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新序 > 劉向新序 9





[009-1a]
欽定四庫全書
 新序卷九
             漢 劉向 撰
  善謀第九
齊桓公時江國黃國小國也在江淮之間近楚楚大國
也數侵伐欲滅取之江人黄人患楚齊桓公方存亡繼
絶救危扶侵尊周室攘夷狄為陽榖之會貫澤之盟與
諸侯將伐楚江人黄人慕桓公之義來會盟於貫澤管
[009-1b]
仲曰江黄逺齊而近楚楚為利之國也若伐而不能救
無以宗諸侯不可受也桓公不聽遂與之盟管仲死楚
人伐江滅黄桓公不䏻救君子閔之是後桓公信壞徳
衰諸侯不附遂陵遲不能復興夫仁智之謀即事有漸
力所不能救未可以受其質桓公受之過也管仲可謂
善謀矣詩云曾是莫聽大命以傾此之謂也
晉文公之時周襄王有弟太叔之難出亡居於鄭不得
入使告難于魯于晉于秦其明年春秦伯師于河上將
[009-2a]
納王偃言於晉文公曰求諸侯莫如勤王且大義也
諸侯信之繼文之業而信宣於諸侯今為可矣卜偃卜
之曰吉遇黄帝戰於阪泉之兆公曰吾不堪也對曰周
禮未改今之王古之帝也公曰筮之筮之遇大有之暌
曰吉遇公用享于天子之卦戰克而王享吉孰大焉且
是卦也天為澤以當日天子降心以迎公不亦可乎大
有去暌而復亦其所也晉侯辭秦師而下三月甲辰次
于陽樊右師圍温左師逆王夏四月丁巳王入于王城
[009-2b]
取太叔于温而殺之于隰城戊午晉侯朝王王享醴命
之侑予之陽樊温原攅茅之田晉於是始開南陽之地
其後三年文公遂再會諸侯以朝天子天子錫之弓矢
秬鬯以為方伯晉文公之命是也卒成覇道狐偃之謀
也夫秦魯皆疑晉有狐偃之善謀以成覇功故謀得於
帷幄則功施於天下狐偃之謂也虞虢皆小國也虞有夏陽之阻塞虞虢共守之晉不能
禽也故晉獻公欲伐虞虢荀息曰君胡不以屈産之乗
[009-3a]
與垂棘之璧假道於虞公曰此晉國之寳也彼受吾璧
不借吾道則如之何荀息曰此小之所以事大國也彼
不借吾道必不敢受吾幣受吾幣而借吾道則是我取
之中府置之外府取之中廐置之外廐公曰宫之奇存
焉必不使受也荀息曰宫之奇知固知矣雖然其為人
也通心而懦又少長於君通心則其言之畧懦則不能
强諫少長於君則君輕之且夫玩好在耳目之前而患
在一國之後中知以上乃能慮之臣料虞君中知之下
[009-3b]
也公遂借道而伐虢宫之奇諫曰晉之使者其幣重其
辭卑必不便於虞語曰脣亡則齒寒矣故虞虢之相救
非相為賜也今日亡虢而明日亡虞矣公不聴遂受其
幣而借之道旋歸四年反取虞荀息牽馬抱璧而前曰
臣之謀如何獻公曰璧則猶是而吾馬之齒加長矣晉
獻公用荀息之謀而禽虞虞不用宫之奇謀而亡故荀
息非覇王之佐戰國并兼之臣也若宫之奇則可謂忠
臣之謀也
[009-4a]
晉文公秦穆公共圍鄭以其無禮而附於楚鄭大夫佚
之狐言於鄭君曰若使燭之武見秦君圍必解鄭君從
之召燭之武使之辭曰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
能為也鄭君曰吾不能蚤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
過也然鄭亡子亦有不利焉燭之武許諾夜出見秦君
曰秦晉圍鄭鄭知亡矣若亡而有益於君敢以煩執事
鄭在晉之東秦在晉之西越晉而取鄭君知其難也焉
用亡鄭以陪晉晉秦之隣也隣之强君之憂也若舎鄭
[009-4b]
以為東道主行李之往來共其資糧亦無所害且君立
