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戒子通錄 > 戒子通錄 卷八


[008-1a]
欽定四庫全書
 戒子通録卷八     宋 劉清之 撰
  母訓 戒子言 鄒孟軻母列女/傳
孟子之少也既學而歸孟母方織問學所至孟子自若
孟母以刀斷其織孟子懼而問其故母曰子之廢學若
吾斷斯織也夫君子學以立名問則廣知今而廢之是
不免於厮役而無以離於禍患也孟子懼旦夕勤學不
息祖師子思遂成天下之名儒 又曰孟子之少也嬉
[008-1b]
遊為墓間之事孟母曰此非所以居處子也乃去舎市
傍其嬉戱為賈人衒賣之事孟母又曰此非所以居子
也復徙舎學官之傍其嬉遊乃設爼豆揖遜進退孟母
曰真可以居吾子矣遂居孟子長學六藝卒成大儒
  敬姜魯公父穆伯之妻文伯歜之母文伯退朝朝/其母其母方績文伯曰以歜之家而主猶績
  其以歜為不能事主乎其母歎曰魯其亡乎使僮/子備官而未之聞邪居吾語汝又文伯出學而還
  歸敬姜側目而眄之其友上堂従後降階而却行/奉劒而正履若事父兄文伯自以為成人矣敬姜
  召而數之/凡二事
[008-2a]
昔聖王之處民也擇瘠土而處之勞其民而用之故長
王天下夫民勞則思思則善心生逸則淫淫則忘善忘
善則惡心生沃土之民不材淫也瘠土之民莫不嚮義
勞也是故天子大采朝日與三公九卿祖識地徳日中
考政與百官之政事師尹惟旅牧相宣序民事少采夕
月與太史司載紏䖍天刑日入監九御使潔奉禘郊之
粢盛而後即安諸侯朝修天子之業命晝考其國職夕
省其典刑夜儆百工使無慆淫而後即安卿大夫朝考
[008-2b]
其職晝講其庶政夕序其業夜庀其家而後即安士朝
而受業晝而講貫夕而習復夜而計過無憾而後即安
自庶人以下明而動晦而休無日以怠王后親織元紞
公侯之夫人加之以紘綖卿之内子為大帶命婦成祭
服列士之妻加之以朝服自庶士以下皆衣其夫社而
賦事烝而獻功男女效績愆則有辟古之制也君子勞
心小人勞力先王之訓也自上以下誰敢淫心舍力今
我寡也爾又在下位朝夕處事猶恐忘先人之業况有
[008-3a]
怠惰其何以避辟吾冀而朝夕修我曰必無廢先人爾
今曰胡不自安以是承君之官余懼穆伯之絶嗣也
又曰昔者武王罷朝而結絲絶左右頋無可使結之
者俯而自申之故能成王道桓公坐友三人諫臣五人
日舉過者三十人故能成覇業周公一食而三吐哺一
沐而三握髪所執贄而見於窮閭隘巷者七十餘人故
能存周室彼二聖一賢者皆覇王之君也而下人如此
其所與遊者皆過己者也是以日益而不自知也今以
[008-3b]
子年之少而位之卑所與遊者皆為服役子之不益亦
以眀矣
  楚子發母楚将子發之母子發攻秦軍絶糧使人/請於王因歸問其母問使者曰士卒無
  恙乎曰升分菽粒而食之又問将軍無恙乎曰朝/夕芻豢𥹭黍子發大破秦将而歸其母閉門而不
  内使人/數之曰
子不聞越王勾踐之伐呉與客有獻醇酒一噐者王使
人注江之上流使士卒飲其下流味不及加美而士卒
戰自五也異日有獻一嚢糗糒者王又以賜軍軍士分
[008-4a]
而食之甘不足踰嗌而戰自十也今子為将士卒升分
