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理學類編 > 理學類編 卷二


[002-1a]
欽定四庫全書
 理學類編卷二     明 張九韶 撰
   天文上/
屈子天問天何所沓十二焉分日月安屬列星安陳
 朱子曰沓合也此問天與地合㑹於何所十二辰誰
 所分别乎陳列也言日月衆星安所繫屬誰陳列乎
 今答之曰天周地外非沓乎地之上也十二云者自
 子至亥十二辰也左傳曰日月所㑹是謂辰註云一
[002-1b]
 歳日月十二會所㑹為辰十一月辰在星紀十二月
 辰在𤣥枵之類是也然此特在天之位耳若以地而
 言之則南面而立其前後左右亦有四方十二辰之
 位焉但在地之位一定不易而在天之象運轉不停
 惟天之鶉火加於地之午位乃為地合而得天運之
 正耳葢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周布二十
 八宿以著天體而定四方之位以天繞地則一晝一
 夜適周一匝而又超一度日月五星亦隨天以繞地
[002-2a]
 而惟日之行一日一周無餘無欠其餘則各有遲速
 之差焉然其懸也固非綴屬而居其運也亦非推挽
 而行但當其氣之盛處精神光耀自然發越而又各
 有次第耳列子曰天積氣耳日月星辰亦積氣中之
 有光耀者張衡曰星也者體生於地精成於天列居
 錯峙各有攸屬此言皆得之矣
又問出自湯谷次於䝉汜自明及晦所行幾里 朱子
 曰湯一作晹次舍也汜水涯也書云宅嵎夷曰暘谷
[002-2b]
 即湯谷也爾雅云西至日所入為大䝉即䝉汜也此
 問一日之間日行幾里乎答之曰暘谷䝉汜固無其
 所然日月出水乃升於天及其西下又入于水故其
 出入似有處所而所行里數歴家以為周天赤道一
 百七萬四千里日一晝夜而一周春秋二分晝夜各
 行其半而夏長冬短一進一退又各以其十之一焉
又問夜光何得死則又育厥利維何而顧兔在腹 朱
 子曰夜光月也死其晦也育生也此問月有何德乃
[002-3a]
 能死而復生月有何利而顧望之兔常居其腹乎答
 曰歴家舊説月朔則去日漸逺故魄死而明生既望
 則去日漸近故魄生而明死至晦而朔則又逺日而
 明復生所謂死而復育者也此説誤矣若果如此則
 未望之前西近東逺而始生之明當在月東既望之
 後東近西逺而未死之明却在月西矣安得未望載
 魄於西既望終魄於東而遡日以為明乎故惟近世
 沈括之説乃為得之括之言曰月本無光猶一銀丸
[002-3b]
 日耀之乃光耳光之初生日在其傍故光側而所見
 纔如鈎日漸逺則斜照而光稍滿大抵如一彈丸以
 粉塗其半側視之則粉處如鈎對視之則正圓也近
 歳王普又申其説日月生明之夕但見其一鈎至日
 月相望而人處其中方得見其全明必有神人能凌
 倒景旁日月而往參其間則雖弦晦之時亦得見其
 全明而與望夕無異耳以此觀之則知月光常滿但
 自人所立處視之有偏有正故見其光有盈有虧非
[002-4a]
 既死而復生死若顧兔在腹之問則世俗桂樹蟾兔
 之傳其惑乆矣或者以為日月在天如兩鏡相照而
 地居其中四傍皆空水也故月中微黑之處乃鏡中
 大地之影畧有形似而非真有是物也斯言有理足
 破千古之疑矣
又問何闔而晦何開而明角宿未旦曜靈安藏 朱子
 曰闔閉户也開闢户也隂闔而晦陽開而明角宿東
 方星旦明也曜靈日也此問何所開闔而為晦明且
[002-4b]
 東方未明之時日安所藏其精光乎答曰晦明之問
 前屢發之其實亦隂陽消息之所為耳陽息而闢則
 日出而明隂消而闔則日入而暗又何疑乎角宿固
 為東方之宿然隨天運轉不常在東古經之言多假
