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理學類編 > 理學類編 卷四


[004-1a]
欽定四庫全書
 理學類編卷四     明 張九韶 撰
   地理
屈子天問九州安錯川谷何洿東流不溢孰知其故
 朱子曰錯置也洿深也水注海曰川注川曰溪注溪
 曰谷此章三問今答之曰九州所錯天地之中也川
 谷之洿衆流之㑹也不溢之故則列子曰渤海之東
 不知幾億萬里有大壑焉實惟無底之谷名曰歸墟
[004-1b]
 八紘九野之水天漢之流莫不注之而無增無减焉
 莊子曰天下之水莫大於海萬川歸之不知何時止
 而不盈尾閭泄之不知何時已而不虛柳子曰東窮
 歸墟又環西盈脈穴土區而濁濁清清墳墟燥疏滲
 渇而升充融有餘泄漏復行器運浟浟又何溢焉三
 子之言遞相祖述而柳又明歸墟之泄非出之天地之
 外也但水入於東而復遶於西又滲縮而升乃復出
 於髙原而下流於東耳此其説亦近似矣然以理驗
[004-2a]
 之則天地之化往者消而來者息非以往者之消復
 為來者之息也水流東極氣盡而散如沃焦釡無有
 遺餘故歸墟尾閭亦有沃焦之號非如未盡之水山
 澤通氣而流注不窮也
又問東西南北其脩孰多南北順㯐其衍幾何 朱子
 曰脩長也㯐狹而長也衍餘也此問四方長短若何
 若謂南北狹而長則其長處所餘又計多少也答曰
 地之形量固當有窮但既非人力所能徧歴算術所
[004-2b]
 能推知而書傳臆說又不足信惟靈憲所言八極之
 廣原於歴算若有据依然非專言地之廣狹也柳對
 直謂其極無方則又過矣
問周公定豫州為天地之中東西南北各五千里今其
 邊無極而南方交趾際海道里夐殊何以云各五千
 里朱子曰此但以中國地段四方相去言之未說極
 邊與際海處南邊雖近海然地形則未盡如海外有
 島夷諸國則地雖連屬彼處海猶有底至海無底處
[004-3a]
 地形方盡周公以土圭測天地之中則豫州為中而
 南北東西際天各逺許多至於北逺而南近則地形
 有偏耳所謂地不滿東南也
或問周禮以土圭之法測土深正日景以求地中日南
 則景短多暑日北則景長多寒日東則景夕多風日
 西則景朝多隂鄭註云日南謂立表處太南近日也
 日北謂立表處太北逺日也景夕謂日昳景乃中立
 表處太東近日也景朝謂日未中而景中立表處太
[004-3b]
 西逺日也朱子曰景夕多風景朝多隂此二句鄭註
 不可非但説倒了看來景夕者景晩也謂日未中而
 景已中蓋立表處近南則取日近午前景短而午後
 景長也景朝者謂日已過午而景猶未中蓋立表太
 北而取日逺午前景長而午後景短也問多隂多風之
 説曰今近東之地自是多風如海邊諸郡極多風每
 如期而至如春必東風夏必南風不如此間之無定
 盖土地曠濶無髙山之限故風各以其方至某舊在
[004-4a]
 漳泉驗之早間則風始生至午而盛午後則風力漸
 微至晚則更無一㸃風色未嘗少差蓋風隨陽氣生
 日方升則陽氣生至午而陽氣盛午後則陽氣微故
 風亦從而盛衰如西北邊多隂非特山髙障蔽之故
 自是陽氣到彼處衰謝蓋日到彼方午則彼已甚晚
 不乆即落故西邊不甚見日古語云蜀之日越之雪
 言其少也所以蜀有漏天言其地多雨如天漏然以
 此觀之天地之不甚濶以日月所照及寒暑風隂觀
[004-4b]
 之可以騐矣
朱子曰河圖言崑崙者地之中也地下有八柱互相牽
 制名山大川孔穴相通素問曰天不足西北地不滿
 東南註云中原地形西北髙東南下今百川滿湊東
 之滄海則東西南北髙下可知矣
或問天竺國去處極濶朱子曰以崑崙山言之天竺直
 崑崙之正南所以土地濶而所生亦多異人水經云
 崑崙取嵩山五萬里看來不㑹如此逺蓋中國至于
[004-5a]
 闐二萬里于闐去崑崙無緣更有三萬里文昌雜録
 記于闐遣使來貢獻使者自言其西千三百餘里即
 崑崙山今中國在崑崙之東南而天竺諸國在其正
 南水經又云黄河自崑崙東北流入中國如此則崑
 崙當在西南上或又云西北不知如何恐河流曲折
 多入中國後方見其東北流耳佛書所説阿耨山者
 即崑崙也云山頂有阿耨大池水分流四面去為四
 大水入中國者黄河入東海其三面各入南西北海
[004-5b]
