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新序 > 劉向新序 1



新序卷一
             漢 劉向 撰
  雜事第一
昔者舜自耕稼陶漁而躬孝友父瞽瞍頑母嚚及弟象
傲皆下愚不移舜盡孝道以供養瞽瞍瞽瞍與象為浚
井塗廩之謀欲以殺舜舜孝益篤出田則號泣年五十
猶嬰兒慕可謂至孝矣故耕於歴山歴山之耕者讓畔
[001-1b]
陶於河濱河濱之陶者器不苦窳漁於雷澤雷澤之漁
者分均及立為天子天下化之蠻夷率服北發渠搜南
撫交阯莫不慕義麟鳯在郊故孔子曰孝弟之至通於
神明光於四海舜之謂也孔子在州里篤行孝道居於
闕黨闕黨之子弟畋漁分有親者得多孝以化之也是
以七十二子自逺方至服從其徳魯有沈猶氏者旦飲
羊飽之以欺市人公慎氏有妻而淫慎潰氏奢侈驕佚
魯市之鬻牛馬者善豫賈孔子將為魯司寇沈猶氏不
[001-2a]
敢朝飲其羊公慎氏出其妻慎潰氏踰境而徙魯之鬻
馬牛不豫賈布正以待之也既為司寇季孟墮郈費之
城齊人歸所侵魯之地由積正之所致也故曰其身正
不令而行
孫叔敖為嬰兒之時出遊見兩頭蛇殺而埋之歸而泣
其母問其故叔敖對曰聞見兩頭之蛇者死嚮者吾見
之恐去母而死也其母曰蛇今安在曰恐他人又見殺
而埋之矣其母曰吾聞有隂徳者天報以福汝不死也
[001-2b]
及長為楚令尹未治而國人信其仁也
禹之興也以塗山桀之亡也以末喜湯之興也以有莘
紂之亡也以妲己文武之興也以任姒幽王之亡也以
褒姒是以詩正闗雎而春秋褒伯姬也樊姬楚國之夫
人也楚莊王罷朝而晏問其故莊王曰今旦與賢相語
不知日之晏也樊姬曰賢相為誰王曰為虞丘子樊姬
掩口而笑王問其故曰妾幸得執巾櫛以侍王非不欲専貴擅愛也以為傷王之義故所進與妾同位者數人
[001-3a]
矣今虞丘子為相數十年未嘗進一賢知而不進是不
忠也不知是不智也安得為賢明日朝王以樊姬之言
告虞丘子虞丘子稽首曰如樊姬之言於是辭位而進
孫叔敖孫叔敖相楚莊王卒以霸樊姬與有力焉
衛靈公之時蘧伯玉賢而不用彌子瑕不肖而任事衛
大夫史鰌患之數以諫靈公而不聽史鰌病且死謂其
子曰我即死治䘮於北堂吾不能進蘧伯玉而退彌子
瑕是不能正君也生不能正君者死不當成禮置尸北
[001-3b]
堂於我足矣史鰌死靈公往弔見䘮在北堂問其故其
子俱以父言對靈公靈公蹴然易容寤然失位曰夫子
生則欲進賢而退不肖死且不懈又以屍諫可謂忠而
不衰矣於是乃召蘧伯玉而進之以為卿退彌子瑕徙
䘮正堂成禮而後返衛國以治史鰌字子魚論語所謂
直哉史魚者也
晉大夫祁奚老晉君問曰孰可使嗣祁奚對曰解狐可
君曰非子之讐耶對曰君問可非問讐也晉遂舉解狐
[001-4a]
後又問孰可以為國尉祁奚對曰午也可君曰非子之
子耶對曰君問可非問子也君子謂祁奚能舉善矣稱
其讐不為謟立其子不為比書曰不偏不黨王道蕩蕩
祁奚之謂也外舉不避仇讐内舉不囘親戚可謂至公
矣唯善故能舉其類詩曰唯其有之是以似之祁奚有

