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新書 > 新書 1




新書卷一        漢 賈誼 撰
   過秦上事勢/
秦孝公據崤函之固擁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窺周室
有席卷天下包舉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
當是時也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務耕織脩守戰之具外
連衡而鬭諸侯於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孝公既
没惠文武昭襄蒙故業因遺䇿南取漢中西舉巴蜀東
[001-1b]
割膏腴之地北收要害之郡諸侯恐懼㑹盟而謀弱秦
不愛珍器重寳肥饒之地以致天下之士合從締交相
與爲一當此之時齊有孟嘗趙有平原楚有春申魏有
信陵此四君者皆明智而忠信寛厚而愛人尊賢而重
士約從離衡兼韓魏燕趙宋衛中山之衆於是六國之
士有寗越徐尚蘇秦杜赫之属爲之謀齊明周最陳軫
召滑樓緩翟景蘓厲樂毅之徒通其意呉起孫臏帶佗
兒良王廖田忌亷頗趙奢之屬制其兵嘗以十倍之地
[001-2a]
百萬之衆仰闗而攻秦秦人開闗而延敵九國之師逡
巡而不敢進秦無亡矢遺鏃之費而天下諸侯已困矣
於是從散約敗争割地而賂秦秦有餘力而制其弊追
亡逐北伏屍百萬流血漂櫓因利乘便宰割天下分裂
山河彊國請服弱國入朝施及孝文王莊襄王享國之
日淺國家無事及至始皇奮六世之餘烈振長䇿而御
㝢内吞二周而亡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執敲朴以鞭
笞天下威振四海南取百越之地以爲桂林象郡百越
[001-2b]
之君俛首係頸委命下史乃使蒙恬北築長城而守藩
籬却匈奴七百餘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士不敢彎
弓而報怨於是廢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堕
名城殺豪傑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陽銷鋒鏑音的矢/鋒鏃也以爲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然後踐華爲城因河爲
池據億丈之城臨不測之淵以爲固良將勁弩而守要
害之處信臣精卒陳利兵而誰何天下已定始皇之
心自以爲闗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孫帝王萬世之業
[001-3a]
也始皇既没餘威震於殊俗然而陳渉甕牖䋲樞之子
氓𨽻之人而遷徙之徒也才能不及中庸非有仲尼墨
翟之賢陶朱猗頓之富躡足行伍之間而俛起阡陌之中率疲散之卒將數百之衆轉而攻秦斬木爲兵揭竿
爲旗天下雲合嚮應贏粮而景從山東豪俊遂並起而
亡秦族矣且夫天下非小弱也雍州之地崤函之固自
若也陳渉之位非尊於齊楚燕趙韓魏宋衛中山之君
也鉏耰棘矜非銛於鈎㦸長鎩所賣切/矛也也謫戍之衆非
[001-3b]
亢於九國之師也深謀逺慮行軍用兵之道非及曩時
之士也然而成敗異變功業相反何也試使山東之
與陳渉度長絜大比權量力則不可同年而語矣然秦
以區區之地致萬乘之勢招八州而朝同列百有餘年
矣然後以六合爲家殽函爲宫一夫作難而七廟墮身
死人手爲天下笑者何也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