晉君晉君許君焦瑕朝得入而夕設版而畫界焉君之
所知也夫晉何厭之有既東取鄭又欲廣其西境不闕
秦將焉取之闕秦而利晉願君圖之秦兵說引兵而還
晉咎犯請擊之文公曰不可㣲夫人之力不能弊鄭因
人之力以弊之不仁失其所與不知以亂易整不武吾
其還矣亦去鄭圍遂解燭之武可謂善謀一言存鄭而
安秦鄭君不蚤用善謀所以削國也困而覺焉所以得
[009-5a]

楚靈王即位欲為覇會諸侯使椒舉如晉求諸侯椒舉
致命曰寡君使舉曰君有惠賜盟于宋曰晉楚之從交
相見也以歳之不易寡人願結驩於二三君使舉請間
君若苟無四方之虞則願假寵以請於諸侯晉君欲勿
許司馬侯曰不可楚王方侈天其或者欲盈其心以厚
其毒而降之罰未可知也其使能終亦未可知也唯天
所相不可與爭君其許之修徳以待其歸若歸於徳吾
[009-5b]
猶將事之况諸侯乎若適淫虐楚將棄之吾誰與爭公
曰晉有三不殆其何敵之有國險而多馬齊楚多難有
是三者何嚮而不濟對曰恃馬與險而虞隣之難是三
殆也四嶽三塗陽城大室荆山終南九州之險也是不
一姓冀之北土馬之所生也無興國焉恃險與馬不足
以為固也從古以然是以先王務徳音以享神人不聞
其務險與馬也或多難以固其國開其疆土或無難以
䘮其國失其守宇若何虞難齊有仲孫之難而獲桓公
[009-6a]
至今賴之晉有里克之難而獲文公是以為盟主衛邢
無難狄亦䘮之故人之難不可虞也恃此三者而不修
政徳亡於不暇有何能濟君其許之紂作淫虐文王惠
和殷是以霣周是以興夫豈爭諸侯哉乃許楚靈王遂
為申之會與諸侯伐吳起章華之臺為乾谿之役百姓
罷勞怨懟於下羣臣倍畔於上公子棄疾作亂靈王亡
逃卒死於野故曰晉不頓一㦸而楚人自亡司馬侯之
謀也
[009-6b]
楚平王殺伍子胥之父子胥出亡挾弓而干闔閭大之
甚勇之為是而欲興師伐楚子胥諫曰不可臣聞之君
子不為匹夫興師且事君猶事父也虧君之義復父之
讎臣不為也於是止蔡昭公朝於楚有美裘楚令尹囊
瓦求之昭公不予於是拘昭公於郢數年而后歸之昭
公濟漢水沉璧曰諸侯有伐楚者寡人請為前列楚人
聞之怒於是興師伐蔡蔡請救于吳子胥諫曰蔡非有
罪也楚人無道也君若有憂中國之心則若此時可矣
[009-7a]
於是興師伐楚遂敗楚人於栢舉而成覇道子胥之謀
也故春秋美而襃之秦孝公欲用衛鞅之言更為嚴刑峻法易古三代之制
度恐大臣不從於是召衛鞅甘龍杜摯三大夫御於君
慮世事之變計正法之本使民之道君曰代位不亡社
稷君之道也錯法務明主長臣之行也今吾欲更法以
敎民吾恐天下之議我也公孫鞅曰臣聞疑行無名疑
事無功君亟定變法之慮行之無疑殆無顧天下之議
[009-7b]
且夫有髙人之行者固負非於世有獨知之慮者必見
謷於民語曰愚者暗成事知者見未萌民不可與慮始
可與樂成功郭偃之法曰論至徳者不和於俗成大功
者不謀於衆法者所以愛民也禮者所以便事也是以
聖人苟可以治國不法其故苟可以利民不循其禮孝
公曰善甘龍曰不然臣聞聖人不易民而敎知者不變
法而治因民而教者不勞而功成據法而治者吏習而
民安之今君變法不循故更禮以教民臣恐天下之議
[009-8a]
君願君孰慮之公孫鞅曰子之所言者世俗之所知也
常人安於所習學者溺於所聞此兩者所以居官而守
法也非所與論於典法之外也三代不同道而王五覇
不同法而覇知者作法而愚者制焉賢者更禮不肖者
拘焉拘禮之人不足與言事制法之人不足與論治君
無疑矣杜摯曰利不百不變法功不什不易器臣聞之
法古無過循禮無邪君其圖之公孫鞅曰前世不同教