菽粒而食之子獨朝夕芻豢黍𥹭何也詩不云乎好樂
無荒良士休休言不失和也夫使人入於死地而自康
樂於其上雖有以得勝非其術也子非吾子也無入吾

  師春姜魯人嫁其女三徃而三逐以輕侮其室人/也春姜召其女而笞之留之三年女奉守
  節義終/知婦道
夫婦人以順為務貞慤為首今爾驕溢不遜以見逐
[008-4b]
曽不悔前過吾告汝數年而不吾用爾非吾子也
  孟仁母仁呉司空自結網捕魚作/鮓寄母母還之仁大慙
汝為魚官以鮓寄母非避嫌也
  嚴嫗號萬石嚴嫗子延年為漢河南太守冬月行/屬縣刑戮囚徒流血數里母見責之曰嵗餘
  果/敗
汝宣化千里不聞仁愛而殺人立威名豈為人父母哉
天道神眀人不可獨殺我不意老見壯子被刑戮也行
矣去東歸掃墓地耳
[008-5a]
  陶侃母新淦人湛氏陶丹娉以為妾生侃為尋陽/縣吏嘗監魚梁以一坩鮓遺母湛氏封鮓
  及書責/侃曰
爾為吏以官物遺我非惟不能益吾乃以増吾憂矣
  許善心母善心隋人母范氏善心至孔魚家魚令/子紹新與之譚宴夜乆方歸㣲有酒容
  范氏泣謂曰善心再拜受教遂即/閉齋讀書四年之中窺渉萬卷
汝是寡婦之子為俗所輕自非髙才異行不可以求仕
進孔紹新是當朝允子易獲聲譽彼宜逸樂汝湏勤苦
何地殊而相效乎
[008-5b]
  崔氏隋大卿鄭善果母善果父誠討賊戰死善果/為郡或行事不允或妄嗔怒母泣不食善果
  伏於床前不敢起母謂之曰大按善果滎澤人仕/隋為魯郡太守歸唐為檢校 理卿此云隋大卿
  似/誤
吾非怒汝乃愧汝家耳吾為汝家婦獲奉洒掃知汝先
君忠勤之士也守官清恪未嘗問私以身徇國繼之以
死吾亦望汝副其此心汝既年小而孤吾寡婦耳有慈
無威使汝不知禮訓何可負荷忠臣之業乎汝自童子
襲茅土汝今位至方岳豈汝身致之邪不思此事而妄
[008-6a]
加嗔怒心縁驕樂惰於公政内則墜爾家風或失亡官
爵外則虧天下法以取罪戾吾死日何面目見汝先君
於地下乎
  李景讓母景譲唐浙西觀察使有左都押衙忤意/杖之而斃軍士憤且變母出坐㕔事立
  景譲於庭下而責之将/撻之将佐拜泣乃釋之
天子付汝以方面國家刑法豈得以為汝喜怒之資妄
殺無罪之人乎
  責子言 田稷子母齊田稷子相齊受下吏之貨/金百鎰以遺其母母曰安所
[008-6b]
  得此曰受之於其下其母云云稷子慙而出/反其金自歸罪宣王恱母之義捨之復其位
吾聞士修身潔行不為茍得竭誠盡實不行詐偽非義
之事不計於心非禮之利不入於家言行若一情貌相
逼故交友親而相結固夫以匹士相與猶然况於受禄
之臣乎今君設官以待子厚禄以奉子言行備則可以
報君夫為人臣而事其君猶為人子而事其父也盡力
竭能忠信不欺務在效忠必死奉命㢘潔公正故志遂
而無患今子反是逺忠矣夫為人臣不忠是為人子不
[008-7a]
孝也不義之財非吾有也不孝之子非吾子也子起矣
  問子言 雋不疑母不疑漢京兆尹毎行縣録囚/徒還母輙問即不疑多有所
  出母喜/笑飲食
有所平反活㡬何人
  答子言 習氏呉威逺将軍李衡妻衡銳欲治生/妻輙諫止之臨終告児曰汝母惡
  吾治生故貧如此吾武陵龍陽洲有千頭木奴不/仰衣食之給嵗止匹絹亦足為汝曹計也兒具白