   過秦下事勢/
[001-4a]
秦滅周祀并海内兼諸侯南面稱帝以四海養天下之
士斐然嚮風若是何也曰近古之無王者乆矣周室卑
㣲五覇既滅令不行於天下是以諸侯力勁强凌弱衆
暴寡兵革不休士民罷弊今秦南面而王天下是上有
天子也即元元之民冀得安其性命莫不虚心而仰上
當此之時專威定功安危之本在於此矣秦王懐貪鄙
之心行自奮之智不信功臣不親士民廢王道而立私
愛焚文書而酷刑法先詐力而後仁義以暴虐為天下
[001-4b]
始夫并兼者髙詐力安危者貴順權以此言之取與攻
守不同術也秦雖離戰國而王天下其道不易其政不
改是以其所以取之守之者異也孤獨而有之故其亡
可立而待也借使秦王論上世之事並殷周之迹以制
御其政後雖有淫驕之主猶未有傾危之患也故三王
之建天下名號顯美功業長乆今秦二世立天下莫不
引領而觀其政夫寒者利短褐而飢者甘糟糠天下嗸
嗸新主之資也此言勞民之易為仁也嚮使二世有庸
[001-5a]
主之行而任忠賢臣主一心而憂海内之患縞素而正
先帝之過裂地分民以封功臣之後建國立君以禮天
下虛囹圄而免刑戮去收孥汚穢之罪使各反其郷里
發倉廪散財幣以賑孤獨窮困之士輕賦少事以佐百
姓之急約法省刑以持其後使天下之人皆得自新更
節循行各慎其身塞萬民之望而以盛德與天下天下
集矣即四海之内皆歡然各自安樂其處唯恐有變雖
有狡害之民無離上之心則不軌之臣無以飾其智而
[001-5b]
暴亂之奸弭矣二世不行此術而重以無道壞宗廟與
民更始作阿房之宫繁刑嚴誅吏治刻深賞罰不當賦
斂無度天下多事吏不能紀百姓困窮而主不收䘏然
後奸偽並起而上下相遁蒙罪者衆刑僇相望於道而
天下苦之自羣卿以下至於衆庻人懷自危之心親處
窮苦之實咸不安其位故易動也是以陳渉不用湯武
之賢不藉公侯之尊奮臂於大澤而天下響應者其民
危也故先王者見終始之變知存亡之由是以牧民以
[001-6a]
道務在安之而已矣天下雖有逆行之臣必無響應之
助故曰安民可與行義而危民易與為非此之謂也貴
為天子富有四海身不免於戮者政傾非也是二世之
過也秦兼諸侯山東三十餘郡修津關據險塞繕甲兵
而守之然陳渉率散亂之衆數百奮臂大呼不用弓㦸
之兵鉏耰白挺望屋而食横行天下秦人阻險不守關
梁不閉長㦸不刺彊弩不射楚師深入戰於鴻門曾無
藩籬之艱於是山東諸侯並起豪俊相立秦使章邯将
[001-6b]
而東征章邯因其三軍之衆要市於外以謀其上羣臣
之不相信可見於此矣子嬰立而遂不悟借使子嬰有
庸主之材而僅得中佐山東雖亂三秦之地可全而有
宗廟之祀宜未絶也秦地被山𢃄河以為固四塞之國
也自繆公以来至於秦王二十餘君常為諸侯雄此豈
世世賢哉其勢居然也且天下嘗同心并力攻秦矣當
此之世賢智並列良将行其師賢相通其謀然困於阻
險而不能進秦乃延入戰而為之開關百萬之徒逃北
[001-7a]
而遂壞然困於險阻而不能進者豈勇力智慧不足哉
形不利勢不便也秦雖小邑伐并大城守險塞而軍髙
壘毋戰閉關據阨荷㦸而守之諸侯起於匹夫以利合
非有素王之行也其交未親其民未附名曰亡秦其實
利之也彼見秦阻之難犯必退師安士息民以待其弊
收弱扶罷以令國君不患不得意於海内貴為天子富
有四海而身為擒者其救敗非也秦王足已而不問遂
過而不變二世受之因而不改暴虐以重禍子嬰孤立
[001-7b]
無親危弱無輔三主之惑終身不悟亡不亦宜乎當此時也世非無深謀逺慮知化之士也然所以不敢盡忠
拂過者秦俗多忌諱之禁也忠言未卒於口而身糜没
矣故使天下之士傾耳而聽重足而立箝口而不言是
以三主失道而忠臣不諫智士不謀也天下已亂奸臣
不上聞豈不悲哉先王知壅蔽之傷國也故置公卿大
夫士以飾法設刑而天下治其彊也禁暴誅亂而天下
服其弱也五覇征而諸侯從其削也内守外附而社稷
[001-8a]
存故秦之盛也繁法嚴刑而天下震及其衰也百姓怨
而海内叛矣故周王序得其道千餘載不絶秦本末並