何古之法帝王者不相復何禮之循伏犧神農教而不
[009-8b]
誅黄帝堯舜誅而不怒及至文武各當其時而立法因
事而制禮禮法兩定制令各宜甲兵噐備各便其用臣
故曰治世不一道便國不必古故湯武之王也不循古
殷夏之滅也不易禮然則反古者未可非也循禮者未
足多也君無疑矣孝公曰善吾聞窮鄊多怪曲學多辯
愚者之笑知者哀焉狂夫之樂賢者憂焉拘世之議人
心不疑矣於是孝公違龍摯之善謀遂從衛鞅之過言
法嚴而酷刑深而必守之以公當時取强遂封鞅為商
[009-9a]
君及孝公死國人怨商君至於車裂之其患流漸至始
皇赤衣塞路羣盜滿山卒以亂亡削刻無恩之所致也
三代積德而王齊桓繼絶而覇秦夏嚴暴而亡漢王垂
仁而帝故仁恩謀之本也
秦惠王時蜀亂國人相攻擊告急於秦惠王欲發兵伐
蜀以為道險峽難至而韓人來侵秦秦惠王欲先伐韓
恐蜀亂先伐蜀恐韓襲秦之弊猶與未决司馬錯與張
子爭論於惠王之前司馬錯欲伐蜀張子曰不如伐韓
[009-9b]
王曰請聞其說對曰親魏善楚下兵三川塞什谷之口
當屯留之道魏絶南陽楚臨南鄭秦攻新城宜陽以臨
二周之郊誅周王之罪侵楚魏之地周自知不救九鼎
寶器必出據九鼎按圖籍挾天子以令於天下天下莫
敢不聽此王業也今夫蜀西僻之國而戎狄之倫也弊
兵勞衆不足以成名得其地不足以為利臣聞爭名者
於朝爭利者於市今三川周室天下之朝市也而王不
爭焉顧爭於夷狄去王逺矣司馬錯曰不然臣聞之欲
[009-10a]
富者務廣其地欲强者務富其民欲王者務博其徳三
資者備而王隨之矣今王地小民貧故臣願先從事於
易夫蜀西僻之國而戎狄之長也有桀紂之亂以秦攻
之譬如以豺狼逐羣羊也得其地足以廣國取其財足
以富民繕兵不傷衆而服焉服一國而天下不以為暴
利盡西海而諸侯不以為貪是我一舉而名實附也又
有禁暴正亂之名今攻韓劫天子惡名也而未必利也
有不義之名而攻天下所不欲危矣臣請謁其故周天
[009-10b]
下之宗室也齊韓之與國也周自知失九鼎韓自知亡
三川將二國并力合謀以因乎齊趙而求觧乎楚魏以
鼎予楚以地予魏以鼎予楚以地予魏王不能止此臣
所謂危也不如伐蜀完秦惠王曰善寡人請聴子卒起
兵伐蜀十月取之遂定蜀蜀王更號為侯而使陳叔相
蜀蜀既屬秦秦日益强富厚而制諸侯司馬錯之謀也
楚使黄歇於秦秦昭王使白起攻韓魏韓魏服事秦昭
王方令白起與韓魏共伐楚黄歇適至聞其計是時秦
[009-11a]
已使白起攻楚取數縣楚頃襄王東徙黄歇上書於秦
昭王欲使秦逺交楚而攻韓魏以解楚其書曰天下莫
强於秦楚今聞王欲伐楚此猶兩虎相與鬭兩虎相與
鬭而駑犬受其弊也不如善楚臣請言其說臣聞之物
至則反冬夏是也致髙則危累棊是也今大國之地徧
天下有其二垂此從生民以來萬乗之地未嘗有也今
王使盛橋守事於韓盛橋以其地入秦是王不用甲不
信威而得百里之地也王可謂能矣王又舉甲而攻魏
[009-11b]
杜大梁之門舉河内攻燕酸棗虚桃入邢魏之兵雲翔
而不敢救王之功亦多矣王休甲息衆二年而復之有
取滿史記/作蒲衍首垣以臨仁平丘黄濟陽甄史作/嬰城而魏
氏服王又割濮歴史記/作磨之北注之秦齊之要絶楚趙之
脊天下五合六聚而不敢相救王之威亦單矣王若能
持功守威挾戰功之心而肥仁義之地使無後患三王
不足四五伯不足六也王若負人徒之衆兵革之彊乗
毁魏之威而欲以力臣天下之主臣恐其有後患也詩
[009-12a]
曰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易曰狐渉水濡其尾此言始之