 借也日之所出乃地之東方未旦則固已行於地中
 特未出地面之上耳
程子曰日月隂陽之精氣也
程子曰天地日月一也月受日光而日不為之虧然月
[002-5a]
 之光乃日之光也
問月有定魄而日逺於月月受日光以人所見為有盈
 虧然否程子曰日月一也豈有日髙於月之理月若
 無盈虧何以成歳葢月一分光則是魄虧一分也
張子曰地純隂凝聚於中天浮陽旋轉於外此天地之
 常體也常星不動純繫於天與浮陽運旋而不窮者
 也日月五星逆天而行并包乎地者也地在氣中雖
 順天左旋其所繫辰象隨之稍遲則反從而右耳間
[002-5b]
 有緩急不齊者七政之性殊也月隂精反乎陽者也
 故其右行最速日為陽精然其質本隂故其右行雖
 緩亦不純繫乎天如常星不動金水附日前後進退
 而行者其理精深存乎物感可知已填星地類然根
 本五行雖其行最緩亦不純繫乎地也火者亦隂質
 為陽萃焉然其氣比日而微故其遲倍日惟木乃嵗
 一盛衰故嵗歴一辰辰者日月一交之次有嵗之象
 也 朱子曰正䝉中此一段説日月五星甚密
[002-6a]
張子曰天左旋處其中者順之少遲則反右矣 朱子
 曰横渠説日月順天左旋此説最好又曰天左旋之
 説如以大輪在外以小輪載日月在内大輪轉急小
 輪轉慢雖都是左轉則有急有慢便覺日月似右轉
 了
張子曰地有升降日有脩短地雖凝聚不散之物然二
 氣升降其問相從而不已也陽日上地日降而下者
 虛也陽日降地日進而上者盈也此一歳寒暑之候
[002-6b]
 也至於一晝一夜之盈虛升降則以海潮汐驗之為
 信然間有小大之差則繫乎日月朔望其精可感
張子曰天體北髙而南下地體平著乎其中日近北則
 去地逺而出早入遲故晝長日近南則去地近而出
 遲入早故晝短
邵子曰日行陽度則盈行隂度則縮賓主之道也月逺
 日則明生而遲近日則魄生而疾君臣之義也 觀
 物張氏曰日自冬至以後行陽度而漸長夏至以後
[002-7a]
 行隂度而漸短雖以陽臨隂為客之禮亦不敢自肆
 也諸歴家説月一日至四日行最疾日夜行十四度餘
 五日至八日行次疾日夜行十三度餘自九日至十
 九日其行遲日夜行十二度餘二十日至二十三日
 行又小疾日夜行十三度餘二十四日至晦行又太
 疾日夜行十四度餘以一月均之則日得十三度十
 九分度之七也逺日則明生而行遲近日則魄生而
 行疾有君臣之義焉
[002-7b]
邵子曰陽消則生隂故日下而月西出也隂盛則敵陽
 故日朢而月東出也天為父日為子故天左旋日右
 行日為夫月為婦故日東出月西生也 觀物張氏
 曰初三日日將入時月在庚上哉生明見西方八日
 為上弦日初入時月在丁上十五日為朢日初入時月
 在甲上盛於東方十六日日將出時月在辛上哉死
 魄見平旦二十三日為下弦日將出時月在丙上三
 十日為晦月與日合在乙上月本無光借日以為光
[002-8a]
 及其盛也遂與陽敵為人君者可不慎哉天左旋日
 右行日東出月西生父子夫婦之道隂陽之義也月
 朢亦東出者敵陽也非常道也 朱子曰三日第一
 節之中月生明之時也盖始受一陽之光昏見於西
 方庚地八日第二節之中月上弦之時受二陽之光
 昏見於南方丁地十五日第三節之終月既朢之時
 全受日光昏見於東方甲地是為乾體十六日第四
 節之始也始受下一隂為巽而成魄以平旦沒於西
[002-8b]
 方辛地二十三日第五節之中復生中一隂為艮而
 下弦以平旦沒於南方丙地三十日第六節之終全
 變三陽而光盡體伏於東北一月六節既盡而禪於
 後月復生震卦云 真氏曰震一兌二乾三巽四艮
 五坤六每五日為一節朔旦震始用事為日月隂陽