楚共王有疾召令尹曰常侍筦蘇與我處常忠我以道
正我以義吾與處不安也不見不思也雖然吾有得也
[001-4b]
其功不細必厚爵之申侯伯與處常縱恣吾吾所樂者
勸吾為之吾所好者先吾服之吾與處歡樂之不見戚
戚也雖然吾終無得也其過不細必亟遣之令尹曰諾
明日王薨令尹即拜筦蘇為上卿而逐申侯伯出之境曽子曰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言反
其本性共王之謂也故孔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於以
開後嗣覺來世猶愈没身不寤者也
昔者魏武侯謀事而當羣臣莫能逮朝而有喜色吳起
[001-5a]
進曰今者有以楚莊王之語聞者乎武侯曰未也莊王
之語柰何吳起曰楚莊王謀事而當羣臣莫能逮朝而
有憂色申公巫臣進曰君朝而有憂色何也莊王曰吾
聞之諸侯自擇師者王自擇友者霸足已而羣臣莫之
若者亡今以不榖之不肖而議於朝且羣臣莫能逮吾國其幾於亡矣吾是以有憂色也莊王之所以憂而君
獨有喜色何也武侯逡廵而謝曰天使夫子振寡人之
過也天使夫子振寡人之過也
[001-5b]
衛國逐獻公晉悼公謂師曠曰衛人出其君不亦甚乎
對曰或者其君實甚也夫天生民而立之君使司牧之
無使失性良君將賞善而除民患愛民如子蓋之如天
容之若地民奉其君愛之如父母仰之如日月敬之如
神明畏之若雷霆夫君神之主也而民之望也天之愛
民甚矣豈使一人肆於民上以縱其滛而棄天地之性
乎必不然矣若困民之性乏神之祀百姓絶望社稷無
主將焉用之不去何為公曰善
[001-6a]
趙簡子上羊腸之坂羣臣皆偏袒推車而虎會獨擔㦸
行歌不推車簡子曰寡人上坂羣臣皆推車會獨擔㦸
行歌不推車是會為人臣侮其主為人臣侮其主其罪
何若虎會對曰為人臣而侮其主者死而又死簡子曰
何謂死而又死虎會曰身死妻子又死若是謂死而又
死君既已聞為人臣而侮其主者之罪矣君亦聞為人
君而侮其臣者乎簡子曰為人君而侮其臣者何若虎
會對曰為人君而侮其臣者智者不為謀辯者不為使
[001-6b]
勇者不為鬭智者不為謀則社稷危辯者不為使則使
不通勇者不為鬭則邊境侵簡子曰善乃罷羣臣不推
車為士大夫置酒與羣臣飲以虎㑹為上客
昔者周舍事趙簡子立趙簡子之門三日三夜簡子使
人出問之曰夫子將何以令我周舍曰願為諤諤之臣
墨筆操牘隨君之後君之過而書之日有記也月有效
也嵗有得也簡子悦之與處居無幾何而周舍死簡子
厚𦵏之三年之後與諸大夫飲酒酣簡子泣諸大夫起
[001-7a]
而出曰臣有死罪而不自知也簡子曰大夫反無罪昔
者吾友周舍有言曰百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衆人之
唯唯不如周舍之諤諤昔紂昬昬而亡武王諤諤而昌
自周舍之死後吾未嘗聞吾過也故人君不聞其非及
聞而不改者亡吾國其幾於亡矣是以泣也
魏文侯與士大夫坐問曰寡人何如君也羣臣皆曰君
仁君也次至翟黄曰君非仁君也曰子何以言之對曰
君伐中山不以封君之弟而以封君之長子臣以此知
[001-7b]
君之非仁君文侯大怒而逐翟黄黄起而出次至任座
文侯問寡人何如君也任座對曰君仁君也曰子何以
言之對曰臣聞之其君仁者其臣直向翟黄之言直臣
以知君仁君也文侯曰善復召翟黄入拜為上卿
中行寅將亡乃召其太祝而欲加罪焉曰子為我祝犧
牲不肥澤耶且齋戒不敬耶使吾國亡何也祝簡對曰
昔者吾先君中行穆子皮車十乘不憂其薄也憂徳義
之不足也今主君有革車百乘不憂徳義之薄也唯患
[001-8a]
車不足也夫舟車飾則賦斂厚賦斂厚則民怨謗詛矣
且君苟以為祝有益於國乎則詛亦將為損世亡矣一
人祝之一國詛之一祝不勝萬詛國亡不亦宜乎祝其
何罪中行子乃慚秦欲伐楚使使者往觀楚之寶器楚王聞之召令尹子
西而問焉曰秦欲觀楚之寶器吾和氏之璧隨侯之珠
可以示諸令尹子西對曰不知也召昭奚恤而問焉昭
奚恤對曰此欲觀吾國得失而圖之不在寶器在賢臣
[001-8b]
珠玉玩好之物非寶重者王遂使昭奚恤應之昭奚恤
發精兵三百人陳於西門之内為東面之壇一為南面
之壇四為西面之壇一秦使者至昭奚恤曰君客也請
就上位東面令尹子西南面太宗子敖次之葉公子髙
次之司馬子反次之昭奚恤自居西面之壇稱曰客欲
觀楚國之寶器楚國之所寶者賢臣也理百姓實倉廩
使民各得其所令尹子西在此奉珪璧使諸侯解忿悁
之難交兩國之歡使無兵革之憂太宗子敖在此守封
[001-9a]
疆謹境界不侵鄰國鄰國亦不見侵葉公子髙在此理
師旅整兵戎以當疆敵提枹鼔以動百萬之衆所使皆
趨湯火蹈白刃出萬死不顧一生之難司馬子反在此
懷霸王之餘議攝治亂之遺風昭奚恤在此唯大國之
所觀秦使者戄然無以對昭奚恤遂揖而去秦使者反
言於秦君曰楚多賢臣未可謀也遂不伐楚詩云濟濟
多士文王以寧斯之謂也晉平公欲伐齊使范昭往觀焉景公賜之酒酣范昭曰
[001-9b]
願請君之樽酌公曰酌寡人之樽進之於客范昭已飲
晏子曰徹樽更之罇觶具矣范昭佯醉不悦而起舞謂
太師曰能為我調成周之樂乎吾為子舞之太師曰冥
臣不習范昭趨而出景公謂晏子曰晉大國也使人來
將觀吾政也今子怒大國之使者將柰何晏子曰夫范
昭之為人非陋而不識禮也且欲試吾君臣故絶之也
景公謂太師曰子何以不為客調成周之樂乎太師對
曰夫成周之樂天子之樂也若調之必人主舞之今范
[001-10a]
昭人臣也而欲舞天子之樂臣故不為也范昭歸以告
平公曰齊未可伐也臣欲試其君而晏子識之臣欲犯
其禮而太師知之仲尼聞之曰夫不出於樽爼之間而
知千里之外其晏子之謂也可謂折衝矣而太師其與

