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戒子通錄 > 戒子通錄 卷四


[004-1a]
欽定四庫全書
 戒子通録卷四     宋 劉清之 撰
  陶潛命子詩疏字元亮晉彭澤令命/子詩及與子儼等疏
悠悠我祖爰自陶唐邈為虞賓世歴重光御龍勤夏豕
韋翼商穆穆司徒厥族以昌紛紛戰國漠漠衰周鳳隱
于林幽人在邱逸虬遶雲奔鯨駭流天集有漢眷余愍
侯於赫愍侯運當攀龍撫劒風邁顯兹武功書誓河山
啓土開封亹亹丞相允迪前蹤渾渾長源鬱鬱洪柯羣
[004-1b]
川載導衆條載羅時有語默運因隆窊在我中晉業融
長沙桓桓長沙伊勲伊徳天子疇我專征南國功遂辭
歸臨寵不忒孰謂斯心而近可得肅矣我祖慎終如始
直方二臺惠和千里於穆仁考淡焉虛止寄迹風雲寘
兹慍喜嗟余寡陋瞻望弗及顧慙華鬢負影隻立三千
之罪無復其急我誠念哉呱聞爾泣卜云嘉日占亦良
時名汝曰儼字汝求思溫恭朝夕念兹在兹尚想孔伋
庶其企而厲夜生子遽而求火凡百有心奚特于我既
[004-2a]
見其生實欲其可人亦有言斯情無假日居月諸漸免
于孩福不虚至禍亦易來夙興夜寐願爾斯才爾之不
才亦已焉哉 疏告儼俟份佚佟天地賦命生必有死
自古聖賢誰獨能免子夏有言曰死生有命富貴在天
四友之人親受音旨發斯談者將非窮達不可妄求夀
夭永無外請故耶吾年過五十少而窮苦每以家弊東
西游走性剛才拙與物多忤自量為己必貽俗患僶俛
辭世使汝等幼而饑寒余嘗感孺仲賢妻之言敗絮自
[004-2b]
擁何慙兒子此既一事矣但恨鄰靡二仲室無萊婦抱
兹苦心良獨内愧少學琴書偶愛閒靜開卷有得便欣
然忘食見樹木交䕃時鳥變聲亦復歡然有喜常言五
六月中北窻下臥遇涼風暫至自是羲皇上人意淺識
罕謂斯言可保日月遂往機巧好疎緬求在昔眇然如
何疾患以來漸就衰損親舊不遺毎以藥石見救自恐
大分將有限也汝輩稚小家貧毎役柴水之勞何時可
免念之在心若何可言然汝等雖曰同生當思四海皆
[004-3a]
兄弟之義鮑叔管仲分財無猜歸生伍舉班荆道舊遂
能以敗為成因喪立功他人尚爾况同父之人哉潁川
韓元長漢末名士身處卿佐八十而終兄弟同居至於
沒齒濟北范稚春晉時操行人也七世同財家人無怨
色詩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爾心尚之汝其
慎哉吾復何言
  杜甫示子詩字子美京兆人唐/拾遺示子宗武
覔句新知律攤書解滿牀試吟青玉案莫帶紫羅
[004-3b]
日從時飲明年共我長應須飽經術已似愛文章十五
男兒志三千弟子行曾參與游夏達者得升堂
  韓愈字退之昌黎人唐吏部侍/郎子符讀書城南以示之
木之就規矩在梓匠輪輿人之能為人由腹有詩書詩
書勤乃有不勤腹空虚欲知學之力賢愚同一初由其
不能學所入遂異閭兩家各生子提孩巧相如少長聚
嬉戲不殊同隊魚年至十二三頭角稍相疎二十漸乖
張清溝映汚渠三十骨骼成乃一龍一猪飛黄騰踏去
[004-4a]
不能顧蟾蜍一為馬前卒鞭背生蟲蛆一為公與相潭
潭府中居問之何因爾學與不學歟金璧雖重寳費用
難貯儲學問藏之身身在即有餘君子與小人不繫父
母且不見公與相起身自犂鋤不見三公後寒饑出無
驢文章豈不貴經訓乃菑畬潢潦無根源朝滿夕已除
人不通今古馬牛而襟裾行身陷不義况望多名譽時
秋積雨霽新涼入郊墟燈火稍可親簡編可卷舒豈不
