邪獨乘隂而更甚矣藥
 用赤豆當歸者赤小豆善去濕而觧毒清熱當歸辛
 散主下焦隂分之病故以此引豆入血分而去其濕
 熱毒非補之也
赤豆當歸散方
 赤小豆三升浸令/毛出曝乾 當歸十兩/
 右二味杵為㪚漿水服方寸匕日三服
[003-13a]
陽毒之為病面赤班班如錦紋咽喉痛唾膿血五日可
治七日不可治升麻鱉甲湯主之
 註曰内經云傷于寒皆為熱病然邪在陽經久而熾
 盛則為毒矣故有陽毒之病其病乃熱榮衛摶結
 于胃上于咽喉總是陽熱故熾于上焦而肝脾之隂
 不交面者陽明之氣所注故火熱盛而面赤班班如
 錦也咽喉雖有隂陽之分大火所衝玉石無分故咽
 喉俱痛也陽經熱盛心火并之心主血則化而為膿
[003-13b]
 病在上焦故唾也陽毒病甚雖非傷寒傳經之比然
 人身經脉遞運五日經氣未徧故可治七日則隂陽
 經氣已週而再行故不可治藥用升麻鱉甲湯此熱
 摶氣血不可直折故以升麻合生甘草升散熱毒為
 主而以雄黄觧毒為臣鱉甲當歸以理其肝隂為佐
 蜀椒導其熱氣為使非陽毒反起于隂經而用鱉甲
 也盖治病之法病在陽必兼和其隂即兵家伐魏救
 趙之法耳亦即所謂病見于陽以隂法救之也然非
[003-14a]
 補也
隂毒之為病面目青身痛如被杖咽喉痛五日可治七
日不可治升麻鱉甲湯去雄黄蜀椒主之
 註曰寒邪直中隂經久而不觧則為毒矣故有隂毒
 之病其病乃直中于腎浸肝脾寒氣凛烈所至疼
 痛面目者肝脾之精所及也土受寒侵木乃乗之故
 色青寒侵肌肉與衛氣相争故痛如被杖咽喉亦痛
 者少隂脉上至咽故有伏寒者咽必痛喉雖屬陽痛
[003-14b]
 甚則氣相應也然邪總以相傳而深深則難治故亦
 曰五日可治七日不可治藥用升麻鱉甲獨去蜀椒
 雄黄者盖隂邪為毒雖隂亦有隂燥之氣則温之無
 益即攻之亦偏而鮮濟故去蜀椒之温雄黄之猛而
 但以鱉甲當歸走肝和隂以止痛升麻甘草從脾升
 㪚以化其寒謂直折而有剛燥之患不若辛平而得
 散觧之功也
升麻鱉甲湯方
[003-15a]
 升麻二/兩 蜀椒一兩炒/去汗雄黄五錢/研甘草
 當歸一/兩 鱉甲手指大/一片炙
 右六味以水四升煮取一升頓服之老小再服出汗
  隂毒去蜀椒雄黄
 
 
 
 
[003-15b]
 
 
 
 
 
 
 
 金匱要畧論註卷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