易終之難也何以知其然也智伯見伐趙之利不知榆
次之禍吳見伐齊之便而不知干遂之敗此二國者非
無大功也没利於前而易患於後也吳之親越也從而
伐齊既勝齊人於艾陵為越人所禽於三渚之浦知伯
之信韓魏也從而伐趙攻晉陽之城勝有日矣韓魏畔之殺知伯瑶於叢臺之上今王妬楚之不毁也而忘毁
楚之强韓魏也臣為王慮而不取也詩曰大武逺宅而
[009-12b]
不涉從此觀之楚國援也鄰國敵也詩曰躍躍毚兎遇
犬獲之他人有心予忖度之今王中道而信韓魏之善
王也此吳之親越也臣聞之敵不可假時不可失臣恐
韓魏卑辭除患而實欺大國也何則王無重世之徳於
韓魏而有累世之怨焉夫韓魏父子兄弟接踵而死于
秦者將十世矣本國殘社稷壞宗廟隳刳腹絶腸折顙
摺頸身首分離暴骨草澤頭顱僵仆相望于境係臣束
子為羣虜者相及於路鬼神潢洋無所食民不聊生族
[009-13a]
類離㪚流亡為僕妾者盈海内矣故韓魏之不亡秦社
稷之憂也今王齎之與攻楚不亦過乎且王攻楚將惡
出兵王將藉路於仇讎之韓魏乎出兵之日而王憂其
不反也是王以兵資於仇讎之韓魏也王若不借路於
仇讎之韓魏必攻隨水右壤此皆廣川大水山林谿谷
不食之地也王雖有之不為得地是王有毁楚之名而
無得地之實也且王攻楚之日四國必悉起兵以應王
秦楚之兵構而不離韓魏氏將出兵而攻留方與銍胡
[009-13b]
陵碭蕭相故宋必盡齊人南面史記南/回攻楚泗北必舉此皆
平原四達膏腴之地也而使獨攻王破楚以肥韓魏於
中國而勁齊韓魏之彊足以枝於秦齊南以泗水為境
東負海北倚河而無後患天下之國莫彊於齊魏齊魏
得地保利而詳事下吏一年之後為帝未能其於禁王
之為帝有餘矣夫以王壌土之博人徒之衆兵革之彊
一舉事而樹怨於楚出令韓魏歸帝重齊是王失計也
臣為王慮莫若善楚秦楚合為一而以臨韓韓必拱手
[009-14a]
王施之以東山之險帶以曲河之利韓必為闗内之侯
若是而王以十萬伐鄭梁氏寒心許陵嬰城而上蔡
召陵不往來也如此而魏亦闗内侯矣王一善楚而闗
内兩萬乗之王注入地於齊齊右壌可拱手而取也王
之地一桎史作/經兩海要約天下是燕趙無齊楚齊楚無
燕趙然後危動燕趙直揺齊楚此四國者不待痛而服
也昭王曰善於是乃止白起謝韓魏發使賂楚約爲與
國黃歇受約歸楚解弱楚之禍全彊秦之兵黃歇之謀
[009-14b]

秦趙戰於長平趙不勝亡一都尉趙王召樓昌與虞卿
曰軍戰不勝尉係死寡人將束甲而赴之樓昌曰無益
也不如發重寶使而為構虞卿曰昌言構者以為不構
軍必破也而制構者在秦且王之論秦也欲破王之軍
乎不邪王曰秦不遺餘力矣必且破趙軍虞卿曰王聴
臣發使出重寶以附楚魏楚魏欲王之重寶必内吾使
吾使入楚魏秦必疑天下恐天下之合從必一心如此
[009-15a]
則構乃可為也趙王不聴與平陽君為構發鄭朱入秦
秦内之趙王召虞卿曰寡人使平陽君為構秦秦已内
鄭朱矣虞卿以為如何對曰王不得構軍必破矣天下
之賀戰勝者皆在秦鄭朱貴人也而入秦秦王與應侯
必顯重以示天下楚魏以趙為構必不救王則構不可
得也應侯果顯鄭朱以示天下賀戰勝者終不肯構
平大敗遂圍邯鄲為天下笑不從虞卿之謀也秦既解
圍邯鄲而趙王入朝使趙郝約事於秦割六縣而構虞
[009-15b]
卿謂趙王曰秦之攻王也倦而歸乎亡其力尚能進之
愛王而不攻乎王曰秦之攻我也不遺餘力矣必以倦
歸也虞卿曰秦以其力攻其所不能取倦而歸王又攻
其力之所不能取以送之是助秦自攻也來年秦復攻
王王無救矣王以虞卿之言告趙郝曰虞卿能量秦力
之所至乎誠知秦力之所不進此彈丸之地不予令秦