失故不能長由是觀之安危之統相去逺矣鄙諺曰前
事之不忘後事之師也是以君子為國觀之上古驗之
當世㕘之人事察盛衰之理審權勢之宜去就有序變
化應時故曠日長乆而社稷安矣
   宗首事勢/今或親弟謀為東帝親兄之子西向而擊今呉又見告
[001-8b]
矣天子春秋鼎盛行義未過德澤有加焉猶尚若此况
莫大諸侯權勢且十此者乎然而天下少安者何也大
國之王幼在懷袵漢所置傅相方握其事數年之後諸
侯王大抵皆冠血氣方剛漢之所置傅歸休而不肯仕
漢所置相稱病而賜罷彼自丞尉以上徧置其私人如
此有異淮南濟北之為耶此時而乃欲為治安雖堯舜
不能臣故曰時且過矣上弗蚤圖疑且歳間所不欲焉
黄帝曰日中必音衛日/曬也操刀必割今令此道順而全
[001-9a]
安甚易弗肯早為己乃堕骨肉之屬而抗剄之豈有異
秦之季世乎且謂天何權不甚竒而數削人豈可得也
夫以天子之位用天子之力乘今之時因天之助尚憚
以危為安以亂為治假設陛下居齊桓之處将不合諸
侯而匡天下乎至此則陛下誤甚矣時且失矣心竊踴
躍離今春難為已天傾時傾足力傾能孰視而弗肯理
以傾時之失豈不靡哉可以為良天下而稱特以為此
藉也竊為陛下痛之甚在上幸少留計焉
[001-9b]
   數寧事勢/
臣竊惟事勢可為痛惜者一可為流涕者二可為長大息
者六若其他倍理而傷道者難徧以䟽舉進言者皆曰
天下已安矣臣獨曰未安或者曰天下已治矣臣獨曰
未治恐逆意觸死罪雖然誠不安誠不治故不敢顧身
敢不昧死以聞夫曰天下安且治者非至愚無知固諛
者耳皆非事實知治亂之體者也夫抱火厝之積薪之
下而寢其上火未及燃因謂之安偷安者也方今之勢
[001-10a]
何以異此夫本末舛逆首尾横决國制搶攘非有紀也
胡可謂治陛下何不一令以數日之間令臣得熟數之
於前因陳治安之䇿陛下試擇焉何甚傷哉射獵之娛
與安危之機孰急也臣聞之自禹已下五百歳而湯起
自湯已下五百餘年而武王起故聖王之起大以五百
為紀自武王已下過五百歳矣聖王不起何怪矣及秦
始皇帝似是而卒非也終於無状及今天下集於陛下
臣觀寛大知通臣竊曰足以操亂業握危勢若今之賢
[001-10b]
也明通以足天紀又當天宜請陛下為之矣然又未也
者又将誰須也使為治勞知慮苦身體乏馳騁鐘鼔之
樂勿為可也樂與今同耳因加以常安四望無患因諸
侯附親軌道致忠而信上耳因上不疑其臣無族罪兵
革不動民長保首領耳固德窮至逺近者匈奴逺者四
荒苟人迹之所能及皆鄉風慕義樂為臣子耳因天下
富足資財有餘人及十年之食耳因民素朴順而樂從
令耳因官事甚約獄訟盜賊可少斟有耳大數既得則
[001-11a]
天下順治海内之氣清和咸理則萬生遂茂晏子曰唯
以政順乎為神可以益壽髪子曰至治之極父無死子
兄無死弟塗無襁褓之葬各以其順終穀食之法固百
以是則至尊之壽輕百年耳古者五帝皆踰百歳以此
言信之固王為明帝股肱為明臣名譽之美垂無窮耳
禮祖有功宗有德始取天下為功始治天下為徳因觀
成之廟稱為太宗上配太祖與漢無極耳因卑不疑尊
賤不踰貴尊卑貴賤明若白黒則天下之衆不疑眩耳
[001-11b]
因經紀本於天地政法倚於四時後世無變故無易常
襲迹而長乆耳臣竊以為建乆安之勢成長治之業以
承祖廟以奉六親至孝也以宰天下以治羣生神民咸
億社稷乆享至仁也立經陳紀輕重同得後可以為萬
世法程後雖有愚幼不肖之嗣猶得蒙業而安至明也
壽並五帝澤施至逺於陛下何損哉以陛下之明通因
使少知治體者得佐下風致此治非有難也陛下何不
一為之及其可素陳於前願幸無忽一夫者臣謹稽之
[001-12a]
天地驗之徃古案之當時之務日夜念此至熟也獨太
息悲憤非特敢忽也雖使禹舜復生而為陛下計無以
易此為之有數必萬全無傷臣敢以寸斷陛下幸試召
大臣有識者使計之有能以為不便天子不利天下者
臣請死   藩傷事勢/
夫樹國必審相疑之勢下數被其殃上數爽其憂凶飢
數動彼必将有恠者生焉禍之所雜豈可預知故甚非
[001-12b]