旦夕念為爾惜居諸恩義有相奪作詩勸躊躇
[004-4b]
  盧仝寄子詩唐逸人詩/寄男抱孫
别來三得書書道違離久書處甚麤殺且喜見汝手尚
書當畢功禮記速須剖尋義低作聲便可養年夀莫學
村學生麤氣强叫吼殷十七老儒是汝父師友傳讀有
疑誤輒告咨問取兩手莫破拳一吻莫飲酒小時無大
傷習性防已後莫惱添丁郎淚子作面垢莫引添丁郎
赫赤日裏走
  賀敦謂子言隋金州總管宇文護忌而害之臨終/呼子弼謂曰 按敦複姓賀若世居
[004-5a]
  漠北為周申州刺史即被害事見北史此標賀姓/疑有脫字注云隋亦誤也弼字輔臣仕隋以平陳
  功封宋國/公見隋書
吾必欲平江南然此心不果汝當成吾志且吾以舌死
汝不可不思因引錐刺弼舌出血誡以慎口
  韋世康與子弟書京兆人隋司/㑹中大夫
禄豈須多防滿則退年不待暮有疾便辭
  李勣唐人以疾/謂弟弼曰
我見房元齡杜如晦高季輔皆辛苦立門戶悉為不肖
[004-5b]
子敗之我子孫今以付汝汝可謹察有不厲言行交非
類者急榜殺以聞毋令後人笑吾猶吾笑房杜也
  房彦謙與子言字孝冲清河人隋長葛令居官/得禄周卹親友謂子元齡曰
人皆因禄富我獨以官貧所遺子孫在於清白耳
  杜牧寄兄子詩字牧之樊川人唐中書舍/人冬至日寄兄子阿宜
小姪名阿宜未得三尺長頭圓筋骨緊兩臉明且光去
年學官人竹馬遶四廊指揮羣兒輩意氣何堅剛今年
始讀書下口三五行隨兄旦夕去斂手整衣裳去歳冬
[004-6a]
至日拜我立我旁祝爾願爾貴仍且夀命長今年我江
外今日生一陽憶爾不可見祝爾傾一觴陽徳比君子
初生甚微茫排隂出九地萬物隨開張一似小兒學日
就復月將勤勤不自已二十能文章仕宦至公相致君
作堯湯我家公相家劒珮嘗丁當舊第開朱門長安城
中央第中無一物萬卷書滿堂家集二百編上下馳皇
王多是撫州寫今來五紀强尚可與爾讀助爾為賢良
經書刮根本史書閱興亡願爾一祝後讀書日日忙一
[004-6b]
日讀十紙一月讀一箱吾兄苦好古學問不可量晝居
府中治夜歸書滿牀後貴有金玉必不為爾藏崔昭生
崔芸李兼生窟郎堆錢一百屋破散何披猖今雖未即
死餓凍幾欲僵參軍與縣尉塵土驚劻勷一語不中治
笞箠身滿瘡官罷得絲髮好買百樹桑稅錢未輸足得
米不敢嘗願爾聞我語歡喜入心腸大明帝宫闕杜曲
我池塘我苦自潦倒看汝爭翺翔總語諸小道此詩不
可忘
[004-7a]
  顔延之庭誥字延年琅琊人宋武帝臣閑居無事/為庭誥之文施於閨庭之内謂不逺
  也此按庭誥有二/篇 節録其第一
吾年居秋方慮先草木故遽以末聞誥爾在庭情有公
私公通可以使神明加嚮私塞不能令妻子移心是以
昔之善為士者合公屏私尋尺之身而以天地為心數
紀之夀常以金石為量觀夫古之先生垂戒長老餘論
雖器用細制每以不朽見銘繕築末迹咸以可久承志
况植徳立義收族長家而不思經逺乎曰身行備足遺
[004-7b]
之後人欲求子孝必先慈將責弟悌務為友雖孝不待
慈而慈固植孝悌非期友而友能立悌夫和之不備或
應以不和猶信不足焉必有不信儻知恩意相生情理
相出可使家有參柴人皆由損 夫内居徳本外夷民
譽言高一世處之逾默器重一時體之滋沖不以所能
干衆不以所長議物淵泰入道與天為人者士之上也
若不能遺聲敬慕謙通畏避矜踞思廣監擇從其逺大
文理精出而言稱未達論問宣茂而不以居身此其亞
[004-8a]
也若乃聞實之為貴以辯畫所克見聲之取榮謂爭奪
可獲言不出於戶牖自以為道義久立才未信於僕妾
