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讀書分年日程 > 讀書分年日程 提要


[000-1a]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一
 讀書分年日程     儒家類
  提要
    臣/等謹案讀書分年日程三卷元程端禮撰
    端禮字敬叔慶元人㓜頴悟純篤稍長即通
    六經大義慶元自宋季以來皆尊尚陸九淵
    之學而朱子之學不行端禮獨從史蒙卿㳺
    以傳朱子明體達用之指學者及門甚衆官
[000-1b]
    至衢州路教授事蹟具元史儒學傳是書前
    有延祐二年自序謂一本輔漢卿所萃朱子
    讀書法修之考朱子讀書法六條一曰居敬
    持志二曰循序漸進三曰熟讀精思四曰虚
    心涵泳五曰切己體察六曰著𦂳用力盖毎
    年月日讀書程限不同而一以朱子六條為
    綱領考元史本𫝊云所著有讀書工程國子
    監以頒示郡縣然是書之末有端禮自跋厯
[000-2a]
    序崇徳吳氏平江陸氏池州馮氏及江浙諸
    處鈔刋各本而不及國子監頒示則元史所
    云或端禮身後之事歟跋作于元統三年十
    一月朔考順帝以元統三年十一月辛丑改
    元至元此標十一月朔則尚在辛丑改元之
    前故仍稱元統云乾隆四十三年九月恭校
    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000-2b]
          總 校 官臣/陸 費 墀
[000-3a]
讀書分年日程原序
今父兄之愛其子弟非不知敎要其有成十不能二三
此豈特子弟與其師之過為父兄者自無一定可久之
見曾未讀書明理遽使之學文為師者雖明知其未可
亦欲以文墨自見不免於阿意曲徇失序無本欲速不
達不特文不足以言文而書無一種精熟坐失嵗月悔
則已老且始學既差先入為主終身陷於務外為人而
不自知弊宜然也孔子之教序志道據徳依仁居游藝
[000-3b]
之先周禮大司徒列六藝居六徳六行之後本末之序
有不可紊者今制取士以徳行為首經術為先詞章次
之蓋因之也况今明經一主朱子説使理學與舉業畢
貫於一以便志道之士漢唐宋科目所未有也誠千載
學者之大幸尚不自知而忍紊之邪嗟夫今士之讀經
雖知主朱子説不知讀之固自有法也讀之無法故猶
不免以語言文字求之而為程試資也昔胡文定公於
程學盛行之時有不絶如綫之嘆竊恐此嘆將復見今
[000-4a]
日也余不自揆用敢輯為讀書分年日程與朋友共讀
以救斯弊蓋一本輔漢卿所粹朱子讀書法修之而先
儒之論有禆於此者亦間取一二焉嗟夫欲經之無不
治理之無不明治道之無不通制度之無不考古今之
無不知文詞之無不達得諸身心者無不可推而為天
下國家用竊意守是庶乎本末不遺而工夫有序已得
不忘而未能日增玩索精熟而心與理相浹静存動察
而身與道為一徳形於言辭而可法可傳於後較其所
[000-4b]
就豈世俗偏長一曲之學所可同日語哉延祐二年八
月鄞程端禮書於池之建徳學
[000-5a]
欽定四庫全書
 讀書分年日程卷首
            元 程端禮 撰
 綱領
  白鹿洞書院教條
 父子有親 君臣有義 夫婦有别 長幼有序
 朋友有信
右五教之目堯舜使契爲司徒敬敷五教即此是也學
[000-5b]
者學此而已而其所以學之之序亦有五焉其别如左
 博學之 審問之 愼思之 明辨之 篤行之
右爲學之序學問思辨四者皆所以窮理若夫篤行之
事則自修身以至處事接物亦各有要其别如左
 言忠信 行篤敬 懲忿窒慾 遷善改過
右修身之要
 正其誼不謀其利 明其道不計其功