  母母/曰
汝家失十戸客来七八年吾嘗疑之果汝父宻遣種甘
[008-7b]
橘也汝父常稱太史公言江陵千株橘樹當封君家吾
曰人患無徳義不患不富若貴而能貧方好耳彼豈所
以貽子孫哉汝勿恃之
  張鎰母鎰蘇州人唐乾元殿中侍御史原令盧擬/以公事呵責内侍内侍誣擬罪死鎰白母
  曰上䟽理擬擬必免死而鎰貶官以為太夫人憂/不言鎰負於當官敢問所安母曰云云遂奏之擬
  配流鎰貶撫州司戸作案鎰字季權一字公度/河南人新唐書原令 華原令盧擬作盧樅
爾無累於道吾所安也
  王義方母漣水人唐侍御史欲彈/李義府先白其母母曰
[008-8a]
昔王陵之母殺身以成子之名汝能盡心以事君吾死
不恨
  戒子言 董昌齡母昌齡事呉少誠元濟為郾城/令母曰云云昌齡乃以城降
  憲宗喜賜緋魚昌齡謝曰此皆老母之/訓蔡平楊氏幸無恙封北平郡太君
逆順之理成敗可知賊黨欺天天所不福汝當速降無
以老母為念汝為忠臣吾無恨矣
  孫氏富春人孫權族孫女也適虞忠生潭為晉呉/興守假節征蘇峻孫氏勉潭以必死之義貿
  其所服環佩以/為軍資戒子曰
[008-8b]
吾聞忠臣出孝子之門汝當捨生取義勿以吾老為累

  崔元暐母唐益州都督博陵崔元暐之母盧/氏戒元暐而元暐遵奉以清謹稱
吾見姨兄屯田郎中辛元馭云兒子從官者有人来云
貧乏不能存此是好消息若聞貲貨充足衣馬輕肥此
惡消息吾常重此言以為確論比見親表中仕宦者多
将錢物上其父母父母但知喜恱竟不問此物従何而
来必是祿俸餘資誠亦善事如其非理所得此與盗賊
[008-9a]
何别縱無大咎獨不内媿孟母不受魚鮓之饋蓋為此
也汝今坐食祿俸榮幸已多若其不能忠清何以戴天
履地孔子云雖日用三牲之養猶為不孝又曰父母惟
其疾之憂特宜修身潔己勿累吾此意也
  陳夫人陳氏新淦人淳化中判三司磨勘贈太保/新喻劉公諱式之夫人下蔡令立本職方
  郎中立言主客郎中贈太傅立志秘書監贈少師/立徳兵部貟外郎集賢校理贈金紫立禮之母也
  太保公沒夫/人戒五子曰
先夫秉清潔之行惟有書數千卷命之曰墨莊今貽汝
[008-9b]
輩為學殖之具能遵是訓則吾子也
  何氏名臣傳陳/尭咨母
尭咨精於弧矢自號小由基出守荆南囬母何氏問曰
古人居一郡一道必有異政汝有何效尭咨曰稍精於
射何氏曰汝父訓汝以忠孝俾輔國家今不務仁政善
化而專卒伍一夫之伎豈汝先人之意邪以杖擊之金
魚墜地
  戒女書 李氏余先妣長垣趙夫人諱琳字彦章/手書且䟦云李氏戒女書親授之
[008-10a]
  於父兄雖愚鄙不能如其教然朝夕覧之未嘗去/手建炎己酉渡江遂亡其夲不復盡記惜哉李氏
  者今不/知其名
夫者天也天固不可逃夫固不可離也行違神眀天則
罰之禮義有愆夫則薄之故易著牝馬之象詩有闗雎
之興夫孝敬貞順専一無邪者婦人之紀綱閨房之大
節也昔冀缺妻饁田相敬如賔梁鴻婦進食舉桉齊眉
書之方册賢者以為有禮凡人謂之怕夫何其謬也
貧者安其貧富則戒其富貧不自安者恥貧而廣求求
[008-10b]
既不得怨由兹生室家相輕恩易情薄富而不戒則夸
勝之心生凌慢之容既彰和柔之色安在棄和柔之色