而曰我有以過人於是感茍銳之志馳傾觖之望豈悟
已掛有識之裁入修家之戒乎記所云千人所指無病
自死者也行近於此者吾不願聞之矣 凡有知能預
有文論若不練之庶士校之羣言通才所歸前流所與
焉得以成名乎若呻吟於牆室之内喧嚻於黨輩之間
竊議以迷寡聞妲按妲字/疑誤語以敵要說是短算所出而
[004-8b]
非長見所上適值尊朋臨座稠覽博論而言不入於高
聽人見棄於衆視則慌若迷塗失偶黶如深夜撤燭銜
聲茹氣腆按本集/作腆黙而歸豈識向之夸慢祇足以成今
日之沮喪邪此固少壯之廢爾其戒之 夫以怨誹為
心者未有達無心救得喪多見誚耳此蓋臧獲之為豈
識量之事哉是以徳聲令氣愈上愈高忿言懟議愈下
愈發有尚於君子者寧可不務勉邪雖曰常人之情不
能素盡故當以逺理勝之么除之豈不可務自異而
[004-9a]
取陷庸品乎 富厚貧薄事之懸也以富厚之身親貧
薄之人非可以一時同處然昔有守之無怨安之不悶
者蓋有理存焉夫既有富厚必有貧薄豈其證然時乃
大道若人富厚是理無貧薄然乎必不然也若謂富厚
在我則宜貧薄在人可乎又不可矣道在不然義在不
可而横意去就謬生希幸以為未達至分 蠶溫農飽
民生之本躬稼難就上以僕役為資當施其情願庀其
衣食定其當治遞其優劇出之休饗後之捶責雖有勸
[004-9b]
恤之勤而無霑曝之苦務前公稅以逺吏讓無急傍費
以息流議量時發斂視歳穰儉省贍以奉己損散以及
人此用天之善御生之得也 率下多方見情為上立
長多術晦明為懿雖及僕妾情見則事通雖在畎畝明
晦則功博若奪其常然役其煩務使威烈雷霆猶不禁
其欲棄其大用窮其細瑕或明灼日月將不勝其邪故
曰孱焉則差的焉則闇是以禮道尚優法意從刻優則
人自為厚刻則物相為薄耕收誠鄙此用不忒無謂野
[004-10a]
陋而不以居心也 含生之氓同祖一氣等級相傾遂
成差品至夫願欲情嗜宜無間殊若能服溫厚而知穿
弊之苦明周之徳厭滋旨而識寡嗛之急仁恕之功豈
與夫比肌膚於草石方手足於飛走者同其意用哉罰
慎其濫惠戒其偏罰濫則無以為罰惠偏則不如無惠
雖爾眇末猶偏庸保之上事思反已動類念物則其情
得而人心塞矣 抃博蒲塞㑹衆之事諧調哂謔適坐
之方然失敬致侮皆此之由方其剋瞻彌喪端儼况遭
[004-10b]
非鄙慮將醜折豈若正其容而簡其事靜其氣而逺其
意使言必諍懕賔友清耳笑不傾撫左右恱目非鄙無
因而生侵侮何從而入此亦持徳之管籥爾其謹哉
嫌惑疑心誠亦難分豈唯厚貌蔽智之明深情怯剛之
斷而已哉必使猜怨賢愚則嚬笑入戾躭愛犬馬則步
顧成妖况動容竊斧束裝濫金又何足論也是以前王
作典明慎議獄而僭濫易意朱公論璧光澤相如而倍
薄異價此言雖大可以戒小 游道雖廣交義為長得
[004-11a]
在可久失在輕絶久由相敬絶由相狎愛之勿勞當扶
其正性忠而勿侮必藏其枉情輔以藝業㑹以文辭使
親不可䙝疎不可間每存大徳無挾小怨率此往也足
以相終 酒酌之設可樂而不可嗜嗜而非病者希病
而遂眚者幾既眚既病將蔑其正若存其正性紓其妄
發其唯善成乎 聲樂之㑹可簡而不可違違而不背
者鮮矣背而非弊者反矣既弊既背將受其殿必能通
其礙而節其流意可為中和矣 善施者唯發自人心
[004-11b]
乃出天則與不待積取無謀實並散千金誠不可能贍
人之急雖乏必先使施如王丹受按本集/作愛誤如杜林亦可
與言交矣 浮華怪飾滅質之具奇服麗食棄素之方
動人勸慕傾人顧盼可以逺識奪難用近欲從若覩其
淫怪知生之無心為見奇麗能致諸非務則不抑自貴