右處事之要
[000-6a]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行有不得反求諸己
右接物之要
 熹竊觀古昔聖賢所以教人爲學之意莫非使之講
 明義理以修其身然後推以及人非徒欲其務記覽
 爲詞章以釣聲名取利祿而已今之爲學者則旣反
 是矣然聖賢所以教人之法具存於經有志之士固
 當熟讀深思而問辨之茍知其理之當然而責其身
 以必然則夫規矩禁防之具豈待他人設之而後有
[000-6b]
 所持循哉近世於學有規其待學者爲己淺矣而其
 爲法又未必古人之意也故今不復施於此堂而特
 取凡聖賢所以教人爲學之大端條列如右而掲之
 楣間諸君其相與講明遵守而責之於身焉則夫思
 慮云爲之際其所以戒謹恐懼者必有嚴於彼者矣
 其有不然而或出於禁防之外言之所棄則彼所謂
 規者必將取之固不得而畧也諸君其念之哉
  程董二先生學則
[000-7a]
凡學於此者必嚴朔望之儀
 其日昧爽直日一人主擊板始擊咸起盥潄總櫛衣
 冠再擊皆著深衣或凉衫升堂師長帥弟子詣先聖
 像前再拜焚香訖又再拜退師長西南嚮立諸生之
 長者率以次東北嚮再拜師長立而扶之長者一人
 前致辭訖又再拜師長入於室諸生以次環立再拜
 退各就案
謹晨昏之令
[000-7b]
 常日擊板如前再擊諸生升堂序立俟師長出戸立
 定皆揖次分両序相揖而退至夜將寢擊板㑹揖如
 朝禮㑹講㑹食㑹茶亦擊板如前朝揖㑹講以深衣
 或凉衫餘以道服褙子
居處必恭
 居有常處序坐以齒凡坐必直身正體毋箕踞傾倚
 交脛搖足寢必後長者旣寢勿言當晝勿寢
步立必正
[000-8a]
 行必徐立必拱必後長者毋背所尊毋踐閾毋跛倚
視聽必端
 毋滛視毋傾聽
言語必謹
 致詳審重然諾肅聲氣毋輕毋誕毋戱謔諠譁毋及
 鄉里人物長短及市井鄙俚無益之談
容貌必莊
 必端嚴凝重勿輕易放肆勿麄豪狠傲勿輕有喜怒
[000-8b]
衣冠必整
 勿爲詭異華靡毋致垢敝簡率雖燕處不得裸袒露
 頂雖盛暑不得輒去鞋襪
飲食必節
 毋求飽毋貪味食必以時毋恥惡食非節假及尊命
 不得飲飲不過三爵勿至醉
出入必省
 非尊長呼喚師長使令及已有急幹不得輒出學門
[000-9a]
 出必告反必面出不易方入不踰期
讀書必專一
 必正心肅容計徧數徧數已足而未成誦必須成誦
 徧數未足雖已成誦必滿徧數一書已熟方讀一書
 毋務泛觀毋務彊記非聖賢之書勿讀無益之文勿
 觀
寫字必楷敬
 勿草勿欹傾
[000-9b]
几案必整齊
 位置有倫簡帙不亂書笥衣箧必謹扃鑰
堂室必潔淨
 逐日直日再擊板如前以水灑堂上良久以帚掃去
 塵埃以巾抆拭几案其餘悉令齋僕掃拭之别有穢
 汚悉令掃除不拘早晩
相呼必以齒
 年長倍者以丈十年長者以兄年相若者以字勿以
[000-10a]
 爾汝書問稱謂亦如之
接見必有定
 凡客請見師坐定直日擊板諸生如其服升堂序揖
 立侍師長命之退則退若客於諸生中有自欲相見
 者則見師長畢就其位見之非其類者勿與親狎
修業有餘功游藝有適性
 彈琴習射投壺各有儀矩非時勿弄博奕鄙事不宜
 親學
[000-10b]
使人莊以恕而必專所聽
 擇謹愿勤力者莊以臨之恕以待之有小過者訶之
 甚則白於師長懲之不悛衆稟師長遣之不許直行
 已意茍日從事於斯而不敢忽則入德之方庶乎其
 近矣
  道不遠人理不外事故古之教者自其能食能言
  而所以訓導之整齊之者莫不有法而况家塾黨
  庠術序之間乎彼學者所以入孝出弟謹信羣居
[000-11a]
  終日德進業修而暴慢放肆之氣不設於身體者
  繇此故也番昜程端䝉與其友生董銖共爲此書
  將以教其鄉人子弟而作新之蓋有古人小學之
  遺意矣余以爲凡爲庠序之師者能以是而率其