 交感之初道家象此以為修養之法此參同契註也
 因附於此 今按易卦納甲之法其源葢起於此故
 虞翻曰日月懸天成八卦象三日暮震象月出庚八
[002-9a]
 日兑象月見丁十五日象乾月盈甲壬十六日旦巽
 象月退辛二十三日艮象月消丙三十日坤象月滅
 乙晦夕朔旦則坎象水流戊日中則離象火就已成
 戊戊已土位象見於中
邵子曰日隨天而轉月隨日而行星隨月而見故星法
 月月法日日法天
邵子曰月體本黑受日之光而白
或問天道左旋自西如東日月右行則如何朱子曰横
[002-9b]
 渠説日月皆是左旋葢天行甚健一日一夜周三百
 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又進過一度日行速健次於
 天一日一夜周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正恰好
 被天進一度則日為退一度二日天進二度則日為
 退二度積至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則天所進
 過之度又恰周得本數而日所退之度亦恰退盡本
 數遂與天㑹而成一年是謂一年一周天月行遲一
 日一夜於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行不盡比天
[002-10a]
 為退了十三度有竒至二十九日半强恰與天相值
 正恰好處是謂一月一周天進數為順天而左退數
 為逆天而右歴家以進數難算只以退數算之故謂
 之右行且云日行遲月行速 懼齋陳氏曰天繞地
 左旋東出西沒一日一周而少過之日者天之精與
 天左旋日適一周以天之過也而為少不及焉天日
 進而日日退也日非退也以天之進而見其退耳積
 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而天與日復相遇於初
[002-10b]
 進初退之地而為一年月行遲常以二十七日千一
 十六分日之三百二十七而與天㑹二十九日九百
 四十分日之四百九十九而與日㑹一月一周天者
 以與日㑹言也其實二十七日有竒而周天又二日
 有竒而與日㑹朱子以為月二十九日有竒而周天
 又遂及於日而與日㑹蓋未詳也
九峯蔡氏曰天體至圓周圍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
 一繞地左旋常一日一周而過一度日麗天而少遲
[002-11a]
 故日行一日亦繞地一周在天為不及一度積三百
 六十五日九百四十分日之二百三十五而與天㑹
 是一歳日行之數也月麗天而尤遲一日常不及天
 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積二十九日九百四十分日
 之四百九十九而與日㑹十二㑹得全日三百四十
 八餘分之積五千九百八十八如日法九百四十而
 一得六不盡三百四十八通計得日三百五十四九
 百四十分日之三百四十八是一歳月行之數也嵗
[002-11b]
 有十二月月有三十日三百六十者一歳之常數也
 故日與天㑹而多五日九百四十分日之二百三十
 五者為氣盈月與日㑹而少五日九百四十分日之
 五百九十二者為朔虛合氣盈朔虛而閏生焉故一
 嵗閏率則十日九百四十分日之八百二十七三嵗
 一閏則三十二日九百四十分日之六百一五嵗再
 閏則五十四日九百四十分日之三百七十五十九
 嵗七閏則氣朔分齊是為一章也 定宇陳氏曰四
[002-12a]