不禁自止 夫數相者必有之徴既聞之術人又驗之
吾身理可得而論也人者兆氣二徳禀體五常二徳有
奇偶五常有勝殺及其為人寧無協沴亦猶生有好醜
[004-12a]
死有夭夀人皆知其懸天至於丁年乖遇中身迂合者
可易地哉是以君子遘命愈難識道愈堅古人恥以身
為溪壑者屏欲之謂也欲者性之煩濁氣之蒿蒸故其
為害則燻心智耗真精傷人和犯天性雖生必有之而
生之徳猶火含煙而妨火桂懐蠧而殘桂然則火勝則
煙滅蠧壯則桂折故性明者欲簡嗜繁者氣惛去明即
惛難以生矣是以中外羣聖建言所黜儒道衆智發論
是除然有之者不患不深故藥之者恒苦術淺所以毁
[004-12b]
道多而於義寡矣 夫嫌嗜之性不同故畏慕之情或
異從事於人者無執人我之心不以己之所善謀人為
有明矣不以人之所務失我能有守矣己所謂然而彼
定不能弈棊之弊恱彼之可而忘我不可學嚬之弊將
求去弊者念通性分按本集作/怍介誤而已 流言謗議有道
所不免况在闕薄難用算防接應之方言必出已或信
不素積嫌間所襲或信不和物尤怨所聚有一于此何
處逃毁茍能反悔在我而無責於人必有達鑒昭其情
[004-13a]
逺識迹其事日省吾躬月料吾志寛默以居潔靜以期
神道必在何恤人言 喭曰富則盛貧則病矣貧之病
也不唯形色麤黶或亦神心沮廢豈但交友疎棄必有
家人誚讓非廉深識逺者何能不移其操故欲蠲憂患
莫若懐古懐古之志當自同古人見通則憂淺意逺則
怨浮昔人琴歌於編蓬之中者用此道也 夫信不逆
彰義必出隱交賴相盡明有相照一面見旨則情固邱
岳一言中志則意入淵泉以此事上水火可蹈以此託
[004-13b]
友金石可敝豈待充其榮實乃將議報厚之筐篚然後
圖終如或與立茂思無忽 禄利者受之易易則人之
所榮蠶穡者就之艱艱則物之所鄙艱易既有勤倦之
情榮鄙又開向背之意此二塗所為反也以勞定國以
功施人則役徒屬而擅豐麗自埋於民自事其生則督
妻子而趨耕織必使陵侮不作縣企不萌所謂賢鄙處
宜華野同泰 人以有惜為質非假嚴刑有恒為徳不
慕厚賞有惜者以理㑹有恒者與物終世有位去則情
[004-14a]
盡斯無惜矣又有務謝則心移斯不恒矣又非徒若此
而已或見人休事則懃蘄結納及聞否論則處彰離貳
附㑹以從風隱竊以成釁朝吐面譽暮行背毁昔同稽
欵今猶叛戾斯為甚矣又非若此而已或憑人惠訓藉
人成立與人餘論依人揚聲曲存禀仰甘赴塵軌衰沒
畏逺忌聞影迹又䝉蔽其善毁之無度心短彼能私樹
己拙自崇恒輩罔顧高識有人至此實蠧大倫毎思防
避無通閭伍 覩驚異之事或涉流𫝊遭卒迫之變反
[004-14b]
思安順若異從已發將尸謗人迫而又迕愈使失度能
夷異如裴楷處逼如裴遐可稱深士乎 喜怒者有性
所不能無常起於褊量而止於宏識然喜過則不重怒
過則不威能以恬漠為體寛愉為器者大喜蕩心微抑
則定甚怒煩性小忍即歇動無愆容舉無失度則物將
自懲人將自止 習之所變亦大矣豈唯蒸性染身乃
將移智易慮故曰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知
其芳與之化矣與不善人居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知
[004-15a]
其臭與之變矣是以古人慎所與處唯夫金貞玉粹者
乃能盡而不汚爾故曰丹可滅而不能使無赤石可毁
而不能使無堅茍無丹石之性必慎浸染之由能以懐