  徒則所謂成人有德小子有造者將復見於今日
  矣於以助夫后王降德之意豈不美哉淳熙丁未
  十一月甲子新安朱熹書
   白鹿洞教條乃文公朱先生所集聖賢之成訓
[000-11b]
   而學則者鄉先生程董二公之所爲文公嘗有
   取焉者也今合二者而並掲之一則舉其學問
   之宏綱大目而使人之知所用力一則定爲羣
   居日用之常儀而使人有所持循卽大小學之
   遺法也學者誠能從事於此則本末相須内外
   交養而入道之方備矣若夫近世之所謂規者
   則文公不以施之鹿洞而謂必不得已而後取
   之故今亦不敢以此列於此云寳佑戊午元日
[000-12a]
   饒魯謹書
  西山眞先生教子齋規
一曰學禮
 凡爲人要識道理識禮數在家庭事父母入書院事
 先生並要恭敬順從遵依教誨與之言則應教之事
 則行毋得怠慢自任己意
二曰學坐
 定身端坐齊脚斂手毋得伏靠背偃仰傾側
[000-12b]
三曰學行
 籠袖徐行毋得掉臂跳足
四曰學立
 拱手正身毋得跛倚欹斜
五曰學言
 樸實語事毋得妄誕低細出聲毋得叫喚
六曰學揖
 低頭屈腰出聲收手毋得輕率慢易
[000-13a]
七曰學誦
 專心看字斷句慢讀須要字字分明毋得目視東西
 手弄他物
八曰學書
 凝志把筆字要齊整圓淨毋得輕易糊塗
  朱子讀書法
居敬持志 循序漸進 熟讀精思 虛心涵泳
切己體察 著緊用力
[000-13b]
  右詳見輔漢卿所編近已判集慶學/
斂身正坐 緩視㣲吟 虛心涵泳 切己體察
  右見朱子讀書法
寛著期限 緊著課程
  右見朱子讀書法
未熟快讀足徧數 已熟緩讀思理趣
  右古人讀書法
朱子記經史閣有曰古之學者無他明德新民求各止
[000-14a]
 於至善而已夫其所明之德所止之善豈有待於外
 求哉識其在我而敬以存之其亦可矣其所以必曰
 讀書云者則以天地隂陽事物之理修身事親齊家
 及國以至於平治天下之道與凡聖賢之言行古今
 之得失禮樂之名數下至於食貨源流兵刑法制亦
 莫非吾度内有不可得而精粗者若非考諸載籍之
 文沉潛參伍以求其故則亦無以明夫明德體用之
 全而止其至善精㣲之極然自聖學不傳世之爲士
[000-14b]
 者不知學之有本而惟書之讀則其所以求於書不
 越乎記誦訓詁文詞之間以釣名干祿而已是以天
 下之書愈多而理愈昧學者之事愈勤而心愈放詞
 章愈麗議論愈高而其德業事功之實愈無以逮乎
 古人然非書之罪也讀者不知學之有本而無以爲
 之地也使二三子者知夫爲學之本有無待於外求
 者而因以致其操存持守之力使吾方寸之間清明
 純粹眞有以爲讀書之地而後宏其規宻其度循其
[000-15a]
 先後本末之序以大玩乎閣中之藏則夫天下之理
 必有以盡其纎悉而一以貫之異時所以措諸事者
 亦將有本而無窮矣
朱子記稽古閣有曰人之有是身也則必有是心有是
 心也則必有是理若仁義禮智之爲體惻隱羞惡恭
 敬是非之爲用則人皆有之非繇外鑠我也然聖人
 之所以教不使學者收視反聽一以反求諸心爲事
 而必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又曰博學審問愼思
[000-15b]
 明辨而篤行之何哉蓋理雖在我而或蔽於氣稟物
 欲之私則不能以自見學雖在外然皆所以講乎此
 理之實及其浹洽貫通而自得之則又初無内外精
 粗之間也世變俗衰士不知學挾册讀書者旣不過
 於誇多鬬靡以爲利祿之計其有意於爲己者又直
 以爲可以取足於心而無俟於他求也是以墮於佛
 老空虛之邪見而於義理之正法度之詳有不察焉
 其幸而或知理之在我與夫學之不可以不講者則
[000-16a]
 又不知循序致詳虛心一意從容以㑹乎在我之本