晉平公浮西河中流而歎曰嗟乎安得賢士與共此樂
者船人固桑進對曰君言過矣夫劒産於越珠産江漢
玉産崑山此三寶者皆無足而至今君苟好士則賢士
[001-10b]
至矣平公曰固桑來吾門下食客者三千餘人朝食不
足暮收市租暮食不足朝收市租吾尚可謂不好士乎
固桑對曰今夫鴻鵠髙飛沖天然其所恃者六翮耳夫
腹下之毳背上之毛増去一把飛不為髙下不知君之
食客六翮邪將腹背之毳也平公黙然而不應焉
楚威王問於宋玉曰先生其有遺行邪何士民衆庶不
譽之甚也宋王對曰唯然有之願大王寛其罪使得畢
其辭客有歌於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國中屬而和
[001-11a]
者數千人其為陽陵採薇國中屬而和者數百人其為
陽春白雪國中屬而和者數十人而已也引商刻角雜
以流徵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人是其曲彌髙者其和彌寡故鳥有鳯而魚有鯨鳯鳥上擊于九千里絶浮雲
負蒼天翺翔乎窈㝠之上夫糞田之鴳豈能與之斷天
地之髙哉鯨魚朝發崑崙之墟暴鬐於碣石暮宿於孟
諸夫尺澤之鯢豈能與之量江海之大哉故非獨鳥有
鳯而魚有鯨也士亦有之夫聖人瑰意竒行超然獨處
[001-11b]
世俗之民又安知臣之所為哉
晉平公閒居師曠侍坐平公曰子生無目眹甚矣子之
墨墨也師曠對曰天下有五墨墨而臣不得與一焉平
公曰何謂也師曠曰羣臣行賂以采名譽百姓侵寃無
所告訴而君不悟此一墨墨也忠臣不用用臣不忠下
才處髙不肖臨賢而君不悟此二墨墨也姦臣欺詐空
虚府庫以其少才覆塞其惡賢人逐姦邪貴而君不悟
此三墨墨也國貧民罷上下不和而好財用兵嗜欲無
[001-12a]
厭謟諛之人容容在旁而君不寤此四墨墨也至道不
明法令不行吏民不正百姓不安而君不悟此五墨墨
也國有五墨墨而不危者未之有也臣之墨墨小墨墨
耳何害乎國家哉
趙文子問於叔向曰晉六將軍孰先亡乎對曰其中行
氏乎文子曰何故先亡對曰中行氏之為政也以苛為
察以欺為明以刻為忠以計多為善以聚斂為良譬之
其猶鞟革者也大則大矣裂之道也當先亡
[001-12b]
楚莊王既討陳靈公之賊殺夏徴舒得夏姬而悦之將近
之申公巫臣諫曰此女亂陳國敗其羣臣嬖女不可近也
莊王從之令尹又欲取申公巫臣諫令尹從之後襄尹取
之至恭王與晉戰于鄢陵楚兵敗襄尹死其尸不反數求
晉不與夏姬請如晉求尸楚方遣之申公巫臣將使齊
私説夏姬與謀及夏姬行而申公巫臣廢使命道亡隨
夏姬之晉令尹將徙其族言之於王曰申公巫臣諫先
王以無近夏姬今身廢使命與夏姬逃之晉是欺先王
[001-13a]
也請徙其族王曰申公巫臣為先王謀則忠自為謀則
不忠是厚於先王而自薄也何罪於先王遂不徙
 
 
 
 
 
 
[001-13b]
 
 
 
 
 
 
 
 新序卷一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