道為人必存從理之心道可懐而理可從則不議貧議
所樂爾或云貧何由樂此未求道意道者瞻富貴同貧
賤固得而齊自我喪之未為通議茍議不喪夫何不樂
或曰溫飽之貴所以榮生饑寒在躬空曰從道取諸其
身將非篤論此又不通理用者也凡養生之具豈聞定
[004-15b]
實或以膏腴夭性有以菽藿登年中散云所足在内不
由於外是以稱體而食貧歳愈歉量腹而炊豐家餘飡
非粒實息耗意有盈虚爾况心得優劣身獲仁富明白
入素氣志如神雖十旬九飯不能令饑歡席按本集/作業席
屬不能為寒豈不信然 且以已為度者無以自通彼
量渾四極而斡五緯天道宏也振河海而載山川地道
厚也一情紀而合流貫人靈茂也昔之通乎此數者不
為剖判之行必廣其風度無挾私殊博其交道靡懐曲
[004-16a]
異故望塵請友則義士輕身一遇拜親則仁人投分此
倫序通允禮俗平一上獲其用下得其和世務雖移前
休未逺人之適主吾將反本 夫人之生暫有心識幼
壯驟過衰耗騖及其間夭鬱既難勝言假獲存遂又云
無幾柔麗之身亟委土木剛清之才遽為邱壤回遑顧
慕惟數紀之中爾以此持榮曾不可留以此服道亦何
能久進退我生遊觀所達得貴為人將在含理含理之
貴惟神與交幸有心靈義無自惡偶信天徳逝不上慙
[004-16b]
欲使人沉來化志符往哲勿謂是賒日繄斯密若通此
意吾將忘老如曰不然其誰與歸偶懐所撰述略布衆
條若備舉情見顧未畫一贍身之經别在田家節政奉
終之紀自著燕居畢義
  劉禹錫名子說字夢得中山人唐䕫州刺史/名二子說又留海曹師等詩
魏司空王昶名子制誼咸得立身之要前史是之然則
書紳銘器孰若發言必稱之乎今余名爾長子曰允字
信臣次曰廙字敬臣欲爾於人無賢愚於事無大小咸
[004-17a]
推以信同施以敬俾物從而衆說其庶幾乎夫忠孝之
於人如食與衣不可斯須離也豈俟余勗哉仁義道徳
非訓所及可勉而企者故存乎名夫朋友字之非吾職
也顧名旨所在遂從而釋乎夫孝始於事親終於事君
偕曰臣之終也 萬物有醜好各各一姿分唯人即不
爾學與不學論學非探其花要自發其根孝友與誠實
而不忘邇言根本既深實柯葉自滋繁念爾無忽此期
以慶吾門
[004-17b]
  魏收枕中篇字伯起鉅鹿人北齊史官以子/姪少年申以戒厲著枕中篇云
吾曾覽管子之書其言曰任之重者莫如身途之畏者
莫如口期之逺者莫如年以重任行畏途至逺期惟君
子為能及矣追而味之喟然長息若夫岳立為重有潛
戴而不傾山藏稱固亦趨負而弗停吕梁獨浚能行歌
而匪惕焦原作險或躋踵按北史/作削踵而不驚九陔方集故
眇然而迅舉五紀當定想窅乎而上征茍任重也有度
則任之而愈固乘危也有術蓋乘之而靡恤彼期逺而
[004-18a]
能通果應之而可必豈神理之獨爾亦人事其如一嗚
乎處天壤之間勞死生之地攻之以嗜欲牽之以名利
梁肉不期而共臻珠玉無足而俱致於是乎驕奢仍作
危亡旋至然則上知大賢唯幾唯哲或處或出不常其
節其舒也濟世成務其卷也聲銷迹滅玉帛子女椒蘭
律吕諂諛無所先稱肉度骨膏唇挑舌怨惡莫之前勲
名共山河同久志業於金石比堅斯蓋厚棟不撓遊刃
砉然逮於厥徳不常喪其金璞馳騖人世鼔動流俗挾
[004-18b]
湯日而謂寒包溪壑而未足源不清而流濁表不端而
影曲嗟乎膠漆詎堅寒暑甚促反利而成害化榮而就
辱欣戚更來得喪仍續至有身禦魑魅魂沉狴獄詎非
足力不彊迷在當局孰可謂車戒前傾人師先覺聞諸
君子雅道之士遊遨經術厭飫文史筆有奇鋒談有勝
理孝弟之至神明通矣審道而行量路而止自我及物