 然是以急遽淺迫終不能浹洽而貫通也嗚呼是豈
 學之果不可爲書之果不可讀而古先聖賢所以垂
 世立教果無益於後來也哉道之不明可嘆也已
朱子上疏曰爲學之道莫先於窮理窮理之要必在於
 讀書讀書之法莫貴於循序而致精而致精之本則
 又在於居敬而持志此不易之理也夫天下之事莫
 不有理爲君臣有君臣之理爲父子有父子之理爲
[000-16b]
 兄弟爲夫婦爲朋友以至出入起居應事接物之際
 亦莫不各有其理焉窮之則自君臣之大以至事物
 之微莫不知其所以然與其所當然而亡纎芥之疑
 善則從之惡則去之而無毫髪之累此爲學所以莫
 先於窮理也至論天下之理則要妙精微各有攸當
 亘古亘今不可移易惟古之聖人爲能盡之而其所
 行所言無不可爲天下後世不易之大法其餘則順
 之者爲君子而吉背之者爲小人而凶吉之大者則
[000-17a]
 能保四海而可以爲法凶之甚者則不能保其身而
 可以爲戒是其粲然之迹必然之效蓋莫不具於經
 訓史策之中欲窮天下之理而不即是以求之則是
 正牆面而立耳此窮理所以必在於讀書也若夫讀
 書則其不好之者固怠忽間斷而無所成矣其好之
 者又不免乎貪多而務廣徃徃未啟其端而遽已欲
 探其終未究乎此而忽已志在乎彼是以雖復終日
 勤勞不得休息而意緒匆匆常若有所奔走迫逐而
[000-17b]
 無從容涵泳之樂是又安能深信自得常久不厭以
 異於彼之怠忽間斷而無所成者哉孔子所謂欲速
 則不達孟子所謂進鋭退速正謂此也誠能監此而
 有以反之則心潛於一久而不移而所讀之書文意
 接連血脉通貫自然漸漬浹洽心與理㑹而善之爲
 勸者深惡之爲戒者切矣此循序致精所以爲讀書
 之法也若夫致精之本則在於心而心之爲物至虛
 至靈神妙不測常爲一身之主以提萬事之綱而不
[000-18a]
 可有頃刻之不存者也一不自覺而馳騖飛揚以徇
 物慾於軀殻之外則一身無主萬事無綱雖其俯仰
 顧盼之間蓋已不自覺其身之所在而况能反覆聖
 賢參考事物以求義理至當之歸乎孔子所謂君子
 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孟子所謂學問之道無他求
 其放心而已矣者正謂此也誠能嚴恭寅畏常存此
 心使其終日儼然不爲物欲之所侵亂則以之讀書
 以之觀理將無往而不通以之應事以之接物將無
[000-18b]
 所處而不當矣此居敬持志所以爲讀書之本也皆
 愚臣平生爲學艱難辛苦已試之效竊意聖賢復生
 所以教人不過如此蓋雖帝王之學殆亦無以易之
朱子答汪尚書書曰近世言道學者失於太高讀書講
 義率常以徑易超絶不歴階梯爲快而於其間曲折
 精微正好玩索處每皆忽畧厭棄以爲卑近瑣屑不
 足留情以故雖或多聞博識之士其於天下之義理
 亦不能無所未盡曷若循下學上達之序日講夜思
[000-19a]
 躬行力究寜煩毋畧寧下毋高寧淺毋深寧拙毋巧
 從容潛玩存久漸明衆理洞然次第無隱然後知夫
 大中至正之極天理人事之全無不在是初無迥然
 超絶不可及者而幾微之間毫釐畢察酬酢之際體
 用渾然雖或使之任至重而處所難亦沛然行其所
 無事而已
朱子答呂子約書曰夫學者旣學聖人則當以聖人之
 教爲主今六經語孟中庸大學之書具在彼以了悟
[000-19b]
 爲高者旣病其障礙而以爲不可讀此以記覽爲重
 者又病其狹小而以爲不足觀如是則是聖人之所
 以立言垂訓者徒足以悮人而不足以開人孔子不
 賢於堯舜而達摩賢於仲尼矣無乃悖之甚耶
朱子答劉定夫書曰學者息却許多狂妄身心除却許
 多閒雜說話著實讀書初時儘且尋行數墨久久自
 有見處最怕人說學不在書不務佔畢不專口耳下
 梢說得張皇都無收拾只是一塲脫空直是可惡
[000-20a]
朱子曰爲學須是已分上做工夫有本領方不作言語