 分度之一者周天全度外其零度有一度四分中之
 一也以對周嵗全日外其零日亦有一日四分中之
 一分所謂四分日之一也九百四十分為一日其二
 百三十五分即四分中之一分九百四十分日之二
 百二十五即四分日之一也月一日不及天十三度
 有竒是不及日十二度有竒也積二十九日零四百
 九十九分而月與日㑹四百九十九分是六時零三
 刻弱也二十九日零六時三刻實為一月十二㑹得
[002-12b]
 全日三百四十八乃十二箇二十九日餘分之積以
 日法算之其五千六百四十分該六日零者尚有三
 百四十八分三百四十八日加六日一歳通得三百
 五十四日此一歲小歲之數也十九年閏餘通得二
 百單六日須置七閏月所以每十九年或二十年必
 氣朔同日者一番也然一歲只有三百五十四日而
 經云朞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何也此一歳大歳之數
 也葢今年立春到明年立春二十四氣全數並有三
[002-13a]
 百六十五日零二十五刻二十五刻即四分日之一
 以二十五刻當一日舉全數而言故曰三百六旬有
 六日也二氣為一月必有三十日零五時二刻始交
 然月節氣合二十四氣該三百六十五日零二十五
 刻此氣盈之溢數也十一月有六小盡者此朔虛之
 虧數也一朔無三十日全非朔虛而何二氣必三十
 日零五時二刻非氣盈而何節氣之有餘與小盡之
 不足二者並行而不相悖因此有餘不足而置閏於
[002-13b]
 其間三者參合而交相成兹為萬世不能易之妙法
 歟
九峯蔡氏曰日有中道月有九行中道者黄道也北至
 東井去極近南至牽牛去極逺東至角西至婁去極
 中是也九行者黒道二出黄道北朱道二出黄道南
 白道二出黄道西青道二出黄道東并黄道為九行
 也日極南至於牽牛則為冬至極北至於東井則為
 夏至南北中東至角西至婁則為春秋分月立春春
[002-14a]
 分從青道立夏夏至從朱道立秋秋分從白道立冬
 冬至從黒道所謂日月之行則有冬有夏也月行東
 北入於箕則多風月行西南入於畢則多雨所謂月
 之從星則以風雨也 沈氏曰歴家天有黄道赤道
 月有九道此皆强名而已非實有也亦猶天之有三
 百六十五度天何嘗有度以日行三百六十五日而
 一朞强謂之度以步日月五星行次而已日之所由
 謂之黄道南北極之最均處謂之赤道月行黄道之
[002-14b]
 南謂之朱道黄道之北謂之黒道黄道之東謂之青
 道黄道之西謂之白道黄道内外各四并黄道為九
 行也日月之行有遲有速難可以一術御也故因其
 合散分為數段每段各以一色名之欲以别算位而
 已歴家不知其意遂以為實有九道甚可嗤也 懼
 齋陳氏曰天本無度以與日進退而成其每日之進
 退既有常則故一日之進退遂為一度三百六十五
 日四分日之一進退一周而周天之度遂為三百六
[002-15a]
 十五度四分度之一而星辰逺近之相去月與五星
 之行皆以其度為度焉 今按日之行道不逾寅卯
 辰申酉戌之間卯酉相對為赤道去兩極各九十一
 度强黄道斜絡於赤道而七曜循環焉日之行半在
 赤道之内半在赤道之外冬至黄道在斗出赤道南
 二十四度出辰入申日亦出辰入申又漸退而北行
 及於春分在奎正黄赤道之交出卯入酉日亦出卯
 入酉進而至夏至黄道在井出赤道北二十四度出
[002-15b]
 寅入戌日亦出寅入戌至秋分在角復當黄赤道之
 交出卯入酉日亦出卯入酉而月之行道與日相近
 交通而過半在日道之裏半在日道之表其當交處
 出入黄道不過六度遇朔則與日㑹此日月行道之
 大率也
或問日是陽如何反行得遲如月朱子曰正是月遲又