先人後己情無繫於榮悴心靡滯於慍喜不養望於邱
壑不待價於城市言行相顧慎終猶始有一於斯鬱為
[004-19a]
羽儀恪居展事知無不為或左或右則髦士攸宜無悔
無吝故高而不危異乎勇進忘退茍得患失射千金之
産邀萬鍾之秩投烈風之門趣炎火之室載蹶而墜其
貽燕或蹲乃喪其貞吉可不畏歟可不戒歟門有倚禍
事不可不密牆有伏寇言不可而失宜諦其言宜端其
行言之不善行之不正鬼執彊梁人囚徑廷按徑廷北/史作徑挺
均不可解疑/為勁挺之訛幽奪其魄明夭其命不服非法不行非道
公鼎為己信私玉非身寳過涅為紺踰藍作青持繩視
[004-19b]
直置水觀平時然後取未若無欲知止知足庶免於辱
是以為必察其幾舉必慎於微知幾慮微斯亡則稀既
察且慎福禄攸歸昔蘧瑗識四十九非顔子鄰幾三月
不違跬步無已至於千里覆簣而進及於萬仞故云行
逺自卑可大可久與世推移月滿如規後夜則虧槿榮
於枝望暮而萎夫奚益而非損孰有損而不害益不欲
多利不欲大唯居徳者畏其甚體真者懼其大道尊則
羣謗集任重而衆怨㑹其達也則尼父栖遑其忠也而
[004-20a]
周公狼狽無曰人之我挾在家不可而覆無曰人之我
厚在我不可而咎如山之大無不有也如谷之虚無不
受也能剛能柔重可負也能信能順險可走也能知能
愚期可久也周廟之人三緘其口漏巵在前欹器留後
俾諸來裔𫝊之坐右
  中樞龜鏡 蘇瓌字昌容雍州人唐中宗宰相以/子頲有宰相器暇日逡巡舉二
  十七事豫戒之及頲相密以/示宋璟請號中樞龜鏡云
宰相者上佐天子下理隂陽萬物之司命居司命之位
[004-20b]
茍不以道應命翺翔自處上則阻天地之交泰中則絶
性命之至理下則阻生物之阜植茍安一日是稽隂誅
况久之乎 臨大事斷大議正道以當之若不能即速
退中樞之地非偷安之所 平心以應物無生妄慮似
覺非正則速回之使久而不失正也 敷奏宜直勿婉
應對無常速機可以回小事沉機可以成大計 同列
之間隨器以應之則彼自容矣容則自峻其道以示之
無令庸者其來凂我也賢者親而狎之無過狎而失敬
[004-21a]
則事無不舉矣舉一官一職一將一帥須其材徳者
聽衆議以命之公是非即無爽矣 人不可盡賢盡愚
汝惟器之 與正人言則其道堅實而不渝材人可以
責成辦事辦事不可與議與之議則失根本歸權道也
 審姦吏辭煩而忘親者去之 崇儒則篤敬侈靡之
風不作不作則平和平和則自臻理道矣 刺史縣令
久次以居之不能者立除之無奸柄施恩交馳道路既
失為官之意受弊者隨之矣 欲庶而富在乎久安
[004-21b]
不敎而戰是謂棄之 佐理在乎謹守制度俾邊將嚴
兵修斥堠使封疆不侵不必務廣徒費中國事無益也
 古者用刑輕中重之三典各有攸處方今為政之道
在乎中典謹而守之無為人之所貳 無請數赦以開
倖門 勿畏强禦而損制度 敎令少而確守之則民
情膠固矣 毋太剛以臨人事慮不盡臣不密則失身
非所議者勿與之言 勤思慮不以小事而忽機管
財無多蓄計有三年之用外散之親族多蓄甚害義令
[004-22a]
人心不寧不寧則理事不當矣 清身檢下無使邪隙
微開而貨流於外矣 逺妻族無使揚私於外仍須先
自戒謹檢子弟無令開戶牖毋以親屬撓有司一挾私
則無以提綱在上矣 子弟壻居官隨器自任調之勿
過其器而居人之右 子弟車馬服用無令越衆則保
家則能治國 居第在乎潔不在華無令稍過以荒厥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