作嬌小之容是為輕薄之婦人 藏心為情出口為語
言語者榮辱之樞機親踈之大節也亦能離堅合異結
怨興讎大者則覆國亡家小者猶六親離間是以賢女
謹口恐招恥謗或在尊前或居閑處未嘗觸應答之語
發諂䛕之言不出無稽之詞不為調謔之事不渉穢濁
不處嫌疑
[008-11a]
  告子言 叔向母晉叔向之母妬叔虎之母美而/不使其子皆諫其母母曰云云
  使往視寢生叔虎美而有勇欒/盈嬖之故羊舌氏之族及于難
深山大澤實生龍蛇彼美余懼其生龍蛇以禍汝汝弊
族也余何愛焉
  臣/等謹案劉清之此段所引左𫝊汝弊族也之下
  刪去國多大寵不仁人間之不亦難乎三句其所
  註又不明晰前後文義幾至不可曉仰䝉
御製書事文辨正其誣所以存人心世道之公為萬世
[008-11b]
  褒貶之法恭錄
御製文冠于卷端並識於此
  謂子言 李絡秀晉安東將軍周浚妾生顗嵩謨/顗等既長絡秀謂顗等從命由
  此李氏遂得/為方雅之族
我屈節為汝家作妾門户計耳汝等不與我家為親者
吾亦何惜餘年
  宋氏晉韋逞母宋氏逞為苻堅太常號母宣文君/就家立講堂置生員百二十人隔絳紗幔而
  受業周官學復行于世初宋父謂女曰後按/此與下庾衮二條俱宜移在下劉氏之
[008-12a]
吾家世學周官傳業相繼此又周公所制經紀典誥百
官品物備于此矣吾今無男可傳汝可受之勿令絶世
  王孫賈母齊大夫王孫賈之母也賈事閔王王出/見弑國人不討賊母謂賈曰云云賈乃
  入市中而令百姓曰淖齒亂齊國弑閔王欲/與我誅之者袒右從者四百人與之殺淖齒
汝朝出而晩來則吾倚門而望汝汝暮出而不還則吾
倚閭而望汝今汝事王王出走汝不知其處汝尚歸乎
  别子言 范滂母滂字孟博漢汝南功曹滂坐黨/人被収其母就與訣母曰云云
  滂跪受教/再拜而辭
[008-12b]
汝今得與李杜齊名死亦何恨既有令名復求夀考可兼得乎
  戒兄女言 庾衮字叔褒晉后族孤兄女芳將嫁/衮刈荆苕為箕帚集諸子于堂
  男女以班/命芳曰
芳乎汝少孤汝逸汝豫不汝疵瑕今汝適人將事舅姑
灑掃庭内婦之道也故賜汝此匪器之為美欲溫恭朝夕
雖休勿休也
  勉子言 劉氏何無忌母牢之姊也牢之為極元/所害劉氏常思報復及無忌與劉
  裕定謀劉氏/喜勸勉無忌
[008-13a]
桓元必敗義師必成汝能如此吾讎恥雪矣
  女戒 荀爽字慈明漢司空藝/文類聚作魏荀爽
詩云泉源在左淇水在右女子有行逺父母兄弟明當
許嫁配適君子竭節從理昬定晨省夜卧早起和顔悦
色事如依恃正身潔行稱為順婦以崇螽斯百葉之祉
婚姻九族云胡不喜聖人制禮以隔陰陽七嵗之男王
母不抱七嵗之女王父不持親非父母不與同車親非兄弟不
與同筵非禮不動非義不行是故宋伯姬遭火不下堂
[008-13b]
知必為灾傅母不來遂成于灰春秋書之以為髙也
  女訓 蔡邕字伯喈陳留人漢末左中/郎將女訓戒子凡三章
心猶首面也是以甚致飾焉面一旦不修飾則塵垢穢之心一朝
不思善則邪惡入之咸知飾其面不修其心夫面之不飾愚者
謂之醜心之不修賢者謂之惡愚者謂之醜猶可賢者謂之惡
將何容焉故覽照拭面則思其心之潔也傅脂則思其心之和