 問日一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有竒如何却是月遲
 曰歴家是將他退底度數算天行健故日常少及他
[002-16a]
 一度月又遲故不及天十三度有竒且如月生於西
 一夜一夜漸漸向東便可見月遲
朱子曰明之生時大盡則初二小盡則初三月受日之
 光常全人望在下却在側邊了故見其盈虧不同或
 云月形如餅非也筆談云月形如彈丸其受光如粉
 塗一半月去日近則光露一眉漸逺則光漸大且如
 月在午日在酉則是近一逺三謂之弦至日月相望
 則去日十矣故謂之望日在西月在東人在下面得
[002-16b]
 以望見其光之全自十六日生魄之後其光之逺近
 如前之弦謂之下弦至晦則月與日相疊月在日下
 光盡體伏矣 真氏曰月太隂也本有質而無光其
 盈虧也以受日光之多少月之朔也始與日合越三
 日而明生八日而上弦其光半十五日而望其光滿
 此所謂三五而盈也既望而漸虧二十三日而下弦
 其虧半三十日而晦其光盡此所謂三五而闕也方
 其晦也是謂純隂故魄存而光滅至日月合朔而明
[002-17a]
 復生焉 魯齋鮑氏曰前輩有云日月㑹於晦朔之
 間初一晚最好看起日纔西墜微茫之月亦隨以墜
 至初二便相隔微濶初三生明以後相去漸逺直至
 十五日月對望則是日行速進而逺至半天月行不
 及日而退亦逺半天矣自十六至月晦日行全逺盡
 一天月行全不及亦盡一天則日進盡本數月退盡
 本數而復相㑹
朱子曰月受日光其質常圓不曾缺如圓毬只有一面
[002-17b]
 受日光望夕日在酉月在卯正相對受光為盛天積
 氣上面勁只中間空為日月往來地在天中不甚大
 四邊空有時月在天中央日在地中央則光從四傍
 上受於月其中昏陷便是地影望以後月與日行便
 差背向一半相去漸漸逺其受光面不正至朔行又
 相遇月與日正繫相合月便純無光月或從上過或
 從下過亦不受光又曰月之中有影者蓋天包地外
 地形小日在地下則月在天中日光甚大從地四面
[002-18a]
 衝上其影則地影也地碍日之光所謂山河大地影
 是也如星亦受日光凡天地之光皆日光也問人言
 月中黒影為地影是否曰前輩有此説理或有之然
 非地影乃是地形到去遮了他光耳
草廬吳氏曰天與七政八者皆動今人只將天做硬盤
 却以七政之動在天盤上行古來歴家非不知七政
 亦左行在順行難算只得將其逆退與天度相直處
 算之因此遂謂日月五星逆行也譬如兩船使風皆
[002-18b]
 趨北其一船行緩者見前船之快但覺自己之船如
 倒退南行然其實只是行緩趕前船不著故也今當
 以太虛中作一空盤却以八者之行較其遲速天行
 最速一日過了太虛空盤一度鎮星之行比天稍遲
 於太虛盤中雖畧過了些子而不及於天積二十八
 箇月則不及天三十度歳星之行比鎮星猶遲其不
 及於天積十二箇月與天爭差三十度熒惑之行比
 嵗星更遲其不及於天積六十日爭差三十度太陽
[002-19a]
 之行比熒惑又遲但在太虛之盤中一日行一周匝
 無餘無欠比天之行一日不及天一度積一月則不
 及天三十度太白之行稍遲於太陽但有疾時遲疾
 相凖則與太陽同辰星之行又稍遲於太白但有疾
 時遲疾相凖則與太白同太隂之行最遲一日所行
 比天為差十二三四度其行遲故退數最多今人不
 曉以為逆行則謂太隂之行最疾也今次其行之疾
 遲天一土二木三火四日五金六水七月八天土木
[002-19b]
 火其行之速過於日金水月其行之遲又不及日此
 其大率也
緣督趙氏曰日月兩曜懸虛運轉本不附著於天各有