來年復攻於王王得無割其内而構乎王曰請聽子割
矣子能必來年秦之不復攻乎趙郝曰此非臣所敢任
[009-16a]
也他日三晉之交於秦相若也今秦善韓魏而攻王王
之所以事秦者必不如韓魏也今臣之為足下解負親
之攻開闗通幣齊交韓魏至來年而獨取攻於秦王之
所以事秦必在韓魏之後也此非臣之所敢任也王以
告虞卿虞卿對曰郝言不構來年秦復攻王王得無復
割其内而構乎今構郝又不能必秦之不復攻也雖割
何益來年復攻又割其力之所不能取以構此自盡之
術也不如無構秦雖善攻不能取六縣趙雖不能守亦
[009-16b]
不失六城秦倦而歸兵必疲我以五縣收天下以攻罷
秦是我失之於天下而取償於秦也吾國尚利孰與坐
而割地自弱以强秦今郝曰秦善韓魏而攻趙者必王
之事秦不如韓魏也是使王歳以六城事秦也坐而地
盡來年秦復求割王將予之乎不予是棄前功而挑秦
禍也予之即無地而給之語曰彊者善攻而弱者不能
守今坐而聽秦秦兵不弊而多得地是彊秦而弱趙也
以益彊之秦而割愈弱之趙兵計固不止矣且王之地
[009-17a]
有盡而秦之求無已以有盡之地給無已之求其勢必
無趙矣計未定樓緩從秦來趙王與樓緩計之曰予秦
地與無予孰吉緩辭譲曰此非臣之所能知也王曰雖
然試言公之私樓緩對曰亦聞夫公父文伯母乎公父
文伯仕於魯病死女子為自殺於房中者二人其母聞
之不肯哭也其相室曰焉有子死而不哭者乎其母曰
孔子賢人也逐於魯而是人不隨也今死而婦人為自
殺者二人若是者必其於長者薄而於婦人厚也故從
[009-17b]
母言是為賢母從妻言是必不免為妬婦故其言一也
言者異則人心變矣今臣新從秦來而言勿予則非計
也言予之恐王以臣為秦也故不敢對使臣得為大王
計不如予之王曰諾虞卿聞之曰此飾說也王慎勿予
樓緩聞之往見王王又以虞卿之言告樓緩樓緩對曰
不然虞卿得其一不得其二夫秦趙構難而天下皆說
何也曰吾且因彊而乗弱矣今趙兵困於秦天下之賀
戰勝者必盡在於秦矣故不如亟割地為和以疑天下
[009-18a]
而慰秦之心不然天下將因秦之怒乗趙之弊而
之趙見亡何秦之圖乎故曰虞卿得其一不得其二願
王以此决之勿復計也虞卿聞之往見王曰危哉樓子
之所以為秦者是愈疑天下而何慰秦之心哉獨不言
示天下弱乎且臣言勿予非固勿予而已也秦索六城
於王而王以六城賂齊齊秦之深讎也得王之六城并
力而西擊秦齊之聴王不待辭之畢也則是王失之於
齊而取償於秦也而齊趙之讎可以報矣而示天下有
[009-18b]
能為也王以此為發聲兵未窺於境臣見秦之重賂而
反構於王也從秦為構韓魏聞之必盡重王重王必出
重寶以先於王則是王一舉而結三國之親而與秦易
道也趙王曰善即發虞卿東見齊王與之謀秦虞卿之
謀行而趙覇此存亡之樞機樞機之發間不及旋踵是
故虞卿一言而秦之震懼趨風馳指而請備故善謀之
臣其於國豈不重哉㣲虞卿趙以亡矣
魏請為從趙孝成王召虞卿謀過平原君平原君曰願
[009-19a]
卿之論從也虞卿入見王曰魏請為從對曰魏過王曰
寡人固未之許對曰王過王曰魏請從卿曰魏過寡人
未之許又曰寡人過然則從終不可邪對曰臣聞小國
之與大國從事也有利大國受福有敗小國受禍今魏
以小請其禍而王以大辭其福臣故曰王過魏亦過竊
以為從便王曰善乃合魏為從使虞卿乆用於趙趙必
覇會虞卿以魏齊之事棄侯捐相而歸不用趙旋亡 
[009-19b]
 
 
 
 
 
 
 
 新序卷九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