所以安主上非所以活大臣者也甚非所以全愛子者
也既以令之為藩臣矣為人臣下矣而厚其力重其權
使有驕心而難服從也何異於善砥鏌鎁而予射子自
禍必矣愛之固使飽粱肉之味玩金石之聲臣民之衆土地之博足以奉飬宿衛其身然而權力不足以徼幸
勢不足以行逆故無驕心無邪行奉法畏令聽從必順
長生安樂而無上下相疑之禍活大臣全愛子孰精於
此且藩國與制力非獨少也制令其有子以國其子未
[001-13a]
有子者建分以湏之子生而立其身而子夭将何失於
實無喪而葆國無患子孫世世與漢相湏長沙可以乆
矣所謂生死而肉白骨何以異此   藩彊事勢/
竊迹前事大扺彊者先反淮隂王楚最彊則最先反韓
王信倚胡則又反貫髙因趙資則又反陳豨兵精彊則
又反彭越用梁則又反黥布用淮南則又反盧綰國北
最弱則最後反長沙乃纔二萬五千户耳力不足以行
[001-13b]
逆則功少而最完埶䟽而最忠全骨肉時長沙無故者
非獨性異人也其形勢然矣曩令樊酈絳灌據數十城
王今雖以殘亡可也令韓信黥布彭越之倫列爲徹
侯而居雖至今存可也然則天下大計可知已欲諸王
皆忠附則莫若令如長沙欲臣子勿菹醢則莫若令如
樊酈絳灌欲天下之治安天子之無憂莫如衆建諸侯
而少其力力少則易使以義國小則無邪心若與臣下
相殘與骨肉相飲茹天下雖危無傷也則莫如循今之
[001-14a]
故而忽變以前觀之其國最大者反最先   大都事勢/
昔楚靈王問范無宇曰我欲大城陳蔡葉與不羮賦車
各千乘焉亦足以當晉矣又加之以楚諸侯其來朝乎
范無宇曰不可臣聞大都疑國大臣疑主亂之謀也都
疑則交争臣疑則並令禍之深者也今大城陳蔡葉與
不羮或不充不足以威晉若充之以資財實之以重禄
之臣是輕本而重末也臣聞尾大不掉末大必折此豈
[001-14b]
不施威諸侯之心哉然終爲楚國大患者必此四城也
靈王弗聽果城陳蔡葉與不羮實之以兵車充之以大
臣是嵗也諸侯果朝居數年陳蔡葉與不羮或奉公子
棄疾内作難楚國雲亂王遂死於乾溪宇守亥之井爲
計若此豈不痛也哉悲夫本細末大弛必至心時乎時
乎可痛惜者此也天下之勢方病大尰音腫廷/腫病也一脛之大
㡬如要一指之大㡬如股臣聞尾大不掉末大必折惡
病也平居不可屈信一二指搐身固無聊也失今弗治
[001-15a]
必爲錮疾後雖有扁鵲弗能爲已悲夫枝拱苟大弛必
至心此所以竊爲陛下患也病非徒尰也又苦䟝盭上/古
蹠字下古戾字/䟝盭不可行也元王之子帝之從弟也今之王者從弟
之子也恵王親兄之子也今之王者兄子之子也親者
或無分地以安天下䟽者或專大權以偪天子臣故曰
非徒病尰也又苦䟝盭也可痛哭者此病是也
   等齊事勢/
諸侯王所在之宫衛織履蹲夷以皇帝在所宫法論之
[001-15b]
郎中謁者受臈取告以官皇帝之法予之事諸侯王或
不亷潔平端以事皇帝之法罪之曰一用漢事諸侯王
乃事皇帝也推是則諸侯之王乃埓至尊也然則天子
之與諸侯臣之與下宜撰然齊等若是乎天子之相號
爲丞相黄金之印諸侯之相號爲丞相黄金之印而尊
無異等秩加二千石之上天子列卿秩二千石諸侯列
卿秩二千石則臣已同矣人主登臣而尊今臣既同則
法惡得不齊天子衛御號爲太僕銀印秩二千石諸侯
[001-16a]
之御號曰太僕銀印秩二千石則御已齊矣御既已齊
則車飾惡得不齊天子親號云太后諸侯親號云太后
天子妃號曰后諸侯妃號曰后然則諸侯何損而天子
何加焉妻既已同則夫何以異天子宫門曰司馬䦨入
者爲城旦諸侯宫門曰司馬䦨入者爲城旦殿門俱爲
殿門䦨入之罪亦俱棄市宫墻門衛同名其嚴一等罪
已鈞矣天子之言曰令令甲令乙是也諸侯之言曰令
令儀之言是也天子卑號皆稱陛下諸侯卑號稱陛下天
[001-16b]
子車曰乘輿諸侯車曰乘輿乘輿等也衣被次齊貢死
經緯也苟工巧而志欲之唯冒上軼主次也然則所謂
主者安居臣者安在人之情不異靣目狀貎同類貴賤
之别非人人天根著於形容也所持以别貴賤明尊卑
者等級勢力衣服號令也亂且不息滑曼無紀天理則