 如弱水黒水之類大抵地形如饅頭其撚尖則崑崙
 也
朱子曰自古無人窮至北海想北海只挨著天殻邊過
 緣北邊地長其勢北海不甚濶地之下與地之四邊
 皆海水周流地接水上與天接天包水與地
問佛家所謂天地四州之説果有之否曰佛書有之中
 國為南禪部州天竺諸國皆在南禪部州東弗于逯
 西瞿耶厄北鬱單越亦如鄒衍所説赤縣之類四州
[004-6a]
 統名娑婆世界如是世界凡有幾所而娑婆世界獨
 居其中其形正圓故所生人物亦獨圓正象其地形
 蓋得天地之中氣其他世界則形皆偏側尖缺而環
 處娑婆世界之外不得天地之正氣故所生人物亦
 多不正但其言日初出時先照娑婆世界故其氣和
 其他世界則日之所照或正或昃故氣不和只他此
 説便自可破彼言日之所照必經歴諸世界了然後
 入地則一日之中須歴照四處方得周匝今纔照得
[004-6b]
 娑婆一處即已曛黒若更照其他三處經多少時節
 如此則夜須極長何故今中國晝夜有均停時而冬
 夏漏刻長短相去亦不甚逺其説於是不通矣
朱子曰分野之説始見於春秋時而詳於漢志然今左
 傳所載大火辰星之説又却只因其國之先曾主二
 星之祀而已是時又未有所謂趙魏晉者然後來占
 星者又却有驗殊不可曉 魯齋鮑氏曰分星禮經
 所載不可磨也其説有三伶州鳩曰嵗星所在則我
[004-7a]
 之分野古堪輿書亡後郡國所入非古嵗星或北或
 西與古受封所在不同一也唐虞及夏萬國殷周千
 七百國並依附十二州以係十二次之星法先王命
 親之意以主祀為重如封閼伯商丘主辰為商星商
 人是因封實沈大夏主參為夏星唐人是因唐後為
 晉參為晉星二也今以分野次舍考之青州在東𤣥
 枵却在北雍州在西鶉首却在南以至揚東南星紀
 在北冀東北大梁在西徐東降婁西豫與三河居中
[004-7b]
 大火在正東鶉火在南此躔次之最差者也三説不
 同識者當自擇之 今按周禮春官保章氏以星土
 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以觀妖祥鄭氏註
 星土星所主土也封猶界也十二次之分星紀吳越
 也𤣥枵齊也娵訾衛也降婁魯也大梁趙也實沈晉
 也鶉首秦也鶉火周也鶉尾楚也壽星鄭也大火宋
 也析木燕也此分野之妖祥主用客星彗孛之氣為
 象
[004-8a]
朱子曰冀州正是天地中間好風水山脈從雲中發來
 雲中正髙脊處自脊以西之水則西流入于龍門西
 河自脊以東之水則東流入于海前面一條黄河環
 繞右畔是華山自華來至中為嵩山是謂前案遂過
 去為泰山聳于左淮南諸山為第二重案江南諸山
 為第三重案
或問天下之山西北最髙朱子曰然自闗中一支生下
 函谷以至嵩少東盡泰山此是一支又自嶓冢漢水
[004-8b]
 之北生下一支至揚州而盡江南諸山則又自岷山
 分一支以盡乎兩浙閩廣
朱子曰大凡兩山夾行中間必有水兩水夾行中間必
 有山江出岷山岷山夾江兩岸而行那邊一支去為
 江北許多去處這邊一支為湖南又一支為建康又
 一支為福建二廣
朱子曰岷山之脈其一支為衡山者已盡於九江之西
 其一支又南而東度桂嶺者則包湘源而北徑袁潭
[004-9a]
 之境以盡於廬阜其一支又南而東度大庾嶺者則
 包彭蠡之源以北盡於建康其一支則又東包浙江
 之源而北其首以盡㑹稽南其尾以盡乎閩粤也
朱子曰江西山皆是五嶺贑上來自南而北故皆逆閩
 中山却是自北而南故皆順又曰閩中之山多自北
 來水皆東南流江浙之山多自南來水多北流
九峯蔡氏曰河北諸山根本脊脈皆自代北寰武嵐憲
 諸州乘髙而來其脊以西之水則西流以入龍門西
[004-9b]
 河之上流其脊以東之水則東流而為桑乾幽冀以
 入于海其西一支為壺口太岳次一支包汾晉之源
 而南出以為析城王屋而又西折以為雷首又次一
 支乃為大行又次一支乃為恒山此大河北境之山
 也其江漢南境之山則岷山之脈其北一支為衡山
 而盡於洞庭之西其南一支度桂嶺北經袁筠之地
 至德安之敷淺原二支之間湘水間斷衡山在湘水
 西南敷淺原在湘水東北孔氏以為衡山之脈連延
[004-10a]
 而為敷淺原者非也
    右論地理之廣闊 愚按淮南子地形訓言