也加粉則思其心之鮮也澤髪則思其心之順也用櫛則思其
心之理也立髻則思其心之正也攝鬢則思其心之整也 又
[008-14a]
舅姑若命之鼓琴必正坐操琴而奏曲若問曲名則捨琴興
答曰某曲坐若近則琴聲必聞若逺左右必有贊其言者
凡鼓小曲五終而止大曲三終而止無數變曲無多小
曲尊者之聽未厭不敢早止若顧望視他則曲終而後
止亦無中曲而息也琴必常調尊者之前不更調張私
室若近舅姑則不敢獨鼓若絶逺聲音不聞鼓之可也
鼓琴之夜有姊妹之宴則可也 又戒子貴賤無常唯
人所速茍善則庸夫之子可至于三公茍不善則王公
[008-14b]
之子反為庶人是知皇天無親惟徳是輔信矣㢤
  班昭字惠明扶風班彪女同郡曹叔/妻也作女戒七章以戒諸女
古者女生三日卧之牀下弄之瓦塼而齋告焉卧之牀
下明其卑弱主下人也弄之瓦塼明其習勞主執勤也
齋告先君明當主繼祭祀也三者葢女人之常道禮法
之典教謙讓恭敬先人後己有善莫名有惡莫辭忍辱
含垢常若畏懼是為卑弱下人也晚寢早作勿憚夙夜
執務私事不辭劇易所作必成手迹整理是為執勤也
[008-15a]
正色端操以事夫主清靜自守無好戲笑潔齋酒食以
供祖宗是為繼祭祀也三者茍備而患名稱之不聞黜
辱之在身未之見也三者茍失之何名稱之可聞黜辱
之可逺哉 夫婦之道參配陰陽通逹神明信天地之
宏義人倫之大節也是以禮貴男女之際詩著闗雎之
義由斯言之不可不重也夫不賢則無以御婦婦不賢
則無以事夫夫不御婦則威儀廢壊按廢壊漢/書作廢缺婦不事
夫則義理墮闕方斯二事其用一也察今之君子徒知
[008-15b]
妻婦之不可不御威儀之不可不整故訓其男檢以書
傳殊不知夫主之不可不事禮義之不可不存也但教
男而不教女亦蔽于彼此之數乎禮八嵗始教之書十
五而至于學矣獨不可依此以為則哉 陰陽殊性男
女異行陽以剛為徳陰以柔為用男以疆為貴女以弱
為美故鄙諺有云生男如狼猶恐其尫生女如鼠猶恐
其虎然則修身莫若敬避彊莫若順故曰敬順之道婦
人之大禮也夫敬非他持久之謂也夫順非他寛裕之
[008-16a]
謂也持乆者知止足也寛裕者尚恭下也夫婦之好終
身不離房室周旋遂生媟黷媟黷既生語言過矣言語
既過縱恣必作則侮夫之心生矣此由于不知止足者
也夫事有曲直言有是非直者不能不爭曲者不能不
訟訟爭既施則有忿怒之事矣此由于不尚恭下者也
侮夫不節譴呵從之忿怒不止楚撻從之夫為夫婦者
義以和親恩以好合楚撻既行何義之有譴呵既宣何
恩之有恩義俱廢夫婦離矣 女有四行一曰婦徳二
[008-16b]
曰婦言三曰婦容四曰婦功婦徳不必才明絶異也婦
言不必辯口利辭也婦容不必顔色美麗也婦功不必
工巧過人也清閒貞静守節整齊行己有恥動靜有法
是謂婦徳擇辭而説不道惡語時然後言不厭于人是
謂婦言盥浣塵穢服飾鮮潔沐浴以時身不垢辱是謂
婦容專心紡績不好戲笑潔齋酒食以奉賓客是謂婦
功此四者女人之大徳而不可乏者也然為之甚易唯
在存心耳古人有言仁逺乎㢤我欲仁斯仁至矣此之
[008-17a]
謂也 夫有再娶之義婦無二適之文故曰夫者天也
天固不可逃夫固不可離也行違神祇天則罰之禮義
有愆夫則薄之故女戒曰得意一人是謂永畢失意一