 所行之道五緯亦然月因日而有晦朔弦望其遲疾
 却不因日五星則因日而遲留伏逆近日則疾逺日
 則遲遲甚而留留乆而退初遲退漸疾退退最疾而
 復遲退如初遂止而留留乆而順行却從最遲以至
 於最疾最疾則與太陽同躔矣又曰若謂七曜不附
[002-20a]
 天而空轉則右轉者亦皆是左旋留者是一日遶地
 一周而與天同過一度行疾者反是遲行遲者反是
 疾退者反是疾之甚順行而遲疾皆是一日遶地一
 周而以不及天行之數為所行度退行者却是一日
 遶地一周而多過天行之數退遲者先天不甚多退
 疾則逾多矣
深山董氏曰日月麗乎天宜皆隨天而行也而曰天左
 旋日月五星右轉何哉大要天最健而行速日月五
[002-20b]
 星不相及耳故自地面而觀其運行則皆東升西沒
 遶地而左旋自天度而考其次舍則日月五星獨以
 漸而東為逆天而右轉蓋由其行不及天而次舍日
 以退然舍雖退而行未嘗不進也退雖逆而進未嘗
 不順也於天雖逆而右轉於地則未嘗不順而左旋
 也
夾漈鄭氏曰日為太陽之精循黄道而行行西陸謂之
 春行南陸謂之夏行東陸謂之秋行北陸謂之冬所
[002-21a]
 以成隂陽寒暑之節月者太隂之精其形圓其質清
 日光照之則見其明日光所不照則謂之魄故月望
 之日日月相望人居其間盡覩其明故形圓也二弦
 之夕日照其側人觀其傍故半魄也晦朔之時日照
 其表人在其裏故不見也月行之道斜帶黄道十三
 日有竒在黄道表又十三日有竒在黄道裏表裏極
 速者去黄道六度二十七日有竒隂陽一終
張衡曰文曜麗乎天其動者有七日月五星是也日者
[002-21b]
 陽精之宗月者隂精之宗五星五行之精衆星列布
 體生於地精成於天列居錯峙各有攸屬在野象物
 在朝象官在人象事一居中央謂之北斗四布於方
 為二十八宿五緯經次用告禍福
張子曰五緯五行之精氣也 今按漢天文志嵗星曰
 東方春木熒惑曰南方夏火太白曰西方秋金辰星
 曰北方冬水填星曰中央季夏土是也
朱子曰緯星隂中之陽經星陽中之隂盖五星皆是地
[002-22a]
 上木火金水土之氣上結而成却受日光經星却是
 陽氣之餘凝結者也受日光但經星則閃爍開闔其
 光不定緯星則不然縱有芒角其本體之光亦自不
 動細視之可見又曰二十八宿隨天而轉皆有光芒
 五星運行而動無光芒
朱子曰五星之色各異觀其色則金木水火土之名可
 辨衆星光芒閃爍五星獨不如此
問星辰有形質否朱子曰無只是氣之精英凝聚者或
[002-22b]
 云如燈光否曰然
朱子曰星有墜地其光燭天而散者有變而為石者
朱子曰夜明多是星月早日欲上未上之際已先爍退
 了星月之光然日光猶未上故天欲明時一霎時暗
朱子曰辰天壤也每一辰各有幾度謂如日月宿於角
 幾度即所宿處為辰 鮑氏曰辰者天之體故曰天
 壤亦猶土者地之體也
晉天文志曰衆星浮生虛空之中其行其止皆須氣焉
[002-23a]
楊泉曰星者元氣之英也
嚴善思曰山川之精氣上為列星
禮記正義曰月是隂精日為陽精故周髀云日猶火月
 猶水火則外光水則含景故月光生於日所照魄生
 於日所蔽當日則光盈就日則明盡京房云月與星
 辰隂者也有形無光日照之乃有光先師以為日似
 彈丸月亦似彈丸日照之則明不照處則暗陽精為
 日日分為星故其字日生為星
[002-23b]
    右論日月星辰西山真氏曰按張子有言日
    月星辰之事聖人不言必是顔曾輩皆已理
    㑹得更不須言也以張子之説推之則日月
    星辰之事亦學者所當講也 愚按先儒之
    説天之積氣為辰凡無星處皆是猶地之土
    也積氣之中有光耀者為星二十八宿及衆