 說若無存飬儘說得明自成兩片亦不濟事况未必
 說得明乎要須發憤忘食痛切去做身分上工夫莫
 荏苒嵗月可惜也
朱子曰某之講學所以異於科舉之文正是要切己行
 之若只恁地說過依舊不濟事若實是把做工夫只
 是敬以直内義以方外八字一生用之不盡又曰某
 近覺得學者所以不成箇頭項者只緣聖賢說得多
[000-20b]
 了旣欲爲此又欲爲彼如說敬以直内義以方外若
 實下工夫見得眞箇是敬立則内直義形而外方這
 終身可以受用今人却似見得這兩句好又見說克
 己復禮也好又見說出門如賔也好空多了流戀却
 不把捉得一項周全李貫之曰敬能集義義不離敬/敬不容不義義不容不敬敬義
 夾持則心常存心存則心熟而智益明/敬義二字該盡六經語孟中所言之理
朱子論孟集義序曰論孟之書學者所以求道之至要
 古今爲之說者蓋已百有餘家然自秦漢以來儒者
[000-21a]
 類皆不足以與聞斯道之傳其溺於卑近者旣得其
 言而不得其意其騖於高逺者則又支離踳駮或乃
 幷其言而失之學者益以病焉宋興百年河洛之間
 有二程先生者出然後斯道之傳有繼其於孔子
 孟氏之心蓋異世而同符也故其所以發明二書之
 說言雖近而索之無窮指雖遠而操之有要使夫讀
 者非徒可以得其言而又可以得其意非徒可以得
 其意而又可以幷其所以進於此者而得之其所以
[000-21b]
 興起斯文開悟後學可謂至矣閒嘗蒐輯條疏以附
 於本章之次旣又取夫學之有同於先生者與其有
 得於先生者若横渠張公若范氏名祖禹/字淳夫二呂氏希/哲
 字原明大/臨字與叔謝氏良佐字/顯道游氏酢字/定夫楊氏時字/中立侯氏仲/良
 字師/聖尹氏焞字/彦明凡九家之說以附益之名曰論孟精
 義以備觀省而同志之士有欲從事於此者亦不隱
 焉抑嘗論之論語之書無所不包而其所以示人者
 莫非操存涵養之要七篇之指無所不究而其所以
[000-22a]
 示人者類皆體驗充擴之端夫聖賢之分其不同固
 如此然而體用一源也顯微無間也是則非夫先生
 之學之至其孰能知之嗚呼兹其所以奮乎百世絶
 學之後而獨得夫千載不傳之傳也歟若張公之於
 先生如横渠之/于二程論其所至竊意其猶伯夷伊尹之於
 孔子而一時及門之士考其言行則又未知其孰可
 以爲孔氏之顔曾今録其言非敢以爲無少異於先
 生而悉合乎聖賢之意亦曰大者旣同則其淺深疎
[000-22b]
 宻毫釐之間正學者所宜盡心耳至於近嵗以來學
 於先生之門人者又或出其書焉則意其源遠末分
 醇醨異味而不敢載矣或曰凡說之行於世而不列
 於此者皆無取已乎曰不然也漢魏諸儒正音讀通
 訓詁考制度辨名物其功博矣學者茍不先涉其流
 則亦何以用力於此而近世一二名家與夫所謂學
 于先生之門人者其考證推說亦或時有補于文義
 之間學者有得於此而後觀焉則亦何適而無得哉
[000-23a]
 特所以求夫聖賢之意者則在此而不在彼爾若夫
 外自託于程氏而竊其近似之言以文其異端之說
 者則誠不可以入于學者之心然以其荒幻浮誇足
 以欺世也而流俗頗已歸鄉之矣其爲害豈淺淺哉
 顧其語言氣象之間則實有不難辨者學者誠用力
 於此書而有得焉則於其言雖欲讀之亦且有所不
 暇矣然則是書之作其率爾之誚雖不敢辭至於明
 聖傳之統采衆說之長折流俗之謬則竊亦妄意其
[000-23b]
 庶幾焉
朱子作論語訓䝉後更名/集註序曰余旣序次論語精義以
 備觀覽暇日又爲兒輩論之大抵諸老先生之爲說
 非本爲童子設也故其訓詁畧而義理詳初學者讀
 之經之文句未能自通又當徧求誦說問其指意茫
 然迷眩殆非啟䝉之要因爲删錄以成此書本之註
 疏以通其訓詁參之釋文以正其音讀然後㑹之於
 諸先生之說以發其精微一句之義繫之本句之下
[000-24a]
 一章之旨列之本章之左以平生所聞於師友而得