人是謂永訖由斯言之夫不可不求其心然所求者亦
非謂佞媚茍親也固莫若專心正色禮義居潔耳無淫
聽目無邪視出無冶容入無廢飾無聚㑹羣輩無看視
門户此則謂專心正色矣若夫動靜輕脱視聴任意入
則亂髪壊形出則窈窕作態説所不當道觀所不當視
[008-17b]
此謂不能專心正色矣 夫得意一人是謂永畢失意
一人是謂永訖欲人定志專心之言也舅姑之心豈當
可失哉物有以恩自離者亦有以義自破者也夫雖云
愛舅姑云非此所謂以義自破者也然則舅姑之心奈
何固莫尚于曲從矣姑云不爾而是固宜從令姑云爾
而非猶宜順命勿得違戾是非爭分曲直此則所謂曲
從矣故女憲曰婦如影響焉不可賞 婦人之得意于
夫主由舅姑之愛己也舅姑之愛己由叔妹之譽己也
[008-18a]
由此言之我臧否譽毁一由叔妹叔妹之心復不可失
也皆知叔妹之不可失而不能和之以求親其蔽也哉
自非聖人鮮能無過故顔子貴于能改仲尼嘉其不貳
而况婦人者也雖以賢女之聰哲之性其能備乎是故
室人和則謗掩外内離則惡揚此必然之勢也易曰二
人同心其利㫁金同心之言其臭如蘭此之謂也夫叔妹
者體敵而義尊恩疏而義親若淑媛謙順之人則能依義
以篤好崇恩以接援使徽美顯章而瑕過隠塞舅姑矜善
[008-18b]
而夫主嘉美聲譽曜于邑隣休光延於父母若夫蠢愚之
人於叔則託名以自髙於妹則因寵以驕盈驕盈既施何
和之有恩義既乖何譽之臻是以美隱而過宣姑忿而夫
慍毁譽布於中外恥辱集于厥身進增父母之羞退益君
子之累斯乃榮辱之本而顯否之基也可不慎㢤然則求
叔妹之心固莫尚於謙順矣謙則徳之柄順則婦之行凡
斯二者足以和矣詩云在彼無惡在此無射其斯之謂也
  程曉字季明魏黄門侍郎大著文章多/失亡存者不十一 按曉東阿人
[008-19a]
婦人四教以備為成婦徳闕則仁義廢矣婦言虧則辭
令慢矣婦容惰則邪僻生矣婦功簡則織絍荒矣故禮
有公宫宗室之教詩有牖下蘋藻之奠然後家道諧允儀
則表見於内若夫麗色妖容髙才美辭貎足傾城言以
亂國此乃蘭形棘心玉曜瓦質在邦必危在家必亡
  李晟字良器唐功臣嘗正歳崔氏女歸省/未及階晟覩之遂不視而遣還家
爾有家况姑在堂婦當奉酒醴供饋以待賓客
  戒公主 太祖皇帝類苑魏/成信言
[008-19b]
魏國長公主嘗衣貼繡鋪翠入宫中太祖曰汝當以
此與我自今勿復為此飾主笑曰此所用翠羽㡬何太
祖曰不然主家服此宫闈戚里皆相效京城翠羽價髙
小民逐利傷生寖廣實汝之由汝生長富貴當念惜福
豈可造此惡業之端
  張横渠載字子厚郿縣人熙寜同知太常禮/院作女戒九章章四句付吕氏女盈
婦道之常順惟厥正是曰天明是其常命嘉爾婉婉克
安爾親往之爾家克施克勤爾順惟何無違夫子無然
[008-20a]
臯臯無然訿訿彼是而違爾焉作非彼舊而革爾焉作
儀惟非惟儀女生則戒王姬肅雍酒食是議貽爾五物
以銘爾心錫爾佩巾墨子誨言銅爾提匝謹爾賔薦玉
爾奩具案爾藻絢枕爾文竹席爾呉筦念爾書訓思爾
退安彼實有室爾勿従室遜爾提提爾生引逸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