    經星皆是猶地之石也日月五緯乃隂陽五
    行之精成象而可見者浮生太虛之中與天
[002-24a]
    不相繫著各自運行遲速不等天左旋於地
    外一晝夜一周匝自地之正午而觀之則其
    周匝之處第一日子時至第二日子時微有
    爭差蓋周匝而過之觀天者定其濶狹名曰
    一度日亦左行晝行地上夜行地下晝夜一
    周匝但比天度則不及一度蓋日之行也與
    地相直處日日齊同無過不及而天之行也
    與地相直處一日過一度二日過二度故歴
[002-24b]
    家以日之不及天而退一度者為右行一度
    蓋以截法取其易算耳月亦左行其行尤遲
    於日一晝夜不及天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
    蓋日行疾於月而退度不及於天一度反若
    遲然月行遲於日而退度不及於天十三度
    有竒反若速然五星之行亦猶日月其行有
    遲速行過於天則為逆行與天等則為留行
    不及天則為順逺於日則見近於日則伏
[002-25a]
詩小雅十月之交朔日辛卯日有食之亦孔之醜 朱
 子曰十月以夏正言之建亥之月也交日月交㑹謂
 朔晦之間也一嵗凡十二㑹方㑹則月光都盡而為
 晦已㑹則月光復蘇而為朔朔後晦前各十五日日
 月相對則月光正滿而為望晦朔而日月之合東西
 同度南北同道則月揜日而日為之食望而日月之
 對同度同道則月亢日而月為之食是皆有常度矣
 然王者脩德行政用賢去姦能使陽盛足以勝隂隂
[002-25b]
 衰不能侵陽則日月之行雖或當食而月常避日故
 其遲速髙下必有參差而不正相合不正相對者所
 以當食而不食也
又曰日月告凶不用其行四國無政不用其良彼月而
 食則維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臧 朱子曰凡日月
 之食皆有常度矣而以為不用其仁者月不避日失
 其道也然其所以然者則以四國無政不用善人故
 也如此則日月之食皆非常矣而以月食為其常日
[002-26a]
 食為不臧者隂亢陽而不勝猶可言也隂勝陽而揜
 之不可言也故春秋日食必書而月食則無紀焉亦
 以此爾
春秋隱公三年春王二月己巳日有食之 杜氏曰日
 行遲一嵗一周天月行疾一月一周天一嵗凡十二
 交㑹然日月動物雖行度有大量不能不小有盈縮
 故有雖交㑹而不食者有頻交而食者
又桓公三年秋七月壬辰朔日有食之既 杜氏曰歴
[002-26b]
 家之説謂日光以望時遥奪月光故月食日月同會
 月掩日故日食食有上下者行有髙下日光輪存而
 中食者相掩密故月光溢出也既者正相當而相掩
 間疏也然聖人不言月食日而以有食為文者闕於
 所不見
程子曰日月薄蝕而旋復者不能奪其常也
張子曰日質本隂月質本陽故於朔望之際精魄反交
 則光為之食
[002-27a]
邵子曰日月之相食數之交也日望月則月食月揜日
 則日食猶水火之相克 觀物張氏曰日月相對謂
 之望日月相㑹謂之晦日常食於朔月常食於望正
 如水火之相克日月一年十二㑹十二望而有食不
 食者交則食不交則不食也所以有交不交者日行
 黄道月行九道也亦有交而不食者同道而相避也
朱子曰天有黄道赤道天正如一圓匣赤道是匣子合
 縫處在天之中黄道一半在赤道内一半在赤道外
[002-27b]
 東西兩處與赤道相交度只是將天横分為許多度
 數㑹時是日月在黄道赤道十字路頭相交處撞著
 望時是月與日正相向如一箇在子一箇在午皆同