同人事無别然則所謂臣主者非有相臨之具尊卑
之經也持面形而膚之耳近習乎晝近貎然後能識則
䟽逺無所放衆庶無以期則下惡能不疑其上君臣同
[001-17a]
倫異服異等同服則上惡能不眩於其下孔子曰長民
者衣服不二從容有常以齊其民則民徳一詩云彼都
人士狐裘黄裳行歸於周萬民之望孔子曰爲上可望
而知也爲下可類而志也則君不疑於其臣而臣不惑
於其君而此之不行冰瀆無界可謂長太息者此也
  服疑事勢/
衣服疑者是謂争先厚澤疑者是謂争賞權力疑者是
謂争彊等級無限是謂争尊彼人者近則冀幸疑則比
[001-17b]
争是以等級分明則下不得疑權力絶尤則臣無兾志故
天子之於其下也加五等已徃則爲臣例臣之於下也
加五等以徃則以爲僕僕則亦臣禮也然稱僕不敢稱
臣者尊天子避嫌疑也制服之道取至適至和以予民
至美至神進之帝竒服文章以等上下而差貴賤是以
髙下異則名號異則權力異則事勢異則旗章異則符
瑞異則禮寵異則秩禄異則冠履異則衣帶異則環珮
異則車馬異則妻妾異則澤厚異則宫室異則床席異
[001-18a]
則器皿異則飲食異則祭祀異則死䘮異則故髙則此
品周髙下則此品周下加人者品此臨之埤人者品此
承之遷則品此者進絀則品此者損貴周豐賤周謙貴
賤有級服位有等等級既設各處其檢人循其度擅退
則讓上僣則誅建法以習之設官以牧之是以天下見
其服而知貴賤望其章而知其勢位人定其心各著其
目故衆多而天下不眩傳逺而天下識祗卑尊已著上
下已分則人倫法矣於是君之與臣若日之與星以臣
[001-18b]
不㡬可以疑主賤不㡬可以冐貴下不凌等則上位尊
臣不踰級則主位安謹守倫紀則亂無由生
   益壤事勢/
陛下即不爲千載之治安知今之勢豈過一傳再傳
諸侯猶且人恣而不制豪横而大强也至其相與持之
以縱横之約相親耳漢法令不可得行矣猶且槀立而
服彊也今淮陽之比大諸侯僅過黒子之比於面耳豈
足以爲楚御哉而陛下所恃以爲藩捍者以代淮陽耳
[001-19a]
代北邉與彊匈奴爲隣僅自完足矣唯皇太子之所恃
者亦以之二國耳今淮陽之所有適足以餌大國耳方
今制在陛下制國命而令子適足以餌大國豈可謂工
哉人主之行異布衣布衣者飾小行競小廉以自托於
鄉黨邑里人主者唯天下安杜稷固不耳故黄帝者炎
帝之兄也炎帝無道黄帝伐之涿鹿之野血流漂杵誅
炎帝而兼其地天下乃治髙皇帝𤓰分天下以王功臣
反者如蝟毛而起髙皇帝以爲不可故剽去不義諸侯
[001-19b]
而空其國擇良日立諸子洛陽上東門之外諸子畢王
而天下乃安故大人者不怵小廉不牽小行故立大便
以成大功今淮南地逺者或數千里越兩諸侯而縣属
於漢其吏民繇役徃來長安者自悉而補中道衣敝錢
用諸費稱此其苦属漢而欲得王其苦之甚矣其欲有
卒也類良有所至逋走而歸諸侯者殆不少矣此終非
可久以爲奉地也陛下豈如蚤便其勢且令他人守郡
豈如令子臣之愚計願陛下舉淮南之地以益淮陽即
[001-20a]
有後患割淮陽北邉二三列城與東郡以益梁即無後
患代可徙而都睢陽梁起新鄭以北著之河淮陽包陳
以南㨗之江則大諸侯之有異心者破膽而不敢謀今
所恃者代淮陽二國耳皇太子亦恃之如臣計梁足以
捍齊趙淮陽足以禁呉楚則陛下髙枕而卧終無山東
之憂矣臣竊以爲此世世之利也若使淮南久縣属漢
特以資奸人耳陛下幸少留意省臣昧死以聞臣誼竊
昧死願得伏前陳施下臣誼所以爲治安陛下幸以少
[001-20b]
須臾之間聽以驗之於事未有妨損也臣聞聖主問其
臣而不自造事故爲人臣得畢盡其愚忠惟陛下財幸
今陛下將不意之人與之積衆之財此非有子胥白公
之報於廣都之中者即疑有専諸荆軻起兩柱之間其
䇿安便哉此所謂假賊兵爲虎翼者矣願陛下少留意
計之
 
 新書卷一

[002-1a]
欽定四庫全書
 新書卷二        漢 賈誼 撰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