 於心思者間附一二條焉本末精粗大小詳畧無敢
 偏廢也然本其所以作取便於童子之習而已故名
 曰集註詳說蓋將藏之家塾俾兒軰學非敢爲他人
 發也嗚呼小子來前予幼獲父師之訓從事於此三
 十餘年材資不敏未能有得今乃妄意採摭先儒有
 所取舎度德量力夫豈所宜然施之汝曹取其易曉
 以是庶幾其可幸無罪焉耳夫其訓詁之詳且明也
[000-24b]
 日講焉則無不通矣義理之精且約也日誦焉則無
 不識矣通者已知而時習識者未解而勿忘予之始
 學亦若斯而已矣嗚呼其小子懋戒之哉汲汲焉而
 毋欲速也循循焉而毋敢惰也毋牽於俗學而絶之
 以爲迂且淡也毋惑於異端而獵之以爲近且卑也
 聖人之書大中至正之極而萬世之標凖也古之學
 者其始即此以爲學其卒非離此以爲道窮理盡性
 修身齊家推以及人内外一致蓋取諸此而無所不
[000-25a]
 備亦修吾身而已矣舎而他求夫豈無可觀者然致
 遠恐泥昔者吾幾陷焉今幸自脫故不願汝曹之爲
 之也嗚呼小子其懋敬之
朱子曰主敬致知摧驕破吝謹之於細微雜亂之域而
 養之於虛閒靜一之中
  右朱子送門人李伯諫教授蘄學之訓上文云與/伯諫游而講於斯也亦三年矣凡持守之要玩索
  之端巨細精粗蓋已無所不論今使之言其又何/以加此然有一焉云云是則雖屢言之而豈患乎
  瀆/哉
[000-25b]
朱子日用自警詩云圓融無際大無餘卽此身心是太
 虛不向用時勤猛省却於何處味眞腴尋常應對尤
 須謹造次施爲莫放疎一日洞然無别體方知不枉
 費工夫
先師果齋史先生每教學者必首以此篇使之揭於座
 右曰學問進修之大端其畧有四一曰尚志二曰居
 敬三曰窮理四曰反身大抵爲士莫先於尚志孔子
 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孟子曰士何事曰尚志仁義
[000-26a]
 而已矣程子亦曰言學便當以道為志言人便當以
 聖為志茍此志不立而惟流俗之徇利欲之趨則終
 身墮於卑陋而不足與詣高明光大之域矣何足以
 為士哉此志旣立便當居敬以涵養其本原蓋人心
 虛靈天理具足仁義禮智皆吾固有聖賢之所以為
 聖賢者非自外而得之也茍能端莊靜一以涵養之
 則志氣清明義理昭著而人欲自然退聽以此窮理
 理必明以此反身身必誠乃學問之本原也夫旣知
[000-26b]
 涵養其本原則天理之全體固渾然於吾心矣然一
 心之中雖曰萬理咸具天叙天秩品節粲然茍非稽
 之聖賢講之師友察之事物驗之身心以究析其精
 微之極至則知有所蔽而行必有所差此大學之誠
 意正心修身所以必先格物致知中庸之篤行所以
 必先博學審問愼思明辨也旣知所以窮理矣則必
 以其所窮之理反之於身以踐其實日用之間微而
 念慮著而云為其當然者皆天理之公其不當然者
[000-27a]
 皆人欲之私也於此謹而察之果當然乎則充之惟
 恐其不廣行之唯恐其不至果不當然乎則改之惟
 恐其不速去之唯恐其不盡從事於斯無少間㫁則
 人欲日以消冺天理日以純熟而聖賢之道忽不自
 知其實有於我矣窮則獨善其身可以繼往聖而開
 來學達則兼善天下可以參天地而贊化育其功用
 有不可勝窮者若夫趨向卑陋而此志不立持養疎
 畧而此心不存講學之功不加而所知者昏蔽反身
[000-27b]
 之誠不篤而所行者悖戾將見人欲愈熾天理愈微
 本心一亡亦將何所不至哉書曰惟聖㒺念作狂惟
 狂克念作聖聖狂之分特在念不念之間而已矣倂
 惟同志勉之此本雙峯/饒氏之訓
  果齋先生名䝉卿字/景正鄞人早師常德小陽先生名岊號/字溪
  大陽先生名枋號/存齋陽先生師涪陵㬊先生名淵字/亞夫
  㬊先生師朱子
 讀書分年日程巻首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