    闔四海之内東西二萬八千里南北二萬六
    千里禹乃使大章步自東極至于西極二億
    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使豎亥步自北
    極至于南極二億二萬三千五百里七十五
    步此皆荒誕無稽之語故今不取
程子曰今夫海水潮日出則水涸是潮退也其涸者已
[004-10b]
 無也月出則潮水復生却不是將已涸之水為潮水
 自然能生也
邵子曰海潮者地之喘息也所以應月者從其類也
朱子曰潮汐之説余襄公言之尤詳大抵天地之間東
 西為緯南北為經故子午卯酉為四方之正位而潮
 之進退以月至此位為節耳以氣之消息言之則子
 者隂之極而陽之始午者陽之極而隂之始卯為陽
 中酉為隂中也 今按余襄公安道之言曰潮之漲
[004-11a]
 退海非增减盖月之所臨則水往從之日月右轉而
 天左旋一日一周臨於四極故月臨卯酉則水漲乎東
 西月臨子午則潮平乎南北彼竭此盈往來不絶皆
 繫於月何以知其然乎夫晝夜之運日東行一度月
 行十三度有竒故太隂西沒之期常緩於日三刻有
 竒潮之日緩其期率亦如是自朔至望常緩一夜潮
 自望而晦復緩一晝潮朔望前後月行差疾故晦前
 三日潮勢長朔後三日潮勢大望亦如之月弦之際
[004-11b]
 其行差遲故潮之去來亦合沓不盡盈虚消息一之
 於月隂陽之所以分也夫春夏晝潮常大秋冬夜潮
 常大蓋春為陽中秋為隂中嵗之有春秋猶月之有朔
 望也故潮之極漲常在春秋之中潮之極大常在朔
 望之後此又天地之常數也
古州馬氏曰禮記朝日曰朝致月曰夕江海之水朝生為
 潮夕至為汐日太陽也歴一次而成月月太隂也合
 於日以起朔隂陽消息晦朔弦望潮汐應焉由朔至
[004-12a]
 望明生而為息自望及晦魄見而為消水隂物也而
 生于陽潮汐依日而滋長隨月而漸移日起於朔月
 盈於望一朔一望天西運一周有竒月東行迎日之
 所次月合於地下之中則日之所次也故潮平於地
 下之中而㑹於月潮於寅則汐於申潮於已則汐於
 亥兩辰而盈兩辰而縮日百刻刻為三分時得八刻
 三分刻之一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分十
 二次次得三十度八十分度之三十五日行一度月
[004-12b]
 行十三度有竒漸逺於日故潮汐之期寖移日後六
 刻三分刻之一一朝夕而再至故一晦朔而再周朔
 後三日明生而潮壯望後三日魄見而汐湧每嵗仲
 春月落水生而汐微仲秋月明水落而潮倍减於大
 寒極隂而凝弱於大暑畏陽而縮隂陽消長不失其
 時故曰潮信
或問燕肅曰四海潮皆有漸惟浙江濤至則常如山嶽
 奮若雷霆奔激可畏何也答曰龕赭二山謂之海門
[004-13a]
 岸狹勢逼湧而為濤耳若言狹逼則東溟自定海吞餘
 姚奉化二江侔之浙江尤甚狹逼潮來不聞有聲今
 浙江之口起自纂風北望嘉興大山水濶二百餘里
 海舶怖於上潬故取餘姚易舟而浮運河以達杭越
 蓋以南北岸下夾以沙潬隔礙洪波蹙遏潮勢夫月
 離震兊他潮已生惟浙江水未洎月徑巽乾潮來已
 半觸浪推滯後水益來於是溢於沙潬猛怒頓湧聲
 勢激射故起而為濤耳非山川淺狹使之然也
[004-13b]
    右論潮汐之消長 愚按先儒有言天包水
    水承地而一元之氣升降於太空之中地乘
    水力以自持與元氣相為升降氣升地沉則
    水溢而為潮氣降地浮則水縮而為汐計日
    十二辰由子至巳其氣為陽而陽之氣又自
    有升降以運乎晝由午至亥其氣為隂而隂
    之氣又自有升降以運乎夜一晝一夜合天
    地之氣凡再升再降故一日之間潮汐皆再
[004-14a]
    焉當卯酉之月則隂陽之交也氣以交而盛
    故潮之大也獨異於他月當朔望之後則天
    地之變也氣以變而盛故潮之大也獨異於
    他日其説見於臨安志甚詳今剟其大㫖著
    於此
 
 
 
[004-14b]
 
 
 
 
 
 
 
 理學類編卷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