 一度謂如月在畢十一度日亦在畢十一度雖同此
 一度却南北相向日所以食於朔者月常在下日常
 在上既是相㑹被月在下面遮了日故日食望時月
 食固是隂敢與陽敵然歴家又謂之暗虛蓋火日外
 影其中實暗到望時恰當著其中暗處故月食
[002-28a]
或問月食如何朱子曰至明中有暗虛其暗至微望之
 時月與之正對無分毫相差月為暗虛所射故食雖
 是陽勝隂畢竟不好若隂有退避之意則不相敵而
 不食矣 夾漈鄭氏曰張衡云對日之衝其大如日
 日光不照謂之暗虛暗虛逢月則月食值星則星亡
 今歴家月望行黄道則值暗虛矣值暗虛有表裏深
 淺故食有南北多少 緣督趙氏曰日體對衝之處
 往古名曰暗虛似乎日之像景月體因之而失明故
[002-28b]
 云暗日非有像影强立其名故云虛言其非實有也
 暗虛緣日而有故其圓徑與日相等
廖子晦問曰月之行其道各異然每月合朔不知何以
 同度而㑹於所㑹之辰又有或食或不食悉未能曉
 向承指諭其行或髙而出黄道之上或低而出黄道
 之下或相近而偪或差逺而不相值則皆不食如何
 朱子曰日之南北雖不同然皆隨黄道耳月道雖不
 同然亦常隨黄道而出其傍耳其合朔時日月同在
[002-29a]
 一度其望日則日月極逺而相對其上下弦則日月
 近一而逺三故合朔之時日月之東西雖同在一度
 而月道之南北或差逺於日則不食或南北雖亦相
 近而日在内月在外則亦不食此正如一人秉燭一
 人執扇相交而過一人自内觀之其兩人相去差逺
 則雖扇在内燭在外而扇不能掩燭或秉燭在内而
 執扇在外則雖近而扇亦不能掩燭以此推之可見
 又曰魄加日之上則日食在日之後則不食謂之晦
[002-29b]
 朔則日月相並
容齊洪氏曰歴家論日月食自漢太初以來始定日食
 不在朔則在晦否則二日然甚少月食則有十四十
 五十六之差蓋置望參錯也天體有二交道曰交初
 曰交中交初者星家以為羅㬋交中者計都也隱暗
 不可見於是為入交法求之然不過能求朔望耳若
 餘日入交則書所不載
緣督趙氏曰世人觀望日體見為月體所障故云日食
[002-30a]
 然日體未嘗有損所謂食者强名而已日道與月道
 相交處有二若正㑹於交則月體障盡日體謂之食
 既然日月之行遲速不同須臾則兩輪參差而生光
 矣若不正㑹於交但在交之前後而度相近者亦見
 其食兩輪雖相犯所食却不既近於正交者食分多
 逺於正交者食分少兩朔之間日月對躔而望平分
 黄道之半黄道有二交若不當二交前後而望則不
 食望在二交前後者其月必食或食既或不既食分
[002-30b]
 之數當以距交逺近而推之
    右論日月之食 愚按日月五星之與天體
    相值也由北而南而從分之謂之度由東指
    西而横截之謂之道月之行也二十九日半
    有竒而與日同度是為朔十四日九時有竒
    而與日對是為望合朔之時從雖同度横不
    同道若横亦同道則月掩日而日為之食對
    望之時從雖同度横不對道若横亦對道則
[002-31a]
    日射月而月為之食其食之分數則由同道
    對道所交之多少也又按左傳註月體無光
    待日照而光生半照即為弦全照乃成望交
    在望前朔則日食望則月食交在望後望則
    月食後月朔則日食交正在朔則日食既前
    後望不食交正在望則月食既前後朔不食
    大率一百十三日有餘而道始一交非交則
    不相侵犯故朔望不常有食
[002-31b]
 
 
 
 
 
 
 
 理學類編卷二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